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战俘/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可能!”卫君博断然拒绝。晚出兵两个时辰,到时候一线峡上什么仗都该打完了。若是一线峡被叛军所占,靖江郡王府固然要倒霉。就算矫情守军撑过了两个时辰,他最后也要被治一个渎职之罪。

虚九冷笑一声也不说话,直接将手中的剑往前送了几分。剑尖刺入皮肉的疼痛顿时让卫君博变了颜色,“大公子,你现在知道…我不是开玩笑的了?”

卫君博额头上忍不住冒出了虚汗,沉声道:“虚九,这几年我待你不薄。卫君陌能给你什么,我都可以加倍给你。只要你……”

“就凭你,也配跟公子相提并论?”虚九不好客气地打断了他的话。卫君博平生最恨的事情大概就是给人跟卫君陌相提并论了。却不知道原来在别人眼中他根本还不配跟卫君陌相提并论。但是再生气又能如何?此时的卫君博再怎么生气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了。命都没有了别的任何东西都没有意义了。

门外的侍卫见卫君博半晌不出来也不由有些奇怪,“公子?”

大帐中两个人心中皆是一紧,虚九上前一步撤走了手中的长剑。却在卫君博刚想要反击的时候一把小巧的匕首顶住了他的脖子。卫君博根本连丝毫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这才想起来这个看似苍白柔弱的青年原本是紫霄殿的杀手。

虚九低声道:“在下劝大公子,人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卫君博垂眸,他当然不想死的。但是…

“大哥!你在干什么?”门外,卫君泽的声音响起。卫鸿飞带着卫君奕驻守一线峡上,派卫君博一个人应付不了军中这些将领便将卫君泽也一起留下了。虽然如今这兄弟俩有些不和睦,但是至少卫君泽还没有蠢到帮着外人跟自家人为敌的地步。

只是,这个时候卫君泽突然出现在这里对他们却都不是一件好事。

“让他进来。”虚九低声道。

卫君博沉默了一下,门外再次传来卫君泽的不耐烦的声音。卫君博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只得开口道:“二弟,你先进来我有事情要跟你商量。”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卫君泽烦躁地掀起门帘走了进来。隔着屏风看到卫君博坐在里间的桌面,也没多想便走了进去。话还没说话,只觉得脑后一痛,眼前一黑卫君泽就此失去了意识。

“你!”卫君博惊恐地看着地上生死不知的二弟,惊怒地道。虚九淡定地道:“不用担心,他没死。而且,他死了不是对你更有好处么?如果再过一些日子,你就该跟我商量怎么弄死他了吧?”

“你胡说!”卫君博有些恼羞成怒。让自己的敌人知道了自己所有的真面目,这实在不是一个值得称道的体验。这两年卫君泽处处跟自己作对,甚至再三的表明了要跟他争夺靖江郡王世子之位,他心中确实是已经起了杀心。但是想要害自己的亲弟弟这种事情,即便是对虚九如此信任他也从来没有吐露过。却不知道原来虚九早就已经看穿他了。

虚九呵了一声,没再说话。显然是并不将卫君博的愤怒当回事儿。卫君博咬牙道:“你觉得这样就可以阻止大军出发么?你打晕了二弟,自然还会有别的将领来。难道你还能一个一个全部都打发了?”

虚九也不着急,“我自然不能全部都打发了,但是大公子你却可以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靖江郡王地兵符也在你手中吧?两个时辰之内,若是有一兵一卒出了大营,我保证你会后悔的。”说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一颗药丸塞进了卫君博口中,并强迫他吞了下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卫君博捂着脖子低吼道。

虚九道:“大公子应该知道,星城郡主是医仙弦歌公子的师妹吧?这枚药丸便是星城郡主所赐,至于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越是不知道的东西越是会让人感到恐惧,只是片刻间卫君博脑海里就已经不知道脑补出了多少种可怕的后果了。原本还勉强算是镇定的脸色也越来越苍白起来。

良久,在虚九淡定的目光中卫君博绝望的低下了头,“我知道了。”

此时距离鄂州百里之外的地方也不平静。商戎带着几十名骑兵快马狂奔,朝着官道的镜头狂奔而去。这几天被南宫绪缠着脱不开身,但是商戎也不是白给的。几日明里暗里的交锋下来商戎也终于完全弄明白了卫君陌等人的打算。盘算着时间不多,商戎果断的甩开了南宫绪,离开了青阳县城。不过此时商戎去的却不是一线峡和鄂州,而是与鄂州相邻的信陵。现在就算他赶回去,一线峡肯定也是保不住了。但是一线峡必定是一番苦战,只要他及时搬到信陵卫的援兵,与鄂州卫回合之后围困将叛军堵在一线峡里面还是不难的。

只是……

商戎勒住缰绳,看着出现在官道前方的人剑眉深锁。

南宫绪一袭布衣,在夜色中带着几分读书人的苍白和虚弱。但是眉宇间的气势却又犹如出窍的利剑一般锋芒毕露。南宫绪坐在马背上,拉着缰绳上前两步淡笑道:“商将军,将客人丢在家里自己出远门,只怕不是待客之道吧?”

