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8、请求出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王,如今越州正乱,表哥表嫂那边只带了几个人过去,只怕是忙不过来吧?”朱初瑜垂眸,平静地道。

燕王看了她一眼,点点头道:“这倒是猜的不错,君儿和无瑕确实都来信要本王派一些能够处理事务的官员过去。”听了燕王的话,燕王妃也有些好奇,笑道:“哦?王爷打算派谁去?咱们幽州的文官也不多吧?”

幽州的文官虽然大部分都选择了投靠燕王,但是这其中很难说有没有水分。而燕王府自己培养的亲信如今虽然已经能够派上用场了,但是人确实并不多。毕竟,三五年前燕王也不可能预料到自己要起兵。

燕王笑道:“这确实是个问题,不过倒也不难解决。幽州的文人虽然不及江南多,仔细选选却也还是有的。”

“王爷还没说,打算派谁去呢?”燕王妃笑道。

燕王揉了揉眉心道:“就从幽州各地衙门里选出一批文官送过去吧,剩下的就要他们自己想办法了。”闻言,燕王妃修眉微蹙,犹豫了一下方才道:“那些衙门的人都是父皇那时候留下来的,很难说他们心里到底是听谁的。王爷将这些人送过去……”

燕王挥挥手,道:“无妨,若是连这些人都制不住,他们小两口还是趁早回来的好。”

燕王妃见燕王一脸坚决,想了想也只得点头,“既然王爷觉得可行,那边如此吧。”

燕王点点头,看看坐在自己怀里挣扎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自己的小宝宝不由一笑。起身将他放回摇篮里,又捏捏夭夭的小脸蛋逗得夭夭咯咯笑了起来,然后才起身道:“本王还有事,先走了。”

“王爷慢走。”燕王妃点头道。

坐在一边始终没能插上话的朱初瑜咬着唇角低下了头。

回到自己的院子,朱初瑜原本平静的脸色也顿时阴沉了下来。身边的贴身丫头竹儿见她神色不对,连忙上前来道:“小姐,这是怎么了?难道王妃又……”除了这个理由,竹儿也想不到别的了。自家主子聪慧过人能力不俗,如今燕王世子妃等于被废了,整个燕王府里除了燕王妃也没有人能给小姐气受。就算是燕王对小姐有什么不满,做公公的也不会直接来训斥儿媳妇的。燕王妃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对小姐虽然不如对三少夫人亲切,却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茬。只是如今三少夫人已经快要临盆了,自家小姐却依然还没有消息。这些日子,燕王妃显然是有些着急了。

朱初瑜冷哼一声,咬牙道:“没事,二公子可在?”

竹儿连忙点头道:“回小姐,姑爷回来的比小姐早一些。”

朱初瑜点点头道:“去请夫君过来一趟,就说我有事情跟他商量。”前些日子她时常在书房帮萧千炜处理一些事情,不知道怎么的被院子里的人传了出去。第二天燕王妃就狠狠地敲打了她一番,萧千炜也是灰头土脸的回来让她不要再进书房了,显然也是被燕王给训斥了。再想起方才燕王对南宫墨的赞许,朱初瑜放在桌面上的手便忍不住狠狠地攥了起来。

萧千炜来的很快,自从开始打仗无论是萧千炽萧千炜还是萧千炯三兄弟都成长了许多。萧千炯出征在外,萧千炽和萧千炜就跟在燕王身边学着处理幽州的事务,燕王也开始渐渐地放一些事情给他们独自处理了。

萧千炜进来看到朱初瑜神色清冷地坐在一边,扬眉道:“怎么了?母妃又说什么了?”

朱初瑜垂眸,淡淡一笑道:“让夫君挂心了,也没什么只是我…一直没有消息,母妃着急问了两句罢了。”

“不是母妃有事?那是有什么事特意在这个时候将我叫过来?”萧千炜问道,对于这个萧千夜指婚的妻子,最开始萧千炜自然是跟燕王府所有人一样都不喜欢的。不过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倒也渐渐地改变了一些看法。朱初瑜确实是个极为聪明能干的女子,或许还比不上表嫂但是却也是女子中少见的敏慧了。比起三弟那样一个除了照顾日常起居,打理一点内宅小事什么都不会的妻子,萧千炜对朱初瑜还是相对满意的。说不上有多喜欢,却也还觉得不错。

朱初瑜抬眼看向萧千炜,问道:“卫…表哥已经打下了越州等地,夫君可知道?”

萧千炜点头,这个消息他自然比朱初瑜知道的早一些。

“那,夫君可知道父王打算从衙门里选人前往越州协助表哥和表嫂?”

萧千炜皱眉,“那又如何?”

朱初瑜叹气,“夫君觉得不如何么?”

