333、顽劣的小鬼/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因为越州原本的官员被杀头的杀头,下狱的下狱。虽然南宫墨有了一些人手不足的困难,但是却有一个极大的好处就是在越州城内令行禁止。只要她发出的命令,绝对不用担心那些官场上的老油条借故拖延什么或者暗中使绊子什么的。几道公告接连发下来,虽然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越州如今的困境,却至少让绝大多数人的百姓看到了希望。一时间越州境内倒是十分太平,全然没有被叛军占领了的紧张和惧怕,反倒是比他们没来之前要好得多。

越州百姓自然也对这位给他们粮食活命,派人给他们免费看病,甚至还是杀了许多大贪官的郡主十分的感恩戴德。

许多没有家累的青年壮劳纷纷踊跃地报名参军,有家累离不开的也都愿意报名去做工。百姓们见南宫墨募兵之后并没有急着将人拉上战场去打仗,反倒是将所有人都派到黎江边上开坑因干旱而荒芜的田地,挖掘河道引水浇灌。甚至还有官员带着会打井的师傅四处探查水脉为百姓们免费打井,心中对他们的排斥就更少了。甚至不免庆幸,若不是卫公子带人打到了越州来,说不准他们就真的只有饿死这一条路了。

清晨,南宫墨带着柳寒一人便出了衙门大门朝着城外的方向而去。入主越州城这么多天,也该到城外的俘虏营去看看了。先吊着那些俘虏让他们提心吊胆一下没错,但是秦梓煦说的也没错,若是吊得久了也是要出事的。

越州城里完全没有遭遇过兵祸的景象,百姓们依然如寻常一般的在街上走动着。虽然看上去许多人都有些面黄肌瘦,但是却没有了之前之前他们一路过来看到的绝望和木然。这固然有此处是越州府城,百姓总是要比别的地方过得强一些,更多的还是因为南宫墨等人的一番安抚,让百姓们看到了生的希望。

一大早街上的人并不多,南宫墨从进了越州城就一直忙得不停,倒是完全没有仔细看过这座城池。两个年轻女子漫步在大街上,自然引来不是百姓的好奇的目光。柳寒低声提议道:“郡主来了越州这么多天,也没在城里看看,不如咱们在街上用了早膳再出城吧?”

如今府衙里就南宫墨一个主子,就连秦梓煦曲怜星这些人也忙的脚不沾地大多数时候都不在府中。南宫墨自然也不会如越州知州府原本那般养着成群的仆婢,府里吃了侍卫以外也就剩下几个做粗使的下人和厨子了。就连平时的起居都是南宫墨自己打理,在吃食方面也就更不讲究了,许多时候若不是柳寒提醒都会忘记吃饭。今天他们一大早就出门了,南宫墨也没有吃早膳。军中早膳吃得都晚,原本打算去俘虏营一起吃。柳寒自然知道如今俘虏营吃的是什么,哪里肯让南宫墨去吃那些粗糙的食物,费劲了脑汁的想理由说服南宫墨。

南宫墨想想也是,来了越州城这么久除了送卫君陌那天她还是第一次出门呢。

点点头,两人说这话便来到了城西的早市上,虽然如今越州年景不好,百姓过得困苦,不过早市上该有的东西也还是都有的。熙熙攘攘的人群行走在市场上挑选自己需要的东西。柳寒也并不十分挑剔,直接选了一处看上去还算干净的馄钝摊子请南宫墨过去。

“老板,来两碗馄饨。”

原本坐在锅灶前有些愁眉苦脸的老板闻言,立刻打起精神笑道:“两位姑娘稍座,立马就好!”如今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专门出来吃馄钝的人自然也就少了。越州这样的大城还好一些,若是外面的一些小县城小镇,这样的小本生意早就做不下去了。

老板是个五十出头的中年大叔,一边利落的为两人煮馄饨,一边笑道:“两位姑娘是刚来越州的?我家的馄饨可好吃了,两位以后可要多多光顾。”

南宫墨挑眉笑道:“老板怎知我们是刚来越州的?”

老板笑道:“小的一辈子都在这地方做小本生意,两位姑娘看着眼生,说话也不像是越州的。不过,现在这时候还肯往咱们这儿跑的人可不多。”南宫墨笑道:“听说这两年日子不好过,一路上过来也看到不少。老板的生意如何?”

