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人心,燕王的郁闷/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南宫墨等人到来,商戎淡定地抚平了衣角,朝着两人拱手道:“卫公子,郡主,失礼了。”

南宫墨看看趴在地上起不来的卫鸿飞,忍不住笑点头道:“商将军,这是怎么了?”

商戎道:“没什么,只是有些问题跟靖江郡王交流一下而已。”

南宫墨淡笑道:“没事就好,靖江郡王也没事吧?”南宫墨自然不会先要去替卫鸿飞讨回公道,事实上如果揍卫鸿飞一顿就能够让商戎同意归顺他们的话,就算商戎当着她的面把卫鸿飞揍个半死她也不会眨一下眼睛的。说不定还会帮着递给棍子什么的。

卫鸿飞挣扎着坐起来,咬牙道:“本王看起来像是没事的样子么?!”南宫墨仿佛没听到他的话一般,侧首吩咐旁边的侍卫,“将人带下去吧,好好看着。好歹是个郡王说不住朝廷愿意拿点什么东西来换他回去呢。在这之前,就别再让他跟人交流了。”在交流下去,说不准连小命都要没了。

卫鸿飞怒瞪着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人,“卫君陌,你立刻放了本王!”

卫公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倒是两个侍卫头皮一紧赶紧拽上卫鸿飞要走。卫鸿飞自然不肯,这些日子虽然没有被虐待刑讯,但是对卫鸿飞来说确实生不如死。这世间最轻蔑的态度莫过于无视,自从被抓住之后除了被俘的当场见过卫君陌以外,再往后卫鸿飞就是在俘虏营里跟着所有的俘虏一起度过的。没有任何优待也没有任何的苛责,仿佛他就是一个在普通不过的战俘一般。这样的待遇对卫鸿飞来说比直接让人折磨他还要让他感到难受。

被自己一直漠视厌恶的人无视的滋味绝对不好受,也让卫鸿飞感到十分的愤怒。

其实卫鸿飞的愤怒实在是毫无道理的,一方面他厌恶卫君陌的身份甚至想要否定他存在的意义恨不得世界上从来没有过卫君陌这个人。自然也从不认为和卫君陌之间有过什么父子之情。但是另一方当卫君陌如他所愿的漠视他将他当做路人一般看待的时候,他又感到无比的愤怒,仿佛卫君陌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一般。这就是明显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在他心中,大约认为无论他怎么厌恶轻贱卫君陌,卫君陌都该对他恭恭敬敬言听计从。只可惜,卫公子从小到大就没有生出言听计从这个属性。对他的想法更是没有丝毫的兴趣。

“卫君陌,你这个混…唔…”一个侍卫眼疾手快的将一团东西塞进了卫鸿飞的嘴里,另一个人不着痕迹的在他腹部“轻轻”地拍了一下。刚刚才受到商戎殴打的腹部被这么一拍,卫鸿飞顿时就感到腹部一阵火烧火燎一般的疼痛和纠结。立刻弯下了腰哪里还叫得出来。两个侍卫在卫君陌还没有变色之际抄起卫鸿飞飞快地消失在了院子里。

这一系列动作,身为读书人的秦大公子看不懂,但是身为武将的商戎却看了个清清楚楚。军中整治人的手段多得是,卫鸿飞这样的只怕根本没有见识过。朝着南宫墨调了下眉,商戎道:“卫公子和郡主手下,果然能人辈出。”两个普普通通没名没姓的侍卫就能有这样利落的手段。方才他能够在两个人面前跟卫鸿飞“交流”显然也是人家默许的。

南宫墨笑道:“商将军过奖了。”

看到卫鸿飞出现在这里,商戎也知道鄂州的战况如何了。只是淡淡地叹了口气,朝着两人拱了拱手转身离去了。

看着商戎离去的背影,秦梓煦挑眉道:“郡主有什么打算?”

