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0、人蠢就别到处走/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是正值灾年有刚刚打完仗,但是中秋佳节整个辰州城里还是十分热闹的。天色刚刚暗下来,曲怜星就兴致勃勃地拉着南宫墨带着商峤出门上街去了。因为卫君陌不在,南宫墨也无意留在府中过节了,府中的侍卫和下人们自有管事安排着一起庆贺,南宫墨带着商峤曲怜星等人出门赏灯会倒也乐得轻松。

商峤显然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灯会,稚嫩的小脸上倒是多了几分平时少见的好奇和跃跃欲试。他虽然已经十一岁了,但是自从他外公过世之后在家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自然没有人每年带着他走几十里路去城里看灯会。更小的时候或许有过,却也不是他那个年纪能够记得住了。

见他如此,南宫墨有些好笑地拍拍他的头道:“喜欢就去玩儿吧。”

商峤看看他们,犹豫了一下摇摇头道:“不要,阿峤要保护师父和曲姨。”跟在后面的秦梓煦忍不住笑出声来,挑眉道:“难不成,我还不能保护郡主和曲姑娘?”商峤不好客气地点头道:“秦先生你又不会武功。”

秦梓煦没好气地一扇子敲在他头顶上,“就算我不会武功,你现在也打不过我。”一个学武还不到一个月的小子想要打赢一个成年男子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秦家大公子秦家未来的继承人,就算没有学过什么高深的武功,至少防身或者说养身的拳脚总还是会一点点的。总不至于就真的撑了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的文弱书生。只是平时没有什么需要他动武的地方,而秦梓煦本人也更奉行“君子动口不动手”,是以在绝大多数人眼中秦大公子确实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罢了。

商峤捂着并不痛的脑门闪到了一边,对着秦梓煦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南宫墨笑道:“好了,想去哪儿玩儿就快去吧。有侍卫跟着呢不用担心我们的安全。更何况…若是真有危险,你留着确定不是拖后腿?”

商峤想想自己的武功,再想想自家师父和柳寒星危的武功,默默地低下了头。

南宫墨取出一个荷包伸手系到他腰上,拍拍肩膀笑道:“去玩儿吧。”

“嗯,师父一会儿见。”商峤这才点点头,朝着众人挥挥手欢快地跑进了人群中。南宫墨朝着暗处打了个手势,两个穿着寻常百姓衣服,长相平凡无奇的男子穿过重重人群跟上了人流中的商峤。

看着商峤的身影消失在人流中,秦梓煦忍不住笑道:“郡主果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弟。”

南宫墨淡笑道:“是秦公子教得好,倒是今晚我和怜星的安全,就要有劳秦公子了。”秦梓煦摸摸鼻子,无奈地苦笑,“郡主说笑了。”跟星城郡主比起来,他只怕连花拳绣腿都是算不上的了。秦大公子一向很有自知之明。

曲怜星拉着南宫墨笑道:“去年在幽州过得中秋很是无趣,今年总算是能够自有许多了。”

去年中秋他们实在幽州都司大营过得,虽然也是一个小城但是全都是戍边的军士和家属,可没有什么闲情逸致扎花灯开夜市。也就是一家子人坐在一起吃个饭吃个月饼赏赏月罢了。

南宫墨笑道:“今年可算自由了,怜星想要怎么玩儿都可以啊。”

曲怜星看看身边来来去去的男女老少,叹气道:“别人都是一家子团聚或是成双成对,可怜我们这些孤家寡人…幸好今年卫公子不在,否则,我还真不知道今年中秋能干什么了。”

见她面色如常的说起这些事情,南宫墨觉得曲怜星也应该是从当初灵州那场巨变中走出来了。不由笑道:“既然如此,怜星也该找个如意郎君了。”曲怜星跟在南宫墨身边许久,出身又不同于一般女子,虽然娇颜微红却并不十分羞涩,大方地笑道:“这年头,有钱有势的男人都长得难看,长得不难看的又大都风流得很。专情好看还有权有势的又都成了别人家的男人,我们能有什么办法?”

“是怜星姑娘的眼光太高了吧?”别人家的男人——秦家大公子忍不住笑道。

曲怜星侧首斜睨了她一眼道:“本姑娘该经历过得事情也都经历过了,到了如今这样的地步若是不能找个何心意的,那又何必再将就?”虽然曲怜星出生不太好还嫁过一次人,但是除了那些世家大族或是书香门第,寻常人家其实也未必就有多讲究这个。就凭她如今是星城郡主的心腹的身份,想要娶她的人多得是。不过就如曲怜星所言,她这辈子的经历比起一般的大家闺秀不知多了多少倍。都已经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了,若是还让自己屈就一桩不合意的婚事,还不如自己一个人逍遥自在。

秦梓煦摸摸鼻子,侧首看走在他们旁边的南宫墨。总觉得,跟在星城郡主身边的女子都会变得很不一样。就如同眼前的曲怜星,又或者如今远在金陵的颜罗衣。甚至就连星城郡主身边的那两个丫头,哪一个也不是寻常丫头能比的。不都是管着星城郡主手中偌大的产业或者是府中的事务么?