商戎冷哼一声,“不请自来,南宫公子难道便是做客之道么?”

南宫绪也不在意,“既然咱们都有些失礼,不如找个地方坐下喝杯酒,在下也好向商将军赔礼?”

商戎沉声道:“南宫绪,老夫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你我立场不同道不同不相为谋,现在,老夫只问你,让还是不让?”

南宫绪摇头,“我既然在此,又岂能让将军就这么过去?”

“既然如此,就别怪老夫不客气了。”商戎厉声道。

南宫绪抬手,一群黑衣人从两边的山道上冲了出去,片刻后便将眼前的路堵得水泄不通。南宫绪道:“若是方才将军便马不停蹄的直接冲过去,或许还有两分成功的机会。但是现在,将军觉得你能够冲的过去么?”

商戎脸色阴沉,闭口不言。

南宫绪看着商戎,眼底有些淡淡的同情,“商将军,其实…就算我放你去信陵,你也是调不到兵马的。萧千夜贬斥你的诏书,以及你跟晖儿墨儿的关系早已经被卫鸿飞传的人尽皆知。现在没有那个将领敢借兵给你。”

商戎脸色铁青,仔细去看其中带着一些难以言语的悲哀和失望。

“既然如此,老夫得罪了!冲过去!”

南宫绪叹了口气,提起缰绳往路边退了几步吩咐道:“别伤了商将军。”

一线峡上,一场混战从半夜一直打到将近黎明。卫鸿飞始终没有等到他心心念念的援军。原本计划中的围剿伏击反倒是变成了一场攻坚战。虽然依靠着天险,但是在兵马不占优势敌方又先发制人的情况下,卫鸿飞也没能占道更多的便宜。在天边升起一抹亮光的时候,第一拨泰宁卫的将士终于爬上了一线峡上最险要的地方,也是大军营地所在。再然后,迟迟等不到援军的驻军终于绝望了。驻守天险他们都拼不过泰宁卫,面对面一对一在这个疲惫困顿不堪的情况下就更不行了。一时间兵败如山倒。

卫鸿飞被泰宁卫的士兵重重包围,他绝望的举起剑架上了自己的脖子,却几番都没能人心划下去,最后只能颓然地扔下了手中的剑。

卫君陌与蔺长风等人漫步而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长风公子饶有趣味的挑了挑眉。看来靖江郡王是当不成以身殉国的忠臣烈士了,怕死就不要充英雄嘛,无端的让人看笑话。侧首瞄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卫君陌,卫公子神色淡漠没有丝毫看笑话的表情。倒是更像是在看一个无足轻重的跳梁小丑。

卫鸿飞自然也看到了卫君陌和蔺长风等人,一时间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紫。这样的情形下相遇,对卫鸿飞来说实在是太过尴尬了。

长风公子摸摸鼻子,挥挥手吩咐道:“先带下去吧。”

“是。”两个士兵上前,踢开了卫鸿飞跟前的佩剑,一左一右架起他就要往外走。

“放开我!卫君陌,你这逆子!还不放了我!”

卫公子仿佛没听见他的话,转身走进了不远处的营地的大帐。蔺长风看看卫君陌的背影,笑眯眯地走进了卫鸿飞。卫鸿飞警惕地等着眼前的青年男子。蔺长风他自然认识的,金陵蔺家被逐出家门的嫡长子,从小便喜欢跟在卫君陌身边。甚至就连卫君陌离开金陵前往幽州,跟着燕王骑兵叛乱他都跟着一起,“蔺长风,你想干什么?”

蔺长风笑道:“王爷,你以为…打仗是玩游戏还是请客吃饭?你现在可是战俘,知道战俘是什么么?”

“狗屁,本王才不是……”

“不是什么?不是战俘么?”长风公子一脸困扰地看着他,“那您现在这是……”

“是你们,是你们使了诡计……”这话说得,卫鸿飞自己都没脸说下去了。

“呵呵。”长风公子一脸看傻叉地表情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间感到有些无聊起来,也有些理解了卫君陌为什么直接无视了卫鸿飞。因为这人实在是没有理会他的必要。

大帐里,一众泰宁卫的将士看着坐在主位上的俊美男子,脸上都不由得多了几分谨慎和钦佩。不管卫君陌用了什么手段,他拿下了一线峡总归是个事实。军中的将领大多也都是豪迈大气的人,倒也不会输不起,“卫公子运筹帷幄,末将等人佩服。”

卫君陌微微点头,淡然道:“客气,虽然一线峡已经拿下,但是一线峡外面还有十多万鄂州卫。甚至鄂州以外的信陵卫,后面的事情还要各位鼎力相助。”见他没有提起那个赌约,泰宁卫的将领心中更舒服了一些。他们自然还是会执行赌约的,但是自己做和被赢家主动提起来的感觉总是不一样的。这位卫公子看着冷漠高傲,到并不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难怪能够让燕王殿下如此看中,连宁王殿下都愿意借兵给他。