南宫墨不解的扬眉,秦梓煦道:“商戎,难道就这么放着不管?”其实秦梓煦并不十分能理解商戎这样的人和性格,商戎不会那么爽快的归顺他是想到了,但是现在这样每天优哉游哉的到处晃算是怎么回事?两不相帮?以商戎的能力若是这么想未免有些天真。

南宫墨倒是很能理解,笑道:“没什么,人又不是木偶,人心更是复杂。商将军慢慢总是会做出决定的。”商戎本事忠心耿耿一心报效朝廷的人,南宫墨敢断定若不是还有一个商念儿在,被南宫绪抓住之后肯定就已经自尽殉国了。而作为俘虏了他的人,商戎本该痛恨他们的,但是他们也其实并没有对商戎做什么天理难容的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处处优待,商戎自然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更何况,他唯一的女儿还是她的二嫂,将来南宫晖必定是要跟着他们的。商戎就更不可能豁出一切去跟他们闹得鱼死网破了。

当然,另一方面也是萧千夜的作为让商戎感到有些失望。如果是先帝在位,他们能不能收服商戎还真的不好说。

商戎是一个忠心的人,却不是一个愚忠的人,更不是一个为了愚忠连唯一的女儿的未来都不顾及的人。说到底,他也是这天下普普通通的人中的一个。那些为了一时义气或忠义宁愿家破人亡,甚至牵连亲友的人毕竟是传奇中的人物。

秦梓煦点头道:“郡主心中有数便好,有南宫少夫人在,想必商将军也不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卫君陌回来之后,南宫墨果然轻松了许多。虽然每天依然要处理不少事情但是其中绝大多数都被卫君陌接过去了。有些事情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也有个人可以商量。因为北方的战事,朝廷果然将大量的兵马都调到了北方,鄂州的战事也十分顺利。如果不是他们手中实在没有兵马的话,南宫墨都忍不住想要建议卫君陌借机继续出兵再拿下几座城池来了。

南宫墨这边高兴了,幽州那边的燕王殿下却高兴不起来了。

书房里,燕王盯着跪倒在下面一身黑衣的男子沉声道:“把你的话给本王再说一遍!”

黑衣男子倒也不惧,恭敬地道:“启禀王爷,公子命属下护送大长公主和两位小主子前往辰州团聚。”

“混账!”燕王大怒,手中的茶杯砰然落地,“他才到那边几天就要接长平和两个孩子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有本事让他自己亲自来跟本王讲!”黑衣男子心中很是无奈,公子明明早就写信来跟王爷提过了啊,王爷为什么现在还这么生气?他却不知道,自从收到信燕王心里就憋着火呢,只可惜卫君陌远在千里之外,就算想要发火也找不到人。这时候他主动撞上来,不倒霉谁倒霉?

“公子和郡主事务繁忙,还请王爷见谅。两位小主子还不满周岁,公子和郡主离开许久也是十分想念,才想要接公主和两位小主子过去团聚。”虽然心中默默吐槽,黑衣男子还是一脸恭敬地认真解释着。

燕王冷哼一声,脸上依然是一片阴沉。

见燕王不松口,黑衣男子心中叹了口气,将卫君陌吩咐的话说了出来,“启禀王爷,公子说…他觉得比起辰州,其实幽州更加不安全。若是将公主和两位小主子留在幽州,只怕也是给王爷添乱,也让他和郡主放心不下。”

燕王凝眉,“哦?他是这么说的?”

黑衣男子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所说千真万确,绝无虚言。

“公子说,不日朝廷必定会往北方增兵。若是一个不小心…”

燕王沉默不语,卫君陌的猜测确实是没错,事实上他已经收到朝廷往北方增兵的消息了。这原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事实上因为有卫君陌带着泰宁卫攻占辰州等地的事情,所以朝廷增兵的时间已经比他们预计的要晚一些了。

“你先下去,本王想想再说。”

黑衣男子也不再劝,公子所过王爷会同意的。这个…应该会吧?

