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为人臣,止于忠/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戎在听说了卫鸿飞对一线峡的布防调整之后,难得的什么话都没有说。他没有话说,但是军中的那些将领们却不能不说。卫鸿飞这个决定在他们看来简直是荒谬至极的。因为商戎不可信,所以他不知的防御也不可信?那是不是商戎在努力阻止叛军通过一线峡,为了表示他们跟商戎不是一路的就应该敞开大门让叛军如入无人之境?

虽然卫鸿飞也说了一堆的理由试图说服他们,但是这些理由在这些将领看来只有一条是真实的。那就是——因为这是商戎布置的,所以不行。但是将领们越是反对,卫鸿飞反倒越是进入了一种世人皆醉我独醒的状态中。也就越发的听不进众人的劝告了。

大帐里,商戎有些慵懒的趴在床上养伤,他跟前床前几步远的地方站着四五个将领,脸上的神色都有些不好看。

一个脾气急躁一些的将领道:“商将军,您倒是说说看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啊?”

商戎侧首看向部下,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老金,你觉得我现在能有什么办法么?他是主帅我是副将,更何况…。”抬手撑起了上半身,不过很快又躺了回去,三十大板即便没有下死力气也不可能两三天时间就能够活蹦乱跳。

见他如此,众将领也是无言以对。被卫鸿飞打压的最厉害就是商戎他们怎么会不知道。但是现在,如果连商戎都没有办法的话,他们这些普通将领就更加拿卫鸿飞这个有着郡王身份的主帅没有办法了。难道,就真的任由卫鸿飞这么乱来?

商戎道:“各位先回去吧,有机会,我会跟靖江郡王提的。”

“那就有劳商将军。”众将领也没有办法,只得请商戎安心养身一起告辞出去了。

“来人。”病床上的商戎慢慢坐起身来,沉声唤道。

一个侍卫出现在大帐中,恭声道:“将军。将军,你的伤?”商戎凝眉,摇头道:“无碍,靖江郡王那里是怎么回事?”侍卫道:“听说似乎是靖江郡王府的那位大公子提的建议。说是想要引君入瓮。”

商戎冷笑一声,“愚蠢,我只怕他是开门揖盗。卫君博年轻不晓事,难不成卫鸿飞也不知道?”

侍卫道:“军中的各位将军们都劝过了,但是…靖江郡王依然一意孤行。将军如果再去劝,只怕是会适得其反。”靖江郡王最厌烦的人就是商戎了,商戎越说不行他只怕越是要一意孤行了。

商戎闭了闭眼眸,很快又豁然睁开,沉声道:“无论如何…也不能什么都不做看着他…拿笔墨来,我要给陛下写折子。另外,让军中的将士随时注意着,一旦一线峡有变,立刻前往驰援。”

侍卫看着商戎有些犹豫,“将军,这样做值得么?卫鸿飞本来就想要找你的茬,若是让他发现你让人暗中注意着一线峡只怕更加不会善罢甘休。还有金陵那里,若是陛下接受了将军的意见还好,若是没有只怕将军还要反受其累。”

“去。”商戎沉声道,“本将军不是为了卫鸿飞守一线峡的。”

侍卫叹了口气,低声道:“将军重要为大小姐想想吧。”

商戎眼皮颤了颤,终于长叹了一口气道:“有晖儿照顾,念儿不会有事的。先帝对我有知遇之恩,去吧。”

“是,将军。”

“商戎,你什么意思?!”时隔数日之后,卫鸿飞再一次气急败坏的冲进了商戎的大帐。此时商戎已经不在卧床不起了,只是依然还不能剧烈活动,只在自己的帐中养着。商戎抬眼看了他一眼,淡定地道:“恕末将不明白王爷再说什么。”

卫鸿飞冷笑,“不明白?本王让你驻守鄂州,你时时派人探听一线峡的消息是什么意思?还让士兵随时准备急行军?商戎,你也是军中的老将了,违抗军令是什么罪名你不会不知道吧?”

商戎兵不着急,只是道:“王爷想多了,鄂州在一线峡以北,一线峡不破鄂州稳如泰山。末将让士兵准备着,也不过是因为比起鄂州一线峡更可能需要他们罢了。更何况,如今是战时,枕戈待旦本就是军中将士分内之事,王爷所谓的违抗军令从何说起?”

