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5、死人都不放过/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无论商戎和南宫晖愿不愿意,第二天一早南宫晖和商念儿还是只能跟着传旨的使者启程回金陵了。如果一开始就下定决心动手的话或许还有可能改变,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商戎的兵权已经移交完毕,再想要做什么也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至少…在这些人还在军中的时候是绝对不能动手的。

南宫晖和商念儿坐在一辆马车里跟在返回金陵的队伍中朝着金陵的方向而去。

商念儿紧握着南宫晖的手,秀丽的容颜上满是担心和忧愁。她年幼丧母,从小便是又父亲一手带大的。如果只是寻常的因为成婚之后跟着夫婿离开父亲她自然没有什么好说的,但是如今她却明白回到金陵他们就等于成了皇帝辖制父亲的人质了。而且,如今鄂州战事将起,谁知道以后……每每想到父亲那晚跟他们说的话,商念儿心中就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的情绪。

南宫晖伸出另一只手拍拍她的手背,轻声道:“念儿,别怕。”

商念儿勉强一笑,轻轻摇了摇头。

行驶中的马车慢慢地停了下来,南宫晖微微皱眉,起身掀起马车的帘子看向外面,问道:“出什么事了?”

外面负责驾车的侍卫道:“大人吩咐,稍作休息在赶路。”

南宫晖看了看周围,他们已经走了一个上午了,这里距离鄂州军营也有百来里了。南宫晖点点头,回头对商念儿道:“念儿,下来休息一会儿吧。”先一步跳下了马车,由将商念儿抱了下来。两人刚刚转身,便看到那使者慢悠悠地走了过来,看着两人有些阴阳怪气地道:“南宫公子和夫人果然是鹣鲽情深啊。”

南宫晖沉着脸没说话,一个从五品的小官他自然不会放在眼里。但是这人却还是皇帝派来传旨的使者,如果他怀恨在心在萧千夜面前说商戎的坏话的话总是不好的。只是南宫晖却不知道,这人早已经决定要在皇帝面前告商戎一状了,与南宫晖会不会得罪他完全没有关系。想想商戎对自己的冷淡和靖江郡王对自己的周到,在想想自己袖带里那厚厚的一叠银票和靖江郡王的嘱托,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在陛下跟前回话。

“念儿,咱们去那边坐一会儿吧。”南宫晖牵着商念儿的手道。

商念儿点点头,轻声道:“好。”

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那人冷哼了一声,轻蔑地低声道:“还以为自己还是楚国公府的公子哥儿么?什么东西!”

两人坐在树荫下吃着干粮休息,做了一上午的马车南宫晖还好商念儿却着实是有些累了。靠着南宫晖的肩膀,商念儿轻声道:“夫君,我爹…会不会有事?”南宫晖抬手轻抚她的发鬓安慰道:“岳父大人经久沙场,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说是这么说,但是在商念儿看不见的地方南宫晖眼中也有几分忧虑。虽然这次和卫鸿飞只有片刻的相处,但是他也看得出来卫鸿飞很明显是想要打压岳父的。这也能理解,毕竟岳父大人坐镇鄂州日久,名声威望绝不是卫鸿飞拿着兵符就能够比得上的。若是卫鸿飞只是想要将岳父边缘化一些削弱他的影响力的话还好,但是如果…卫鸿飞因此对岳父心生不满甚至…那就麻烦了。

思索了良久,南宫晖也只得摇了摇头。他们如今连自身的自由都不可得,想再多也是没有的,岳父身为军中老将,应该能想得比他们更周全一些吧?

“南宫公子,商小姐。”两人才说了没几句话,那惹人厌烦的人又凑过来了。这世上总有那么一些人,自然或出身贫寒或资质平庸,又没有向上攀登的能力和运气,就总是想要践踏那些原本比他们身份高能力强的人以此获得优越感和满足感。这样的人,算不上是罪大恶极的坏人,确实十足十的小人,有的时候反倒是比那些坏人更加的让人作恶。

南宫晖神色平淡,“大人有什么事?”

那人笑眯眯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提点两位一下。如今…商将军在陛下那里的处境可不怎么妙的,两位若是为了商将军着想,等进了金陵还要费心的打点一二才是。”

你何不明说要好好打点你一下?

