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7、领兵,朱初瑜的怨忿/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金陵皇城

卫鸿飞跪倒在御书房冰冷的地面上,战战兢兢却一个字也不敢多说。他身边不远处,周襄韩敏等人也是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丝毫没有替他求情的意思。韩敏的模样看上去比之前老了不止十岁,原本韩敏的年纪是比周襄要小一些的,但是现在看起来倒像是周襄比韩敏年轻好多岁。一头白发形容消瘦,只有那双浑浊的老眼中闪动着仇恨的光芒。

他的儿子...在安夏出了那样的丑事。被送回军中之后不久就死了,连让他见最后一面都来不及。韩敏前半生因为先帝的打压本就坎坷,如今好不容易高官厚禄在手却又来个白发人送黑发人,心中怎么能不悲愤?但是再怎么悲愤他也无可奈何?根据调查,害了他儿子的是隰州的宁王殿下。现在朝廷还不能跟宁王翻脸,所以他也只能忍。顺便,韩敏也将南宫墨和卫君陌给恨上了。若不是因为他们两个,安儿怎么会跑到安夏去?又怎么会惹上宁王那个鬼见愁?

卫鸿飞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心中确实满心的苦涩。从隰州回来他就被陛下当着许多大臣的面狠狠地斥责过一次了,陛下直言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真是什么脸面都丢尽了。这些日子连门都不好意思出,没想到依然是躲不过祸事,一大早又被陛下悬进宫来跪下之后就没有被叫起过。这几日他都没有出门,所以一时间也想不起来到底有什么事情让陛下迁怒自己了。

也不知跪了多久,终于听到萧千夜轻哼一声,“平身吧。”

卫鸿飞暗暗松了口气,连忙拜谢,“多谢陛下。”

萧千夜并不是闲着没事才招卫鸿飞进宫来罚跪的。所以卫鸿飞还没来得及起身就听到萧千夜的声音冷冷地传来,“靖江郡王之前回来的时候说,宁王没有偏向燕王的意思?”卫鸿飞一愣,回过神来道:“是,陛下。宁王的性格十分难缠,而且看起来对卫君陌也很是不满。所以,臣认为......”

嗖地一声一本折子砸到了他的身上,萧千夜冷笑道:“你认为?如果你认为有用,那你给朕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卫鸿飞连忙接住折子翻开一看,当即双腿又软了回去。折子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卫君陌率领十几万大军攻占了越州正在围困辰州,请求朝廷派兵支援。

完了......

“卫君陌悄无声息的带着十几万大军南下越州,你给朕说说,这十几万兵马他是从哪儿来的?”萧千夜冷声道。

“这...微臣...微臣...”卫鸿飞讪讪无言,他实在是想到卫君陌竟然会来这一招。他没有说动宁王出兵帮助燕王对抗朝廷大军,而是自己不知从哪儿弄来了十几万大军从隰州南下。不管这十几万大军是从哪儿来的,没有宁王的允许这些人也过不了隰州的地界。更何况...想起在隰州时卫君陌八面风吹不动的淡定模样,兵马的来源......

站在一边的周襄叹了口气,捋着胡须道:“陛下,看来宁王也是靠不住了。”

仿佛刚刚的怒火用尽了萧千夜所有的力气,萧千夜有些颓然地跌坐回身后的龙椅上,抬头道:“周先生也觉得...卫君陌那十几万大军就是...泰、宁、卫?”

“总不可能是幽州卫,燕王现在腾不出这个手。”周襄摇头道:“这天下,出了幽州卫和泰宁卫还有谁能够如此迅速悄无声息地夺下越州?而且,宁王又准备会允许幽州卫从自己的地界上过去?他就不怕请神容易送神难么?”

萧千夜一只手紧紧地抓着龙椅上的金龙扶手,咬牙道:“这么说...宁王也背叛了朕!”

周襄叹气不语,这个时候...宁王倒向了燕王对他们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剩下的那些藩王们......

