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为君难,单方面殴打/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帝年纪轻轻的在早朝上当场吐血,这可不是一件小事。整个朝堂顿时一片混乱。还是周襄韩敏几个连忙让人将萧千夜送回后宫宣太医,又安抚朝臣才稳定了下来。后宫里,太后皇后以及后宫嫔妃也是急成一团。等着太医离开了龙床太后方才开口问道:“太医,陛下的身体如何了?”

太医朝着太后拱手,恭敬地道:“太后娘娘请放心,陛下只是一时急火攻心,所以才岔了气血。调养一些时候并不碍事,只是…陛下实在是有些操劳过度,还望娘娘好歹劝着陛下一些。万事也比不上陛下的龙体安康重要啊。”

太后连连点头,心中却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儿子这两年的努力她不是没看到,即便是当初因为一些事情对儿子心生了芥蒂,但是看到他这个模样也只剩下了心疼了。太后时不时都忍不住想,如果当初儿子不是皇长孙,没当上皇帝,是不是现在的日子反倒要过得轻松些。

“微臣下去煎药。”太医道。

太后道:“快去吧。皇帝这里有哀家和皇后。”

皇后陪着太后站在一边看着床上昏睡不醒的萧千夜,清秀的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担忧,但是眼底却是一片平静。自从两年前那件事情过后,皇后便彻底对萧千夜冷了心了。原来萧千夜不是花心滥情,而是冷心绝情。连自己的亲娘都能够毫不犹豫地放弃,更何况是妻儿?太后这个做亲娘的会原谅儿子体谅儿子,但是已经做了娘的皇后为了自己的儿子却绝不会在信任这个丈夫。即便是这两年萧千夜并不留恋后宫,也没有特别宠爱那个妃子,算是给足了皇后面子。但是对于皇后而言,面上自然是欢欣,心中却已经是古井无波了。

太后也并非看不出来皇后的心思,但是她依然对皇后很满意。做母亲的自然希望儿媳妇一心一意的为儿子,但是太后同样也是个女人,更明白一旦一个女人真的一心一意的痴恋丈夫,特别是这个女人还是皇后的时候是要出事的。自己当初在太子府不也是这么过的么?又何必再这种事情上苛责皇后?皇后已经做得够好了。

门外,还有一群打扮的光彩照人的女人交集的等着。但是无论是已经为萧千夜生下一子的朱妃还是这两年新封的妃子,却都是没有资格进去探望的。站在角落里的确实脸色苍白,神色憔悴的南宫姝。当初也不知道萧千夜是念旧情还是怎么的,终究没有让南宫姝跟着南宫家一起下狱。甚至还保留着皇妃的位份。只是一个没有孩子没有娘家的女子在深宫中能够过的什么日子,自然是能够想象的。

当初南宫姝为了挤进越郡王府,险些将当时的越郡王妃气的小产。如今皇后有了儿子高高在上,她却落到如此地步也不知道心中又是什么滋味。

萧千夜慢慢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母亲疲惫而担忧的容颜。鼻子也忍不住一酸,“母后…”

因为当初父王的死和许多事情,这两年他们母子的关系也颇有些尴尬,远不如曾经在太子府那般亲近。萧千夜有时候也觉得母亲不能体谅自己颇有些怨言,但是自己病了最担心自己的终究还是只有自己的母亲。

太后点点头,“醒了就好,可有哪儿不舒服的?”

萧千夜想起之前的事情,心中不由地又是一堵,脸色也跟着沉了下来。看他神色,太后也只得是前朝的事情,只得叹了口气道:“前朝的事情母后也不懂。但是陛下,身体才是最重要的。若是将身子累垮了,这大夏江山可怎么办?”

萧千夜自嘲地苦笑道:“儿子的身体算什么?现在指不定有多少人盼着我快些死呢。他们既然这么想要这个皇位,朕干脆死了也好成全了他们!”

