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怀柔百神,及河峤岳/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场的人,除了南宫墨自己都吓得不轻。一个并不强壮的女子瞬间将一个比她高出半个头的男子打飞,这样的能力显然并不是这些乡野的小混混能够理解的。所以,那几个人看向南宫墨的目光都多了几分惊恐。而被南宫墨挡在身后的孩子望着南宫墨的眼神却多了几分明亮。

“你…你使得什么妖法?!”一个男子警惕地盯着南宫墨,仿佛她是披着画皮的女妖怪,一不小心就会扑过去把自己给吞了一般。

南宫墨挑眉,并不说话。目光淡淡地落到了不远处正抱着手臂躺在地上哀嚎的男子身上。好一会儿方才道:“我不是什么好人,也不爱多管闲事。但是…既然惹上了我,你们自废双手,我饶了你们。至于这孩子将来会不会找你们报仇,我管不着。”

自废双手?

剩下的三个男人看着自己的同伴,脸色都有些难看。一个男子装着胆子冷笑道:“小娘子好大的口气,快点走咱们不跟你计较。”

南宫墨冷笑一声,指尖银芒闪动,“这么说,你们是不肯了?”

“跟她废什么话?收拾一顿就老实了,咱们还没尝过这般美貌的大小姐呢。”一个男子色厉内荏的道。另外两个对视一眼,三人怒吼一声齐齐朝着南宫墨的方向扑了过来。他们也知道眼前的女子只怕不是寻常人,但是让他们自废双手?往日都是他们欺负别人,若真的成了双手残废的人,只怕就要变成别人欺负自己了。那自然是绝对不行的,据算眼前这个真是个妖女,他们三个大男人还怕她不成?

看着扑向自己的三个男子,南宫墨眼底掠过一丝冷笑。在那孩子担忧的目光中只见她身形一闪人就消失在了原地。蓝色的身影如一只蝴蝶翩然舞动,哀嚎的声音不绝于耳。那孩子甚至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看清楚,那几个凶神恶煞的混混竟然就已经都倒在了地上。

他原本跑来找这些人报仇就是想着拼了自己的性命的。其实,就算他真的拼了命也是杀不了这些人的,但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却没想到眼前这个救过自己的大小姐竟然轻轻松松的就解决掉了这几个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出来办法能够干掉的仇人。

“姑娘…姑娘饶命啊!”倒在地上的人外伤并不严重,只是双手的手腕上都有一道血痕。每一道伤口无论位置还是深浅长短都一模一样,献血顺着手腕躺了一地这几双手显然都是废了。

南宫墨俯身将手中的匕首在一个男子身上擦干净了血迹,道:“你们放心,我绝不会杀你们。”

四个男子颤抖的望着南宫墨,他们一点儿也放心不了。

南宫墨回头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孩子,挑眉道:“他们就在那里,你若是还觉得不够想要报仇就过去吧。”

那孩子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飞快地冲了过去。

“你想干什么?”双手不能动,但是那几个男子的腿却没什么问题。眼见那小鬼来者不善,连忙想要后退。

那孩子脸上露出一丝恶意的笑容,“她不杀你们,我也不杀你们。”说罢,从身边的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奋力朝着一个男子下半身砸了下去。

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响起。南宫墨挑了挑眉,淡淡地撇了过脸去。这小鬼果然是是够狠,从方才他打架的方式南宫墨就看出来了这小鬼绝对是个下得去手的狠角色。打架的时候尽往阴损的地方招呼,下起手来也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恐惧和犹豫。这其中固然有刚刚丧母丧妹的愤怒,只怕本身的性格原因也是占了几分的。毕竟,不是每一个八九岁的孩子在这种情况下都干得出这样的事情来。