萧千炜道:“越州等地如今正值灾年,表哥他们刚刚夺下这些地方忙不过来也是自然的事情。表哥和表嫂亲自写信请父王派人过去,父王自然不能放着晚辈不管。”朱初瑜幽幽叹了口气道:“我只怕…父王就是打算放着表哥表嫂他们不管。”

萧千炜一愣,“这话何意?”

朱初瑜道:“父王从各地衙门选人,却不从燕王府麾下的亲信中选人,夫君难道没有感觉到这其中的差别么?各处衙门里那些人和咱们燕王府自己的人,对王府的忠诚度孰轻孰重?”

“这……”

朱初瑜皱眉道:“夫君难道不觉得…父王对表哥,太过信任了一些?”

“表哥能力出众,父王对他自然是信重有加的。”虽然这么说,萧千炜的神色到底变了一些。这一丝的变化却没有逃脱朱初瑜的眼睛,朱初瑜道:“让卫公子单独率领与幽州卫毫无干系的泰宁卫,如今夺下越州等地之后看父王派去的那些人选,很明显是打算将这些地方交给表哥一手搭理,无论是父王还是王府的人都不得插手。夫君可想过,长此以往,就算将来父王靖难成功,这些地方…还收得回来么?”只怕到时候又是一个手握重病的实权藩王了吧。

萧千炜的眉头锁地更紧了一些,沉默了良久方才道:“我去跟父王说。”

朱初瑜连忙拉住他,道:“夫君,你觉得连我一个闺中女子都能够想到的事情,父王会想不到么?”

“你的意思是说?”萧千炜看着朱初瑜,有些不确定。

朱初瑜点点头叹息道:“一直就觉得父王对卫公子看过看重和信任,我却也没有想到父王对卫公子的宠爱竟然会一至于斯。”

萧千炜沉默,他也没有想到。如果按照朱初瑜所说的,就算将来父王靖难成功,甚至是登上那九重帝位,表哥也足以拥兵自重甚至成为比现在的燕王府和宁王府更加权重的一方诸侯。父王就那么信任表哥不会生出异心么?还是这世上就真的有什么人不会为权势所动?至少,现在的萧千炜是不相信的。

看着萧千炜沉默的模样,朱初瑜唇边泛起一丝隐秘的笑意。

“你说该如何是好?”萧千炜问道。

朱初瑜道:“夫君,你不能在留在幽州城里了。”

“怎么说?”

朱初瑜道:“如今父王正在逐鹿天下,膝下虽然有三弟征战沙场,但是…三弟到底是年纪太小了。夫君也该为父王分忧才是。”

萧千炜皱眉,“但是幽州……”

朱初瑜笑道:“夫君担心什么?有父王坐镇燕王府呢有什么可担心的?现如今,最重要的便是战功。”

萧千炜这一次沉默的更久,直到朱初瑜秀眉忍不住皱起才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会去向父王请求领兵出征。”

朱初瑜展颜一笑,“那就好,妾身还有一个请求,希望夫君能够答应。”

“你说。”萧千炜点头道。

朱初瑜道:“妾身愿同夫君共赴战场。”

“上战场?”

朱初瑜望着他目光温柔,“妾身羡慕表哥表嫂夫妻情深,妾虽不及表嫂多矣,却也愿意与夫君共进退。若能为夫君分忧,妾于愿足矣。”萧千炜眼神微闪了一下,“我会考虑的。”

“多谢夫君。”朱初瑜状似欢喜地道。

目送萧千炜出去,朱初瑜唇边多了几分满意的笑容。虽然萧千炯并没有正面答复她,但是她知道萧千炯已经被她说动了。只要假以时日…她还有的是时间。

“小姐,你真的要跟着上战场?”竹儿有些担心地道。

朱初瑜冷声道:“星城郡主可以,本郡主为什么不可以。”

“但是,据说…星城郡主武功很厉害的。”竹儿道,自家小姐虽然也聪明过人,却是手无缚鸡之力啊。其实,跟在小姐身边这么久,忠心耿耿的竹儿越发的看不明白小姐到底想要干什么了。如果当初小姐看中卫公子还可以说卫公子容貌俊美武功高强身份尊贵等等原因的话,那么后来比如说不顾老爷和夫人的反对执意嫁到燕王府来,又比如现在非要上战场去干什么?就算什么都不做,小姐也已经是朝廷册封的郡主和郡王妃了啊。

朱初瑜淡淡道:“武功算什么?这世上…不会武功的人多了。我心意已决,你不必多说了。”

竹儿自然也知道自己劝不动小姐,只得道:“王爷那里只怕不会那么容易同意。”

朱初瑜思索了片刻,淡淡道:“这确实是个问题。回头你暗中派人去见宫侧妃,就说…本郡主欠她个人情,请她帮个忙,以后必还。”

“郡主想请宫侧妃说服王爷,只怕是不行吧?”竹儿道。虽然王爷对宫侧妃十分看重,但是却从不让她插手政事。小姐想请她说服燕王,只怕是有些异想天开了。

朱初瑜冷笑一声道:“她说不上话,自然有人能够说得上话。你去办就是了。”

“是,小姐。”竹儿恭敬地应道。

燕王府书房里,燕王神色平静地望着跟前一脸坚定的儿子,沉声道:“你决定了?”