南宫晖也不是蠢材,像这种人怎么可能在皇帝面前说得上话?不过是逮着个机会高告和黑状罢了。同样也不过是吃准了萧千夜以及朝着许多重臣都不待见南宫家,他才有说这话的底气。否则,就凭商念儿归化将军爱女的身份,就算商戎如今不那么受萧千夜看中也不是一个区区从五品小官敢轻易怠慢的。

那人目光在商念儿身上转了一圈,涎笑着道:“商小姐头上这支凤钗可真漂亮,不知是在哪儿买的下官也想买一支回去给小女呢。”

这人人品不怎么样眼光倒是十分不错,这支凤钗是当初南宫家送给商家的聘礼之一。彼时南宫怀尚在,婚事是南宫绪亲自操办的,能让他选出来做聘礼的自然不是寻常东西。南宫晖脸色一沉,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一声低沉的冷笑不知从何处传来。

“萧千夜手底下的人倒是越来越争气了。只是这吃相…未免有些难看。”

“谁!?”那人猛然回头却没有看到人影,周围的侍卫也已经各持兵器警惕起来了。过了片刻,方才看到一个挺拔卓然的青色身影从树林里漫步走了出来

“你是什么人?!”那使者厉声道。

青衣男子挑眉,俊颜冷漠,“死人不需要知道的太多。”

“什…什么?!”那使者一愣,很快又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一众侍卫以及对面孤身一人的青衣男子,很快又重新倨傲起来,“死人?你是在说你自己么?就凭你一个人?”

他原本身份低位,无论是朝会还是宫中宴会都没有他什么事儿自然不认识眼前的人。但是侍卫中却不乏有曾经远远地见过一面的人,见状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脱口道:“卫…卫公子?”

“什么?”那人顿时脸色煞白,猛然看向对面漫步朝着自己走来的青衣男子,可不是么,那一双冷冽如冰一般的紫色眼眸,“你…你是卫君陌?!”

南宫晖和商念儿也有些惊讶,对视了一眼双双站起身来,“卫…卫公子。”南宫晖觉得,就算给他一辈子的时间在卫君陌面前他大概都无法平平顺顺的说出妹夫两个字。

“卫君陌,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方才还耀武扬威的人此时已经躲到了侍卫的后面,只敢在重重护卫之中对着卫君陌叫嚣。虽然他对卫君陌并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只凭听到的那只言片语就知道此人的凶残了。更何况…卫君陌不就是如今攻占了越州等地的叛军首领么?

“快!快杀了他!只要将他的人头带回去给陛下,陛下定有重赏!”那使者叫道。

“……”在场的侍卫们只想糊这个白痴一眼。他们一共也只有二十多个人而已,而根据暗地里流传的可靠消息早在两年多前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凭两人之力就灭掉了大半个七星连环阁,砍下了七星连环阁阁主金凭轶的脑袋。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遇到这种人,能想着安全脱身就已经不错了好吗?

这个其实不怪他,一来人家是文官不是武将也不是江湖中人。在文官的眼中什么千军万马中取上将首级那是话本和传说,就算有一些蛮力和武功,二十几个朝廷的侍卫高手会打不过一个人吗?二来,他在翰林院里听说过的卫公子的事迹,比较多的还是其人战功显赫,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云云。无论那一条都没有提卫公子可以以一敌百啊。

卫君陌淡淡地看了南宫晖和商念儿一眼,才抬手抽出了腰间的思归剑。在场所有的人心中都是一紧,等到卫君陌再向前一步的时候,除了极少数的几个侍卫朝着他冲了过来,更多的却是直接转身朝着四面八方飞奔而去。

那使者跟前顿时空荡荡地一片傻了眼。还没回过神来,一道血花已经从他跟前的一个侍卫身上喷出,溅他了一脸的血。

“啊?!”尖锐的惨叫声顿时响彻了整片树林。

南宫晖无语的摸摸鼻子看着眼前抱着身子叫的比女子还凄厉的男人,在看看自己身边的妻子。他敢发誓,就算是念儿独自一人遇到这种事情也绝不会叫的如此惨绝人寰。商念儿虽然柔弱,但是论胆子只怕确实是要比这个男人要大不少。至少商念儿从小跟随父亲在边关长大,两军对战的战场也见识过不少,甚至也曾经帮着鲜血淋漓的伤兵包扎过伤口。

再看看旁边根本没有例会那惨叫中的人,径直追逐着那些侍卫的卫公子。南宫晖抬脚轻轻踢了踢在继续尖叫的人,那惨叫声终于停了下来,不过看到不远处横尸当场的侍卫整个人抖得跟筛子一样了。下一刻,他就扑过来保住了南宫晖的腿,“南宫公子,救命啊!”