察觉到秦梓煦的目光,南宫墨不解地挑了挑眉。

秦梓煦含笑转回头去,对曲怜星笑道:“秦某倒是有些好奇,什么样的男子能够被曲姑娘看上。”

曲怜星状似幽怨地望了他一眼,幽怨地叹了口气道:“可惜不能早一些认识秦公子。”

秦梓煦一愣,无奈地叹了口气朝着曲怜星拱手表示认输。曲怜星倒也不为难他,粲然一笑拉着南宫墨往前走去。看着走在前面的两个女子,秦梓煦摇了摇头含笑漫步跟了上去。

曲怜星自然不可能真的喜欢上秦梓煦这样的人,倒不是说秦梓煦有什么不好,不过是曲怜星心中清楚秦家那样的人家对儿媳妇最低的接受程度是什么罢了。更何况秦梓煦早已经成婚,秦家大少夫人虽然名声不显却也是出生名门贤良淑德的大家闺秀,曲怜星自认为并没有为了一个男人将自己锁入后宅陷入半生宅斗之中的伟大情操。另外就是,秦梓煦这样世家正统出生的名门公子性格也并不十分合她的心意。不过是平时大家共事的太熟悉了,秦大公子速来又是风度翩翩辩才无碍的形象,曲怜星觉得能够在什么时候噎他一噎也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罢了。

街道两边挂买了各式花灯,许多有巧手的人家也指望着这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能够卖上几盏花灯也算是补贴一下家用。不过,今年赏花灯的人虽然不少,但是买花灯的人比起前几年确实寥寥可数。即便是最普通的几文钱一个的花灯,寻常人家如今也是舍不得破费的。不过,这世上总是有例外的。

南宫墨的手刚刚碰到一盏精巧的童子莲花灯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略带傲气的声音,“黄大哥,这盏灯好漂亮,我们买回去送给伯母好不好?”一只保养的非常好的纤细玉手也同时伸到了莲花灯前。南宫墨秀眉微挑,这花灯做得十分精致,一个白白净净的孩童站在莲座之上,手中也捧着一朵硕大的红莲。那孩童的脸勾描的栩栩如生,若不是大小和灯光的色彩,倒像是一个活生生的小娃娃一般可爱。南宫墨也是想起自家被丢在幽州的两个小宝宝,爱屋及乌这才对这个花灯起了十分的兴趣。

说话的女子是一个十七八岁的芳龄少女,容貌虽然只是堪称清秀,但是那一身一看就是身家不俗的装扮却也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那少女抬眼看了一眼南宫墨,眼中闪过一丝敌意,抬起下巴傲然道:“这花灯我要了。”

南宫墨并不动怒,浅笑道:“这位姑娘,是我先来的。”

“那又怎么样?”少女不以为然,“你又没有付钱,谁出的钱多就是谁的。老头,这花灯多少钱?”摊主是一个须发花白的老人,这摊子上许多花灯都是平平无奇,却唯独两三盏做得十分精致,显然是划了大功夫的。而其中又以这童子捧花的花灯最为出色。

老人看看两人,道:“回姑娘,这盏灯只要一百八十文。”

那少女道:“我给你两百文。”

“可是……”老人有些犹豫地看看南宫墨道:“这位姑娘先来……”

少女不耐烦地道:“本姑娘出的钱多,自然是我的。”老人也有些意动,不是他不知道先来后到的到底,只是如今生计艰难,能多一文钱对他们这样的人家也是一件好事。老人有些歉疚地看向南宫墨。“姑娘,不如您看看这盏玉兔花灯?”

南宫墨伸手拉住想要上前的曲怜星,含笑看向那华衣少女道:“我出二百二十文。”

那少女嗤笑一声,轻蔑地瞥了南宫墨一眼道:“我出三百文。”

“三百零一文。”南宫墨也不着急,淡定地道。

“五百文!”

“五百零一文。”

“你故意的!”华衣少女怒瞪了南宫墨一眼,道:“我出一两。”

南宫墨依然笑容温婉,悠悠道:“我出一两零一文。”

那少女脸色很是难看起来,这会儿她自然明白了眼前这个女子是故意跟自己抬杠。在看看这一蓝一红两个女子的紫色,蓝衣女子清丽出尘,气韵天成,红衣女子冷艳妩媚,娇颜逼人,眼底不由得升起几分妒恨。冷笑道:“本姑娘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大的本事跟我争,我出五两!”

卖花灯的老人早被这突如其来的转变惊住了。五两银子都足够买走他所有的花灯还有的找零了。

南宫墨不紧不慢地加了一句,“五两零一文。”

“你!”

“薇儿,这是在做什么?”一个二十七八岁模样做书生打扮的青年男子匆匆过来制止了那华衣少女。那少女跺着脚抱怨道,“黄大哥,这两个人太过分了。非要跟我抢花灯,这是我要送给伯母的礼物啊。”

那青年男子看向南宫墨二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艳。面上却依然一派读书人的斯文做派,朝着南宫墨拱手道:“两位姑娘,薇儿年纪小还请两位看在她一片孝心的份上,不知可否割爱?”

