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意外的礼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姓商!”商峤停住脚步,回头冷声道。

那黄秀才冷笑一声道:“你说什么就是什么还要王法干什么?你是我儿子,无论走到哪儿也变不了。”商峤放开了南宫墨的手,转过身来看着黄秀才挑眉,眉宇间浮现出一丝嘲弄的笑意,“你现在说这些,是想要我在师父面前替你说好话,好让师父赏你一个官职么?”

“你胡说!”黄秀才脸色憋得通红,不停地喘着粗气。他心里自然是打着这样的算盘的,但是却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当场给揭破了。商峤小脸上笑容一收,冷冰冰地道:“不是就好,我绝不会帮你求情的。而且…我还会将你还有你们黄家对我娘做的事情全部告诉师父和秦先生。你这种德行,应该是够不上招贤令的资格吧?”

“孽子!”黄秀才气急败坏,朝着南宫墨匆匆一拱手道:“郡主,这孽子被他母亲教导的顽劣不堪,还请郡主让学生带回去好好教导。”说着,就想要上前去拉商峤。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星城郡主会收商峤做徒弟,但是她既然这么做了至少说明她是很看中这个小子的吧?他毕竟是他的父亲,只要……

南宫墨神色平静,一只手却坚定地挡开了黄秀才抓向商峤的手,“多谢黄公子,本郡主的徒儿不需要外人来教导。”

“郡主明鉴,在下真的是他的父亲。这孩子素来顽劣狡猾,郡主不要被他给骗了。”

南宫墨皱眉,看着黄秀才的眼底闪过一丝厌烦。其实这样的人并不少见,自私自利,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牺牲任何人,偏偏却还想要将自己伪装的冠冕堂皇仿佛正人君子一般。比起这种虚伪的伪君子,南宫墨还是更喜欢和真小人打交道。至少不会让人厌烦地想要作呕。

“黄公子,其实让阿峤没有你这个父亲并没有你认为的那么困难。”南宫墨看着黄秀才淡淡道。

“什…什么?”

南宫墨知道:“只要你死了,阿峤自然就没有父亲了。所以…你现在还想要说什么?”

“我…”黄秀才有些不甘的先要说些什么,却看到南宫墨身后不远处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几个黑衣人手握刀剑正对他露出充满恶意和杀气的目光。打了个寒战,黄秀才踉跄的向后退了两边,再也不甘多说什么了。

南宫墨为他的识时务感到有些满意,点点头对曲怜星和商峤道:“我们回去吧。”

“是,郡主。”

“是,师父。”

南宫墨最后看了黄秀才一眼,淡淡道:“黄公子还是会去多读几年书再来吧。”说罢,带着商峤和曲怜星转身离去。侍立在不远处的黑衣侍卫也跟着无声的消失在黑暗中,甚至没有人再去多看留在原地的那对男女一眼。

“那…真的是星城郡主?”许久,李薇儿仿佛才回过神来,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地道。

黄秀才点点头,有些失魂落魄。看着李薇儿轻声道:“我们回去吧。”

“回去?回哪儿去?”李薇儿问道。

黄秀才有些奇怪地道:“自然是回客栈去,我们…先回去想想办法再……”话还没说完拉着李薇儿的手就被甩开了,李薇儿道:“你得罪了星城郡主。”

黄秀才一怔,显然有些不明白李薇儿说这个做什么。只是有些不安地道:“薇儿,我们先回去……”

李薇儿后退了两步,冷笑一声神色冷淡地道:“你知不知道如今越州辰州和瑾州都是星城郡主在做主?你得罪了执掌一方的人,还想要回去想办法?星城郡主显然对那个商峤十分看重,他视你为杀母杀妹的仇人,你觉得你有什么办法可想?”

黄秀才微微皱眉,李薇儿之前的表现和现在的模样反差太大让他一时间有些无法适应,“薇儿,你…”

李薇儿有些厌烦地瞥了他一眼道:“别这么叫我,原本以为你是个有些本事的人,却原来是个倒霉催的。星城郡主是你得罪的,商峤的娘和妹妹是你娘赶走害死的,跟我们李家没有关系,以后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李家是商户之家,商人重利同时也是再现实不过的人。黄秀才是李家能够找到的最好的人选,却未必是唯一的人选。要怪就怪姓黄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抛弃糟糠妻和原配儿子的人这世上并不在少数,偏偏只有他的儿子一转眼找了这么个强大的靠山。这不是命衰是什么?

