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以儆效尤/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午,将新收的小徒弟扔在府衙里,南宫墨总算是带着柳寒到了城外的俘虏营。还没走进大门事先听到禀告的陈脩和余傲阳便带着人迎了上来。陈脩虽然年轻,能力在幽州的将二代中却是数一数二的。余傲阳一直混迹于军中底层,不过为人豪爽仗义,在岳州卫军中的下层士兵中也颇有些威望。有这两人联手,短短几天倒也收服了不少人。即便是有一些冥顽不灵的,也只是苦苦死撑着,无碍大局。

“郡主。”陈脩恭敬地抱拳道。

南宫墨点头笑道:“这几日辛苦了你们了。”

陈脩笑道:“郡主言重了,都是末将分类之事。军中的将士末将已经分别筛选登记,重新编排过了。其中有一部分已经可以用了,郡主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便是。”陈脩双手奉上一本厚厚的册子,南宫墨接过来翻了翻,上面记载的都是一些士兵的姓名籍贯等等,十分详尽。南宫墨点头,心中暗赞不愧是陈昱这个幽州第一智将的儿子,若是换了薛斌或者朱蒙,肯定是一团乱,能给他记录个名字就算是不错了。

“很好。”南宫墨点头道,“将这些人编入驻守在越州的泰宁卫中,军饷于泰宁卫一般无二。”

陈脩一怔,有些迟疑地道:“郡主,这些人的战力跟泰宁卫可不是一个层次的。只怕是……”

南宫墨笑道:“现在又不打仗,这些人跟着泰宁卫一起,也让泰宁卫的将领帮我训练一番士兵罢了。总不能,我话那么多钱白养着好几万将士。咱们借了泰宁卫一个千户一个月可要五十两银子。”

闻言陈脩也忍不住暗暗咋舌,虽然他勉强也算是将门出生,五十两银子其实算不得什么。但是以军中士兵的军饷来说,五十两却着实是太多了。更何况,军饷还不算在五十两里面,要知道朝廷一个一品大员一年的俸禄也不过五六百两。他们如今养一个泰宁卫的千户算起来比朝廷养一个一品大员花的钱还要多,难怪郡主要想方设法在对方身上榨取剩余价值了。

不过,另一方面也说明了郡主和卫公子的财力雄厚。陈脩可不是薛斌和朱蒙那样大大咧咧的性子,他绝不会相信如今养着泰宁卫的钱都是燕王府出的。燕王府什么情况他多少还是知道一些的,就算燕王府拿得出来这笔钱,将这么一支战斗力强悍的大军全权交给卫公子,燕王府那三位公子能一点意见没有?

陈脩没有意见了,倒是余傲阳忍不住抓了抓脑袋道:“郡主,那个…咱们要跟着泰宁卫一起训练?”

当余傲阳知道帮着卫公子攻占越州城的竟然是跟他们做了许多年好邻居的泰宁卫之后,心中只能卧了个大槽。就算再怎么目中无人,越州卫和泰宁卫的差距他们还是心知肚明的,“这个…只怕咱们那些人,跟不太上吧?”

说跟不上训练还是客气的说法,跟着泰宁卫一起训练,等着被人家当成狗遛吧。

南宫墨笑眯眯地道:“我只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若是跟不上训练进度…我就只好将他们扔到新兵营去挖地了。至于俸禄,余千户懂的?”

余傲阳立刻背脊一挺,“属下明白了,属下一定努力鞭策他们!”

堂堂的越州卫军打了败仗当了俘虏也就罢了,若是再因为训练跟不上被踢进新兵营,那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更何况,新兵营跟泰宁卫的军饷可不是一个级别的。为了那份饷银也要努力啊。

南宫墨满意的点头道:“本郡主知道,余千户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属下不敢。”余傲阳看着眼前笑容可掬的美丽女子,只觉得背脊发凉。不由得又想起来两年前被这个比自己还小一大截的女子用剑架着脖子的情形了。怎么觉得,星城郡主现在笑吟吟的模样比那时候还要恐怖呢?

南宫墨站起身来,道:“好了,我们去军中看看吧。”

郡主要巡视军营,两人自然要亲自作陪。这俘虏营原本是越州卫在越州城附近的军营,不过现在被当成了俘虏营用。军营外围驻守的全部都是持械披甲杀气腾腾的泰宁卫,中间住着的是已经归降了的越州卫,最里面才是还死撑着不肯低头的人。这些人自然是没有自由,就连日常饮食都比外面的人要差一大截。对于克扣这些人的饭食,陈脩表示他一点儿也不心虚。幽州卫从来就没有不虐待俘虏的规矩,更何况他还没有虐待俘虏呢。如今整个越州的人都吃不饱饭,这些人整天在军营里待着,连训练都用不着,少吃一点就可以省点粮食给外面的百姓和还要打仗的将士吃嘛。反正又饿不死。

一行人走在军营中也十分惹人注目。军中本就没有女子,突然来了一个长相如此出众的绝色女子,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不过这些人很快也就反应过来了这女子的身份,一时间目光也就更加复杂了起来。

