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3、这里,我就是规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公子沉默了片刻,方才缓缓道:“如果无瑕高兴,未尝不可?”

南宫墨直接笑瘫在了他怀里,卫君陌低头看着怀中笑个不停的女子,虽然不太明白到底有1什么让她觉得如此好笑,不过…姑且当她觉得他说得对?南宫墨直起身来,伸手抹去笑出来的泪水道:“呃…虽然我觉得很高兴,不过以后咱们还是换个正常一点的表达方式怎么样?”太过轰轰烈烈了会惹天妒唉。他们这些平凡人类还是不要去挑战那些流芳百世的传奇了。

“……”原来无瑕不喜欢,不开心。

南宫墨觉得卫公子的幽怨仿佛都要从那张面瘫的俊脸上溢出来了。起身在他眉间落下一吻,笑道:“今晚我很开心。”其实,有的时候令人高兴的不是他做了什么,而仅仅是他做了。比如在现在这个时候还特意回来陪她过中秋节。南宫墨绝不会认为因为只是各种一条江,卫君陌能够脱离战场回来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在现在这个战事紧急争分夺秒的时候作为主帅哪怕是离开军营也是不应该的。这一次回来,还完全没有影响到对岸的战事,只怕也是卫君陌之前好几天不眠不休的筹谋安排的结果。

卫公子沉默地将她搂入怀中没有再多说什么,对岸的烟火依然还在继续,五彩缤纷的烟火照亮了黎明前的天空。

南宫墨醒来的时候卫君陌天色已经大亮,自己也躺在了辰州城中府衙里自己的房间的床上。整个辰州城除了昨晚府衙中极少数隐藏在暗地里的侍卫以外,甚至没有人知道卫君陌回来过。

“郡主看起来心情不错?”书房里,秦梓煦看看南宫墨挑眉笑道。南宫墨唇边带笑,淡淡道:“君陌他们已经攻下了咸宁,难道不该心情好么?”

“哦?”秦梓煦扬眉,“似乎还没有看到捷报送回来,难道郡主还有另外的消息渠道?”

她没有别的消息渠道,她只是亲眼看到泰宁卫攻下了咸宁城而已。

见南宫墨不说话,秦梓煦也不追根究底,抚掌笑道:“既然郡主这么说,想必消息不是假的,说起来…卫公子打起仗来,倒是意外的干净利落。恭喜郡主了。”

“同喜。”南宫墨道,“不过…萧千夜拍了卫鸿飞率领十万大军往鄂州方向来了,想必这两天就该到了。往后的仗,只怕不好打了。”

秦梓煦不以为意,“在下对泰宁卫和卫公子信心十足呢。”

南宫墨不由一笑,道:“既然如此,就多谢秦公子的信任了。那么咸宁那边……”

秦梓煦无奈地摸摸鼻子,认命地道:“我去。”虽然状似无奈的模样,但是秦梓煦眉宇间却没有丝毫的不情愿,反倒是带着一丝愉悦和跃跃欲试。比起从前在金陵整日里为了一个家族费尽心机的算计筹谋,跟随星城郡主和卫公子来到越州之后秦大公子突然找到了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和努力的目标。比起为了一个家族和那些老朽狡猾的权贵勾心斗角,治理一个地方,甚至是改变整个天下对秦大公子来说显然更具挑战性。虽然他依然不会忘记身为秦家大公子和未来家主的责任,但是也不妨碍他在这些责任之外多一些自己喜欢的人生乐趣和奋斗目标吧?

南宫墨也很高兴,秦梓煦的能力她是完全信得过的。在蔺长风和简秋阳都跟着卫君陌去军中了的现在,秦梓煦可以说是她身边最大的助力了。而秦大公子也没有让她失望过,无论将什么事情交给他这位世家公子总是能够处理的妥妥帖帖。

“那就有劳秦公子了。咸宁虽然不是产粮的大地方和富庶之地。但是越过了咸宁和鄂州之后的信陵却是江北粮仓,只要等到拿下这几个地方,辰州等地的饥荒也可暂解。”

秦梓煦点头表示赞同,一边道:“郡主放心便是,黎江沿岸之前郡主让种下去的秋粮和旱稻长得虽然不算好,到时候总能有一些收成。前些日子还下了两场小雨,可见老天爷是站在咱们这边的。”

南宫墨点点头,“希望如此。”

咸宁城中,刚刚经过了一场大战,城里显得有些萧条。虽然战事对普通百姓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是寻常百姓对战争的畏惧确实无论如何也不可避免1的。所以,即便是泰宁卫军规森严并不侵犯百姓,这个时候也没有多少百姓敢打开家门走出来。

府衙大堂里,蔺长风正坐在大堂里喝茶。看到卫君陌进来扬起了剑眉笑道:“哟,卫将军这么早就回来了,真是让末将…好、等!”最后两个字,说得有些咬牙切齿。特么的大军在前面打仗,主帅一个人跑路真的是人干事?仗打完了泰宁卫那些将领险些没吃了他跟简秋阳。这会儿简秋阳还在应付那些泰宁卫的老将呢。

卫君陌不理会他的冷嘲热讽,走到一边坐了下来端起侍卫送上来的茶喝了一口。天还没亮他就从辰州赶回来,连续赶了两个多时辰的路再加上这几天的辛劳也不轻松。抬眼看了一眼明显憋着气的蔺长风,卫公子淡淡道:“有什么事?”

