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祸不单行/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善念儿惊愕地看着一片混乱的大厅,高大挺拔的父亲被比他矮了一个头的柳寒拉着,一只踢出去的脚还没来得收回。南宫大公子坐在将要往后倒下的椅子里,身后却是墨儿一只手拖着椅背。这实在是…不像是父女团聚应该有的场面啊。

跟在商念儿身后进来的南宫晖也吓了一跳,“墨儿…岳父,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南宫墨淡定地将椅子扶了回去:她也想知道大哥到底干了什么事情让商戎变成这样。

商戎轻哼一声,当着女儿和女婿的面自然不能再打别人的大哥了。

南宫绪淡定地在稳坐在椅子里,有些无奈地道:“商将军,在下也是无奈之举。还望见谅。”

商戎冷笑,咬牙切齿道:“无奈之举?也包括渔网么?”想到自己是怎么被南宫绪抓住的,商戎就恨不得一拳狠狠地砸在南宫绪那张脸上。看着是个一本正经的年轻人,心眼怎么这么坏?!被渔网抓住也就算了,南宫绪还十分“好心”的告诉他,他发往金陵的信已经被他截下来了,所以他就不用指望远在金陵的鄂国公能够救鄂州了。再然后,就一路将他困得动弹不得马不停蹄地回到辰州来了。

“自然。”南宫绪毫不心虚地道。商戎的武功真心不错,想要毫发未伤的擒住他并不那么容易。这次他带去的高手也不算多,毕竟大部分的高手都被卫君陌调去攻打一线峡去了,人手不够一不小心是要阴沟里翻船的。想要抓住商戎,不出奇制胜怎么行?

南宫墨在心中叹了口气,她相信能够把商戎气成这样南宫绪做的事情肯定不止是渔网一件而已。虽然她觉得只要能达成目的用什么工具不重要,不过像商戎这样的老将肯定是会觉得颜面扫地的。

“卑劣小辈!”商戎气急。南宫绪只是淡定地端着刚刚换上来的新茶浅酌了一口。眼看着又要闹起来了,南宫墨连忙朝着商念儿使了个眼色,商念儿会意,上前两步搂住商戎的一只胳膊笑道:“爹,念儿好担心你,你没有受伤吧?”

听到女儿的关心,商戎脸上也多了几分温和。抬手拍拍女儿的背心轻声道:“爹没事,看来你和晖儿也过得不错?”商念儿点头笑道:“是啊,我们也很好,就是…我和夫君都很担心爹爹的安危,现在我们一家人总算又能团聚了,念儿真高兴。父亲,我们以后会一直都在一起吧?”

对上女儿殷切的眼神,商戎的心也忍不住软了下来。虽然没有答应,却也没有反对。商念儿见状,暗中朝着南宫墨眨了眨眼睛。她是个普通的闺中女子,不懂地太多的忠孝节义,但是她希望父亲能够安安全全的,更希望父亲的付出能够值得。父亲担心她们夫妻的安危宁愿她们来投奔南宫墨和卫公子,她又何尝舍得让父亲留在朝中独自一人面对危险。或许这样做会让一直坚持效忠朝廷的父亲不悦难过,但是她却依然私心的希望能够一家团聚。

见商戎怒气稍歇,南宫墨也暗暗送了口气。笑道:“商将军,失礼了。将军远道而来,不如咱们先坐下喝杯茶?”

商戎微微点头,道:“多谢郡主这些日子照拂小女。”

南宫墨笑道:“将军这话外道了,念儿是我二嫂,都是一家人。”

宾主各自落座,大厅里有片刻的沉默。好一会儿商戎方才率先开口,“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深谋远虑老夫佩服得紧,这个时候…卫公子想必已经拿下了一线峡了。商戎并非不识好歹的人,多谢郡主和卫公子手下留情。只是…若要商戎背弃朝廷,请恕老夫做不到。”

南宫墨心中暗叹一声,却也不算意外。淡笑道:“商将军言重了,这种事情本就是两厢情愿才好,一味强求总是不美。只是…二哥和念儿如今在辰州,商将军便是舍得骨肉分离,难道还想要有朝一日对阵沙场,自相残杀?”