南宫晖道:“我打不过他。”

“这…这…您不是卫公子的小舅子么?他不是为了你们来的么?求求你之前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您大人大量饶过小的一命吧。”

“……”这种事情,总觉得你跟我说了也没用。卫君陌肯定不会听我的啊。不过,这位角色转变的速度也足以让他刮目相看。

卫君陌回来的很快,甚至身上连一丝血迹都没有沾上。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人,卫君陌道:“你们两个,有什么打算?”南宫晖和商念儿对视了一眼无言相对。你都把人杀了才问我们有什么打算,你是真心有给我们留自己打算的余地么?

果然,卫公子继续道:“如果没有的话,就跟我走吧。”

“那个…是,墨儿请你来的?”南宫晖只能想到这个。

卫君陌冷漠的眼眸却放他看出了一丝奇异的光彩,“难道你觉得,你有别的让我亲自来一趟的价值么?”

南宫晖磨牙,“我是归化将军的女婿!”当他傻么?一线峡易守难攻,他就不信卫君陌不想策反他家岳父大人。卫公子不屑一顾,“那是商戎的价值,跟你有什么关系?”

吸气,呼气!虽然性格沉稳了很多,但是南宫家二公子的性子从来称不上是温和的。不过,看看卫公子手里还在滴血的剑,南宫晖默默的忍了。小妹有这么一个混账的相公,一定受了不少苦。

“走吧。”见他们没有意见了,卫君陌沉声道。

“那他怎么办?”南宫晖问道,还有那些逃走的侍卫。这些人只要有一个会到金陵,他岳父的麻烦就大了。

跪在地上的使者还没来得及说话,只见银光一闪卫公子反手一剑,那人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望着插入自己腹中的长剑无声地倒在了地上。卫君陌俯身,从他身上搜出一些东西放进了自己袖带里,道:“走了,剩下的有人处理。”

“你…你居然连死人都不放过?!”他分明看到卫君陌从那人的袖带里抽出来厚厚的一打银票。目测至少有好几万两吧?

卫君陌回头,上下打量了南宫晖一眼,“难怪离了南宫家你会这么穷。”

“……”你特么到底哪里看出来劳资穷了?!好吧,人都死了好几万两跟着尸体烧掉或者埋掉的话才是傻叉。

卫君陌做的事情其实很简单,将一行人全部杀光然后找两具一男一女的尸体代替南宫晖和商念儿。做成是遭遇了土匪的模样,反正如今天下已经乱象丛生,山贼土匪什么的也是层出不穷。遇上了只能自认倒霉,就算有人怀疑没有证据又能奈他如何?

晚上,商戎带着一身怒气和忧心回到自己的帐篷里,已经有一个穿着普通士兵服饰的男子在大帐中等着了,“将军。”

商戎见他神色有些古怪,心中不由得一沉,“大小姐和姑爷出什么事了?”

男子摇摇头道:“属下带人赶到的时候…只看到满地的尸体,像是遭遇了山贼的样子,财物也被洗劫一空了。大小姐和姑爷的”尸体“也在其中,只是…被毁容了。”他们都是跟南宫晖熟悉的人,自然看得出来那两具尸体到底是不是南宫晖和商念儿的。因此,还帮着在尸体上又多做了点手脚,保证等到被人发现的时候就算将军亲自去看也认不出来到底是真是假。

不过,被人捷足先登这件事,还是有些让人觉得郁闷的。

从袖中抽出一封信来,双手呈上,“这是在现场发现的信函。”

只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信封,封口以火漆密封。信封上只有归元将军启五个字。商戎皱眉,飞快地拆开信封一目十行的扫过之后,脸上的神色变得有些复杂起来,不过很快又恢复了平静。良久方才沉声道:“如此…也好。”