“这些乱臣贼子!皇祖父驾崩不过才......他们就敢、就敢......”这一刻,萧千夜全然忘记了是他先要向自己的叔父们动手削藩的。对于那些大权在握坐镇一方的亲王们来说,夺了他们的权利将他们圈在金陵跟养猪似得养着,简直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既然皇帝这个做侄儿的不仁,就别怪他们做叔叔的不义。

“他们以为他们能成么?区区几个藩王也想要反了皇祖父留给朕的天下?”萧千夜冷笑,眼眸中却带着腾腾的杀气,“给朕昭告天下,燕王宁王谋反作乱,逐出皇室......”

“陛下且慢。”周襄连忙道。

萧千夜侧首看向自己一向尊敬的老师,“周先生有什么话说?”

周襄道:“卫君陌的兵马是怎么来的还有待调查,但是陛下...这道旨意一旦发出,宁王就算不是燕王那边的,也要变成燕王的人了。”

萧千夜眼睛发红,“先生还对他们抱着希望不成?宁王对朕的旨意敷衍了事甚至是视而不见,却转眼就让卫君陌带着十几万大军取了越州!不是和燕王府勾结到一起了是什么?

周襄摇头道:“既然如此,宁王何不干脆旗帜鲜明的起兵相助燕王?”

萧千夜一怔,“这...或许是他怕被天下人唾骂?”

周襄道:“正是这个,哪怕就算不是只要宁王一天没有正式起兵一切就都还有转圜的余地。陛下若是真的下了这道旨意,就等于是亲手讲宁王和泰宁卫送到了燕王手里啊。”

萧千夜咬牙,“难道就这么算了?”宁王敷衍轻谩他派去的使者也就罢了,还帮着卫君陌暗中捅了他一刀。若是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这个皇帝跟缩头乌龟有什么差别?

“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一直没说话的韩敏突然开口道:“陛下,这件事陛下若是当做没发生过,难保剩下的藩王不会起而效之。老臣认为应该杀一儆百,以儆效尤!”

周襄看着怒气冲冲的韩敏有些头疼,“韩兄,现在这个时候,咱们拿什么对宁王杀一儆百?”隰州北面是北元,西边是西域,东边朝廷大军正在跟幽州卫苦战,南面越州现在在卫君陌的手中。可以说...只要没有外族入侵,现在隰州反倒是大夏最安宁的地方了。难道他们还能撇开幽州卫调转方向去打隰州?还是说他们要先灭了卫君陌在北上隰州?无论他们怎么做,都只会加速让宁王投靠幽州。

韩敏轻哼一声道:“周襄年纪大了,胆子确实越发的小了。”

周襄闻言也不由得沉下了脸,以前他和韩敏之间都是隐隐以他为首的。此时被韩敏当着皇帝的面这样嘲讽,周襄怎么能高兴?

“老夫也是为了陛下和大夏的江山着想,韩兄就算是要为令郎报仇,也要看看局势,不要拿陛下的江山做自己报私仇的工具。”周襄毫不客气地道。韩敏起得脸色铁青,见两人当场就要吵起来了,萧千夜连忙道:“好了,两位先生。朕知道你们都是为了朕和大夏的江山着想,这个时候咱们自己人就不要再内讧了。两位先生的话朕会好好想想的,不过,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派兵支援辰州。”

皇帝都亲自开口了,两人自然不能不给面子。周襄点点头拱手道:“陛下所言甚是。不知,陛下打算派谁领兵出征?”