“混账!”太后脸色一变,厉声道:“不过是些许挫折,你便说出这种自暴自弃的话,可对得起你父王你皇祖父?你当初信誓旦旦要将你皇祖父传下来的江山发扬光大,现在才两年就要撂挑子了么?”

萧千夜咬了咬牙,他说的自然是一时气话,只是没想到会惹得母后大怒。

太后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道:“是母后和你父王没教好你,从小到大你也没受过什么苦,才会如此……”

萧千夜连忙想要起身,“母后,孩儿错了,你…你别生气…”太后伸手压住他,“身体不好,好好歇着。不是母后不心疼你,你既然将这大夏的江山抗在了身上,便要对得起你皇祖父和父皇。也要对得住这天下的百姓。”太后没说的是,这江山是你自己挣来的,是苦是累也都得受着。

“儿子谨遵母后教诲。”萧千夜道。

太后欣慰地点点头,接过皇后递过来的药碗送到萧千夜手中。萧千夜接过来忍着苦涩一口一口的喝了。

“启禀太后娘娘,周大人和韩大人求见陛下。”门外,内侍恭声禀告道。

太后皱眉,有些不悦地道:“陛下才刚醒,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说么?”

萧千夜道:“算了,母后,两位先生确实是有要事,让他们进来吧。”

萧千夜在朝堂上被气的吐血昏迷,太后自然也打听过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得叹了口气起身带着皇后走了。

韩敏和周襄进来,看到萧千夜靠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模样也有些忧心。如今大夏江山本就已经风雨飘零,若是皇帝再出了什么事情可就真是……

“还望陛下保重龙体。”

萧千夜苦笑,“让两位先生担心了,鄂州的事情可议出什么章程来了?”

周襄沉声道:“回陛下,臣等认为现在确实是需要派兵驰援鄂州。但是…重中之重却还在幽州。”

萧千夜豁然睁开眼睛,道:“周先生,卫君陌此人……”

“陛下。”周襄叹气,“卫君陌此人确实也是心腹大患,但是如果分并两处,却有可能两处皆失啊。而且,说到底卫君陌现在有什么?泰宁卫?那是宁王的?手下的底盘,有一办法都在闹旱灾。就算泰宁卫当真勇猛,卫君陌果然用兵如神,他们短时间内也最多止步与信陵了。但是幽州却不同,燕王作用四十万幽州铁卫,北元新败这两年只怕也不堪为敌。而幽州往南…确实一马平川。这才多少日子,幽州卫已经打过了上谷。要知道,泰宁卫打越州等地还能说是取巧,幽州卫面对的可是实打实的朝廷重兵。就算这些都不说,燕王的声望也绝不是卫君陌能够比得上的。”

萧千夜沉默不语。周襄所说的他并非不知,只是一想到当初从萧纯书房里找到的东西,他就忍不住觉得如刺梗喉,

良久,萧千夜终于叹了口气道:“罢了,就照周先生说的办吧。只是卫君陌那边,也决不能放松!宁王那里……”周襄点头道:“陛下尽管放心,宁王既然没有光明正大的支持燕王就说明他心中还有犹豫,只要咱们能够给他足够的好处,他未必不会改变主意。”

“希望如此。”萧千夜点点头。

萧千夜这边凄风楚雨一片阴霾,此时的辰州确实一片欢天喜地。不仅是因为大军顺利攻克一线峡,带回了商戎。更让所有人松了口气的是——终于下雨了。虽然已经是九月初了,但是一场大雨下来,原本抢着时间种上去注定要歉收的粮食在这一次雨水滋润之后,总算能有一些起色。而更让南宫墨高兴的是,根据辰州等地的老农人的说法,明年的年景应该不会太差。至少,绝对比这两年要好得多。

如今辰州等地一切皆安,唯一让南宫墨担心的就是明年的粮食。如果今年说还可以想想办法勉力支撑的话,明年如果还是大旱的天气,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只怕也无法可施了。现如今可不是天下太平的时候,眼看着到处都在打仗呢,哪儿还有那么多粮食可以调度?