南宫墨饶有兴致的打量着一路上朝自己行注目礼的士兵们,当然也不会忽略其中不时投过来的不屑的目光。

“嗖!”远远地,一支羽箭破空朝着南宫墨这边射了过来。

“郡主小心!”陈脩和余傲阳都是大惊,齐声惊呼道。

南宫墨凌空一跃,竟然反手专注了羽箭然后以投掷暗器的手法将羽箭送了回去。众人只见到那支羽箭还没有碰到南宫墨的身,就调转了方向朝着来处激射而去。射箭的人显然也没有想到会有此变,对着直直朝自己射来的羽箭一时间竟然不知如何闪避。直到箭已经快到跟前了才慌忙的后退跌坐到了地上。南宫墨自然也没有想要他的命,羽箭正好钉在了他双腿之间的地上。看着贴着自己的大腿钉在地上的羽箭,那人吓得脸色惨白。

“放肆!给我拿下!”陈脩怒吼道。

不用陈脩开口,已经有两个黑衣侍卫出现在那人身后,直接拎起他扔到了三人面前。

南宫墨淡定的低头看着地上的人,垂在身边的右手却悄然的握了握。心中暗暗懊恼,装逼果然是要付出代价的。徒手接箭的动作看上去轻松写意,实际上…手好痛啊。敢在这种地方对她放箭的人自然不会是什么庸才,如果她只是用兵器挡开的话或许不费什么力气。但是她徒手接住了还送回去,即便是有内力箭刚一入手的时候还是震得她虎口发疼。这也证明了,这人确实是一个很不错的弓箭手。

余傲阳一看到那人立刻就黑了脸,一脚踢过去怒道:“混账,你想死么?竟敢对着郡主放箭!”

那人大约也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反倒是什么都不在乎了,翻了个白眼道:“放都放了,你能怎么样?”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杀南宫墨,只是作为一个越州卫中出了名的神箭手,傲气总是不少的。乍一看到竟然是个女子来巡视军营,心中便有几分不服。在被身边的人一番鼓动,还没细想箭就已经出手了。等到南宫墨返回给他一箭的时候他才清醒过来知道自己闯了大祸了。

余傲阳气噎,他跟这人平时关系也不错,所以才说服对方归顺了的。本来想着凭着对方的本事就算得不到重用总不会比原本在越州卫中差,谁知道才刚见到郡主就给他整出这么个幺蛾子?幸好南宫墨没有受伤,不然…只想一想后果余傲阳就忍不住汗流浃背。这些混蛋到底知不知道他们是俘虏啊?这么嚣张真的没问题吗?

想到此处,余傲阳就忍不住还想要再补上两脚。他特么的难道是想要害他们么?还不是想给大家找条活路。这位星城郡主别人不知道,他当初可是见识过的。这位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大家闺秀。

南宫墨含笑阻止了余傲阳,笑容可掬地看着地上的弓箭手,问道:“是不是觉得…你的箭术很厉害?”

那弓箭手眼中闪过一丝傲气,默认了南宫墨的说法。

南宫墨淡笑道:“我欣赏有本事有傲气的人,不过…却不太喜欢看不清楚自己的人。来人。”

“郡主。”放在拎着那弓箭手过来的两个侍卫上前。南宫墨指了指地上的人道:“让这位神箭手看看你们的箭术。”

“是,郡主。”

两个侍卫也不挑弓箭,一个直接抬脚挑起了那弓箭手手中的弓,从旁边一个士兵的箭囊中抽出一支箭。另一个侍卫也收手接过了一个士兵递过来的弓箭。两人同时开弓对着头顶的天空放了一箭,天空中飞过的一只鸟急促的叫了一声颓然落地。很快有人家捡来了落地的鸟送了回来,南宫墨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士兵会意将手中已经死去的鸟放在了那人面前。

那是一只极为普通的麻雀,唯一不普通的地方就是麻雀身上插着两只羽箭。而且,两只羽箭都射在了同一个地方,相差不过半寸的距离,箭身挨着箭身都在最致命的地方。两个侍卫神色淡定的将弓箭还给身边的人,站回了他们原本的地方,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做一般。

南宫墨看着地上的人,道:“他们两个最擅长的并不是射箭,你觉得他们的箭术如何?”

那弓箭手沉默了半晌,方才咬牙道:“是我错了,任凭郡主责罚。”他的箭术未必比那两个侍卫差,但是显然也没有他自己以为的那么好。如果星城郡主身边随便两个侍卫都能够有这样的程度,而且据说还不是最擅长的,那么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可骄傲的。

南宫墨淡然道:“既然已经归顺了还敢当众朝我放箭,我若是不罚你何以服众?余千户,杖责五十军棍,以儆效尤。”

余傲阳大喜,“多谢郡主。”原本以为这家伙必死无疑,郡主还能够留他一命余傲阳已经是喜出望外了。那弓箭手显然也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余傲阳暗中踢了踢他,低声道:“还不谢恩。”

“多谢郡主开恩。”弓箭手连忙道。

南宫墨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带着人走了。剩下的事情交给余傲阳处理便是。陈脩跟着南宫墨身边,很是惭愧地道:“末将办事不利,请郡主责罚。”南宫墨淡笑道:“军中难免有心高气傲之人,没什么。不过…此风不可长。”

“郡主放心,末将明白。”

南宫墨点点头,淡淡道:“让人查查,是什么人挑唆他的。”敢当众朝她放箭,除了心高气傲没脑子,定然也是有人挑唆的。那人虽然有些傲气,但是看上却也并非那种不知好歹或者因为当了俘虏心里不平衡恨她入骨的人。

陈脩会意,“郡主放心。”

“启禀郡主,捷报到!”大营外,一个侍卫匆匆而来朗声禀告道。

南宫墨心中一动,“攻下辰州了?”

