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7、君臣相疑/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咸宁城中

卫君陌倚坐在大堂上方的椅子里,神色淡漠的望着底下的众人。大堂里出了闲来无事被蔺长风拉来的秦梓煦以外,所有人脸上的神色都有些凝重。泰宁卫之前的战事一路势如破竹,多少难免有些目空一切。但是却被一个小小的一线峡挡住了去路,将近半月几次试探着攻击都未见寸功。这对于这些天之骄子们来说显然是个不小的打击。偏偏,身为主帅的卫君陌还一副不管不顾,时不时的露出一个“我在等你们攻破一线峡”的眼神,让一众将领们更加的焦躁不安起来。

卫君陌神色淡漠的看着一众心腹和临时属下,良久方才道:“这么说…各位是没有办法了?”

泰宁卫的将领僵硬,却半晌也说不出话来。仿佛感觉到了卫君陌的轻视,为首的一个将领忍不住道:“我们没有办法,难不成卫公子有什么办法?”对于普通的将士来说仰慕卫公子在战场上的威名。但是对于他们这些领兵的将军来说,被迫听从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的调遣却不是那么舒服的。最郁闷的是,这个人能够调遣他们不是因为他战功盖世,也不是因为他位高权重,而是因为…他有钱!

如果不是因为对宁王极度的忠心,也有些明白宁王这么做的原因。这位将军只怕也恨不得将宁王殿下狠狠骂上一顿。

矛盾从一开始就存在的,只是刚开始的时候大家都还多少有些拘束。但是相处的世间长了,加上目前战事不利,这矛盾就难免要爆发出来了。

卫君陌神色淡定,淡淡问道:“如果我有办法呢?”

那将领根本不信,他们这么多人日以继夜的研究想方设法都没有找到能够短时间攻破一线峡的法子,卫君陌难道比他们多长了几个脑袋?冷笑一声,那将领傲然:“如果卫将军卫公子能够攻下一线峡,我们就……”

“就如何?”

能统领千军万马的人也不傻,顿了一下方才道:“卫公子送到军中的那些人,老夫会尽力教导。至于能学到多少就要看他们的本事了。”真以为他们不知道卫公子把那些乌合之众塞进军中还是打乱了塞进来是想要干什么的么?只不过拿着人家的钱,吃着人家的饭不好意思拒绝罢了。他们若是心眼再坏一些,这些人只需要上一两次战场就能够全部报销掉。

当然,他们不知道的事他们应该庆幸自己没有什么坏心眼。否则若是没被卫君陌看出来还好,若是被看出来了,等待他们的未来绝对会变得精彩纷呈,就算宁王殿下也解救不了他们。

卫君陌沉吟了片刻,方才微微点头道:“一言为定。”

他如此干脆的答应,反倒是让人楞了一下。难不成卫公子真的有办法?但是…几个将领各自对视了几眼,纷纷在心中暗暗摇头,他们想不到到底能怎么攻破一线峡。既然卫公子如此有信心,那就看他的了吧?如果卫公子确实是有办法而且成功了,他们也算是长了见识。

遣退了一众泰宁卫将领,蔺长风方才笑道:“我说卫公子,牛皮吹大了可是会破的。你打算什么时候进攻一线峡?”

卫公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蔺长风,多用脑子少用四肢。”

秦梓煦好奇地笑道:“卫公子真的有办法了?”卫君陌如此淡定沉着,显然不可能是骗那几个将领的。更何况这种事情撒谎对谁都没有好处。

卫君陌微微点头,道:“能不能成,还要再看。”

“启禀公子,有位南宫公子在门外求见。”侍卫进来,恭声禀告道。蔺长风一愣,“南宫晖?这个时候他还到处乱跑什么?怕商戎死得不够快么?”

秦梓煦挑眉,“商戎死了对我们是有好处才是,还是说…卫公子打算收服商戎?”商戎确实是个不错的将才。想了想,又道:“郡主现在应该不会让南宫二公子离开辰州,所以来的…应该南宫大公子。”

“南宫绪?”蔺长风挑眉。

卫君陌微微蹙眉,看向秦梓煦,“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告诉我?南宫绪怎么会来咸宁?”秦梓煦倒是没什么歉意,淡笑道:“这些日子忙着倒是属下忘了,前些日子属下还跟郡主讨论过,燕王殿下的二公子进了军中,跟南宫公子同在一个军营,属下猜测不日南宫公子应该就会离开幽州倒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

卫君陌这些日子忙着军中的事情确实鲜少关注幽州的事情,除了燕王的亲笔信或者特别重要的事情,幽州有什么消息也都是发到辰州。若是有什么需要卫君陌立刻知道的,再由南宫墨派人送到军中来。幽州离咸宁路途遥远,南宫绪离开的消息显然是还没送过来。

轻哼了一声,卫君陌道:“让他进来。”

秦梓煦有些奇怪地望了卫君陌一眼,星城郡主和南宫家的人原本关系不太好他也是知道的。但是现在南宫绪跟星城郡主的关系已经缓和了,对南宫晖这个二哥看起来也不是全无感情的,怎么卫公子反倒还像是南宫绪十分不喜的模样?难道是因为当初星城郡主在南宫家受的委屈?

