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9、南宫墨的忧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辰州

南宫墨坐在辰州知州府衙的大堂里,看着跟前的燕王刚刚派人送来的信函秀眉微蹙。跟燕王的信函一起送过来的还有几十个从幽州各地衙门抽调出来的文官。虽然大部分都是副手,但是对于如今极度缺人的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大好事。至少,比起那些从民间提拔出来的人才,这些人都是有经验可以直接上手的。不过,燕王的信里也说得很明白,这些人大都是先帝在位的时候就在的,所以忠诚度是无法保重的。要怎么用还看他们自己。

对此,南宫墨倒并不是十分担心。反倒是信函中的另一件事让她更加在意一些。燕王的信函中还提到继萧千炯之后,萧千炜也跟着带兵出征了。另外就是,朱初瑜也跟着萧千炜走了。

倒不是说萧千炜不能去带兵打仗,只是恰恰在他们夺下了这些地方之后萧千炜主动提出要领兵出征,而且还带着朱初瑜一起。南宫墨不得不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怀疑起萧千炜的突然动作跟他们如今在这边的作为有关了。不过,想想卫君陌的身份,南宫墨在心里暗暗摇了摇头。这些事情,还太远了一些。就算是真到了那个地步,最主要挡住了萧千炜和朱初瑜路的也绝对不是他们。

“郡主?”秦梓煦坐在旁边,见南宫墨有些神思不属的模样,不由开口问道。难道燕王的信函中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闻言,南宫墨抬起头来看向大堂中的一众人歉然笑道:“抱歉,南宫墨失礼了。诸位远道而来,可惜外子如今领兵在外未能亲自为各位接风。”

众人连忙道不敢。他们这些人在幽州大都是各地衙门的副手例如同知,通判,县丞之类的,品级有大有小但是无一例外都是副手。如今被燕王送到了这边来,他们自然也明白卫公子刚刚打下大片的地方正是用人之际,他们很有可能就会更进一步转为一把手了。

南宫墨笑道:“我也不跟各位客气,如今辰州瑾州的情况十分不妙,越州虽然略好一些却也还需继续努力。本郡主会呈报王爷,在座的诸位全部官升一级。各位的职位稍后秦公子也会通知大家,还望各位能够尽忠职守,与各地百姓一道共度眼前的难关。”

“臣等领命。”众人齐声道。

南宫墨点头,道:“那本郡主就代王爷和外子谢过各位了。另外,本郡主素来喜欢先将事情说清楚了,我听不少人说过,千里做官只为财。各位若是想要伸手之前最好考虑一下会不会被我发现,可别到时候再来怪本郡主不教而诛!”

闻言,众人心中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即便是原本心中有点什么想法的短时间内只怕也不敢再冒头了。来的路上他们自然也听说过不少事情,其中就包括越州等地的贪官的下场。为什么越州等地会这么缺人?真的是有那么多官员对朝廷忠心耿耿以身殉国么?自然不是,而是其中绝大多数都被星城郡主给宰了。

看着眼前高坐在大堂上容貌清丽绝俗的蓝衣女子,原本温婉带笑的眉眼间也多了几分清冷和杀气,让人丝毫不敢因为她是女儿身而心生轻视。更有消息灵通的人早就得知这位郡主的丰功伟绩,此时见到真人只能更加的规规矩矩不敢有丝毫的不敬。

安顿好了这些新来的文官,南宫墨出了大堂漫步往后院儿去。说起来,这辰州府衙她倒是还算属于,这个地方也算得上是个多事之地了。当初张定方起兵占了这个地方做将军府,后来叛军平定之后又重新开衙建府,新任的辰州知州还将这府邸从新修缮过一片。却不想还不过两年多时间,这府衙又再一次被人占据了。

秦梓煦跟在她身后,恭声问道,“郡主可是有什么烦心之事?”

南宫墨回眸,扬眉道:“怎么说?”

秦梓煦笑道:“我看方才郡主看着燕王殿下的信函神色有些不对,可是燕王殿下还说了什么事情?”