将四个男人都砸了一遍,那孩子才停了下来看着地上翻滚的男人冷笑。

不远处的村头已经有人过来的声音,南宫墨一把抓起那小鬼飞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一口气奔出几里地,南宫墨方才将人放下。低头一看却看到刚才还笑得十分凶残的小鬼此时竟然泪流满面,只是他哭得一点声音都没有,南宫墨竟然也没有发现。叹了口气,南宫墨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刚刚失去了母亲和妹妹的孩子。节哀顺便?想想若是前世大哥和小妹出了什么事有人这样跟她说,她会让那人跟她一起节哀顺变。

想了想,南宫墨道:“我让人帮你将你母亲和妹妹收殓了,你现在回去还能见见她们。”又取出一些碎银子大约十来两的样子,递到他面前,“这些你收好,你若是没地方去…我让人找个人家收养你可好?”其实,如今越州这情况会收养孩子的实在是极少,不过南宫墨既然要做自然会处理妥当。若是没遇到也就罢了,遇到了又一路上看到这孩子的遭遇也算是缘分。

那孩子却不接银子,只是死死地瞪着南宫墨。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她实在没有太多和这个年纪的孩子相处的经验。燕王府的明玉郡主年纪倒是差不多,不过明玉是姑娘又是庶女,她们也不常见明玉更不会在她面前闹脾气。

那孩子咬着唇瞪了南宫墨许久,突然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你这是干什么?”

“我要拜你为师!”那孩子高声道。

“……”你瞪得我浑身不自在,就是为了拜我为师?

伸手将他拉起来,问道:“你为什么要拜我为师?”那孩子挣扎着不肯起来,“我要学武功,以后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如果我会武功,娘和妹妹就不会死!”

南宫墨叹气,“武功也不是万能的,我不太方便教你武功。你若是想要学的话倒也不难,我找别人教你。”紫霄殿虽然已经解散了,但是手底下却也一样需要新鲜血液的。这小鬼,南宫墨只看了一眼就知道是个习武的苗子,也有几分爱才之心。

“不!我就要拜你为师!”那孩子坚定地道,眼睛蹭亮地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挑眉道:“我若不收你,你又能如何?”

那孩子抿着唇不说话,几乎被无垢染得看不出本来面目的小脸上只有一双眼睛写满了倔强和坚持。南宫墨道:“你若是跟得上就跟上来吧。”说完,也不再管他,南宫墨转身往前走去。

虽然没有用轻功,但是南宫墨本身的武功也是不凡。漫步往前走着只要稍微加快一点速度也不是一个还不到她胸口高的孩子能追的上的。不一会儿功夫那追得气喘吁吁的孩子就被甩在了身后老远。

南宫墨回到那破庙的时候,柳寒正带着几个侍卫在收敛那对母女的尸体。只是换上了一身干净的一副,一口薄棺将母女俩一起装了。

“郡主。”见到南宫墨回来,柳寒忍不住往她身后看了一眼。没见到那孩子的身影不由得有些失望,以为那孩子只怕是出了什么事了。

南宫墨点点头,“收拾好了么?”

柳寒道:“收拾好了,现在就可以下葬了。这母子三个的身份也查出来了,是城外二十里黄家村的一个秀才家里的。”

“秀才家里的怎么会沦落到这样?我听说…他们母子三个是被赶出家门的?”

柳寒叹了口气,眼中也有几分怒火,“那孩子的外祖父原本是个教书先生,将女儿许配给学生几年前就过世了。黄家的老太太似乎对这个儿媳妇十分不喜,亲家公刚过世就做主把家里的小丫头给儿子做妾,又生了一顿龙凤胎。原本也没什么,那家里能供养起一个秀才家境也还过得去,不过这两年年景不好,他们家里更不顺。一个月前,实在是过不下去老太太就想要将那小姑娘和她娘给卖了。那女子自然不肯了,争执之下打伤了丈夫。结果…被打了一顿,母子三个被身无分文的赶出了家门,嫁妆也也点儿不许拿。没办法,才寄居到了这个破庙里的。”