南宫绪跟着侍卫进来,就看到大堂里三个人都直勾勾地盯着他。只是三个人眼中的意味各有不同罢了。南宫绪也不在意,只是淡淡的朝着卫君陌拱了拱手,倒是朝秦梓煦和蔺长风点了点头,“秦兄,长风公子,别来无恙。”

秦梓煦点头笑道:“南宫兄,别来无恙。”

秦梓煦和南宫绪同出一个金陵皇城二十多年,就算秦家和楚国公府来往不多,却也比跟卫君陌和蔺长风要熟悉许多。

卫君陌抬眼打量着南宫绪,道:“你怎么来了?”

南宫绪轻轻扯了下唇角道:“我不来,卫公子打算怎么算计晖儿?”

卫公子沉默不语。长风公子和秦大公子齐刷刷看向沉默的卫公子,不反驳就是默认了。就算跟南宫晖关系不亲近,好歹也是你小舅子吧?用不用这么丧心病狂?卫公子斜了想要说话的蔺长风一眼,漠然道:“本公子怎么行事,不需要南宫公子来多事。”真以为自己是无瑕的兄长了么?

南宫绪也不动怒,只是淡淡道:“你想要离间卫鸿飞和商戎?”

卫君陌挑眉不语,南宫绪继续道:“我可以帮你,但是你不能利用晖儿他们夫妻俩。”

卫君陌道:“我心中自有分寸。”

“你就把怕阴沟里翻船?”南宫绪道:“你敢保重卫鸿飞不会杀了商戎?若是商戎死了…是了,商戎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一样可以达成目的。”

卫君陌紫眸一沉,冷声道:“我答应过无瑕,绝不会动商戎的。南宫绪,南宫晖已经是成年人了,别跟个老妈子似得整天忙前忙后多管闲事。”南宫绪脸色微变,沉默了良久方才深吸了一口气道:“你想怎么办?”

卫君陌眼神淡漠地看着他,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么?”

离间,自古以来永远都不会被人淘汰的计谋。只要有人心,离间计就永远不会失效。

金陵皇城里,萧千夜刚刚收到鄂州知州快马送来的折子。派去传旨并且带南宫晖和商念儿回京的使者在距离鄂州城近百里的地方被山贼给杀了。全军覆没一个活口也没有留下。

听到这个消息,萧千夜并没有如底下的人以为的大发雷霆,只是沉着脸半晌没有说话。其实,登基称帝两年多下来,萧千夜已经比刚登基那会儿的脾气沉稳了许多,只是自从燕王起兵之后坏消息太多好消息太少才显得他暴躁易怒罢了。

御书房里沉默了许久,才听到萧千夜沉声问道:“遭遇山贼,全军覆没。周先生,你信么?”

殿下,周襄微微叹了口气道:“回陛下,没有证据…咱们…”不信又能如何?现在若是因此而问罪商戎可能反倒是中了对方的计策。但是,如果当成没发生过,谁也无法保证现在商戎还能靠得住。

萧千夜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他心中的天平已经偏向了完全不相信商戎这个方向了。甚至他不得不怀疑,这本就是商戎自导自演的一出戏。那么,商戎不肯让自己的女儿女婿入精,甚至导演出这么一出戏,是不是说明他早有反心?

萧千夜知道自己现在这样的想法有些危险,他皇祖父就是一个多疑冷血的皇帝,但是就算是如此皇祖父也曾经告诉过他君臣相疑的危害性。但是,他却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去怀疑商戎,哪怕商戎是皇祖父在世的时候也曾经称赞过忠心耿耿的臣子。对皇祖父忠心,未必就对他忠心。更何况,人是会变得,而皇祖父也未必就能够看准所有的人。

有些烦闷的先将这份折子抛到一边,萧千夜问道:“卫君陌如今被挡在一线峡,他手中的兵马也不多。咱们是不是可以从另一侧出兵与鄂州卫夹击咸宁?”

周襄摇头,“陛下莫要忘了,现在幽州的战事也不乐观。卫君陌如今还有越州那几个地方做拖累,他的路走不远。比起卫君陌…燕王才是陛下的心腹大患。”

萧千夜沉吟,理智上他知道燕王才是他的大敌,但是在他心中其实对卫君陌的戒备更甚于燕王。或许…就只是因为那个出生的生辰八字。

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萧千夜道:“今年征兵的章程下来了么?”