星城郡主到底是南宫晖的亲妹妹,女儿和女婿去了那边总不至于受什么苦楚。虽然如今朝廷和燕王府的局势尚未分明1,但是…只看自己现在的处境和陛下的安排,商戎也很难对朝廷保持太高的信心。

抬手将信函放在跟前的烛台上点燃,随手扔在了跟前的砚台上。不过片刻,信函就被火舌吞没变成了一堆灰烬。

“将军,那我们……”

“将人手撤回来,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商戎道。

“是,将军。属下告退。”

男子恭敬地退了出去,大帐里只剩下了商戎一人。商戎闭着眼睛沉思了良久,方才长叹了口气,“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果然名不虚传。陛下…。臣不愿背主,但愿陛下……”

另一边,卫君陌将南宫晖和商念儿拎出鄂州之后就直接将人踢出咸宁让人送他们会辰州去了。现在南宫晖和商念儿是绝对不能在人前出现的,一旦被人发现了商戎的老命只怕就要不保了。商戎是个不错的将领,也是个难得的聪明人,卫公子并不打算用这种法子要了他的命。

南宫晖夫妻俩飞快地被人送到了辰州的府衙,而此时的府衙里也正迎来了另外几位客人。

南宫墨坐在大厅里,看着坐在自己下首的南宫绪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还真是让秦梓煦给说中了,这才过了多久时间,南宫绪就出现在了辰州城里。至于南宫绪出现在辰州的原因也很简单,一山不容二虎,一个军队也不能容许同时存在好几个发号施令的声音。自从萧千炜去了军中之后,军中的将士就隐隐的分成了三派,分别以萧千炜和南宫绪以及萧千炯为首。萧千炯还好说他对权利的欲望并不十分浓厚,谁说得有道理他就听说的。当然偶尔兴致来了,谁的也不听也是有的。但是萧千炜就不一样了,一到军中就隐隐有要跟南宫绪别苗头,甚至是想要将南宫绪收到帐下的意思。

南宫绪也并非是高傲的觉得老子天下第一的人,若是换了薛真或者陈昱任何一个南宫绪都不会觉得怎么样。但是萧千炜目前除了身份以外还真没有能让南宫绪臣服的本钱,一开始还能容忍一下,但是双方越到后面就越争出火气来了。到最后甚至已经影响了战事,之前一次战事就是因为南宫绪和萧千炜各执己见而导致战事失利。听到消息,燕王顿时大怒,狠狠地将两人各打了五十大板。然后又派人狠狠地敲打了萧千炜一番。原本,燕王这样处理也算是站在了南宫绪这边,萧千炜就算不满也无可奈何。但是南宫绪现在对勾心斗角的兴趣并不大,更何况他从军也不是为了建功立业。当场便向燕王派来传话的人表示他能力有限不堪重任引咎辞职,南宫大公子表示:爷不陪你玩儿了!

燕王自然好一番慰留,不过南宫绪去意已决并且表明了要去辰州帮助自己的妹妹妹夫。燕王殿下无话可说只得摸摸鼻子放人了。转头,又把萧千炜骂了个狗血淋头。这才哪到哪儿就开始争权了,那以后还得了?燕王殿下对属下臣子都是十分英明的,但是对儿子一向奉行的就是:不听话?打!简直简单粗暴。

“大哥既然来了,好好休息几日再看如何?”南宫墨淡笑道。

南宫绪点头,道:“一路过来我倒是看了不少,墨儿,你虽是女子却比我和你二哥能干。”

南宫墨摇头笑道:“大哥言重了,我可不会带兵打仗。更何况,这些事情我一个人也是做不完的。具体的事情都有底下的人做,我只怕我一个不小心瞎指挥弄错了才是糟糕了。”

“你做得很好。”南宫绪道。看着妹妹的眼神充满了欣慰,虽然从小到大南宫家就没有人照顾过这个妹妹,但是墨儿却成长的如此出色,想必母亲九泉之下也该深感欣慰了。

“郡主。”门外,柳寒快步进来,面上含笑。

“何事?”南宫墨笑问道,看柳寒的表情就知道不是坏事。

柳寒笑道:“回郡主,公子让人将南宫二公子和少夫人送回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