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兄妹聚首/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闻言,南宫墨挑眉对南宫绪笑道:“看来真是巧了,快请他们进来。”

南宫绪淡漠的脸上也有几分动容,对于南宫晖这个弟弟南宫绪的感情或许比对南宫墨还要多一些了。不仅是因为南宫晖几乎是他从小一手带大的,更是因为比起聪明能干的妹妹,这个弟弟着实是让自己更加不放心一些。南宫家兄弟妹三人,论资质也确实是南宫晖要平庸一些,因此南宫绪对这个弟弟也更加不放心了许多。

不一会儿,南宫晖和商念儿便在柳寒的带领下走了进来,看到坐在一边的南宫绪也不由得一愣,“大…大哥?!”

南宫绪淡淡地点头,打量了南宫晖一番方才道:“看来你这两年过得还不错。”

听了他的话,南宫晖的眼眶顿时就红了。当初大哥被关进牢里被流放,妹妹被迫从金陵跑到幽州去,而他却独自一人跟着岳父在军中过得舒舒服服的。就是这次,还是南宫墨说动卫君陌帮忙把他们救出来的。此时看到兄长和妹妹,南宫晖心中只有满腹的愧疚。

“大哥,墨儿……”

南宫绪沉声道:“都已经成家了,怎么还哭哭啼啼?”

南宫墨也笑道:“二哥,念儿,一路上没事吧?”

南宫晖连忙摇摇头,道:“一切都好,墨儿,我……”知道他想要说什么,南宫墨抬手阻止了她。然后伸手拉着商念儿的手笑道:“念儿,许久未见可还好?”一直担忧父亲的商念儿也不由展颜笑道,“我很好,倒是星城郡主的大名,如今可算是真正的名震天下了。”从前的南宫墨也很有名,可以说从南宫大小姐出现在金陵开始就从没低调过。但是无论是孤身去军中还是被封为郡主或者是在灵州和金陵皇城里的各种算计周旋,却都远远比不上现在的星城郡主以女子之身执掌越、辰、瑾三州,这已经算是虽然无名却有实的封疆大吏了。

若是在朝廷中,各方文人言官只怕早就将人喷出翔了。但是现在这些地方是卫公子说了算,而卫公子是燕王的外甥也只认燕王和幽州的命令,燕王和卫公子都没有说话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南宫墨莞尔一笑,“你倒是会打趣我了,如今辰州初定这府衙中也没什么人。你们若是不嫌弃就先住下,慢慢再安排宅子吧。不过…”南宫墨促狭地对这两人一笑道:“你们若是想要过二人世界,我就叫怜星立刻替你们准备好宅子就是了。”因为并不知道卫君陌会这么快将人带回来,南宫晖和商念儿的宅子还真是没有准备。就连南宫绪都要在府衙中住上一段时间才行。

商念儿俏脸微红,娇嗔地瞪了南宫墨一眼,红着脸道:“现在大家都忙,还是住在一起热闹一些。你孩子都有了,还这样爱开玩笑。”

说起孩子,南宫晖立刻睁大了眼睛,“我的两个小外甥怎么样了?长得可不可爱?”说着,有些羡慕地看向自家大哥。大哥好歹还是见过两个小外甥,也抱过两个小外甥的。可怜自己…这么久了却连面都没有见过。

提起宝宝,南宫墨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几分温柔,“很可爱,两个宝宝长得一模一样。”

南宫二公子更加的心痒了,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宝宝到底长什么模样?是像卫君陌那样俊美还是像墨儿这样的清丽?或者还是两个人融合出更加漂亮的宝宝。或许是南宫晖的怨念太甚,南宫墨只得笑道:“孩子现在在幽州,不过总是会见到的。倒是你们两个成婚也两年了,难道不打算生个孩子?”

商念儿忍不住偷偷掐了南宫墨一把,南宫墨挑眉,“好吧,不说了。我让人给你们准备院子。”

一路从鄂州到辰州快马加鞭,南宫晖还算是精神奕奕商念儿却着实累了。说了一会话等到曲怜星来禀告院子已经收拾妥当便跟着人曲怜星一起回去休息了,只留下南宫晖与兄长和妹妹叙旧。

坐在大厅里,兄妹三人一时见都是沉默。说起来虽然是同父同母的亲骨肉,但是向现在这样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都仿佛还未有过。南宫晖看看南宫绪,忍不住开口问道:“大哥,你不是在幽州么?”南宫绪摆摆手,并不想说起在幽州跟萧千炜之间的矛盾。只是道:“墨儿和你都在这里,我自然也该过来看看。”南宫晖羞愧,“让大哥和墨儿费心了。”南宫墨笑道:“二哥这么说,便是见外了。”

南宫晖原本就不是喜欢转牛角尖的,见她如此说也跟着一笑道:“墨儿说得对。”南宫绪看向南宫墨,问道:“鄂州的事情,你们是怎么想的?卫公子既然出手将晖儿他们救回来,想必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了。”

南宫墨有些无奈,“大哥,行军打仗的事情我却是不怎么擅长。不过我也听他们说过,一线峡地形崎岖,连行走都十分困难,想要攻破只怕不是那么容易。”说罢,两人齐齐看向南宫晖。南宫晖缩了缩脖子,他若是说了什么的话,是不是…出卖了岳父?