老板叹了口气道:“这年头谁的日子也不好过啊。早先还有许多百姓逃难到城里来,却被知州大人给挡在了城外,再往后面,就连咱们城里的人日子也要过不下去了。幸好燕王殿下派来的那位卫将军将那些人打跑了。还有那位星城郡主下令开仓放粮,降低了粮价,不然这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呢。小的这个…也就是勉强糊个口。若不是如今粮价降下去了,小的这些日子也打算不做了。肚子都吃不饱,谁还花那么多钱来吃一碗馄钝啊。”

说话间,老板已经将两碗小馄饨端到了桌上。清澈的汤白白的小馄饨,再配上几许绿油油的小葱,散发着淡淡地清香果然让人一下子食欲大开。

南宫墨拿起筷子尝了尝,赞道:“果然不错,快吃吧,吃完了咱们好出城。”

柳寒点点头,沉默的拿起筷子吃起了馄饨。

“小兔崽子!你给我站住!”一个尖锐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人们纷纷回头望去便看到街道上一个一身污浊蓬头垢面的小孩正在仓皇的往前逃窜。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店小二打扮的高壮男子。那孩子浑身张兮兮的看不出真面目,一双黑漆漆的手里还紧紧的抓着两个大白馒头。

两人都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如今许多人都吃不上饭,更有许多孩子流离失所。没有饭吃没有人教养自然免不了偷偷摸摸,因为头吃得被打死的小乞儿并不在少数。

那孩子年纪不大,倒是十分灵活。在人群中钻来钻去身后的人始终转不住他。直到他忍不住回头看身后的追兵时,脚下不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一跤摔倒在了地上才被那人追上了。

那高壮男子显然也是气急败坏,上前一把抓起那孩子怒道:“小兔崽子!你还敢来偷老子东西,今天不揍死你爷爷我跟你姓!”

“放开我!放开我!”那孩子死命的挣扎着。

一个半打的孩子力气并不小,拼命挣扎打闹起来即使是一个成年男子想要制住他也并不容易。一不小心,那高壮男子就被他抓住狠狠地咬住了手腕。痛的立刻一挥手将他甩了出去。

那孩子撞到了街边的小摊上,还没爬起来那男子就已经抽起地上的一个掂摊子剩下的木板朝着那孩子砸了下去。

“哎呀!”旁观的众人惊呼,这一下砸到那孩子脑门上指定要脑袋开花血流满面了。但是却没有人想要上前帮忙,这些事情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孩子也被吓得不轻,原本被撞疼了根本动弹不得哪里躲得开着迎面而来的板子。只得呆呆地看着板子朝着自己砸过来。只觉眼前一缕清风拂过,那原本应该落在他头顶上的板子却始终没有落下来。

那孩子怔了怔,这才抬起头来看上去。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边多了一个穿着蓝色衣衫的美丽女子,她伸出一只手抓住了那高壮男子手中的板子。看上去像是他曾经偷偷看过的大户人家的娇小姐。但是那些女子连走路都要丫头扶着,却不知道她是怎么接住了那么高大的男子劈下来的板子的。

“你这一下打下去,只怕要出人命的。”南宫墨淡淡道。

那高壮男子愣了愣,随即有些恼怒地道:“一个偷儿,算的什么人命?这种手脚不干净的小贼,就算是到了衙门也是要挨板子的!这小崽子三天两头来偷我家的馒头,打死他都是轻的!”

那孩子愤怒地朝着他赤牙咧嘴,仿佛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高壮男子看在眼里更是愤怒,“小姑娘你别管闲事,让开,我一定要揍着小兔崽子一顿!”

南宫墨自然也看到了那孩子的表情。好一个顽劣的小鬼。

抬手就往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还不道歉。”

那孩子抬起一张满是污垢的脸,顾着腮帮子瞪着南宫墨。南宫墨有些惊奇的发现这孩子的眼睛倒是意外的清亮。眼中也并没有什么恶意,倒是带着些许的委屈和羞涩之意。

南宫墨看了柳寒一眼,柳寒会意的取出铜钱递了过去,道:“这些算是赔你的馒头。”

那高壮男子还有些不甘,但是想起眼前这弱女子徒手就能接住自己全力打下来的板子,心里还是有些发憷。再看对方给的钱也足够赔偿自己的损失了,只得收了钱嘟嘟囔囔的走了。

“你没事吧?”南宫墨低头问坐在地上的孩子。

那孩子看了看南宫墨,咬了咬牙爬起来飞快地冲进了人群里。

柳寒道:“如今这样的孩子只怕是不少,若是没人管教这些孩子以后……”摇了摇头,柳寒没有再说。南宫墨道:“跟上去瞧瞧。”

那孩子虽然跑得快,但是又怎么抵得上南宫墨和柳寒这样曾经做过一流杀手的人?很快便被她们跟上了尚且不自知,两人一路跟上去跟着那孩子,见那孩子一路上捡一些别人不要了的碎烂菜叶子,掉在地上被人踩脏了的半个馒头,还在一家酒店后门偷了一些剩下的泔水剩饭被人驱赶,最后带着这一包零零碎碎的东西出了城。

两人一路上跟到了城外不远处的一个破庙,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那孩子的声音,“娘,小妹,我回来了!我找到吃的了。”

还没来得及进门,突然听到那孩子厉声尖叫起来,“娘!小妹!”

