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1、父子相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他的声音,商峤的身体顿了一下又多了几分僵硬。

南宫墨挑了挑秀眉,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问道:“认识的人?”

“不认识。”商峤声音冰冷,脸上的表情更是阴冷的没有丝毫感情。南宫墨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个因为母亲和妹妹的不幸,独自一人走在去跟人拼命的路上的孩子。虽然这些日子商峤变得活跃了许多,但是认识他的人都心知肚明,这孩子并不像是在南宫墨面前那般开朗乖巧。对待常人,反倒是疏离冷漠的很。

那青年男子闻言却顿时沉下了脸,怒道:“放肆,你这逆子竟然……。”

“竟然什么?”商峤回过头,冷冷地瞪着眼前的男子。那青年男子看看身边的华衣少女,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那少女虽然脾气急躁却也不是傻子,侧首看看青年男子再看看商峤,道:“黄大哥,他就是伯母说得那个跟着那个女人一起走了的孩子么?”

青年男子面色有些尴尬,低声道:“薇儿,让你见笑了。”

华衣少女笑道:“怎么会?这些事情伯母都告诉我了,又不是黄大哥你的错,我不会在意的。不过…这孩子到底是黄家的血脉,黄大哥还是带他回去吧。”

站在南宫墨身边的曲怜星秀眉微扬,有些诧异。看来这个千金小姐也不是出了刁蛮冲动一无是处嘛。只看她看向商峤的那一眼,曾经不仅身处青楼同样也待过有钱人家后宅的曲怜星就能猜到她的七分用意。

果然,那青年男子十分感激地望着华衣少女,“薇儿,你果真是个善良贤淑的好姑娘。”

商峤眼底闪过一丝戾色,却又很快消弭与无形。拉拉南宫墨的衣袖道:“师父,我们回去吧。”

南宫墨淡淡的看了一眼那两个男女,点了点头道:“走吧。”这原本就是商峤的事情,既然商峤不愿意理会她也不会多事去替他处理了的。南宫墨示意曲怜星派人将那个老人送回去,才拉着商峤转身要走。二十两绝不是一个小数,现场围观的人那么多,是她与那华衣少女斗气若是最后害得一个老人遭了秧那就是她们的不是了。

“站住!”见两人如此忽略自己,那青年男子脸上的怒气更盛了,“你娘就是这么教你的?见到父亲也不知道请安问好?”

不提娘还好,商峤一听到这个字被南宫墨握着的手都开始颤抖起来。终于挣开了南宫墨的手,飞快的转身朝着那青年男子冲了过去。那青年男子一愣,倒是没有反应过来商峤想要干什么。南宫墨暗道一声不好,身形一闪出现在了商峤身后,一只手扣住了他的右手扭到了身后。在众人无所察觉的时候从他手中取过来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不管商峤想要怎么报复这个男人,但是绝对不能包括当街亲自杀了这个人。亲手弑父绝对不是这个年纪的商峤能够承受的。南宫墨不在乎一个渣男的命,但是却不能让这个人渣的命毁了商峤接下来的人生。

“师父!师父你放开我!”商峤显然是被刺激的失去了理智,不停地在南宫墨怀里挣扎着。

那青年男子见状自然也明白了之前商峤冲向自己的动作只怕是来者不善。更是气得脸色铁青,指着商峤的手指都在颤抖,“孽子!你还想……”

一道冷厉的目光阻止了他想要出口的话,南宫墨一手压制着想要挣扎的徒弟,一边淡然吩咐道:“既然是阿峤认识的人,咱们换个地方谈吧。”

那青年男子和华衣少女也不是傻子,除去最开始的愤怒嫉妒自然也看出来了南宫墨一行人身份不一般。别的不说,只看商峤那一身装扮虽然并不华丽富贵,但是布料做工却都是上上等等。当初商峤母子三人被赶出家门的时候是什么景象他心知肚明,这才不过多少时间竟然就已经大变样了。显然是他们运气好遇到了好人家被人收留了。方才他还隐约听到商峤唤那蓝衣女子师父…想到此处又不由得多了几分轻蔑。他是读书人,一个女人能教导那小子什么?

“你们想干什么?”华衣少女警惕地瞪着他们,高声道:“别想仗势欺人,别想仗着你们人多就想胡作非为,我们也有带人的。”

曲怜星无语地看了看周围,问道:“这位姑娘说得人多是指这个小家伙么?”对方一男一女两个人,他们这边虽然是一男两女,但是商峤着小家伙才十一岁好不好?哪里占他们便宜了?

青年男子的目光在南宫墨和曲怜星身上转了一圈,突然伸手拉住了那少女对着两人拱手道:“既然如此,就听两位姑娘的吧。”

南宫墨点了下头,拉着商峤转身往外面走去。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距离夜市不远却显得格外清净的一处湖边,此时夜色已沉,街上的人们也都去了夜市赏灯,湖边倒是一片宁静幽暗。因为中秋佳节,今晚城中并不宵禁,倒是偶尔能看到一两个人提着花灯在湖边漫步,却只让整个湖边显得越发的宁静幽暗。

站在湖边的柳树下,南宫墨才放开了商峤的手,淡淡道:“这么冲动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若当真如此恨他,为师帮你杀了他便是。”

商峤咬着唇不说话。

跟在后面过来的青年男子正巧听到南宫墨后面半句话,顿时脸色有些发白。只是看向商峤的目光更多的确实愤怒,“逆子,你居然想要弑父?!如此大逆不道……”

“闭嘴!”商峤冷着一张小脸道:“你姓黄我姓商,你有什么资格自称是我父亲?我父亲是个畜生,你是畜生么?”

