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0、夜战,暗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

商戎自然知道南宫绪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但是正是因为人家这样光明正大的摆出姿态“爷知道你看出来爷的用意了,但是爷就是要缠着你,让你没空管别的事”,他反倒是不好直言拒绝。沉默了半晌方才沉声道:“既然南宫公子不嫌弃,老夫自然是欢迎。”

南宫绪举杯,“那就打扰将军了。”

“哪里。”商戎淡然道,只是心中如何想的就不好说。南宫绪自然不会去在意商戎心里是怎么想的,只要达成目的就行了,至于别人内心想什么重要么?商戎对朝廷的忠心,或者说对先帝的忠心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对此南宫绪也并不着急也不担心。因为商戎并不是一个无情的人,更不是一个没有丝毫弱点的人。所以...说服或者说是收服他只是早晚的事情。当然,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能让他再跑到一线峡去给他们添麻烦了。

多了一个人跟着原本并没有什么,但是如果这个人是南宫绪的话就麻烦多多了。即便南宫绪并不张扬,但是商戎心中也清楚只怕过不了多久卫鸿飞就会知道他身边多了这样一个人。到时候,卫鸿飞岂会不抓住这个机会攻讦他?另一方面,商戎也明白南宫绪这么做的原因。虽说行事有些卑鄙,但是对他商戎来说却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毕竟卫公子和南宫绪下手若是再狠一点,直接借卫鸿飞的手杀了他也不是不可能。

商戎知道,这只怕还是借了自己那位女婿以及星城郡主的光。

只可惜...商戎在心中无奈地苦笑,暗暗摇头。这种明知道别人在算计自己,你却无法对他发火的情况实在是让人感到有些憋屈。

商戎这边因为南宫绪的不请自来且自郁闷憋屈着,另一边一线峡的卫鸿飞父子却十分的开怀。踢走了商戎这个碍眼的绊脚石,卫鸿飞每天的饭都能够多吃两碗。在加上之前叛军一次试探攻击却被他们打的狼狈而去,就更加让卫鸿飞和卫君博父子俩坚定了自己的决定才是正确的,商戎分明是想要叛国投靠燕王的想法。全然看不到属下将领们眼中的担忧和愤慨。但是有了商戎的前车之鉴,剩下的将领们也没有人再敢违抗卫鸿飞的意思了。商戎这样的原鄂州卫指挥使,先帝亲封的归化将军都被卫鸿飞说打就打,说贬就贬,他们这些不起眼的小人物有几条命去跟卫鸿飞硬杠?

一时间,鄂州卫竟隐隐成了卫鸿飞的一言堂,卫鸿飞也越加的志得意满起来。仿佛这二十多年的别在胸口的郁气都一下子吐干净了一般,胸怀舒畅无比。

咸宁城外,蔺长风站在一处山坳路口上眺望远处的群山。那群山之中隐藏着的一条峡谷就是他们将要跨越的一线峡。蔺长风不远处,卫君陌一身青衣临风而立,迎面而来的秋风带了几许寒意也将他的衣摆吹得猎猎作响。

蔺长风抱胸而立,望着远方笑眯眯地道:“商戎已经到了青阳,有南宫绪在他绝对别想再返回战场,怎么样?咱们该动手了吧?”

“再等等。”卫君陌淡然道。

“还等?”蔺长风挑眉,“为了糊弄卫鸿飞,泰宁卫那些家伙还假装被打的屁滚尿流的,心里正不满呢。憋久了可是要出事儿的。”泰宁卫那些家伙眼高于顶,更没有怎么打败仗。如今被一个二十多年没上过战场的卫鸿飞给打败了,说出去多难听,就算是假的也不行。

卫君陌回头看了他一眼,“急什么?若是这一次不成下一次想要再打一线峡,花费的力气只会是这一次的数倍。”蔺长风点点头道:“我知道,你想要毕其功于一役。不过...我现在有点同情卫鸿飞了。”二十多年没上过战场,好不容易得到个机会,眼看着卫君陌就是打算让他输得很惨啊。再看看从出兵以来前所未有的认真的卫公子。这是多大仇多大怨啊。

好吧,确实是有挺大的仇怨的。

“启禀公子虚九密信送到。”一个侍卫快步过来,呈上一封密函。

卫君陌接过看了看,冷漠的容颜上绽出了一丝笑意,随手将信函扔给蔺长风沉声道:“让人准备下去,今晚攻打一线峡。”蔺长风接在手中一看,有些惊讶地挑眉道:“咱们紫霄殿还有这样的人才?居然能够说动卫鸿飞和卫君博完全按照咱们的想法布局?”