曲怜星冷笑一声,笑眯眯地道:“割爱,没问题啊。只要她出价比我们高,我们自然就割爱了嘛。”这男人明明刚才就到了非要躲在后面等到这会让才出来,以为她没看见么?

“谁怕你!”叫薇儿的华衣少女顿时怒了,傲然道:“本姑娘出十两!”

围观的行人也忍不住惊呼,虽然这花灯做得精巧但是用料什么的都是极为普通的。而且也没有到真正出神入化的地步,自然是无论如何都值不了十两这个价得了。纷纷侧首看向旁边的南宫墨,南宫墨抿唇一笑,“十两零一文。”

青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肉疼,伸手拉住还想要出价的华衣少女对南宫墨正色道:“姑娘,你是故意的?”

曲怜星笑眯眯道:“我们是故意的又如何?明明是我们先来的,这位姑娘若是好言相求也就罢了,一上来就用银子砸人。以为全天下只有她有银子么?”青年男子道:“既然如此,花灯让给两位姑娘便是。”青年男子脸色微沉,沉声道。

曲怜星眼眸一转,笑吟吟地道:“好啊,不就是十两银子么?”说着便做出要掏钱的模样,一边低声嘟哝道:“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家呢,不过如此还这么嚣张……”

“你!”华衣少女怒瞪了曲怜星一眼,一把挣开了那青年男子的手高声道:“我出二十两!”

曲怜星还想说什么,却被南宫墨拉住了示意她点到为止。曲怜星展颜娇笑,笑吟吟地看着眼前怒目圆瞪的少女道:“那就恭喜姑娘了,这盏灯…归您了。”

“你耍我!”

曲怜星掩唇笑道:“姑娘这话是怎么说的?不是您自己出的价么?该不会是…胡吹大气根本拿不出来钱吧?”

那少女生性骄纵,哪里受得了如此质疑?当下掏出一锭二十两的银子恨恨地塞进了老人的手里,然后一把抢过了花灯。只是,原本看着十分完美的花灯这时候再看下来却觉得各种不是滋味了。二百文和二十两的价值自然是不同的。即便是少女出身富庶,却也明白这其中的差别。花了二十两买了这个一个花灯,还被这两个女人耍了一通当成笑话看,少女恨不得立刻将这盏花灯撕碎了砸难了才好。

“黄大哥,她们欺负我!”

那青年男子脸色也很不好看,他跟那华衣少女并不一样,出身虽然算不得贫苦却也并不富有。二十两银子足够买上三亩薄田,足够一家子舒舒服服的过上小半年了。

“两位姑娘,这样不觉得太过分了么?”男子沉声道。

南宫墨扬眉,完全没有觉得自己哪里过分了。

“怜星,我们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曲怜星似笑非笑地扫了对面的男女一眼道:“回…小姐,大概是,您对他们过分客气了吧?”抢郡主看中的东西还抢得那么不客气,被人一激就恨不得拿钱砸死所有的人末了还觉得自己委屈?人蠢就别老是在外面跑。

“两位姑娘…”青年男子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有些不知所措的老人,眼神一闪道:“你们该不会是故意跟这个摊主设套要薇儿往里面跳吧?”

“黄大哥,你说她们是骗子?!”华衣少女大声叫道。

见她们没有反驳,青年男子越发觉得自己说得有理,厉声道:“两位姑娘相貌不俗何必行如此卑劣之事?还请将薇儿的银两还给她,今晚的事情我们就不追究了。”

那华衣少女却不依不饶,“谁说不追究了?敢骗本姑娘,我一定要你们两个好看!”

曲怜星默默翻了个白眼,“自说自话的不要太愉快好么?”

“姑娘还不承认么?”青年男子惋惜地看着曲怜星,“枉姑娘长得……”

曲怜星毫不客气地打断他,“我长得什么样跟我的人品怎么样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你觉得长得好看的就该是好人?那你心里是不是觉得本姑娘确实是比你身边那个丫头好得多呢?”

“强词夺理!”青年男子脸色一僵,硬声道:“现在有这么多人看着,两位若是不肯认罪就别怪在下告到衙门去了!讹诈之罪打了衙门可是要挨板子的。”

华衣少女拉着男子的胳膊,娇声道:“黄大哥,你跟他们啰嗦什么?让人将她们抓起来就是了!这两个贱人竟敢骗我害我出丑,我要划花她们的脸!”

曲怜星慵懒地打了个呵欠,情态幽美,“嫉妒就直说,本姑娘也知道…自己长得确实是招人嫉妒的。”

“你……”

“师父,你们怎么了?秦先生说跟你走散了?”商峤从人群后面挤出来,飞快地往南宫墨身边跑去。

“阿…阿峤?”身后,那青年男子脸上闪过一丝惊讶,有些不确定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