南宫绪没好气地扫了一眼傻弟弟,道:“你们能出现在这里,说明鄂州现在已经不是归化将军说了算了吧?”

“但是……”南宫晖小声道:“岳父还是鄂州的副将啊。而且…萧千夜虽然对他不仁,但是岳父还是对朝廷很忠心的。”岳父若是知道他出卖了自己,会拿着长刀砍死他的吧?

南宫绪挑眉,“卫公子可有问你什么?”

南宫晖摇摇头,卫君陌吧他们带回去之后连咸宁城都没让进就直接扔给几个黑衣侍卫将他们送回来了。

“你知道为什么他什么都不问吗?”

南宫晖一脸求知若渴的望着大哥:求告诉。

南宫绪抚额,无力地道:“因为他认为,你根本说不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南宫大公子终于还是绝了将弟弟培养成一代名将的念头了,这智商…注定了只能成为猛将而不是统帅。另一方面,南宫大公子对弟弟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巨大愧疚。同一个爹妈生的没道理智商差别这么大,一定是他从小太护着晖儿了所以才把他养笨了。

南宫晖:墨儿,大哥看着我的眼神好奇怪。

南宫墨自然看出来南宫绪是什么意思了,忍住笑道:“二哥,大哥只是想要问问你一线峡的一些基础情况。这些东西…你不说君陌自己也能够查到的,所以他才不问你。咱们这里离得有些远,所以才想先听听你的说法。而且…我看念儿一直闷闷不乐的,想必是担心商将军?”

南宫晖连连点头,南宫墨悠悠道:“我们势必要拿下鄂州的,商将军既然是念儿的父亲咱们自然也不是外人。难道二哥真想看到我们打的死去活来?”

确实是不想,但是我也不能气死岳父啊。南宫晖不太确定如果鄂州失守,特别是如果因为自己泄露了什么而失守的话,岳父大人会不会羞愤自尽。但是…面对大哥和小妹,什么都不说看着他们损兵折将肯定也是不行的。

看着南宫晖表情变来变去十分精彩,南宫墨忍笑不语,南宫绪无语望天…望头顶。

南宫绪叹了口气,问道:“你觉得现在泰宁卫能够攻得下一线峡么?”

南宫晖表情吩咐了正常,摇摇头坚定地道:“不能。”

“为什么?”南宫绪问道。

南宫晖给了他一个理所当然的表情,“就算泰宁卫果然能征善战,他们背上也没长翅膀啊。能飞过一线峡去?早在你们刚拿下越州还没有进攻辰州的时候,岳父就做过许多次的战场推测,但是最后的结果都是——除非卫公子绕道而行,或者从一线峡上边飞过去。否则,就算想要强行突破…只要一线峡上的守军发挥正常,进去三万人能出来三千人就该偷笑了。”

南宫绪微微蹙眉,商戎的名声和战绩他都听说过,也相信他绝不是信口开河的人。事实上,从古自今也没有什么将领会自己找抽去打一线峡的。但是他们现在是没办法,换条路打别的地方好说,但是对南宫墨和卫君陌未来的规划却会产生极为重要的印象。而且只有咸宁却拿不下鄂州,咸宁也并不安全。从咸宁过一线峡往鄂州很难,但是反过来却相对容易,因为这边没有可以驻扎和设伏的地方。就算鄂州的大军不来招惹他们,是不是派些人来捣乱也够恶心人的。

南宫绪叹了口气道:“既然无法力敌,就只能智取了。”

“大哥有想法了?”

南宫绪摇头,“有个大概的想法,但是具体情况不明还做不得数。不过我看卫公子如此淡定自若,想必心中早就有数了。”比起力破千军,南宫大公子素来也更喜欢以智取胜。当然…这跟他没有力这件事有很大的关系。但是,也因此他在这方面其实很容易跟卫公子的思路接上头的。只有谁比谁更阴险,绝没有谁比谁更善良。具体参照物:南宫怀和萧千夜。

“大哥……”南宫晖抖了抖,在兄长和妹妹的注视下定着压力道:“我岳父还在那边呢,手下留情…”

南宫绪无语,“商将军是一位将才。”就算他不顾念弟弟和弟妹想要弄死商戎,卫君陌作为一军统帅也是不会答应的好么?哪怕卫君陌真是杀人魔,有些人不到万不得已也是不能杀的。

南宫墨笑道:“大哥是打算去咸宁了?”原本南宫墨是希望南宫绪能够留在辰州帮她的,毕竟南宫绪身体并不太好。之前在幽州,弦歌公子也替南宫绪诊过脉,小时候就伤了根本跟成年以后受伤什么的却是不一样的。而且南宫绪年纪也太大了,想要趁着还在长身体的时候调理回来都难。不过,南宫绪显然是对战场比对政务更有兴趣,而且这些事他确实也不如秦梓煦更擅长一些,南宫墨也不愿勉强他。