南宫墨摇摇头道:“不是什么要紧事情,千炜带着善嘉郡主领兵出征去了。”

秦梓煦挑眉笑道:“哦?这么说…幽州又要出一对如郡主和卫公子这般携手共进退的神仙眷侣了?”南宫墨淡笑不语,秦梓煦道:“郡主是担心萧二公子……”南宫墨摆摆手道:“没有,是我想太多了。”秦梓煦摸摸鼻子,思索了片刻道:“也未必就是郡主想太多了。说起来…王爷对卫公子的信任确实是让在下也忍不住惊叹。别的不说,只怕…家父对在下的信任也不会比王爷对卫公子更多。”

南宫墨笑道:“秦大公子过谦了。秦家家主若非信任公子的能力,岂会让公子独身一人离开金陵?”

秦梓煦笑道:“秦家未来的家主也并非在下不可,家父正当盛年,若是在下有什么不周之处秦家自可与在下断绝关系,再培养一个未来家主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若是在下押对了注,对秦家的未来的好处却也是不可限量的。所以,家父肯同意在下独自离开金陵并非是因为全然对在下的信任,而是无论局势如何,秦家自有能够屹立不倒的法子罢了。”

南宫墨道:“这又与燕王对君陌的信任有何关系?”

秦梓煦道:“燕王殿下显然志在天下,但是他如今放这样大的权利给卫公子,难道就不担心有一天卫公子拥兵自重甚至与他分庭抗礼?在权势和天下面前,就算是亲生父子只怕也不能全然信任更何况是舅甥?”南宫墨微微点头,“所以?”

秦梓煦摇头,“在下不知王爷何以对卫公子如此信任,只怕旁人也是不知的。郡主觉得,在燕王府三位公子的心中,又会是何种看法?特别是…在燕王殿下如此明显的差别待遇的情况下?郡主担心的,应该也是这个吧?”

南宫墨轻叹了一口气,“果然瞒不过秦公子,我确实是有些担心。只是…这些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我们无法决定燕王如何行事,就只能自己竭尽全力做好能做的事情了。如今战事才刚起就想这些,虽说未雨绸缪是好事,但是想得太多却无异于杞人忧天。”

秦梓煦笑道:“郡主想明白了便好,其实,想要知道萧二公子是怎么想的也并非难事。”

“哦?请公子指教。”南宫墨饶有兴致地道。

秦梓煦笑道:“以萧二公子的年纪和资历,燕王殿下应该不会让他独自领兵。所以他要去的地方不是薛陈二位将军军中,就是和三公子以及南宫公子一起。郡主只看萧二公子选的是哪一边便知道了。”

南宫墨沉吟了片刻,了然道:“若是在薛陈两位将军手下,以两位将军的资历就算这两位让着千炜一些,千炜想要出头甚至是掌握大军都是难上加难。但是如果是前炯和大哥,大家都是半斤八两,千炜身份高于大哥,年长于千炯。只要他能力出众一些,运作得当压下大哥和千炯并非难事。”

“正事如此。”秦梓煦笑道:“原本王爷分兵的布局就有些不平衡,我猜原本是打算由卫公子领萧三公子他们那一路兵马的,可惜…卫公子却没去。南宫公子虽然精通兵法但是在幽州卫中毫无跟进,原本王爷若是不打算亲征的话,应该就是准备将薛陈两位将军中的一位调过去。只是这些日子听说南宫公子和萧三公子打的有声有色,王爷只怕才起了磨练年轻人的心因此才没有动作。若是萧二公子选了这边……郡主,你认为南宫公子和萧二公子能够和平共处么?”

南宫墨一怔,道:“这是自然,千炜即便是想要兵权也应该不是无理取闹随意打压将领的人。”

秦梓煦摇摇头道:“南宫公子与萧三公子能相处融洽是因为这两位一位善谋一位善战,正好搭配契合。但是萧二公子既不缺谋,也不缺勇,偏偏派兵布阵又不足以碾压南宫公子,冲锋陷阵又不足以慑服萧三公子。如此一来,若是双方意见相左,只怕是…谁也说服不了谁。在军中,若是三位统领权利相当,也就等同于群龙无首。”

经秦梓煦这么一说,南宫墨也明白了许多。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道:“燕王舅舅如果同意千炜的请求,想必对这个结果心中也是有数的。现在我倒是不担心这些事情,左右不过…若真如秦公子所言,我们这边还能再多一员将领不是么?”