“战事紧急,身为主帅却擅自离营,无视军规!以为打仗是公子哥儿的玩乐游戏么?真是不成体统!荒唐!”长风公子学者老气横秋的声音,幸灾乐祸地道。泰宁卫中也有不少脾气古板的老将,即便是有一个如宁王那么不靠谱的王爷却也依然看不惯卫公子这般随意来去的做派。毕竟,宁王就算再不靠谱也从来不会在打仗的时候跑得不见人影。

卫君陌淡定地道:“在这里,我就是军规。”

蔺长风耸耸肩膀,道:“说真的,幸好那些老家伙不知道你是回去看墨姑娘的,不然的话只怕还有你好看的。”他们毕竟是借人家的兵马,泰宁卫威名远播,那些军中的将领特别是老将自然也有点目下无尘的意思。可惜,卫公子素来自带任何人到他面前都要矮一头的先天属性,根本就不讲这些人的高傲放在眼里。冷着脸往那里一站,只会让人觉得他比对方更高傲一万倍。

所以,长风公子深深觉得卫公子这个面瘫属性实在是不适合邀买人心。就算他真的很有诚心要结交对方,稍微不对就会让人觉得他眼高于顶看不起人了。更何况,他如今是真的对这些借来的人很不客气。

你问卫公子为什么不会礼贤下士?因为这些人都是借来的早晚要还回去费那个劲儿干嘛?他只要让对方帮他打仗,顺便替他磨练出一些兵马教导出一批将领能够对得起他给的银子就行了。能够被宁王派来的,自然都是宁王有信心绝不会被他给拉拢的人。若是这些人这么容易就因为他的礼贤下士而折服了,他就该怀疑宁王的能力和这些人的目的了。卫公子即便是高傲也还没有到认为自己“虎躯一震”就能赢得天下英雄纳头便拜的地步。

更何况,他若是太礼贤下士了,宁王只怕就该不放心了吧?

看他一脸淡漠的模样,长风公子扶额叹气,“你就不怕他们在战场上阴你一把?”你还要靠人家打仗呢喂。

卫君陌抬头,淡淡道:“如果是这样,我会找宁王好好算账。而且…战场上都是他们自己的人。”阴他?损失的还不都是泰宁卫的兵马?

你强!

算了!长风公子决定还是不跟他聊这个只会气死自己的话题了。慢悠悠道:“刚刚收到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一个?”

“随便。”

长风公子抛给他一个你真无趣的眼神,“好消息是,萧千夜让卫鸿飞当主帅,商戎做副帅。是不是被萧千夜的智商感动了?”萧千夜是跟他自个儿有仇啊才选择一个二十多年没上过战场,即便是从前战功也水的很的卫鸿飞当主帅?而让战功赫赫的归化将军做副手。呵呵,就算商戎自己没意见,商戎的手下能干?

“然后?”

“然后就是…商戎已经率领数万,亲自镇守一线峡。恭喜卫公子,咱们一时半刻只怕过不去了。”一线峡是咸宁和鄂州之间的一条大峡谷。地形险要崎岖就不说了,出了名的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偏偏,那里又是通往鄂州的必经之地。不想从那里过?没问题,沿着黎江而下,再绕过横在中间的一座山脉和几个州。有这个功夫,都可以直接打到金陵城下去了。

卫君陌并不着急,虽然情况确实是如蔺长风所说的不妙,却也是早先就预料到的。必经商戎不笨,一旦咸宁城破,商戎第一时间肯定是要扼守这个通往鄂州的险关。如果不值得当的话,就是这个一线峡就足够折掉他们半数的兵马。

见他一脸淡定的模样,蔺长风无趣地撇了撇嘴道:“你有什么计划?”

卫君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我从来没去过一线峡,你让我有什么办法?”

“……”当我没问。

“公子。”简秋阳一身戎装从外面走进来。经过这几个月的战事,原本有些温文尔雅的不像杀手的前杀手容颜上也更多了几分锐利和坚毅。蔺长风挑眉笑道:“那些老家伙打发走了?”

简秋阳无奈笑道:“我告诉他们,公子去探查一线峡了。”

这确实是个好理由,而且昨天晚上的战事也没有出什么纰漏,在揪着不放也就有些无趣了。

简秋阳笑眯眯地看着卫君陌道:“那么,只怕还要劳烦卫公子亲自往一线峡走一趟。”

卫君陌淡定地道:“我确实是打算去一趟一线峡。”

“……”跟这厮说话,永远都不能让人感到愉快。

卫君陌站起身来,道:“善后的事情你们先处理,这两天无瑕就会派人过来接手。”说完,便转身往外面走去。

“喂,你去哪儿?就算去一线峡也不用这么急吧?”