萧千夜叹了口气,朝中文官武将多不胜数,但是仔细扒拉一遍能用的却并不多。之前好不容易选出个宜春侯却连燕王手下的两个将领都打不过,这些日子下来都是败多胜少,若不是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人,萧千夜早就将他给撤了。

沉吟了片刻,萧千夜方才开口道:“靖江郡王,由你率领十万大军前往支援吧。”

闻言,卫鸿飞先是一愣复又大喜。被宣进宫来着实没有想到这样的好事能够落到自己头上,他都已经做好了这辈子也不会被陛下重用的准备了。卫鸿飞还没关心完,就听到萧千夜继续道:“你率兵前往鄂州,与驻守鄂州的归化将军回合。以归化将军为正你为副,给朕收复越州提卫君陌和南宫墨的首级来见!”

卫鸿飞的脸一阵青一阵紫。他堂堂郡王,轮年纪也比归化将军要打得多,却要给人当副将。再想起前些日子陛下说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卫鸿飞心中感到无比的难堪。

“陛下三思。”卫鸿飞还没说什么,韩敏就先一步开口道。

“韩先生怎么说?”

韩敏道:“陛下忘了么,归化将军的女婿南宫晖,是星城郡主南宫墨的二哥。”当初楚国公府满门获罪,但是南宫晖却在楚国公府败落之前跟着归化将军驻守边关去了。去年归化将军调职到鄂州任鄂州卫指挥使,有归化将军扶持,南宫晖现在大小也是个千户了。

萧千夜微微蹙眉,他真的忘了这件事了。现在想起来,南宫家几个兄妹,倒是就属南宫晖跟南宫墨关系最好,难保南宫晖不会......

“归化将军...”一时间,萧千夜对归化将军也不放心起来。

周襄道:“归化将军对朝廷忠心耿耿,陛下倒是不必担心。现在更不宜对归化将军做什么,以免让武将们感到寒心。不过...倒是可以将南宫晖和他的妻子调回金陵来。以免有他们在影响了归化将军的心智。”言下之意,就是将南宫晖和商念儿扣在金陵做人质。

萧千夜沉吟了良久,方才道:“既然如此...此次领兵就以靖江郡王为首,归化将军为副吧。卫鸿飞,朕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要让朕失望了。”到底,萧千夜还是受到了韩敏的话的影响。归化将军的能力或许是比卫鸿飞强,但是...还是这样保险一点。至少,卫鸿飞就算没用也绝对不敢背叛朝廷投靠燕王府。因为,卫鸿飞就算想要投靠,投靠过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是,陛下!”卫鸿飞大喜,连忙朗声道。

一大早就大发雷霆,萧千夜也有些累了。挥挥手道:“罢了,去准备吧。你们都退下。”

“是,陛下。微臣告退。”众人齐声道。

“启禀陛下,快马加急!卫君陌率兵攻破辰州,围困越州,越州知州求援!”门外,传信的士兵一身风尘仆仆,跪倒在地上飞快地道。

咚!

萧千夜手中的茶杯跌落到跟前的御案上,溅了萧千夜一身的水渍。萧千夜怔愣了许久方才回过神来,猛然起身盯着跪倒在地上的士兵1许久方才道:“朕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陛下。”

萧千夜疲惫的闭了闭眼睛,强打起精神咬牙道:“传众臣御书房议事!”

“是,陛下!”

金陵皇城这边一片风雨晦暗,但是幽州燕王府里确实一片欢欣。燕王妃院子里,长平公主正带着两个宝宝坐在花厅里跟燕王妃聊天。燕王妃看着并排躺在长平公主跟前的摇篮里的两个宝宝眼底也满是羡慕。两个宝宝已经三个多月了,两个宝宝生来身体就好,照顾得也好,如今早就已经可以自己翻身了。看着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宝贝乖巧的躺在摇篮里面吐泡泡,再想想自家已经快三岁的小孙女,燕王妃心中除了羡慕再无其他。不过...看看挺着大肚子已经快要临盆的孙妍儿,燕王妃唇边也多了几分笑意。大夫都说这一胎也是个儿子呢。很快,她也可以抱孙子了。