南宫绪点点头道:“军中不是缺人么?我虽然可能无法冲锋陷阵,总还能有点用处的。”

“大哥愿意去帮君陌自然是最好。”不说南宫绪那仿若天生的战场天赋,他到底是南宫怀的儿子没受伤之前也是按照将门之子的标准教养的。受伤之后自己琢磨的兵书战策更是不在少数,虽然他把这些用作了另一个战场。还有这几个月他在幽州卫军中,并不仅仅是作为将领同样也是作为一个新人在学习和吸收知识。不知是遗传至南宫家还是孟氏的学习能力自然是超群卓然的。比起费尽心力培养新人,南宫绪这样的人显然是更让做主帅的欣喜的。

呃…她不确定卫君陌看到南宫绪会不会感到欣喜。

南宫绪道:“这段时间晖儿先留在辰州,等到攻下了鄂州再说。”看着还想要说什么的弟弟,南宫绪道:“不想商戎倒霉的话,最好别出去乱跑。让人发现你们在辰州,商戎不会被卫君陌害死先要被你害死了。”

南宫晖顿时蔫了,南宫绪继续对南宫墨道:“找点书给他读,看看能不能……”变得聪明点。这么蠢萌的弟弟,简直是对孟氏血统血淋淋的嘲讽。

“是,大哥。”南宫墨忍住笑道。

见她如此,南宫绪神色微暖,“你…你自己也要保重身体,别太累了。”想了半晌,南宫绪也想不出来除了保重身体妹妹还有什么能够让他嘱咐的。这么一来,又觉得弟弟傻一点也不是坏事。要是弟妹两个都跟墨儿一样,做兄长的存在感在哪里?

“徒儿见过师父。”商峤从外面进来,稚嫩的小脸还带着几分未平的怒意。不过看到南宫墨后立刻便消失无踪了,好奇地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南宫绪二人恭敬地行礼。南宫墨笑道:“过来见过长辈,这是我大哥,二哥。”

商峤点点头,走上前去,“商峤见过大师伯,二师伯。”

南宫家两位公子扯了扯唇角,他们还真没有被人叫过师伯。还是南宫大公子更有先见之明一些,想起此时还在幽州的某人,微微点头道:“不必多礼,叫…舅舅就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母,叫舅舅也是可以的吧?虽然,这个外甥的年纪实在是有些大。不过比起让人蛋疼的师伯,南宫大公子表示可以接手这个称呼。

商峤侧首看向南宫墨,南宫墨也含笑点了点头。

商峤这才道:“见过大舅,二舅。”

南宫绪和南宫晖自然要送上见面礼,商峤再次谢过。南宫墨方才问道:“方才看你一脸的不高兴,不是出去玩儿么出什么事了?”商峤才十一岁,但是身量比一般的孩子小。更何况南宫墨也不真是十几岁的女子,看他自然更觉得是小孩子。

商峤撇了撇小嘴,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方才在外面碰上…黄…”商峤并不像叫黄秀才父亲,但是说出口却又怕师父觉得他不孝只得住了口。

南宫墨蹙眉,“怎么遇上的?”

“我从书肆出来,他就在门口等着了。好像…之前那个李家姑娘跟他闹翻了,看起来有点落魄。还说以前是他不对,以后会好好照顾我…”商峤低声道:“要我跟师父和秦先生说替他谋个职位,否则就是不孝。师父,我以后会孝顺师父和师丈的,但是我不想孝顺他。”说完,商峤有些担心地望着南宫墨,小手紧紧地抓着衣角显然是有些紧张。

他很想做师父眼中的乖徒儿,但是他真的不想原谅那个人。就算他没有想要利用他谋官,他也不会原谅他的。因为,他的母亲和妹妹是真的已经死了啊。

死了,就是再也回不来了。无论那人做了什么,母亲和妹妹都已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感觉到他的紧张,南宫墨只当没看见淡淡道:“又不是什么大事儿也值得你如此心神不宁?不喜欢让人将他赶走就是了。”

闻言,商峤猛然抬起头来看向南宫墨。这世上的人总是讲究孝道的,那些读书人总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但是…难道父亲做了那样的事情,做儿子的还要毫无芥蒂的顺从吗?若是如此,他又该拿什么去孝顺母亲?

看着他惊愕的模样,南宫墨不由一笑,“好了,只要你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去做便是了。我对你的要求只有一条,不得欺辱伤害无辜之人。下次若是让君陌看到你为了这点小事犹豫不决,当心他收拾你。”

商峤缩了缩脖子,想起那个见面其实不太多但是看起来很可怕,听侍卫大哥以及曲姨他们将心狠手辣很可怕的师丈。孝顺师丈什么的…听起来好像会让他的信念受到严重的考验,要不还是再想想吧?

不过,原本还有些阴郁的小脸却一下子放开了。商峤重重地点头,朗声应道:“是,师父!”

看着他,南宫墨淡淡微笑。突然有些好奇起来,自家夭夭和安安长大了,是不是也跟阿峤一样好玩儿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