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8、离间,阋墙/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鄂州军营中,商戎正坐在大帐里的书案后面看着手中的兵书。只是他望着兵书的眼神却有些空洞无神,显然,心思也并不是真的在手中的书上。之前他关于一线峡的布防的提议有两次都被卫鸿飞给拒绝了。不仅如此,卫鸿飞还将他之前的布防给改了许多,并且禁止商戎亲自前往一线峡,以至于现在,商戎也只能从属下的一些消息来判断一线峡的布防到底如何了。就算一线峡真的是天险,也抵不住守将自己作死啊。卫鸿飞虽然算不上作死,但是以商戎的眼观看他的布防并不十分高明。也就是仗着有一线峡这个天险在,若是换成别的地方现在还能不能这么平静真是不好说了。

另一方面,商戎也为咸宁那边的安静感到有些不安。他对卫公子的行事作风有几分了解,这样的平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但是被扔到后方无法接触到第一手信息的商戎一时间也无法判断卫君陌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大帐外,传来一阵凌乱急促的脚步声。商戎抬头来没来得及起身就看到大帐的门帘被人掀开,卫鸿飞带着人送了进来。

商戎脸色不由得一沉,“靖江郡王!”即便是卫鸿飞是郡王,现在又是主帅。但是论军中的品级他商戎也没比卫鸿飞低多少。这样连通报也没有一声就直接带人闯进来,实在是欺人太甚。

卫鸿飞也不含糊,先声夺人厉声道:“商戎,你好大的胆子!”

商戎心中微沉,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沉声道:“哦?不知本将军做了什么让靖江郡王如此无礼的强闯我的大帐?”

卫鸿飞冷笑一声,道:“你不用装模作样,我问你,南宫晖和商念儿去哪儿了?”

商戎垂眸,冷声道:“靖江郡王这是什么意思?小女和晖儿已经…郡王这么问未免有些过分了!”卫鸿飞冷哼一声,“过分?遭遇山贼身亡?但是本将军得到的消息为什么说有人在辰州看见他们?”

“你是什么意思?”商戎咬牙。

卫鸿飞道:“本帅现在怀疑你和南宫晖已经暗中投靠了卫君陌和燕王,你有什么话要说?我可记得…你那女婿南宫晖不正是南宫墨的嫡亲二哥么?”商戎也不示弱,傲然道:“老夫还记得,靖江郡王和卫公子是父子呢。”

“放肆!”卫鸿飞大怒,他如今最恨的便是有人在他面前提起长平公主和卫君陌。仿佛无论他做了什么,只要提起这两个人就昭示着他人生的失败一般。

商戎征战沙场几十年岂会被他吓住?冷笑一声道:“本将军对朝廷忠心耿耿,岂是你信口胡言几句就可以改变的?之前是看在你是陛下派来的份上给你几分面子,你以为自己是谁?”

卫鸿飞气得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紫,却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没有确凿的证据他真的动不了商戎。商戎虽然才来鄂州也每两年,但是商戎在大夏军中的威望却还是不错的。至少,比他这个二十多年没上过战场的郡王强得多。

即便是他奉了陛下的旨意接管鄂州卫,但是如果不是商戎自己退让他也别想这么顺利的掌控住鄂州卫。如果他只凭几句谣言就要对商戎做什么,底下的将领是绝对不会同意的。如果将商戎逼急了,商戎真的反了的话,只怕军中有不少将士都会追随商戎而去,到时候他可就危险了。

这一次是他也是靖江郡王府最后一次机会,绝对不能出现什么散失。卫鸿飞在心中暗暗咬牙道。

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商戎这样抢白嘲讽。卫鸿飞要是什么都不做当成没发生过只怕手底下的人也会瞧不起他,更何况卫鸿飞显然也不是如此胸怀广阔之瞪着从商戎看了良久,卫鸿飞方才咬牙道:“对主帅不敬,拉下去重则三十大板!”

商戎冷笑不语,对于要挨上三十大板这种事情并不怎么在意。他就不信卫鸿飞敢把他给打死。

“郡王,三思!”商戎没有话说,跟着卫鸿飞一起进来的几个将领却坐不住了。原本卫鸿飞怒气匆匆地来找商戎他们就有些不赞同,他们跟商戎交情不浅,有的甚至跟着商戎许多年了。商戎是什么人他们自然了解。只是想着找商将军说清楚也好,免得事情闹大了更添波折。谁知道卫鸿飞根本没有任何证据,也不知道是哪儿听来的谣言还来了之后是他自己凭空想象的。看起来倒是更像是要找商将军的麻烦,现在还因为什么对主帅不敬就要打商戎板子。现在可是战时,一军副帅被打板子卧病不起会是多大的影响卫鸿飞不知道么?更何况…商将军哪里对他不敬了?这年头,准你闯人家的大帐信口污蔑,还不许人说实话了?