“本王不想听你狡辩。”卫鸿飞冷然道:“你不仅违抗军令,还探听军中机密,商戎,你到底居心何在?”

眼看着卫鸿飞有想要给他扣上大帽子,商戎脸色也渐渐严肃起来,“王爷所说的罪名,末将不敢认。不过,王爷既然问了,末将也就说说自己的意见。王爷那所谓的计策和布防,恕末将无法同意。我军占据一线峡天险,叛军虽然暂居咸宁,但是身后却又三个在闹饥荒的州府拖累。只要假以时日,对方撑不住了自然不战而退。我们只要守住了一线峡,就算是赢了。王爷何必如此冒险多此一举?”

“什么叫多此一举?”卫鸿飞厉声道:“咸宁难道不是大夏的国土?越州辰州难道不是大夏的国土?消灭反贼收复河山什么时候成为多此一举的事情了?商将军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

“……”问题是,你现在有这个能力消灭反贼收复河山么?商戎在心中暗暗道,面上却是一片平静,“王爷应该明白,现在我军的主力和重点都在北方。”

“那又如何?”卫鸿飞斜眼扫了商戎一眼,道:“既然商将军不想驻守鄂城,就带兵去守青阳县吧。”

“王爷!”商戎语气中多了几分怒气,青阳县只是鄂州境内的一个小县城。既不是什么军事要塞也不是什么经济重镇,更没有什么险关根本没有驻守的必要。就算驻军最多也不过是几百人罢了。卫鸿飞这样说分明是要将他完全排除出鄂州卫。

卫鸿飞不等他说话,抽出一本折子扔到了商戎跟前的桌上,“这是陛下命人快马加鞭送来的,你看看吧。”

商戎抬手取过桌上的折子翻看,心中却是一凉。他上书皇帝的折子,皇帝一个字没有批原封送了回来却送到了卫鸿飞手里,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卫鸿飞眼底闪过一丝愉悦,道:“陛下旨意,商戎不遵军令,妄测上意,贬为参将。”

商戎脸色冷峻,并没有让卫鸿飞看到丝毫的失落和挫败。也让卫鸿飞愉快之余有了一点点遗憾。不过能够将商戎从军中赶出去总归是一件大好事,只要没有商戎从中作梗,他想要收服军中那些将领自然会容易许多。

看着卫鸿飞得意地离去,商戎坐在椅子里良久不语。

“将军,咱们现在怎么办?”身边,侍卫低声问道,同时也有些不平地道:“没想到,陛下竟然真的……”

商戎叹了口气,“君王本就多疑,有晖儿这层关系,陛下确实是很难相信我。只是我们想到,陛下竟然连我的进言都不肯听。”商戎写那封折子并没有告卫鸿飞的状,也没有指望凭一封折子参倒了卫鸿飞自己就能够重新执掌鄂州卫。折子里只是客观的对一线峡如今的局势和布局的分析罢了,原本以为陛下看了之后能够另外派一位主将过来,哪怕是敲打卫鸿飞几句呢?可惜…什么也没有。

“难道咱们就真如卫鸿飞所言,去收…青阳县?”侍卫一脸踩到屎的表情,青阳县那种地方有什么好收的?就算泰宁卫打过来了也可能根本不会派兵去驻守青阳县好吗?大概,青阳县唯一的一个优点就是,距离鄂州城和一线峡足够远吧?将军真到了那边,就再也管不着鄂州的事情了。

商戎垂眸道:“皇命难违,军令如山。罢了,去准备吧。”

侍卫点点头,无声地去了。商戎坐在桌案后面思索了良久方才提起笔来重新写信。这一次,他并不是写信给萧千夜了,而是写给早已经在颐养天年的鄂国公元春,只希望能够来得及,只希望老国公能够收到他的书信,这也是他现在唯一能够为大夏做的事情了。

一个信使带着迷信飞快地离开了军中朝中金陵的方向而去,却在距离鄂州百里之外的地方被人给拦了下来。南宫绪一身墨色衣衫,神色冷峻地看着被绊马索绊倒在地上的信使,吩咐道:“把他带下去吧。”