站在屋檐边上,抬头望着屋檐上掉落的水滴,南宫墨清丽的容颜上也多了几分笑容。

“无瑕。”

门口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南宫墨一怔回头看到漫步进来的人不由得一愣,“你怎么回来了?”

卫君陌神色淡定,唇边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不高兴?”

自然不会不高兴,只是…“鄂州那边,难道已经?”

卫君陌微微点头,走到了她的跟前将她揽入怀中,“只剩下信陵,交给蔺长风和简秋阳了。还有南宫绪在看着,不会有问题的。”打下信陵之后,按照他们的计划就该暂停进军的步伐了。这几个月泰宁卫连下六成,战功可算彪炳。但是半年的时间也快到了,而宁王显然不会再有把军队借给他们用的意思。另外,卫君陌也不打算真的继续用泰宁卫了,不是自己的兵马,用久了也是会出问题的。

南宫墨点头笑道,“你回来了也好,正好我可以休息一下了。”说完,便直接软到在他怀里了。卫君陌伸手将她抱进怀中,以免她滑落到地上。南宫墨舒服的叹了口气,完全不需要负担任何事情的感觉真好啊。

从进入越州开始,这几个月不止是卫君陌忙的团团转。南宫墨也没有一刻轻松过。从某方面来说,这个时候执掌一方只怕比领兵打仗的压力还要大一些。一个不小心就真的会弄得民乱四起,一片大乱。但是她也知道卫君陌需要做的事情的重要,所以她必须表现的轻松写意应对自如以免让他担心。

卫君陌将英挺的下巴抵着她的头顶,怜爱的轻轻磨蹭着。她的辛苦他怎么会真的不知道?

“辛苦你了,现在差不多稳定下来了,我让人去将母亲和两个孩子接过来吧。”卫君陌轻声道。

南宫墨点点头,顿了一下道:“只是派人去好么?不如我亲自回去一趟吧?”派个人过去就想要将长平公主和两个宝宝借走,燕王只怕不会同意吧?卫君陌道:“不用,之前我已经写信告知过舅舅了。辰州这边…最近一两年或许比幽州更安全一些。”

“那好吧,听你的。”南宫墨笑道,想到马上就要见到两个宝宝了,南宫墨的心情也变得更加飞扬了起来。

“咳咳。”身后,秦大公子轻咳了两声提醒自己的到来。在一个孤身离家千里的男人面前秀恩爱简直是过分!

南宫墨回身,有些歉意地朝着秦梓煦笑了笑,“秦公子也回来了?”

秦梓煦哀叹,“在下可不就是做牛做马的命么?”这些日子,咸宁和辰州两边跑,虽然说只是隔着一条江,但是也是很辛苦的好吧。

南宫墨莞尔一笑,“辛苦秦公子了,可是有什么事?”

秦梓煦耸耸肩道:“只是回来例行向郡主汇报一些事情,不过,我现在是想要提醒卫公子,您好像还有客人来着。”

“客人?”南宫墨好奇地抬头看卫君陌。卫公子淡定地纠正道:“战俘。”

南宫墨了然,她虽然远在辰州却也是知道卫鸿飞在一线峡被俘虏的事情的。说起来…卫君陌和卫鸿飞这两个人,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遇到谁更倒霉一点。不过看目前的结果,最倒霉的显然是卫鸿飞。

“怎么将人带回来了?”南宫墨道。以卫君陌对卫鸿飞不耐烦的态度,南宫墨以为应该早就将人处理了才对。不管是杀了还是放了。

卫君陌道:“他还有用。找个牢房关起来就就是了,还用我吩咐?”最后一句,自然是对秦梓煦说得。秦梓煦淡笑道:“那位可是郡王,万一怠慢了怎么好?自然还是问清一些得好。”最重要的是,那位好歹曾经还被卫公子叫了二十年的父王,总要确定一下卫公子对他的态度。