旁边韩敏呈上一本折子道:“回陛下,已经完成了。只要陛下看了觉得合适离开就可以公布天下执行。”萧千夜从内侍手中接过折子翻了翻,凝眉道:“征兵两百万?这是不是有些过了?”

这两百万并不是从军户这种本就属于朝廷军籍的人家征募,而是从寻常百姓中征召。两百万兵马几乎等于要抽掉朝廷近五分之一的壮劳力了。这对明年的耕种影响只怕也是不小的。

韩敏道:“陛下,如今战事紧急。就如周大人所言两边战事都不乐观,剩下的藩王只怕也是蠢蠢欲动。非常之时只能行非常之法,若是让燕王和卫君陌再多夺几处地方,只怕到时候就是我们想要征兵也是晚了。”

萧千夜看向周襄,周襄叹了口气也只得道:“韩大人所言甚是,不过…人数是不是再减一减?朝廷军户之中应该也还能抽调出几十万兵马来。”只是这些人可能年纪都还会有些小。如果年龄合适的话,早就已经入伍去了。

韩敏断然拒绝,“不可。陛下,燕王和卫君陌同样也在征兵,现在燕王府的兵马是不及朝廷,但是假以时日只怕也差不了太多了。”

周襄皱眉,有些不同意韩敏的观点。就算再怎么着急也不能让朝廷伤筋动骨啊,这场战,一看就会使一场旷日持久的战事。现在刚开始就将国家的生力壮劳力打完了,后面的日子还要怎么过?

两人当着萧千夜的面你来我往的辩论起来。从前萧千夜还未登基的时候两个人同样都受到先皇的打压,关系倒是不错。颇有些同是天涯沦落人之感。但是等到萧千夜登基两人都手握重权之后渐渐地就开始有了一些分歧了。时间久了关系反倒是越发的不和睦了。在萧千夜面前争得脸红脖子粗也不是第一次了。

萧千夜挺着两人的争吵只觉得头更透了,忍不住高声道:“够了!”

两人都是一愣,很快反应过来连忙请罪。

萧千夜挥挥手,疲惫地道:“此事就听韩先生的吧。”

“但是,陛下……”周襄还想说什么,韩敏却已经高声道:“微臣遵旨,多谢陛下。”

萧千夜点点头道:“朕知道周先生的顾虑,不过…韩先生也是有分寸的。而且如今咱们确实是缺少兵马。”显然萧千夜心意已定,周襄也只得暗暗叹了口气拱手道:“微臣遵旨。”

萧千夜道:“没有别的事,两位先生就先回去吧。”

知道萧千夜累了,两人也识相的起身告退了。周襄走到门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殿内龙椅上高高在上的年轻帝王,脸上闪过一丝莫名的神色。虽然从小看着萧千夜长大,虽然被先帝打压的半生坎坷,但是周襄也不得不承认跟自己的祖父比起来,萧千夜这个皇帝的能力实在是差的太远了。萧千夜并非不勤政,也并非不想当个皇帝让百姓安居乐业。除了天生的昏君大概没有那个皇帝会想要弄得名不聊生只顾自己享乐。但是,能力的差距有的时候并不是靠勤奋就能够填补得了的。

继位快三年了,萧千夜每夜批改折子到深夜。从前还有些京城中贵女不清不楚的传闻,登基之后反倒是看淡了女色,除了给太后请安探望皇后皇子,嫌少踏足后宫。只是他越是如此努力,周襄便越是忍不住想要叹息。若真是一个不上进的昏君,骂一顿也就算了。但是萧千夜既不昏庸也不懒惰,他只是不适合这个位置而已。

“周兄这是在想什么?”韩敏看着他神色有些奇怪,开口问道。

周襄看了一眼韩敏,摇头道:“没什么,韩兄…陛下年轻遇到如今的情况难免心中焦急,你我却要稳得住才是。”

韩敏知道他说的是方才的征兵令的事,不以为然地道:“周兄说得是,不过有的时候也不必太过胆小了。燕王和卫君陌不过控制了区区一块小地方,难不成周襄觉得他们真能翻天了不成?”

周襄抬眼望了一眼有些阴沉地天空,低声道:“这种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韩敏并没有挺清楚他的话,也不在意,只是一拱手道:“老夫还有要事,就先告辞了。”

看着韩敏拂袖而去,周襄良久不语。

“周大人。”身后,一个内侍追了过来,周襄问道:“陛下还有什么吩咐?”

内侍道:“回大人,陛下说还是给靖江郡王换一个副手安心一些。请周大人和众位臣工先议一议,选哪位将军替代更合适一些。”

周襄默然。

“周大人?”

“我知道了,你去吧。”周襄道。

“是,奴婢告退。”

推荐潇湘人鱼之泪童靴的新文《酒店风云之诱爱成瘾》职场女强,美男多多,结局专一。

对现代文有爱的亲们可以去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