听完,南宫墨也只能默然了。这样的事情她们这样的人自然是不会遇到的,就算是遇到了也是抬手可解决的事情。但是对于这些寻常百姓家的女子来说却实在是一件要命的事情。难怪那孩子非要学武了。

正沉默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朝着这边跑过来。扑倒在南宫墨跟前,仰起头咬牙道:“我跟上了,你要叫我武功。”

南宫墨心中叹了口气,轻声道:“先去看看你娘和妹妹吧。”

那母女两人的葬礼办得十分简单,只是在破庙后面不远的地方挖了个坑直接埋了就是了。那孩子跪在母亲和妹妹的坟前许久都没有吭声。南宫墨也不打扰他,只是站在不远处看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才见那孩子站起身来最后朝着母亲和妹妹的坟看了一眼朝着南宫墨这般奔了过来,“师父,走吧。”

南宫墨抬眼看向不远处的新坟,坟头上只立着一块墓碑,上面写着几个还算端正的字,“母,商氏之墓。”显然那女子娘家姓商,并没有冠上夫家的姓氏。

“你叫什么名字?”南宫墨问道。

那孩子道:“我叫商峤。”

“那个乔?”南宫墨问道。

“怀柔百神,及河峤岳。”那孩子道。

南宫墨扬眉道:“你念过书?”秀才家的孩子念过书自然不稀奇,不过这孩子看起来才八九岁的样子,听起来应该已经年过不少书了。

商峤脸色微暗,低声道:“我娘教我的。”

“你爹呢?”

商峤沉默了片刻,脸上露出一丝讥讽的笑意,“他除了读那些之乎者也,什么也不会。”显然是对自己的父亲十分不屑,他连自己原本的姓氏都抛弃了,自然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跟黄家一刀两断。

南宫墨抬手拍拍他的脑袋,“小孩子不要这样笑。既然你打定了主意,就跟我走吧。”

“是,师父!”

“…我还没决定要收你。先回去再说。”

“是,师父。”

“……”

出了商峤的事情,去俘虏营的事自然也只能推到下午去了。幸好也不真的急在一时。回到府衙,进了大门许久商峤都还有些没有回过神来,他显然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救了他武功厉害的大小姐,他未来的师父竟然就是如今越州城中人人传颂的星城郡主。

他跟着母亲读过不少书,自然知道郡主是什么。更何况,如今整个越州都是星城郡主在做主。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么好的运气竟然遇到了星城郡主的,同时也明白了自己之前非要拜师的行为有多么的放肆和不知天高地厚,一时间有些蔫蔫的了。

南宫墨没好气地敲了敲他的脑门,道:“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赶快去洗一洗换身衣服。”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都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衣服,黑黝黝的小脸也忍不住一红。幸好他的脸上也看不出来原本的颜色,飞快地跟着跟前的仆人走了。

秦梓煦一回来就听说了南宫墨带着一个小孩儿回来的消息,有些好奇地问道:“郡主怎么会将那孩子带回来?难不成那孩子有什么特别之处?”星城郡主救下了一个孩子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下面多的是人照顾,却完全不必让南宫墨亲自将人带回来。

南宫墨笑道:“没什么,我觉得那孩子挺聪明的,而且也是个习武的料子就带回来了。”

秦梓煦挑眉笑道:“卫公子可不见得会高兴。”认识久了,秦梓煦对南宫墨和卫君陌自然也多了几分了解。卫公子可不会高兴星城郡主如此看重一个小鬼。

南宫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幸灾乐祸不是君子所为,那孩子只怕还要劳驾秦大公子。”

秦梓煦连忙道:“千万别,在下年纪轻轻膝下尚无儿女,还没照顾过孩子了。”

“郡主,商峤来了。”门外,柳寒进来笑道。南宫墨点头,“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商峤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衣衫走了进来。衣服稍微有些长,显然是一时间找不到完全合身的衣服。不过看着倒也还算精神。洗的干干净净之后才看清了商峤的本来面目,因为营养不良有些面色有些暗黄和消瘦,但是却看得出来原本的轮廓和容貌很是俊俏。若是养的白白嫩嫩的,想必也是一个极为讨人喜爱的俊俏孩子。