“你…你…”

“阿峤,你怎么可以这么跟黄大哥说话?”后面,华衣少女带着人急匆匆地赶来。她倒是没有说大话,他们确实是带着人出门的。跟在少女身后有四五个家丁模样的男子。华衣少女走到青年男子身边,一脸不赞同地看着商峤,“当初是你娘做错了事情才被休了的,怎么能怪得了你爹?阿峤,你跟我们会去吧,你到底是黄家的子孙,流落在外总是不好。”

商峤不屑地瞥了那少女一眼,“这就是你新勾搭的冤大头,还是说高风亮节的黄秀才终于耐不住清贫,把自己给卖了?这种骄纵跋扈心机深沉的女人,连我师父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不花钱买男人确实没有好人家的公子肯牺牲自己迁就他。”

“阿峤。”南宫墨扶额,阿峤小小年纪怎么就学得如此毒舌,到底是谁教坏了他?南宫墨忍不住反省,难道是她们平时给孩子做了坏榜样?

“你…你…你娘呢?她就是这么教你的?”黄秀才气得浑身发抖。

“她死了,妹妹也死了。”商峤面无表情地道。

黄秀才不由得一愣,虽然母亲将那母子三人赶出门的时候他是默认了的,但是却绝没有想过她们会死掉。或许是他不愿意去向,毕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带着两个幼龄的孩子无家可归,又是现在这样天灾人祸的世道,能够好好活下去才是奇迹吧?

人活着的时候只会嫌弃对方木讷无趣,却不想想当年的商家小姐也是书院先生的爱女,也曾是十里八乡百家求娶的娇俏女子。若不是为他家里操劳,为了一个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的,除了抱怨什么都不干的婆婆撑起一个家,商峤的母亲又怎么会变成一个木讷无趣的乡野妇人?如今知道人不在了,黄秀才反倒是想起了当年和师妹刚刚认识以及成婚时到底美满。心中不由得多了几分心虚和愧疚,“既然你母亲不在了,你就跟我们回去吧。以后父亲和…会好好照顾你的。”

“谁稀罕。”商峤讥诮地冷笑。被湖边的冷风一吹,商峤此时也冷静下来了。看了看黄秀才眼珠子一转,回头拉着南宫墨的手道:“师父,我不想见到他们,我们回去吧。”

南宫墨挑眉,“就这么算了?”她心中知道商峤内心积累的怨恨有多么深重,说商峤就这么轻易的放过了黄秀才,她怎么那么不信呢?

商峤笑道:“徒儿会努力学习,以后才好回来好好地…回报他们啊。至于现在,只要知道他们注定要心想是不成,阿峤就高兴了。”黄秀才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辰州?商峤想一想却也明白了。自从师父带着他们搬到辰州来之后,事情就更多了。前些日子他亲自看到秦先生亲笔写了招贤令公告四方。凡有秀才功名的读书人都可以到当地府衙参加选拔,只要选上了就能够授予临时的官职。三个月内若是没有犯任何错误,就可以转为正式官职。而理想更高一些的人,自然会亲自前来灵州府衙,因为这里是又星城郡主亲自坐镇的。只要得到了星城郡主或者秦公子的重视,平步青云指日可待。很显然,原本在自家家乡颇有才名的黄秀才看不上县衙授予的那些不起眼的芝麻小官。不知道怎么榜上了一个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才跑到灵州来的。

闻言,曲怜星都有些同情地看着对面的男子。得罪了星城郡主的爱徒,还想要平步青云?

南宫墨也不在意,含笑抬手替徒儿拨开遮住了面容的发丝道:“不要将这些事情看得太重了,会影响你的心性。”

“徒儿知道。”商峤道,“徒儿就是顺便想一想。”

“乖,回头等君陌回来了,让他待你去军中玩儿。”

“师父真好。”商峤顿时消弭了眼睛,脑袋在南宫墨手心里蹭了蹭像是一只乖巧的猫儿。完全看不出来方才还浑身戾气张牙舞爪的模样。

“等等!你…你们是……”黄秀才脑海中灵光一闪,忍不住失声叫道。

原本他还只是惊异与这两个女子的容貌美丽,暗中猜测他们的身份。但是听到南宫墨说出君陌二字和军中的时候,原本在脑海里每每欲破土而出的猜想终于得到了肯定,指着南宫墨惊道:“你是…你是星城郡主?!”