朱初瑜一脸娴静的坐在一边,垂眸不语,仿佛十分的低眉顺眼。只是被掩盖在衣袖下的手还是不自觉得抚上了腹部,她跟孙妍儿同时进门的,孙妍儿的孩子已经要出生了她却还是没有半点消息。她本身倒并不是那么期盼孩子的出生,但是她也知道一定要有个孩子她才能真正在燕王府站住脚跟。更何况,燕王妃已经隐晦提醒过她好几次了。只是有没有孩子这种事却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

或者,还是要给萧千炜纳几个妾先生了孩子再说?但是想到南宫墨和卫君陌之间的鹣鲽情深,即便是心中对萧千炜并没有十分的爱慕之意,朱初瑜心中还是忍不住隐隐升起几分不甘。

正说笑间,门外传来了燕王爽朗的笑声。燕王极少在外面笑的如此肆意,显然是心情十分不错。

还没起身相迎,燕王已经带着人大步跨进了大厅。

“见过王爷。”

燕王摆摆手示意她们免礼,燕王妃笑道:”难得见到王爷如此高兴,可是有什么喜事?”

燕王走到摇篮边上,摸摸夭夭的小脸然后俯身将安安抱了起来。看到他如此熟练的抱孩子动作,在做的众人也都忍不住有些吃惊。燕王却是毫不在意,讲安安抱在怀里一边笑道:“还不是君儿和无瑕那两口子。”单手取出一封信递给长平公主道:“这是无瑕写给你的家书。”

长平公主接过信转手放到一边倒是并不急着看,只是笑道:“看来他们在十七弟那边还算顺利?”

燕王轻哼一声道:“什么十七弟?君儿跟花钱跟老十七借了一支兵马到越州去了。老十七那个人看着浪荡不羁,实则最谨慎不过了。他怎么会那么轻易就答应帮我们跟朝廷作对?”

“君儿去了越州?!”

这事儿知道的人仅限于燕王府两位公子和念远,就连燕王妃都没有说。不过到了现在也瞒不住了,燕王也就顺口说了。

燕王抱着宝宝在椅子里坐了下来,笑道:“可不是,这才一个多月,那小子已经拿下了越州,辰州和瑾州。倒是比咱们这边还快得多。”孙妍儿并不懂这些事情,只是有些惊讶罢了。朱初瑜闻言心中确实震惊不已,忍不住道:“父王,听说如今辰州那边正是大灾之年,拿下这些地方对咱们只怕并无什么好处,反倒是要拖累咱们吧?”

燕王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朱初瑜只觉得心中一颤连忙低下了头。

燕王捏捏坐在自己怀里的小宝宝的小脸,漫不经心地道:“这些事情君儿和无瑕出发之前就该有准备。如今他们也没有写信回来要钱要物,可见还撑得住。小五,你倒是给君儿取了一个好媳妇儿。君儿带兵在外面打仗,越州的事情一应都是无瑕在处置。如今越州那边民不聊生一片混乱。倒是难得在无瑕手里还能有条不紊不出半点差错。”不知想起了什么,燕王望着安安的小脸一时有些失神。

长平公主笑道:“无瑕可不是我选的,是父皇选的了。可见果然还是父皇的眼光好。”其实,长平公主更想说的是君儿的运气好。若不是如此,怎么能让父皇随便一点就点到了无瑕这样的女子呢?对于这个儿媳妇,长平公主简直不能更满意了。自从南宫墨生了一双小宝贝之后,在长平公主眼里只怕连卫君陌这个儿子都要往后靠一些了。

燕王点头,“这样的儿媳妇,确实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君儿命好,以后还有福分呢。”

坐在旁边的朱初瑜冷眼看着燕王一脸和蔼的逗弄着孩子,心底确实暗暗的咬牙。南宫墨公然替丈夫管理一方民政,燕王赞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好媳妇。她只是想要帮着打理府中的事务,帮着丈夫处理一些小事,燕王就斥责她不安于室,不守规矩。这世道...未免也太不公平了!

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呵呵哒~花中之王我来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