“公子说得不错,一线峡虽然拿下,但是泰宁卫根基未损,目前局势对我们依然不算有利。更何况,商戎还在……”

卫君陌道:“不用在意商戎,那边我自有安排。”

“若是没有商戎,自然要更容易一些。”泰宁卫将领欢喜道。与高手交锋虽然也是为将者的追求和乐趣,但是以行军打仗来论,自然还是敌人越弱越好。更何况,虽然他们攻下了一线峡,但是昨晚一晚上阵亡的将士已经比这几个月加起来还要多了。可见一线峡这个骨头有多难啃。若不是卫君陌多方布局,又设计调走了商戎,解决如何还真的不好说。

卫君陌点头,“后面就有劳各位了,我希望…能够在两个月内拿下信陵。”

“是,公子!”众人齐声道,卫公子已经将最麻烦的一座大山提他们搬开了,若是再搞不定他们真的无颜再回隰州见泰宁卫的同袍们了。

众人告退之后,蔺长风方才走了进来,懒洋洋地道:“恭喜啊,刚刚收到消息,南宫绪已经绑到了商戎了。不过商戎闹腾的厉害,南宫绪直接回辰州了。说是等过段日子再来。”卫君陌微微蹙眉,“南宫绪没能说服商戎?”

“说得容易。”蔺长风道:“商戎若是那么容易被说服,你就不怕他是个墙头草?更何况,商戎那性子,我估计若不是还有个女儿牵挂着,南宫绪抓他的时候就能当场抹了脖子。”

卫君陌冷然道:“如果不能说服他,我留他何用?”

长风公子咂舌,“做人不能太势利,商戎不跟我们为敌就已经是很大的好处了好吧?更何况,等到他女儿女婿都成了咱们的人,未来外孙外孙女也跟咱们关系密切,还怕他不肯帮忙么?”

卫君陌冷哼一声,“果然不该对南宫绪期望太高。”

“……”说得好像你去就能够直接让商戎拜倒在你的王霸之气之下一样。不就是看南宫绪不顺眼么?大舅子和妹夫果然是天敌!

辰州府衙,南宫墨看着被绑成粽子一样的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南宫墨跟商戎自然不熟,也不过是当初南宫晖和商念儿大婚的时候远远地见过一面罢了。商戎年纪其实并不大,今年才不过刚刚四十出头。不过常年驻扎边关,也不如金陵皇城中的权贵喜好修饰和保养,看上去倒是比实际年纪要大上一些。不过,也不能排除是因为这段日子过得不太越快导致的骤然苍老。

南宫墨疑惑地目光看向南宫绪,南宫绪淡定地坐在一边喝茶。

南宫墨无奈,叹了口气吩咐道:“柳寒,给商将军松绑。”

南宫绪放下茶杯,道:“墨儿,还是先绑着吧。”

“……”我们想要收服商戎为己用,不是要气死他也不是要逼得他跟他们不死不休好不好?

南宫绪淡定地道:“放开他肯定要跟你拼命。”

被仍在椅子里的商戎愤怒地瞪视着南宫绪。

“……”不,我觉得商将军只是想要跟你拼命。

南宫墨轻咳了一声,“商将军,事非得已冒犯将军了,还望见谅。”

商戎沉默,南宫绪叹了口气,对柳寒使了个眼色方才道:“放开商将军。”

柳寒点点头,上前去替商戎解开了身上帮着的绳子。商戎倒也没有如他们以为的那般暴起。反倒是站起身来抬手揉了揉自己僵硬的肩膀,放松身体。柳寒站在他身边,倒是有些意外也有些放松。商戎到底是也算是一位名将,应该不至于如此鲁莽。

“多谢郡主。”商戎朝着南宫墨拱手,冷声道。

南宫墨点点头,“商将军不怪罪就好。”

商戎道:“商某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不敢怪罪郡主。至于南宫大公子……”

“大哥他……”

只见商戎冷笑一声,抬手一拳就朝着南宫绪的面门砸了过去。这一拳带着商戎十分的怒火,即便是因为这一路被绑着来稍微有些虚弱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起的。柳寒连忙伸手挡住了商戎的一拳,商戎冷哼一声,抬脚就朝着南宫绪做得椅子踹了过去。

“大哥!”

南宫绪苦笑,柳寒站的位置不对,拉住了商戎的手臂却拦不下商戎这一脚。即便她拽着商戎硬生生退了两步,南宫绪却还是难以幸免被腿风波及不由自主的往后倒去。南宫墨一跃而去,总算在南宫绪后脑勺撞地之前将他给托住了。

“墨儿,父亲真的来…爹,你们在干什么?!”门外响起商念儿惊愕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