李薇儿的翻脸不认人让黄秀才有些瞠目结舌,“你…你别忘了,咱们已经订婚了。”

李薇儿嗤笑,“不过是口头说说罢了,可交换了名帖?交换过信物?倒是你们黄家收了我们李家不少财物,趁早给我还回来,咱们两不相干。”李薇儿脸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娇俏可人和骄纵憨直,余下的只有冷漠和无情。她愿意屈就姓黄的除了他长相文采都不错以外,最重要的就是李家想要靠着他跟官场搭上一些联系,她不再嫁做商人妇而是成为官夫人。既然黄秀才做不到这一点,自然也没有必要再在他面前忍耐自己的脾气了。

黄秀才气的浑身发抖,“你…你卑鄙无耻!”

李薇儿不以为然,干脆利落地还嘴,“比不上你们家为了一口吃食就把自己的妻子儿子女儿都赶出来吧?回去越州以后最好管住你的嘴不要胡说八道,我们李家虽然不敢招惹星城郡主,但是收拾区区一个黄家还是绰绰有余的。”

说完,李薇儿毫不客气地挥挥手带着身后的家丁走了。

“李薇儿,你敢!”黄秀才大怒,同时心中也是万分焦急。他得罪了星城郡主,想要疏通关系只怕需要不少的银钱。如果没有李家的支持,凭着黄家的贫寒的家底只怕他一辈子也别想在踏足官场了。

李薇儿心情非常不好,原本被南宫墨和曲怜星挤兑的怒火还没有发泄出来,现在又遇到这样的事情。星城郡主她是不敢惹,但是眼前这个男人…李薇儿眼底闪动着恶意的冷笑,“他身上的东西都是我们李家的,来人,给我把他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回来!”

“是,小姐!”跟在李薇儿身边的家丁齐声应道,然后一拥而上将黄秀才围住了。人群中很快传来黄秀才惹怒的怒吼和痛呼,李薇儿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转身走了。

南宫墨一行人自然不知道之后黄秀才悲惨的遭遇。虽然灯会算是扫兴而归了,不过曲怜星还是买了不少各种各样的彩灯,在街头遇到来寻他们的秦梓煦以后一行人才浩浩荡荡的回到了府衙。

回到府中安慰了商峤几句南宫墨才打发了众人转身回自己暂住的院子里。前院里,府中的侍卫和下人们还在一起庆贺中秋佳节,一盏盏各式花灯也跟着挂了起来。整个府邸一眼望去到处都是各种色彩的花灯,倒是让幽静的夜色更多了几分绚丽和美丽。

南宫墨无意参加这些活动,便遣退了众人独自回放休息了。

刚刚跨进院中,南宫墨不由得一怔。

月色下,俊美无俦的男子靠着靠着屋檐下的柱子凭栏而立。银白的月光洒在他冷峻的容颜上更平添了几分冰冷和俊美,只有那双在月光下看向自己的眼眸却依然带着淡淡的温暖和笑意。

“无瑕。”

南宫墨望着眼前仿佛突然出现的男人,好半晌才道:“你…你不是在军中么?”要在朝廷大军支援到来之前度过黎江之后至少拿下鄂州信陵咸丘三地中的一个,他们的时间并不轻松。所以即便是中秋南宫墨也没有替要卫君陌回来或者是自己去军中的话。非常时期,行事太过随性不止是可能贻误战绩,对底下将士的影响也不好。

卫君陌上前,伸手将她揽入怀中,“今天是中秋,应该团圆。不过…我回来了无瑕却不在。”

南宫墨无奈,她也不知道他会特意赶回来啊。

卫君陌显然也没有追究这种事情的意思,拉着南宫墨的手往外走去,“带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南宫墨不解。卫君陌也不多说,拉着南宫墨就往外走去。两人施展轻功,很快便悄无声息地除了府衙。至于那些暗中守卫府衙的紫霄侍卫们表示:我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拉着南宫墨出了辰州城,早有一匹骏马在城门口等着了。显然卫公子就是直接骑着马回来将马儿扔在城外就直接回去了。此时倒是方便,卫君陌抱着南宫墨上了马,一提缰绳马儿嘶鸣一声飞快地朝前方跑去。