卫君陌道:“那只是因为他们喜欢自作聪明而已。”

蔺长风啧了一声,“自作聪明果然是比愚笨还更加可怕。”只怕无论是哪个二三流的将领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偏偏这两位现在只怕还以为自己是在出奇制胜呢。奇倒是奇了,但是能不能胜就不好说了。反正这一次就算他们赢了一线峡这一战大概也没办法名垂史册或者让他们的名声大震了。为什么?因为敌人太蠢了。这样的战斗赢了根本不能够证明是他们能征善战啊。

长风公子愉快地弹了下手中的信函,笑道:“不管怎么说,靖江郡王还是本公子最喜欢的敌人了。”有这么一个敌人他们要少损失多少士兵啊。

深夜,隐藏在群山之中的一线峡阴暗的几乎看不见一丝光影。一路兵马人衔枚马,马裹蹄悄无声息的摸进了谷中的道路。崎岖狭窄的道路上,静悄悄的偶尔能听到山林中野兽的嚎叫。

另一条路上,一群黑衣人犹如魅影幽灵一般的穿梭在山林之中。这漆黑的夜色和崎岖的山路丝毫不能给他们造成任何影响,黑夜反倒是成了他们的保护色。不过几个瞬息便消失在了幽暗的夜色中。

一线峡顶上的营地里,大部分士兵早已经沉睡了。只有巡逻和驻守的士兵还清醒着,整个营地里一片宁静。握着兵器站在崖边的两个士兵睁大了眼睛望着下方不远处的谷底,一边忍不住对身边的同袍道:“有没有觉得,今晚好像特别安静?”

另一个士兵不以为然地道:“天气冷起来了,虫子鸟儿烧起来自然安静。现在还好,若是跟叛军僵持个几个月,等入了冬,咱们再守在这地方可就难过了。”

“自从前几日叛军败退,好些日子没有动静了。这一线峡可不好打,他们还能再来送死?”

“他们不来,咱们也得守在这里。说起来,还真是有些羡慕那些被撤到外面去的兄弟。”

“但是,你说...咱们这点儿人守得住一线峡么?”士兵有些担忧地问道。

“这个...将军既然这么做肯定是有打算的吧?”上层的那些决定和意图,自然不是他们这些普通的小兵能够知道的。

“咦?”说话的士兵突然顿了一下,睁大了眼睛拉过旁边的火把向下面张望。幽暗的谷底黑漆漆一片,其实并不能看清楚太多的东西。

“怎么了?”

“士兵有些疑惑地道:“我方才好像听到下面有响动。”

“或许是底下的兄弟不小心发出的吧。”

“也是。”

山崖下方不远处的一处眺望所,五六个士兵都已经悄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条淡淡的红痕,显然是速度极快的一刀致命。几个黑衣人飞快地将尸体拖到暗处,然后补上了原本的侍卫的岗位。刚做好这一切,山上传来几声暗哨声音,黑衣人淡定的同样回复了几下,然后再一次恢复了宁静。

卫君陌带着两个泰宁卫的将领以及自己跟来凑热闹的秦梓煦站在距离一线峡还有一些距离的一处山崖边上远远的望着远处的夜幕。两个将领都没有说话,夜色中气氛一时有些凝重。秦梓煦看看左右,只得开口笑道:“这么久了还没有被发现,看来公子的计策奏效了。紫霄殿的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两个将领对视了一眼,虽然有些不甘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或许真的要让卫君陌赢了。不过...紫霄殿的名声他们也听过一些,这样赢法也有些胜之不武吧?

将他们的眼神看在眼里,秦梓煦淡笑不语。赢了就是赢了,战场上哪里还分什么武不武的。胜之不武,不胜就更不武了。两个将领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脸色都有些尴尬。

一道亮光乍然闪破天空,并不是泰宁卫的信号。一个将领沉声道:“被发现了。”这显然是鄂州卫守军的信号。

卫君陌并不在意,淡然道:“意料之中。”另一个将领想了想,了然点头道:“这个时间,过了一线峡最险要的地方的兵马已经不少了。卫鸿飞留在一线峡上的兵马并不多,就算后面的队伍被截断,有这些人马也足够攻下一线峡上的大营了。只要...他们的援兵来不及驰援。”

“这怎么可能?鄂州卫就驻扎在一线峡外二十里不到的地方。泰宁卫再厉害也不可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攻下一线峡大营。”从一开始卫君陌就没有打算带兵冲出一线峡,就算冲出去了迎接他们的也是近二十万鄂州卫大军,能出去多少还未可知。只怕拼死拼活出了一线峡,迎面而来的就是敌人的屠刀。但是如果先不惜一切代价夺下了一线峡大营,一线峡就等于是在他们手里了,到时候什么时候出谷,什么时候再与鄂州卫交锋就是他们占主动了。

只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鄂州卫无法按时驰援一线峡上的守军。但是卫鸿飞做出撤军的姿态本就是为了诱使他们自投罗网,又怎么可能会不安排援兵?所以,一开始卫君陌提这个计划,军中绝大多数的将领其实都是反对的。但是卫君陌略似小计就将商戎这个劲敌给弄走了,又让他们不得不有些猜测卫君陌的计策或许真的有用?