“…睡觉。”卫公子道。

秦梓煦来的果然很快,事实上秦梓煦交接完手上的事情之后,第二天就渡江感到咸宁了。来的不仅是秦梓煦,秦梓煦还带来了五万兵马。虽然人数不多,但是这些却都是当初俘虏的兵马中第一批被派上战场的人。也是如今他们手里唯一能用的算得上是自己人的兵马。虽然跟着驻守越州和辰州的泰宁卫混了好些日子这些人的能力跟泰宁卫依然有不小的差距,但是至少他们原本都是正规军不是么?总比新招入伍的要好得多吧?

见到这些人,长风公子很是吃惊。原本他们也有些担心兵马的问题,跟人借兵毕竟不是长久之策,时间久了也容易出问题。但是如今越州等地正饥荒,想要招募到合标准的新兵并不容易,更何况,还要训练各种事情他们也没有那个心力。而那些俘虏,终归是让人不那么放心就是了。倒是没有想到,秦梓煦带来的这些兵马虽然不及幽州卫和泰宁卫精悍,却也是军容整齐,气势不凡。

秦梓煦笑道:“长风公子尽管放心,这些虽然人数不多却都是从越、辰、瑾三地的俘虏和降兵中挑选出来的。而且都跟着泰宁卫训练过一段世间,领兵的将领也重新安排过,绝对没有问题的。”秦大公子表示,这支兵马是可以放心用的。

蔺长风笑道:“不敢,郡主和秦大公子做事咱们自然是放心的。只是没想到秦公子会给我们带来这样一个惊喜。”

秦梓煦道:“不敢,都是郡主的功劳。如今虽然我们兵马不足,不过当初一道越州郡主就下了征兵令,这些日子各地也都在执行。前些日子统计下来,人数也应该有十万之众。这些人除了日常训练,现在大都在各地劳作和修筑河道。郡主说,等到秋收以后这些人当可排上用场了。”这次征兵并不是徭役全凭自愿,不过三个州加起来能有十万人也是十分不错的了。秦梓煦继续道:“另外,还有登记在册参与修筑河道和做工的壮劳力,这些人…未来也是可以招募入伍的。”

听完,长风公子忍不住暗暗咂舌,望着坐在主位上淡定饮茶的卫公子道:“好些日子不见,墨姑娘竟然已经做了这么多事情。若真是如此,以后兵马倒是不用太发愁了。”

南宫墨之前的作为看似只是为了安抚各地百姓,只关民生无关军事。但是却为他们铺出了一条未来兵员补充的平坦大道。有各地的俘虏充作现任兵马,还有那十万已经入伍却并没有真正上战场的兵马作为随时可以补充的后背。而那些登记在册的各地壮劳力,也为他们将来征兵的人数和质量提供了最直接的参考。让他们在需要的时候征募到最需要的兵马,又不至于兵役太过让百姓苦不堪言。同时,也让他们对未来兵马的后备数量心中有了个低。

卫君陌眼神温和,却没有说话。

简秋阳也忍不住道:“郡主果然大才,属下佩服。”

秦梓煦道:“这五万兵马就交给公子了,属下也算是完成郡主的托付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咸宁的事情,还要辛苦秦公子。”

“不敢。”秦梓煦连忙道:“属下分类之事。咸宁倒是比辰州那边的情况好许多,有了之前的经验想必也会顺利许多。公子尽管放心,比不会让咸宁拖了大军的后腿。”卫君陌侧首看向蔺长风,“咸宁的官员怎么处置的?”

蔺长风摸摸鼻子道:“除了那些殉国了的,武将都关在俘虏营,文官全关进牢里了。那些文人,一个个弱的跟鸡崽似得还满嘴喷粪。我很怕手底下的兄弟一个不小心就要了他们的老命啊。”咸宁跟之前几个地方不通,百姓并没有过得名不聊生,即便是官员也有贪墨情况但是百姓对这些官员却没有多少仇视的情况。若是再比照之前的情况杀杀杀,对他们往后的路不仅没有好处,反倒会成为阻力。所以,在攻打咸宁之前卫君陌就吩咐过了,除了那些自己找死的,剩下的都先关起来再说。

既然没在城破的第一时间以身殉国,想必…应该也没有那么不想要命吧?

卫君陌看向秦梓煦,秦梓煦会意拱手笑道:“属下明白,公子尽管放心。”对于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的信任秦梓煦心中还是很是受用的。他毕竟是金陵秦家的人,卫公子能够将咸宁的事情全权交给他处理,这份信任秦梓煦绝对不会辜负。

卫公子满意地点头,“那就都交给秦公子了,大军还要在咸宁停驻一些时候,有什么需要秦公子尽管开口。”

“是。”秦梓煦点头应道。有卫公子坐镇自然是更好了,跟官场上的人打交道秦梓煦自觉比卫君陌擅长,但是要说震慑人心秦梓煦自知远不如对方。

咳咳,下午回来眯一下不小心睡到八点了,不知道能说什么。羞愧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