说到底,萧千夜空降了卫鸿飞来统领鄂州卫,下面的将领也是不服气的。哪怕就是再调一个跟商将军平级甚至稍微低一点的将领过来呢,也比一个二十多年没上过战场的将领强吧?

卫鸿飞仿佛明白这些将领心中在想些什么。也正是因此他才显得更加的愤怒,“闭嘴!本王才是主帅!”

一个年轻的将领有些受不了,道:“就算王爷是主帅,也不能公报私仇吧?现在咸宁那边叛军虎视眈眈,王爷把商将军打废了到时候你亲自冲锋陷阵啊?”

“放肆!”

“住口!”

卫鸿飞和商戎的声音齐声响起,商戎看了一眼气得脸色发黑的卫鸿飞,对那小将道:“不得对靖江郡王无礼。此时是本将军不对,你们不必再说。”

“可是,商将军……”

“下去!”商戎沉声道。那年轻将领无奈,只得退回了人群中。看着这一幕,卫鸿飞心中更是恨极了商戎。明明他才是一军主帅,但是在这些人眼中心里,只怕他还比不上商戎一根手指头吧?可恶!

其实,已经发过一通脾气了,卫鸿飞若是趁机下台就这么算了,也还能落得个宽宏大量的名声。毕竟商戎都已经自认了是自己不对了。但是卫鸿飞却憋着一股劲硬是真的将商戎打了三十军棍。看着被侍卫扶回大帐的商戎,军中的将士们议论纷纷,但是毫无疑问的确实卫鸿飞在军中的名声更差了。

商戎赏罚分明却又爱护士兵,无论是在将领中还是在普通士兵中名声都不错。但是就这样一位将军,却在卫鸿飞被排挤到后方每天数蚂蚁不说,还被打了军棍。堂堂一军副帅本当中打军棍,这种事情听起来就觉得卫鸿飞在刻意羞辱商戎。对于这样一个将领,将士们哪里能够爱戴得起来?

越是如此,卫鸿飞也越加痛恨起商戎来了。远离战场二十多年,再次执掌兵权卫鸿飞就发现事情并不如他想象中的顺利。二十多年前,他是忠臣之后,是未来的公主驸马,是先皇看好的年轻将领,从来都不缺人捧着他让着他。而现在,他只是一个即将没落的王府的郡王,一个二十多年没打过仗的将领,怎么可能得到士兵的拥戴和信服?

“混账!”大帐里,卫鸿飞挥手将桌案上的卷宗折子扫落了一地。站在旁边的卫家三兄弟面面相觑,卫鸿飞暴怒的时候他们也不敢随意的开口。三兄弟眼神交锋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最弱势的卫君奕被推了出来,“父…父王,息怒。”

卫鸿飞冷哼一声,“息怒?本王要怎么息怒?这个商戎竟敢…竟敢对本王如此无礼!”

卫君博沉声道:“父王,为了商戎气坏了自己不值当,只会让商戎的奸计得逞罢了。父王,不管商戎如何,终究您才是陛下亲自委派的军中主帅。至于那些将士的反应,那不过是因为我们初来乍到罢了,只要我们打下几个胜仗,他们自然无话可说。”

对于卫君博这个自己看中的儿子的话,卫鸿飞还是听得进去的。只是道:“打几个胜仗你说的倒是容易,如今我们不过是拒收一线峡这个险关罢了。咸宁那些兵马也一直没有动静,看来也是知道一线峡不好打。”卫君泽满不在乎地道:“他们不进来,我们就打出去呗?”

卫君博摇头道:“不妥,泰宁卫的战力虽然咱们没有见过,但是泰宁卫这一路打过来所向披靡,绝对不是普通的兵马能够匹敌的。”

“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卫君泽轻蔑地斜了卫君博一眼,“大哥,你该不会是害怕卫君陌吧?”

卫君博脸上的笑容一顿,淡淡地看了弟弟一眼沉声道:“二弟说笑了。”害怕卫君陌么?卫君博不得不在心中承认他确实是有些害怕,这天下不怕卫君陌的人只怕也不多。但是卫君博更恨卫君陌,因为他的存在让他们母子兄弟多年来只能屈居人下,无论父王再怎么宠爱母亲看重他,在长平公主面前他们还是要低头叩拜,在外人面前他永远都是上不得台面的庶子。而现在,卫君博更很卫君陌了。因为卫君陌的存在,卫家三兄弟一辈子都会笼罩在他的阴影之下。卫君陌不是卫鸿飞的亲骨肉?那也只能证明卫鸿飞或者是他们娘亲的血脉不行而已。

“泽儿,怎么跟你大哥说话?”卫鸿飞脸色有些难看地道。现在这个时候卫鸿飞最厌烦的便是有人提起卫君陌这个名字。卫君泽不以为意的耸了耸肩,道:“既然如此,大哥有什么好办法?小弟恭听大哥教诲?”