四人说话的时间,远处的一线峡谷里已经热闹起来了。原本幽暗的夜色也闪现出火光,兵器撞击的声音和士兵厮杀呐喊的声音及时在这边也能够听得清清楚楚。两个将领双双深吸了一口气。短兵相接,现在他们也只能够等待结果了。

睡梦中被惊醒的卫鸿飞并不惊慌,然倒是有一种终于来了的淡定和放松。但是,之后的事情却并不如他预料之中的发生。闯入一线峡的敌军没有拼死往谷外冲去,而是开始奋力的朝着一线峡两边的驻守军营攻击。如果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刚刚回过神来军营中就有几处地方失火,让驻守的士兵甚至整个大营都乱成一团。

原本从下往上的进攻并不是一个好办法,一线峡的地理条件难度也太高了。但是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较矮的几个靠近谷底的瞭望所都已经被人拿下了,以至于敌军都已经进入谷中一大半,先头部队都要走出一线峡了才被发现。如此一来,现在的局势倒是有些说不上到底是谁占上方了。

“父王,怎么办?”卫君奕有些惊慌地问道。

卫鸿飞咬牙,沉声道:“不用担心,援兵马上就来!”

他在附近隐藏了十几万大军,就不信会不如泰宁卫。等到援军一到,这些人必定全部死无葬身之地。想到此处,卫鸿飞眼底闪过一丝热切。君博说得不错,只要灭掉了这些人,卫君陌手中的兵马就要去掉大半了。这一战,靖江郡王府必定名扬天下!

而此时一线峡外面的鄂州大营,一听到一线峡方向升起的信号的消息,留守大营的卫君博精神一震立刻便起身吩咐道:“快!传令全军戒备,立刻出发驰援一线峡!”

“是!”侍卫领命,立刻转身出去了。很快,军中响起了号角声,原本已经沉睡的士兵们也立刻起身准备出发,原本宁静的军营中多了几分喧闹和肃杀。

卫君博在自己的帐子中走了两圈,门外就有人禀告,“启禀将军,全军已经准备好了,可以出发!”

“好。”卫君博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抬步就要往外面而去。

“别动。”一个低沉的声音在他身后想起,卫君博一愣,响起那熟悉的声音心中不由得一沉,“阿九?”站在他身后,以剑尖顶着他背心的人正是卫君博最信任的幕僚徐九。徐九是卫君博几年前救下的一个落魄书生,当时被人害得家破人亡眼看着就要一命呜呼了。他救了他,从此许久便跟在他身边替他出谋划策。这些年,因为徐九在暗中出的主意,他成功的让父王更加信任看重他,也更加的厌恶卫君陌。所以,他从来没有想过徐九会背叛自己,更从来不知道徐九那样一个消瘦苍白的书生模样竟然还能拿得起刀剑。

“阿九,我自问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我?”

身后的青年男子冷然一笑,道:“从未效忠,何来背叛?”

卫君博心中一沉,咬牙道:“你是谁的人?燕王?还是卫君陌?”

青年男子道:“卫公子麾下紫霄殿二十八宿之虚九。”

“卫、君、陌!”卫君博咬牙切齿,他难以相信竟然在那么久以前卫君陌就已经在他身边安插了人手了。那如果卫君陌想要杀他,他岂不是早就死了?仿佛看出了他的心思,虚九不屑地一笑道:“公子若要你的命,你以为你能够活到现在?这些年我给你出的主意,都是公子的意思。如果公子不愿意,你以为...凭你们的那点心计也该排挤公子和大长公主?”

卫君博脸色灰败,低声怒吼道:“卫君陌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些年他每次在父王面前打压卫君陌的成功,原来都只是卫君陌想要的么?那么他是不是这些年在卫君陌的眼中一直都只是一个笑话?

虚九道:“区区一个注定要没落的郡王府公子岂会看在眼里?不过是给你们找点事情免得老是到公子面前去碍眼,妨碍公子的正事罢了。你们若是安安分分的再金陵继续当郡王,郡王公子,公子原本也没打算现在对付你们。”现在启用虚九这颗棋子其实还是有些浪费的,虚九在卫君博身边许多年,身份上完美无瑕。等到卫君博得到了世子之位,有他引见虚九完全可以进入更重要的地方。再有燕王府和紫霄殿势力的暗中支持,就算一时爬不上太高的位置,但是得到一个重要位置却也不难,比现在只用一次就作废要划算得多。

只是现在攻下一线峡迫在眉睫,卫君陌也只得启用虚九了。

“你想怎么样?”卫君博厉声道:“现在外面有十几万兵马,只要我叫一声你立刻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虚九笑道:“大公子忘了说,我死之前你自然要先死吧?还是说,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你,紫霄殿原本是干什么的?你觉得我不能在死之前杀了你?”卫君博气结,咬牙道:“你想要如何?”

虚九含笑道:“有劳大公子吩咐一句,暂缓两个时辰出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