商戎咬牙,南宫墨说得是很现实的问题。原本商戎也并非没有考虑,只是不是他妄自菲薄,其实他自己心中对朝廷的兵马也并不十分看好。当时想的左右也不过是马革裹尸罢了。但是现在看着女儿期盼的容颜,他又怎么说得出绝情的话?无话可说,商戎就只得沉默。

南宫墨也知道不能将人逼得太紧了,也不着急。横竖商戎现在已经在辰州了,只要无法在战场上给他们添乱,剩下的事情都可以慢慢开。轻叹了口气,南宫墨笑道:“念儿,商将军一路过来想必也累得很了,你先陪商将军去歇歇吧。晚上我们再为商将军接风。”

商念儿感激地对南宫墨笑了笑。拉着商戎道:“爹,念儿陪你去休息吧。”与父亲分离这段日子,南宫墨确实是有很多话想要跟父亲说。

商戎点了点头,朝着南宫墨道:“郡主,先失陪了。”

南宫墨笑道:“将军请便。”

商念儿拉着商戎走了,南宫晖身为女婿自然也要跟过去问安。大厅里就只剩下了南宫墨和南宫绪兄妹俩了。南宫墨忍不住笑道:“我当真没想到,大哥能将商将军气成这样?”所以,你到底对商将军做了什么?

南宫绪不以为然,“商戎年纪不大,想法倒是顽固的很。不这样,我怕他半路上就死给我看了。”

南宫墨叹气,道:“商将军也算是一员猛将,又是二哥的岳父。”所以,就算看在南宫晖的份上,大哥也该对他客气一点啊。南宫绪道:“人给你带回来了,怎么说服他是你的事情。明天我回咸宁。”

“这么急?”南宫墨挑眉道。

南宫绪道:“咱们攻下一线峡的消息很快就会传遍各地,到时候…要应付的只怕就不知死鄂州卫了。”从来没有人攻破过的一线峡天险被卫君陌和泰宁卫给破了,绝对足够让原本还不将他们看在眼里的人们侧目。而萧千夜震怒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到时候必然会结集重兵对付他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在大夏数十万大军碾压过来之前拿下信陵构筑防线。目前,他们只要牢牢占据这几个地方就足够了,再想要往前推进就不现实了。更会喧宾夺主让朝廷把绝大部分的兵力调过来对付他们。对于现在基本上可以说还没有什么自己的兵马的他们来说,这绝对是一个自取灭亡的主意。

南宫墨轻叹了口气,点点头道:“可惜辰州走不开,不然我也跟大哥一起去看看。”

南宫绪淡笑了一下,道:“你还是留在辰州吧,卫君陌已经在军中了,你若是也走了这一摊子事情交给谁处理?卫君陌能将所有的事情托付给你,倒是…也算难得。”世人都说男主外女主内,不说卫君陌对南宫墨的信任,但就是他能够摒弃世人对女子的偏见将所有的大事相托付,就足见此人的胸襟。即使是南宫绪也不得不承认,当初让墨儿替了南宫姝,可算得上是一件因祸得福的大好事了。

南宫墨莞尔一笑,道:“君陌并没有那些世俗偏见。倒是…他性子有些不好,还望大哥海涵。”说到底,卫君陌对南宫绪和南宫晖不怎么和善也都是因为她。南宫墨无奈之余却又更有几分欢欣和愉悦。只是劝了卫君陌几次也不见效,只得暂时委屈大哥了。

南宫绪轻哼一声,卫君陌对他的态度他岂会看不出来?不过卫君陌在正是上一向知道分寸,偶尔言语挤兑几句他也不放在眼里。

一线峡被破,靖江郡王被俘的消息第一时间被快马八百里加急送到了金陵。接到消息,萧千夜当场在朝会上砸了一个砚台拍案而起,“卫鸿飞这个废物!朕就知道…朕就知道不该对他报什么希望!”如果卫鸿飞此时在萧千夜跟前,萧千夜恨不得立刻亲手捏死他。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废物,交给他的事情就从来没有一件能够顺利完成的。果然是活该被皇姑姑戴绿帽子!萧千夜在心中恶毒地诅咒道。

“陛下……”底下跪了一地的臣子互相交换了几个眼神,还是周襄冒着萧千夜的盛怒沉声道:“陛下,现如今最要紧的事…鄂州的战事啊。还有靖江郡王…”朝廷派去的一军统帅,堂堂御封的郡王,没有半分功勋不说还一战即溃成了别人的俘虏。传扬出去,简直丢尽了朝廷的脸面。

“靖江郡王?!”萧千夜冷笑,“让他给朕去死!”