卫君博只当没听到他话中带着的刺,道:“父王,主动冲出去与泰宁卫拼我们并没有什么胜算。但是,如果将他们引进一线峡中,他们就算是插翅也别想逃得出去。”话音刚落,就听到卫君泽不屑地嗤笑一声道:“引进来?你当卫君陌是傻子么?会自己带着人跑进来?别忘了已经这么多天了咸宁那边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卫君博道:“寻常的办法自然是不行的。但是…如果我们将一线峡的兵马都撤走了呢?”

卫君泽冷笑,“你以为卫君陌会相信你?”

卫君博不以为意,道:“卫君陌自然不会那么傻,所以,我们要做出真的撤兵了的样子。但是…要实现在一线峡上做好准备,留下少量隐藏在暗处的伏兵。而且,只要泰宁卫进入一线峡,我们可以在他们冲出来之前堵住他们的去路……”

卫鸿飞垂眸思索了良久,“你仔细说说。”

“父王!”卫君泽高声叫道,“你不会真的觉得这个所谓的计策可行吧?连我都骗不过,你觉得泰宁卫的那些人会上当?”

“够了。”卫鸿飞有些烦躁地道:“你不想听就先出去,我跟你大哥还有话要说。”

“好!”卫君泽咬牙,怒气冲冲地冲了出去。卫君奕有些为难地看看父亲,朝着卫鸿飞拱了拱手也跟着出去了。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卫君博才从大帐里出来。脸上的神色带着几分志得意满的味道,显然是他的计策得到了卫鸿飞的认同。

“二弟,你怎么还在这里?”卫君博看着站在不远处阴测测地望着自己的卫君泽挑眉道。卫君泽冷笑一声道:“我不知道是谁给你出的这种馊主意,想要凭这点让父王看重你,你还高兴的太早了。”

比起卫君泽的阴沉冲动,卫君博就要显得平和了许多。淡笑道:“二弟,父王本来就看中我,所以,我并不会为此而高兴的太早,你说是不是?”

卫君泽冷哼,“看来你最近收了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二弟,我们是亲兄弟。”卫君博叹息道。

卫君泽毫不领情,“你以为我不知道么?你根本半点都不会打仗。听说…当初卫君陌要你押送粮草,路上不过遇到一小股的盗匪你就束手无策,吓得屁滚尿流了。”被人揭穿了黑历史,卫君博原本还维持着笑意的脸色也有些难看起来了,“二弟,你一定要跟大哥作对么?”

卫君泽仰天一笑,“二弟?当初你们放弃我对我不闻不问,只是为了一点银子就不愿为我请大夫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我是你二弟?卫君博,这些年利用我利用的很开心吧?我冲在前面替你得罪卫君陌,替你得罪所有的人,世人都只觉得我卫君泽冲动妄为,你卫君博确实温文尔雅的君子。我什么都不比你差,凭什么要一直跟在你后面?卫君博,以后…你是我的敌人,靖江郡王世子之位,我势在必得。你以为,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个狗屁不通的谋士,就能够赢过我么?”

卫君博沉默了良久,最后还是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既然这样咱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本来就没有。”卫君泽道:“你是你,我是我!我跟你这个伪君子不是一道儿的。卫君博,咱们走着瞧。”说完,卫君泽拂袖扬长而去。

“公子。”深夜的咸宁城中,卫君陌坐在书房里看书,坐在他下手的正是南宫家大公子南宫绪。一个黑衣男子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门口。闻言,卫君陌抬起头来挑眉道:“看来是成了?”

黑衣男子道:“回公子,商戎被卫鸿飞打成了重伤卧病在床。卫君博那里也已经布置妥当了。”

“很好,退下吧。”卫君博满意地点头。黑衣男子拱手告退,南宫绪挑眉道:“废掉商戎简单,不过,我有些好奇你是怎么说动卫君博的,卫君博可不是对人丝毫不设防的人。”

卫君陌淡然道:“很简单,因为跟他提建议的人是他最信任的人之一,而且…是跟了他好几年的人,他自然不会怀疑。另外…南宫晖在辰州的消息卫鸿飞已经知道了,他不可能再信任商戎。那么…让他相信商戎原本的布防就有问题又有多难?他看不出来只能证明他不如商戎并不能证明商戎确实没有怀有私心,商戎的布防没有漏洞。”

南宫绪点点头,看着坐在桌案后面一脸淡定的卫公子,“商戎遇到你…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当然,还有靖江郡王府的那父子几个。

卫君陌冷笑一声,“你最好让商戎尽快归顺,否则,我还能让他更倒霉。”

“……”南宫绪微微点头,“不用担心,就算商戎不肯倒戈帮你,让他两不相帮还是容易的。”

“拭目以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