“启禀公子,郡主。商将军跟卫鸿飞在前院打起来了!”一个侍卫匆匆前面禀告道。

南宫墨抚额,“我忘了,商戎还在府里呢。”

商戎会遇到卫鸿飞完全是个意外,商戎现在完全不想看到卫鸿飞,当然卫鸿飞更加不想看到商戎。不过很可惜有时候就是这么巧,卫鸿飞被两个侍卫拎着在前院的屋檐下等候命令的时候,商戎正巧从外面回来。南宫墨对商戎的人品十分信任,既然商戎说了不会跑南宫墨也不找人看守他,也不限制他的自由。商戎倒也不怎么乱跑,只是偶尔上街去府衙不远的一条街上的茶楼喝茶,顺便听听民间流传的八卦。今天正巧听到茶楼里的人说起泰宁卫兵困鄂州,想起自己之前的布局与之后的结果不由十分郁闷。谁知道一回到府中就看到了导致了这样局面的罪魁祸首。

商戎心情不好,卫鸿飞的心情更不好。之前他好不容易将商戎打压的爬不起来,谁知道兵权在自己手里还没来得及捂热,就变成了阶下囚。更重要的是,被人捆成粽子一般的时候还被之前被自己打压的商戎给看到了。卫鸿飞心中顿时充满了尴尬和羞耻感。他想方设法的否定商戎的策略,而如今的结果就仿佛是一个响亮的耳光当着商戎的面狠狠地甩在他的脸上。更重要的是现在他被绑着,商戎却是优哉游哉的自己走进来的,显然两人的身份处境不可同日而语。

“看来本王说的果然没错,你早就投靠了燕王。”卫鸿飞瞪着商戎,抢先开口道。

商戎心情十分烦躁,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跟卫鸿飞这个蠢货计较简直是浪费时间。但是不狠狠地踹他两脚似乎有很难消减心中的郁闷和怒火。

商戎冷笑一声,道:“确实是不错,号称无人能破的天险,在靖江郡王手中连十天都收不住。难不成,是一线峡突然塌了么?”卫鸿飞顿时脸色通红,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羞得,咬牙道:“商戎,你这个叛徒有什么好得意的?”

商戎道:“我是不是叛徒不用你来说,老夫只知道,若是老夫来守一线峡,就算闭着眼睛守也不会丢得这么快。没本事就好好在金陵吃软饭别学人上战场,丢人现眼不说丢的可是别人的命。哦,老夫忘了,大长公主已经休了你,就算想吃软饭也没得吃了。”必要的时候,武将的嘴也是可以淬毒的。卫鸿飞那些所谓的奇谋,简直就是把士兵的性命拿来玩儿。

“商、戎!”卫鸿飞再也忍不住,根本不顾自己还被人绑着就朝着商戎撞了过去。

抓着他的侍卫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不小心,竟然真的让他挣脱了钳制整个人朝着商戎撞了过去。

商戎冷笑一声,这种时候你既然自己撞上来了当然是有仇报仇了。毫不客气地一拳打在了朝着自己撞来的人的腹部。卫鸿飞猛然被狠狠地一拳打中,原本往前的身体朝后退了好几步,整个身体都忍不住弓了起来。

“商、戎!”

“还不够?”商戎挑眉,抬脚一脚扫了过去毫无悬念的将卫鸿飞放到在了地上。南宫墨等人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正潇洒的拍拍自己衣角上灰尘的商戎,以及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表情痛苦的卫鸿飞。

“……”这就是所谓的“打起来”了?这应该是单方面的殴打吧?

亲爱哒们,迟来的五一快乐!虽然昨晚就回到了四川,不过还是今天中午才到家。两个月不在家以为灰尘应该很多,原来…还可以更多。走的时候,忘了关窗户了!泪奔~大扫除啊大扫除,终于收拾干净鸟。么么哒,回到家的感觉真是好好哒。这两个月感谢大家一直的包容,后面会努力努力!医妃的实体书终结版也开始修鸟,上部还木有入手的亲们快行动哟。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