萧千炜点头,拱手道:“儿子心意已决,幽州有父王坐镇又有大哥协助,儿子愿意领兵出征,为父王扫平前路。”

燕王的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萧千炜不由得被自家父王的目光看的有些不自在。

“这个想法…是你自己的?”

萧千炜一怔,“这是自然,父王…为何如此问?”

燕王点点头道:“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父王……”萧千炜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见燕王脸色微沉,“先下去,你说的事情本王会考虑。”

“是,儿子告退。”

看着萧千炜的身影在门外消失,燕王皱了皱眉唇边溢出一丝猩红。燕王抬手用手中的方巾抹掉唇边的血迹,随手将染血的方巾塞回了袖带中,脸上的神色丝毫未变,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身后的屏风里传来一声轻哼,弦歌公子冷着脸从后面走了出来,看着燕王淡淡道:“燕王殿下看来是不将大夫放在眼里,既然如此,本公子也不必再给你开药了。”这么长时间还没有将那个鬼东西的解药弄出来弦歌公子的心情本就恶劣,偏偏还有一个不听医嘱的病人。如果这不是自家小师妹亲自托付的,这种毒又着实少见,这种自以为是的病人弦歌公子看都懒得看他一眼。燕王有些无奈地苦笑,“本王知道弦歌公子的好意,但是…本王现在实在是经不起弦歌公子天天试药。”如果他真的只是个无所事事的闲王倒是无所谓,但是如今这个时候整个幽州都是忙成一团。如果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他也早该亲自领兵出征了哪里会坐在燕王府里?弦歌公子三天两头的试药,运气好的话只是药没有什么效果,运气不好的话他不是吐血就是虚弱昏迷,现在这个时候哪儿折腾得起?

弦歌公子剑眉微扬,想了想到底还是点了点头。燕王现在确实是脱不开身,根本不可能什么都不干专心解毒。没有毒药的原本,他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

“既然如此…那就干脆一点。”弦歌公子笑容可亲地望着燕王道:“麻烦王爷…把你的血放一些给我吧。不用多了,放个一小碗应该够让我用一段时间了。”

“……”燕王殿下嘴角抽了抽,终究还是点了点头。放点血只会让他因为失血而稍微虚弱两天,好好补补也就补回来了。至少绝对比三天两头吐血昏迷,折腾的死去活来要省时省力的多。看着眼前俊美出尘的年轻人,燕王深深地怀疑这些日子的折腾纯粹是对方为了取自己的血而故意为之的。

弦歌公子也不客气,随手找了个干净的茶杯放到燕王跟前向他示意可以动手了。一边淡淡的道:“对了,放过血之后王爷最好小心一点,您现在的身体跟以往可不一样,并不是随便补补就能够补回来的。说得直白一些,你现在若是受伤流一碗血等于别人流了三碗血。吃三份补药也比不上别人吃一份补药。如果不尽快配置出解药,以你现在的操劳就算是师伯亲自出手,也保不了你五年命。”

燕王手下毫不停顿,抽出一把匕首就在手腕上狠狠地划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看着鲜血慢慢的注满了茶杯,燕王的脸色也开始发白了。

“够了。”弦歌公子淡淡道,伸手将一品药放在桌上,又取过了燕王跟前装满了献血的茶杯。对上燕王质疑的眼神,弦歌公子十分不优雅地撇撇嘴道:“不是新配的解药,养身补血的丹药。”

“多谢。”燕王这才点点头,伸手取过药瓶倒出一粒药丸服下。

弦歌公子用杯盖将茶杯扣了起来,不知他从哪儿取出一个玉盒将茶杯放了进去,然后才盖上了盖子放在桌边。

“令公子看起来似乎急着上战场。”弦歌公子漫不经心地道。

燕王挑眉,“本王以为弦歌公子是世外高人,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

弦歌公子嗤笑一声,“我确实是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不过令公子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王爷难道不好奇么?”

燕王淡然道:“他们长大了,除了炽儿天生不喜此道,原本都该上战场的。”

弦歌公子拿起玉盒朝着门外走去,走到门口时方才停了一下脚步留下了一句话,“在下只是希望,王爷不要害的我家小师妹变成寡妇。否则…可别怪我不客气。”

闻言,燕王脸色一沉,冷然道:“弦歌公子多虑了。”

“但愿如此。”弦歌公子抬脚踏出了书房大门。

昨夜冷雨打娇花,半地残红半枝香。

嘤嘤~说好滴百花之王捏?只看到一片一片快要凋落的花瓣,早开的,昨晚被雨打了,晚开的…还是花骨朵。不开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