万里挑一的雄峻骏马在夜色中带着两个飞快的奔驰着。八月中旬的夜里已经有些微凉了,狂奔的骏马让微冷的秋风扑面而来。卫君陌身上将她的脸压入自己的怀中,轻声道:“一会儿就到了。”

南宫墨轻笑一声,乖顺地靠在他怀里任由他将自己带去不知名的地方。

出了城,马儿在夜色中奔驰了半个多时辰方才停下来。卫君陌抱着她下了马,南宫墨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景色不由得惊叹起来。今夜长河月圆,他们站在距离辰州城不远的一处山峰的山顶上。幽暗的天幕中只有稀稀落落极少的几颗星子能够看见,比起繁星满天的夜色更多了几分静谧和安宁之意。而此时,就在他们的前方的天空中挂着一轮宛如玉盘一般的圆月。站在寂静的山顶上,仿佛距离那轮明月的距离更近了许多,明明远在天边却给人一种仿佛触手可及的感觉。

卫君陌揽着她的腰站在崖边,指了指山峰下面道:“看那里。”

南宫墨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条泛着银光的水练静悄悄的从山下流过,划过辽阔的土地蜿蜒的流向远方。那是黎江,黎江的对岸,远远的可以看到一座城池孤立在夜色中。

“那是…”

“咸宁。”卫君陌轻声道。

南宫墨有些不解地看着他,卫君陌伸手摩挲着她清丽的容颜淡淡一笑。另一只手顺手将一个东西抛向天空。

碰的一声,一朵绚丽的花朵在天空绽放。绚丽华美的紫色的花朵瞬间铺满了小半个天空,即便是天边的明月也无法掩盖住它的绚烂华彩。

“碰!”下一刻,对岸的某处同样升起了紫色的烟花。南宫墨挑眉,脑海中灵光一闪突然有些明白了卫君陌的意思。

“你…不在,真的不会有问题么?”

卫公子淡定地道:“如果一定要我在才没有问题,那我应该问宁王拿回一半的银两。”

所以,你就是想方设法要把泰宁卫物尽其用就是了。

卫君陌拉着她席地坐了下来,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无瑕就在这里陪我等着吧。”

南宫墨慵懒地靠在他怀里点头笑道:“你专程回来带我来看这一场盛景,我怎么能不给面子?”

对岸已经打起来了,因为跟辰州隔着两座山和一条江,辰州和咸宁看上去仿佛隔得很远,实际上并不然。虽然站在山顶上不可能看清楚对岸的所有事情,但是城墙上的火光亮起来还有城楼上的守军反击却还是隐约能够看到的。

于是两人就相拥坐在山顶的山崖边上,看看月明星稀的天空,看看波光粼粼的黎江,看看对岸伫立在夜色中的战场。

即便是这个世间都变成修罗场,有你在的地方却会是我心中最静谧安稳的地方。

即便是这你点燃了乱世的烽烟,对我来说你却依然是唯一让我信任依靠的对象。

“泰宁卫果然是名不虚传。”靠在卫君陌怀中,南宫墨望着对岸淡笑道。不到一个月世间连下三州,短短十天世间,越过黎江眼看着又要攻克咸宁了。即便是传说中与泰宁卫起名的幽州卫,只怕也要为这样的战绩而惊叹。只是,不知道到底是两军的将士差别如此大还是因为领兵的人不一样?