两个黑衣男子过去随手将人砍晕过去,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封火漆封印的信函。一人将信函呈给南宫绪,另一人却提着人消失在了树林里。南宫绪拿着信函,没有丝毫犹豫的撕开抽出了里面的信笺。

过了片刻,方才将信函塞了回去,转手递给身边的人道:“送回去交给卫君陌吧。”

“是,南宫公子。”

南宫绪低声道:“倒是个难得的忠臣。”只可惜…萧千夜显然并没有那么多的信任给这位忠臣,不然商戎也不会被逼得只能给鄂国公写信了。可惜,这封信鄂国公是注定看不到了。

“商戎现在哪儿?”南宫绪问道。

侍卫低声道:“商戎被卫鸿飞贬去了青阳。现在应该已经上路了。”

南宫绪点点头,思索了片刻道:“那我们也去吧。”

“南宫公子也要去青阳?”

南宫绪道:“去不去青阳无所谓,能够遇到商将军好好聊聊就可以了。就算是一时半刻说服不了商将军,至少也要让他无法回去帮卫鸿飞的忙。”侍卫道:“咱们何不直接将人绑回去?之前在军中不容易,但是这次商戎被贬到青阳定然不会带多少兵马的。”

南宫绪冷笑一声道:“商戎那种人,若不是他心甘情愿跟你走的,你这一刻绑了他,下一刻他就能死给你看。咱们走吧。”

“是。”

商戎果然只带了数十骑兵前往青阳县,所以,在靠近青阳还有数十里的地方的路边茶棚里看到坐在里面喝茶的南宫绪还是不由得有些惊讶。商戎跟南宫绪并不熟悉,即便他是自己女婿的大哥。但是南宫绪的事情他听说的却不少,这位南宫家大公子十几年如一日的默默无闻,却在最后一鸣惊人直接将整个楚国公府都给葬送了。而且在这之前还将自己的一弟一妹嫁的嫁分家的分家,刚开始或许还认为他是想要跟弟弟争家产爵位,但是等到后来南宫怀事败才明白过来,南宫绪显然是早有打算的。不管他是个什么人,至少单轮心计就是自己那个女婿拍马也赶不上的。

“商将军。”南宫绪举杯淡笑道。

商戎站在门口,脚下顿了一下很快便回复了平常。举步踏入茶棚中微微点头,“南宫公子,南宫大公子怎么会在这里?”南宫绪也不含糊,“自然是在这里等着商将军的。”商戎眼眸一凝,沉声道:“在下可不知道与南宫大公子有如此好的交情。”

南宫绪轻声叹了口气,“商将军是晖儿的岳父,岂是交情两个字可以言明的?在下不希望让二弟难过,同样也不想让弟妹有丧父之痛。”

闻言,商戎冷笑一声在南宫绪对面坐了下来,“南宫大公子如果是为了卫公子来做说课的,那就请回吧。”

南宫绪摇摇头道:“商将军如此固执又有何益处?皇帝陛下那里,您不是已经试过了么?”

“卫公子麾下,好灵通的消息。”商戎沉声道:“先帝对老夫有知遇之恩,为人臣止于忠。老夫跟卫公子和燕王殿下道不同不相为谋,南宫公子请回吧。”南宫绪摇头道:“在下跟将军的看法却不一样。”

“哦?请指教。”商戎冷声道。

南宫绪道:“在下对什么忠孝节义不感兴趣,这世上最重要的永远都只有最亲近的人。为了他们,就算让天下人都去死,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将军,若是为了弟妹,您也依然如此坚持么?”

商戎冷笑道:“南宫公子这是在威胁老夫么?”

南宫绪摇头,“既然将军默认了晖儿和弟妹的去向,自然也是相信卫公子和墨儿的人品定然不会拿此事威胁将军的不是么?”说真的,卫君陌还真的没有什么人品可言。如果没有墨儿的话,只怕他真的不介意用南宫晖和商念儿威胁商戎一把。

“既然如此,公子是什么意思?”

南宫绪淡定地道:“没什么意思,在下闲来无事不知可否到将军府上盘桓几日?”

“老夫也是初到青阳,只怕寒舍简陋……”

“没关系,我不嫌弃。”南宫大公子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