侍卫道:“回郡主,大军昨日已经攻下辰州,公子率领朝瑾州进发,只留下了简公子和薛校尉驻守辰州。”

“果然是个好消息。”南宫墨笑道,周围的将士自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不由得都有些震惊,但是想一想人家攻下越州也没费什么事儿,拿下跟越州半斤八两的辰州自然也不在话下了。

“恭喜郡主!”陈脩笑道。

南宫墨叹气,“这里的事情还是交给你了,我想回去了。”

陈脩也知道,前方打得胜仗越多,星城郡主就会越忙。自然也不敢耽误他的时间,连忙道:“郡主慢走,这里的事情末将会处理好的,一会儿就派人与泰宁卫的将领协调。”卫公子打下的地盘越多,他们需要的兵马也就越多。不过…真希望郡主不会将辰州的俘虏也交给她处理才好,他可一点儿也不想当给专业管理俘虏的将领。

南宫墨点点头,转身走了。回到城中,秦梓煦和曲怜星早就等着了,看到他们南宫墨扬眉笑道:“看来你们也听到消息了。”

秦梓煦拱手笑道:“不错,我们只怕比郡主还早知道一些。”战报一开始就是送到府衙来的,只是南宫墨不在所以才又赶紧转道俘虏营去的。南宫墨坐下来,方才问道:“军中的军需可还供应得上?”

曲怜星笑道:“郡主放心便是,公子率领大军一路上势如破竹。最先抢占的便是官府的粮仓,倒是不需要咱们另外筹备军需送过去。不过…辰州还有很快之后瑾州只怕也需要咱们接手了。到时候的花费才是大头。”

南宫墨摊手,无奈地道:“那也没办法,既然咱们想要地总不能放着百姓不管。没有了百姓空有土地又有什么用?”

秦梓煦笑道:“郡主说得不错,而且…若是咱们能够帮着这些地方的百姓度过这个难关,将来这几个地方的百姓将会成为公子和郡主最坚实的后盾。”曲怜星叹气,“我只想知道,咱们到底能不能撑得过去。如今越州每日需要的银两就以万计了,再加上辰州和瑾州,郡主…您和公子的荷包还吃得消么?”

南宫墨也是头疼,“目前还没有问题吧。毕竟…咱们之前也抄了不少钱粮。”

“那辰州和瑾州接着抄?”曲怜星道。

秦梓煦道:“郡主,这事儿你可别派我去?我可不想被那些文人戳着脊梁骨骂。”

南宫墨笑容十分温婉,“谁敢骂你让他们试试饿肚子的滋味就好了,另外,我相信秦大公子有的是办法对付那些人。”

秦大公子摸了摸鼻子,深觉自己是自投罗网。幸好之前在越州已经干过一回已经比较顺手了,辰州和瑾州…应该不难、吧?

曲怜星掩唇笑道:“若是让金陵那些人知道秦家大公子如果就带着人到处抄家了,不知道会是个什么表情?”不管秦家大公子真是的面目是什么样的,至少在金陵秦大公子还是个风度翩翩温文尔雅的世家贵公子。抄家这种事情,实在是不符合秦公子的画风。

南宫墨揉了揉眉心,道:“怜星,也你也幸灾乐祸。这几天只怕会有不少辰州和瑾州的百姓涌过来,让人先准备施粥和临时安置难民的地方吧。不用太麻烦,他们很快就会离开的。”

曲怜星立刻收敛了笑意,点了点头正色道:“郡主放心,我立刻让人去准备。”

南宫墨点头,“无论如何,越州现在不能乱。辰州和瑾州也要尽快安定下来。”

两人齐声称是,秦梓煦犹豫了一下,问道:“郡主,可有送战报和越州的消息回幽州?”

南宫墨莞尔一笑,“还是秦公子想得周到,越州的战报倒是送回去了,这段时间忙得都忘了,就连着辰州和瑾州的消息一起送回去吧。”

秦梓煦笑道:“郡主最好问燕王殿下要些钱粮。”

曲怜星道:“燕王府如今只怕抽不出来多少钱粮支持我们。”

秦梓煦摇头,“有没有给不给是燕王殿下的事情,需不需要燕王殿下帮助是郡主和公子的事情。做长辈的,总是喜欢晚辈依赖自己一些的。”

南宫墨垂眸,沉吟了片刻抬眼笑道:“这些事情,秦公子确是比我我们擅长一些。多谢秦公子提醒了。”

秦梓煦浅笑,“属下分内之事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