卫君陌从身后环着她,双手在她身前的腹部与她的上手交握,“泰宁卫的运气,也只能到这里了。刚刚已经收到消息,萧千夜派卫鸿飞率领十万兵马已经往鄂州来了。估计再过两天就该到了。”

“十万大军?”南宫墨挑眉,虽然朝廷的兵马确实是比他们多,但是泰宁卫的战斗力再加上高明的将领的话,未必吃不下这十万兵马。

卫君陌叹息,“鄂州是军事重镇,原本就有十万兵马驻守。而且,守将是归化将军商戎。商戎…打仗还算是不错的。”

能让卫公子亲口赞一句不错,那想必是真的很不错了。另外…归化将军不就是她二哥南宫晖的老丈人么?抬头去看卫君陌,正好对上他深邃的眼眸。卫君陌轻轻点头道:“不错,南宫晖也在鄂州。”

南宫墨叹了口气,虽然跟南宫家两位兄长的感情远不及与师兄深厚,但是说起来南宫晖对她还是不错的。

卫君陌轻吻了一下她的脸颊道:“不用担心,我会解决的。”

南宫墨道:“萧千夜不会不知道这件事情,只怕没那么容易。”

“也没那么难。”卫公子道,“我保商戎父女和南宫晖平安无事,无瑕怎么谢我?”

南宫大小姐翻了个白眼,“我没拜托你。”她表现的跟南宫晖很兄妹情深的模样么?

卫公子毫不在意,“那我帮无瑕保下南宫晖,无瑕要怎么奖励我?” 南宫墨忍不住拿惊骇地目光瞪着眼前的人,“你是卫君陌吧?卫清行?”

卫公子微笑不语,星城郡主大怒,起身就想要去扯身后的男子俊美的容颜,“何方妖孽就敢冒充本郡主的人!哎呀…”一时不慎,额头装上了某人的下巴。卫公子连忙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偶尔听军中的同僚说起,无瑕不喜欢么?”果然不喜欢吧,撞得他下巴好疼。学别人玩温情浪漫什么的果然没用,卫公子默默地决定回去就将欺骗他的家伙打一顿板子。完全忽视了是人家跟同袍胡侃,卫公子自己暗搓搓偷听这个事实。

南宫墨默默磨牙,军中果然是个大染缸,卫公子才从军多久居然就已经学会调戏姑娘的花言巧语了。虽然…这其实算不上近墨者黑,因为卫公子本身就挺黑的了。清眸一转,南宫墨抬起头笑意嫣然,抬手勾住他的脖子将自己的芳唇贴上,“这样的奖励,可好?”

卫公子紫眸一凝,“好、极了。”

轻薄微凉的薄唇与嫣红粉嫩的芳唇亲密的纠缠着,她挽着他的脖子,他搂着她的腰肢。身后是当空明月,远处是战火连天。静谧幽暗的山峰上,两个相依相偎的人影隐秘的贴合在一起,互相依靠,仿佛天然一体。

这个吻持续了不知道多久方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卫君陌紫眸火热的望着跟前的女子,两人额头相抵,双手交握。卫公子轻声低喃道:“无瑕,今天我只能带你看一场战事,赏一场烟火,但是终有一天,我会给你一个清平世间,世上在无人能让你有半分不快。”

碰!

月色西沉,已经是天色昏暗的时候,也可说是黎明前的黑暗。

一朵朵华丽绚烂的烟火在对岸的天空绽放,在远处的漆黑的天幕中绽放出一片繁华似锦的画卷。烟火并没有停歇,紫色,红色,绿色,本该黑暗的夜色变得明亮而绚丽,烟火之下,慢慢安静下来的咸宁城遥遥在望。

“噗嗤。”南宫墨依偎在卫君陌的怀中,忍不住笑出声来,“古有烽火戏诸侯为博美人一笑,卫公子这是焰火戏战场么?”

咳咳,卫公子这个礼物其实是不太符合瓦滴三观哒所以纠结了很久要不要改掉,战场…还是一个很严肃的地方。不过,卫公子确实也不是个三观完全端正滴银。而且仔细琢磨一下,这个事情其实…除了打完仗放个烟花庆祝一下,也没干什么坏事哈。所以…就酱紫吧。

ps:推荐下瑾瑜童靴的新文:《摄政王的心尖毒后》

口蜜腹剑,忘恩负义?那就鱼死网破,同归于尽!

机关算尽九死一生,双手染满鲜血,终至母仪天下

怎能拱手相让于披着羊皮视如亲妹的豺狼堂妹?

待一切灰飞烟灭,简浔睁开双眼,才发现莫名回到了起点

既然有幸再来一次,她当然要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才能不负自己前世睚眦必报,蛇蝎毒后的“美名”

不过在那之前,她得先把某条粗大腿找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