秦梓煦闻言不由笑道:“还是郡主想得开。”

南宫墨道:“之前就是想太多了反倒是头疼,经秦公子这么一说本郡主倒是觉得,既然事情注定都要发生,心中有数总好过无知无觉,至于更多了,多想无益只看当下吧。”

“郡主英明。”秦梓煦笑道。

南宫墨斜睨了他一眼,“我倒是不知道秦大公子什么时候也会奉承人了。若真想奉承我,阿峤这几天的功课就劳烦公子了。”

秦梓煦笑道:“属下遵命便是。”

“师父。”正说商峤,商峤变已经从走廊的一头快步朝着这边走来了。这些日子过得好了,商峤倒是显得越发的精神起来。因为开始跟着侍卫习武,原本瘦弱的小少年眉宇间也渐渐多了几分英气。走到两人跟前,商峤恭敬地行礼,“师父,秦先生。”因为秦梓煦时常教导商峤读书,商峤便以先生称之。

南宫墨展颜笑道:“阿峤,可是有什么事?”

商峤看看南宫墨,犹豫了一下方才道:“回师父,曲姨说明天就是中秋了,城里有夜市灯会。徒儿想……”

南宫墨了然,不由笑道:“想出门去玩儿是么?”

商峤有些窘迫,虽然才十一岁但是商峤自觉已经是个大人了。被师父认为还想要出门玩耍什么的……

南宫墨笑道:“你不是小孩子了,我自然也不会拘着你。只是你如今才刚开始习武,辰州的局势未定出门的时候还要带着侍卫才行。自从你拜了师还从未出过门,我当你不喜欢出门玩耍呢。”南宫墨不是过着正常的童年长大的,也不知道这个正常的这个年纪的孩子喜欢做什么。加上这段日子忙得很,商峤不出门她也就以为商峤不喜欢出门了。现在看来,只要是孩子就算再怎么成熟也还是难免会喜欢玩乐的。

商峤小脸微红,“师父,我可以跟曲姨一起出去么?”

“自然可以。”南宫墨笑道:“以后要出门跟怜星或者柳寒说一声就成了。”

“是,多谢师父!”商峤欢喜地道。

南宫墨含笑拍拍他的肩膀道:“果然还是个孩子,去吧。”

商峤并没有躲开南宫墨拍自己的手,只是看着南宫墨问道:“师父,你不去么?”

南宫墨挑眉,商峤道:“曲姨说您经常在书房里一忙就是一整天,应该多出去走走对身体好。”

南宫墨莞尔一笑,道:“我都快要忘了转眼又到中秋了,这个……”卫君陌不在,南宫墨对逛街什么的并不能提起几分兴趣。

“师父…”看着眼前的小少年眼巴巴地望着自己的模样,南宫墨也忍不下心来拒绝,只得点头道:“好吧,今年的中秋就阿峤陪师父一起过吧。”

商峤闻言,笑得越发的心满意足了。自从娘亲和妹妹不在了,在商峤的心中师父就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了。当然,还有那位俊美的不像凡人同样也冷漠的不像凡人的师丈也是。不过在商峤心中,最亲近的人永远也只有救了他的命还为他娘和妹妹报了仇的师父一个。

见他如此,南宫墨也忍不住笑了,同时侧首对秦梓煦笑道:“中秋佳节,军中将士也该犒劳一番才是。”这些日子泰宁卫攻城略地一路所向披靡,虽然兵马是花钱借来的,但是有功还是要赏才行。

秦梓煦笑道:“郡主尽管放心便是,早先曲姑娘便已经着手安排了。只是郡主事务缠身,曲姑娘就没拿这些琐事来烦郡主罢了。”

南宫墨点头,“怜星如今越发的能干了,她办事我自然是是放心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