周襄叹了口气,拱手道:“陛下容禀,卫鸿飞虽然被俘,但是卫鸿飞两个儿子卫君博卫君泽却还在军中,并且…兵符还在他手中。据军中副将传来的消息,当晚便是因为卫君博借故拖延拒不出兵,才导致一线峡失守的。”

此话一出,忠臣不由议论纷纷。卫君博可是卫鸿飞的亲生儿子,为了能给他能够继承靖江郡王府的机会,卫鸿飞可是连大长公主和天纵英才的卫公子都给彻底的得罪了。卫君博这样害他老爹,是脑子进水了吧?难不成他以为,卫鸿飞死了郡王之位就能够落到他身上来了?别忘了他可还不是世子呢,就算他是世子,一个兵败被俘虏的郡王能够不被问罪就是好运气了,还想要王位?

不得不说,朝中的文臣们闲着无事总是喜欢脑补。不过片刻间心中就不知道脑补出了多少狗血内幕。却很少愿意去想最简单也是最直接的那一个,卫君博被人挟持了。卫君博又不是脑子真的进水了,拆自己亲爹的台对他有什么好处?

大多数人想不出来,想得出来的人懒得去想,愿意想的人如萧千夜这样的却是恨不得靖江郡王府全家都去死,自然是不遗余力的将他往罪大恶极的方向去想了。

萧千夜厉声道:“好一个卫君博,原来是出了家贼了,看来靖江郡王府和卫君陌也不如传说中那样的势如水火!给朕立刻将靖江郡王府的人全部拿下,卫君博卫君泽兄弟俩夺去兵权押解回京。胆敢反抗,就地处决!”

“是,陛下!”知道皇帝在生气,底下的人也不敢请求。当然,也没多少人愿意为靖江郡王府求情。

深吸了一口气,萧千夜稍平了心中的怒火,方才沉声问道:“鄂州的战况,各位臣工怎么看?”

众臣一片沉默。萧千夜眼神一凝,“怎么?平日你们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现在事到临头反倒是没话说了?”

一个老臣颤颤巍巍地道:“回陛下,叛军犯境,臣以为…自然要立刻出兵驰援鄂州。”

“驰援?朕刚刚派了十万大军驰援鄂州,有什么用!朕要知道,到底谁能领兵对付卫君陌!”

“这个……”

卫公子的战绩在大夏所有的将领中其实并不算十分的出类拔萃。但是要知道,卫君陌真正领兵打仗也不过是去了幽州以后罢了。之前诸如剿匪或者是跟随南宫怀平乱,丙毕竟不是单独领兵。只看卫君陌这两年的战绩却会让人震惊的发现,卫公子出手无论是势均力敌还是兵力远不如对方竟然都从未尝一败。正是因为没有过败绩,对阵过的降临又不算多,反倒是让人不好评定卫公子的能力到底有多强了。

现在北方战乱四起,幽州卫的强悍就足以让朝廷大军难以消受了。如今又杀出来一个一样强悍的泰宁卫和卫公子,实在是让他们…。

萧千夜轻哼一声,“如何?”

“回陛下,臣认为如今当务之急还是幽州,不过,卫君陌和泰宁卫也不可小觑。臣以为为今之计有三,第一,立刻派鄂州附近的将领率军前往接掌鄂州卫抵抗叛军。第二,设法分裂卫君陌与幽州的关系,第三……”

挺着底下的人滔滔不绝地声音,萧千夜的脸色总算是好看了许多。等到那人说完,方才点了点头问道:“周先生,韩先生以为如何?”

周韩二人双双称是,“虽然有些不足却也十分难得。”

“那就好。”萧千夜点头,“两位先生再商议一下,下朝之后再议吧。”

“是,陛下。”

“启禀陛下,八百里加急!”门外,侍卫的声音急促地响起。

一个士兵风尘仆仆的进来,跪倒在地上高声道:“启禀陛下,三日前幽州薛真率兵攻破上谷城!守城的孙将军以身殉国!”

“噗!”萧千夜脸色一变,终于忍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么么哒,出游两个月终于完结了。这段时间更新不太好感谢大家一直的包容。今天下午从北京上火车回家,啦啦啦…明天晚上才能到。如果下车太晚可能不会更新或者更新很晚的话,请亲们见谅。

终于!要回家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