跟在他身边的华衣少女也吓了一跳,看看南宫墨道:“黄大哥,你说什么?她怎么会是星城郡主?”她虽然没见过郡主,却也听说过哪个郡主出行不是仆从如云前呼后拥的?这两个女人除了长得漂亮一点,排场还不如她呢。

那黄秀才却不似她一般什么都不知道,为了能够通过招贤令选拔这些日子还是颇废了一些功夫打探消息的。如今灵州城包括瑾州和越州都是卫将军的妻子星城郡主主事。据说星城郡主出生大家,容貌绝美。现如今跟在她身边最得重用的便是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子外人只知姓秦,却不知道名字和来历。而女子姓曲名怜星,据说是当初郡主从灵州乱军中救回来的,容貌也是艳丽夺目。岂不是正符合了眼前这两个女子的形象?

在看看站在南宫墨身边的少年,黄秀才张了张嘴想要挤出个笑容却半天也挤不出来,更不知道能说什么好。倒是身边的叫薇儿的少女担心地看着他,“黄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

“我…没什么。”黄秀才艰难地道。

薇儿轻声安慰道:“黄大哥,你别担心。有我爹帮忙疏通一定没有问题的,你这么有才华一定能够一鸣惊人。”

说起来,黄秀才和这个少女的缘分也是很简单的事情。薇儿姓李,家里是越州的一个富商。这世道商人的地位永远是最低的,莫说他们只是普通的富商而已,就是富可敌国的朱家在别的世家面前不也一样要低人一等么?当官的人自然不会愿意娶一个商人的女儿做正妻,甚至寻常时候一般有前途有骨气的读书人也不会愿意的。这一次南宫墨发出的招贤令却让李老爷看到了一丝希望,先不管那些眼高于顶的举人老爷,比之低一等的秀才里面也有不少出色的人才。而且如今不必往日,这些读书人家的日子也不好过。如果这个时候有他们李家的财力支持,选一位有前途的乘龙快婿还是可以的。

正巧这个时候李薇儿出门上香的时候遇到了同样陪着母亲去寺庙里祈福的黄秀才,李老爷再三考量觉得这确实是一个合适的女婿人选。第一,黄秀才年纪还不算大,今年也不过才二十七岁。黄秀才二十二岁中秀才,这个年纪在越州这样的文化不算昌盛的地方算是非常不错了。毕竟,十二三岁中秀才,十五六岁中举人,十七八岁金榜题名的,从古自今能有几个?君不见,许多人七老八十儿孙满堂了还颤颤巍巍的进考场就为了一个举人的功名呢?

所以,李老爷觉得黄秀才是个很值得投资的人物。家境贫寒,家里除了一个老母一个妾和妾生的孩子,没有别的什么人了。更重要的是,其实他也没有多少可供挑选的对象。越州这一块地方,比黄秀才更有才华的不是年过而立早已娶妻生子就是家世尚可用不着老丈人支柱。需要人支柱的,不是家里有一大堆拖累就是才华远不如黄秀才,再不然就是长得歪瓜裂枣李薇儿看不上。如果两者都不是的,又有些清高的脾气,看不上他们满身铜臭。这世道,还真的是有不为五斗米折腰的人。

于是,在李老爷默认,黄家老太太欢喜中,李家和黄家就快速的订下了亲事。李老爷打算先想办法花点钱给黄秀才捐个官职然后再让他们成婚。李薇儿虽然有些骄纵目中无人,却也是在离家偌大的后院长大的。而且她可没有商峤的母亲好性子,拿捏一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黄秀才,出了儿子什么都不懂的黄老太太和一个买来的妾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甚至连之前被休弃赶出家门的商峤母子三人,她都是打听过的。连如果有一天黄秀才想要认回儿子她该怎么应对都被母亲面授机宜过得。所以才有了方才对商峤的和颜悦色。

李薇儿越说黄秀才脸色越难看,得罪了星城郡主还想要一鸣惊人?至少在灵州这块地方是别想了。

商峤也懒得去看黄秀才变幻不定地脸色,扯着南宫墨的衣袖道:“师父,我们回去吧。阿峤饿了。”

南宫墨摸摸他的小脑袋笑道:“好,走吧。”

眼见她们要走,黄秀才终于忍不住上前一步道:“郡主,请留步。”

曲怜星脸色一寒,上前一步挡在了他面前。一把匕首顶在了他的脖子上,“你想干什么?”虽然武功不济,但是那也要分人。对付黄秀才这种,曲怜星也算得上是高手了。

黄秀才连忙道:“这位…曲姑娘,方才都是误会,还有阿峤…我是他父亲。这一切都是误会……”

曲怜星冷笑道:“误会?本姑娘可没看出来哪里有误会了。既然阿峤现在不想跟你们计较,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缩着尾巴做人吧。”

看着商峤和南宫墨转身要走,黄秀才忍不住叫道:“黄峤,你给我站住!”

咳咳,其实瓦没打算欺负薇儿姑娘。虽然脾气不太好又有点那啥,但是遇到一个阿峤他爹已经够悲剧了。当场跟她添完堵墨墨也不会在跟她计较了。当然,要那姑娘不会真的作死想要去毁人容。知道墨墨的身份再那么作死是脑残吧。

ps:我好像也觉得…这个桥段有点用烂了。泪奔~忏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