秦梓煦扬眉赞了一声“郡主好眼光”。

南宫墨含笑道:“商峤,过来。”

商峤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有些拘束地走到南宫墨身边。南宫墨笑道:“这些日子我忙得很,你既然读过书就现在府里看看书,有什么不懂得就问这位,秦大公子。”

商峤点点头,恭敬地朝秦梓煦一揖,“见过秦先生。”

秦梓煦轻咳了一声,摸摸鼻子道:“不必多礼。”

南宫墨笑道:“你别看秦公子年轻,他若是去考科举早就已经金榜题名了。而且,他能教你的不止是书本上的东西。”

秦梓煦无奈,“郡主抬举了。”

商峤看看南宫墨,欲言又止。南宫墨自然明白他在想什么,道:“以后每天会有人来教你武功,你才八九岁,学武不算早不过也不晚,先打好基础再说。”

商峤皱了皱眉,幽幽地望着南宫墨道:“我…已经十一岁了。”

“……”男孩子十一岁了这么矮,黄家到底有多不待见你啊?南宫墨有些同情地看着他,安慰道:“没关系,男孩子就算二十了也还能再蹿一蹿,你还会再长高的。”商峤抿着嘴唇没说话,他这个年纪的孩子也不太和别的孩子交往,倒是不太能够理解身高不足的悲哀之处。

南宫墨拍拍她的小脑袋,笑道:“就这么决定了,先在府里好好待着养养身体,别让人说我南宫墨的徒弟面黄肌瘦的。”

商峤眼睛微亮,有些迟疑地望着南宫墨,道:“师…师父…”

知道了南宫墨的身份,他就没想过还能够拜她为师。以她的身份,能找个人教他一些武功就足够他欢喜不已了。

“好孩子,以后要乖乖听话。”南宫墨抽出一把精巧的匕首递给他,“这算是见面礼。”

坐在旁边的秦大公子抽了抽嘴角,送一把匕首给一个小孩子做见面礼真的合适么?好吧,十一岁其实已经不能算是孩子了。最后,秦大公子还是贡献出了一块玉佩给商峤做见面礼。郡主的徒弟目前也算是独一份儿了,也应该送一份见面礼吧?

一手握着匕首,一手拿着秦梓煦送的玉佩。商峤原本显得有些老成的小脸上也多了几分光彩。拿着精巧锋利的匕首更是爱不释手,他勉强也算是出身书香门第,从前喜欢的自然都是笔墨纸砚,书本字画。但是经此变故之后,却生出了弃文学武的心思。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自己掌握着保护自己保护亲人的力量更重要。读再多的书,还不是像他爹一样一事无成?

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匕首,商峤抬头望着南宫墨恭敬地道:“徒儿拜见师父。”从今天开始他再也不是黄家的儿子,他是商峤,是师父的徒弟。

今天终于爬上黄山了,开森(づ ̄3 ̄)づ

ps:推荐一下灵琲童靴的新文《媚婚之嫡女本色》,喜欢的可以去看看。

陌桑穿越了,穿越到历史上没有记载的时空,职场上向来混得风生水起的白领精英,在这里却遇上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克星,高冷男神——宫悯。

他嫌她为人太过阴诡狠毒。

她嫌他为人太过高冷孤傲。

本想无事可做时,虐虐渣女渣男,逗逗小鲜肉。

岂知一道圣旨,把两个相互看不顺眼的人捆绑在一起,组成嫌弃夫妇。

自此两人过上相互猜测,彼此防备,暗里算计,夜夜心惊肉跳的生活。

岂知世事难料,两个相互嫌弃的人看着看着就顺眼。

她说:“你是护国贤臣,我是将门忠良,为何跟你在一起,总有种狼狈为奸的觉悟。”

他说:“近墨者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