两人对视一眼,心知里面只怕是出事了。快步冲进去,果然看到里面一片凌乱,那小孩原本捧在手里的东西已经散乱在地上。他不远处的乱草堆里,躺着一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的女子,另一边的墙角处,还躺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只是两人都早已经没有了气息。

只看了一眼南宫墨就看出来了,那女子衣衫凌乱,很显然是临死前被人凌辱过的。而那小姑娘则是被人用力推到墙壁上,后脑勺撞到了墙壁所致。

“娘!小妹……”那孩子呆了半晌,仿佛才终于回过神来,眼泪哗啦啦地滴落下来。却怎么也不敢扑倒母亲和妹妹身边去看看,仿佛他不过去看,母亲和妹妹就可以当成是没有死一般。

南宫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看着那洒落了一地的东西也明白这孩子偷东西只怕是想要带回来给自己的母亲和妹妹吃的。只可惜如今……

那孩子默默地流着泪也并不出声,过了许久就在南宫墨想要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他突然转过身朝着外面冲了出去。南宫墨皱眉,沉声道:“找人将她们收殓了吧,我去看看。”总觉得那孩子一个人出去要出事。

柳寒默默的点点头,他们这些人会做杀手的也大都是孤儿,曾经也是经历过这些家破人亡的悲惨遭遇的。

那孩子并不是胡乱跑的,而是冲着一个目的地而去的。不一会儿功夫,就跑到了距离破庙几里外的一处村子,村门口的大树下有几个男子正坐在树下高谈阔论着什么。那孩子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飞快地朝着那几个人冲了过去。他动作不满,各自又小,扑倒一个人身上狠狠地一口咬下去,那人立刻便杀猪一般的嚎叫起来。

“小兔崽子,你干什么?!”其他几个人也吓了一跳,连忙过来要拽开他。

“你们杀了我娘!我要杀了你们!”那孩子怒吼着,抓着一个拽着自己衣领的人的手就是一口。

那男子痛的连忙将他扔到地上,“原来是那个弃妇的小野种啊?你娘死了关我们什么事?”

之前被咬的那个男子捂着鲜血淋漓的大腿怒道:“贱种!竟敢咬你打野!不过是个弃妇,大爷看得起她是她的福分,还敢给大爷们拿乔。死了活该!”

“畜生!”那孩子抓起地上的泥就朝着那男子的脸上砸去。眼睛进了泥土,男子立刻痛的顾不得被咬了的大腿,捂着眼睛痛呼起来。

“小贱种,你找死!”其他几个男子见他一个小孩子连伤两人,也都是大怒。上前对着那孩子就是一阵拳打脚踢。那孩子也不服输,打起人来又狠又毒,专门伤人要害。到底是几个成年男子,被他弄得怒火中烧,其中一个男子咬牙狠狠地一脚朝着被打倒在地上的孩子的后背踢了过去。

“啊!?”那男子的脚还没碰到那孩子的背心,就觉得一阵钻心的疼痛。脚一软立刻栽倒在了地上,那孩子连忙在地上打了个滚闪到了一边,警惕地盯着眼前的几个人,眼中依然燃烧着仇恨的火焰。

“怎么回事?!”

“几个大人欺负一个孩子,真是好本事。”南宫墨漫步从大树后面走出来,冷眼看着眼前的四个男人。那几个男人显然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出来一个如此美丽脱俗的女子。他们都只是附近无所事事的小地痞小混混,家境不好又游手好闲,偌大的年纪也找不到媳妇儿。偶然见到附近被赶出家门的弃妇便忍不住想要沾点便宜,只是那弃妇的小崽子年纪小小却是个十分厉害的。好几次都没能得到便宜反倒越是惦记得慌,今天趁着那小崽子不在四个人闯进去强了那女人,又不小心撞死了那小丫头。没想到那女人竟然一时想不爱也自己死了。

不过他们却并没有将一个无家可归的弃妇的生死看在眼里,反倒是因为刚刚得逞的事情越加兴奋起来。此时看到突然出现在跟前的美丽女子,眼神不由得多了几分猥琐和欲念。这样的女子可不是他们见到的那些乡野村姑能够比得上的,若不是运气好只怕他们一辈子也别想见到这样的美人儿。

“小娘子…这是做什么?难不成还想要替这个小崽子求情不成?”一个男子涎笑着道。

那孩子看到南宫墨显然也有些惊讶,他之前心神大乱什么都来不及想就冲了出来,却没有忘记这个有过一面之缘还救了自己的大小姐。看到那几个男人的目光,那孩子冲到南宫墨跟前挡在了她前面,怒瞪着眼前的几个男子。仿佛他们再上前一步他就要跟他们拼命一般。

南宫墨又是好笑,又不由得有些感动。抬手拍拍他的肩膀轻声笑道:“别怕,站我后面去。”

其中一个男人也笑道:“小娘子说得对,小崽子站一边去,咱们又不会伤害这位小娘子。”

“滚!”那孩子叫道,虽然他还是个孩子,却已经明白了这几个男人不怀好意的眼神。这些日子他们就是这样看着他娘的。

“别碍事,滚开!”一个男子不耐烦地一把抓住那孩子,想要将他扔开。却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痛,喀嚓一响男子惨叫一声然后整个人便飞了出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