燕王妃院里,燕王妃正含笑跟孙妍儿说话。孙妍儿坐在燕王妃下首圆滚滚的独自看上去有些吓人。临盆的日子已经很近了,不过孙妍儿这一胎养得很好,每日依然到燕王妃跟前来请安陪燕王妃说话。如今整个福利三位公子也自有她这一个儿媳妇在了,这些日子相处下来和燕王妃到很是培养出来了一些婆媳之情。

看看孙妍儿的肚子,燕王妃就忍不住想到了萧千炽和萧千炜兄弟俩。陈氏已经被关了许久,但是想要再为萧千炽寻一个妻子却还要些时候才行,而萧千炜…想想那个自己一直不喜欢的善嘉郡主,燕王妃就忍不住叹了口气。没想到三个儿子中,最不用她操心的反倒是以为最小最不懂是的小儿子。

“母妃这是怎么了?”孙妍儿看看燕王妃,含笑问道。这些日子下来,孙妍儿面对燕王妃时也多了几分随意。

燕王妃叹气道:“还不是为了你大哥和二哥。”

孙妍儿点点头,浅笑道:“两位兄长都是聪慧出色的人物,母妃不必担心。”

“聪明出色?”燕王妃有些无奈地苦笑道:“炽儿我真是希望他能聪敏一些,至于炜儿,我倒是盼着他不要那么聪慧了。他要领兵出征我也随他,只是你说…他带着媳妇儿去干什么?”

孙妍儿想了想,道:“二嫂也是极有本事的,二哥看着表哥表嫂伉俪情深想必也是羡慕的。可惜我笨得很,却没这个本事能帮得了夫君。”

燕王妃拍拍她的手背道:“母妃瞧着你就是极好的。你那二嫂…要说她当真有无瑕那本事,我就不说什么了。但是,她有么?”

这话孙妍儿自然不能接,燕王妃也没想听小儿媳妇跟着自己一起骂次媳,只是凝眉道:“老二那媳妇,若是在后院里或是深宫中,我也赞她一句女中豪杰。但是她跟着跑到战场上去掺和什么?她是能排兵布阵还是能上马杀敌?”

孙妍儿正要说几句安慰燕王妃,却见燕王一脸怒气腾腾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连忙住了口想要起身行礼。燕王见她挺着个独自,挥了挥手道:“免了。”

燕王妃起身笑道:“王爷这是怎么了?难不成炽儿惹你生气了?”

燕王怒气稍歇,轻哼一声没说话。燕王妃眼珠子一转,笑道:“难不成是君儿和无瑕来信说什么了?”她记得方才王爷是去书房见从辰州来的信使了。

燕王咬牙道:“那两个说要将长平和两个孩子接去辰州。”

燕王妃一怔,“怎么这样?辰州那边现在不是……”

燕王仿佛找到了知音一般,“正是这个,辰州那边天灾人祸不断,这个时候将人接过去做什么?难不成在幽州本王还能亏待了自己的妹妹和两个孩子不成?”燕王妃掩唇笑道:“自然不会,谁不知道王爷将两个孩子爱得跟眼珠子似得?”这却不是假话,燕王对两个小娃娃的疼爱绝对比自己的儿子孙女要好得多。只要得了空闲就会去长平公主院里走走,抱抱两个孩子。可怜萧家大公子每次看到自家父王一脸慈爱的抱着两个小宝宝的时候都忍不住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他敢拿自己的脑袋发誓,父王这辈子就没对别人这么和蔼可亲过。

“这么说…不送过去?”燕王有些迟疑地道。

燕王妃无奈,“王爷若是真打定了主意不送,也不会这么生气了吧?”还不是不想送走又不能不送,心里憋火才跑到她这里来发泄一通。

燕王轻哼一声,咬牙道:“当初就不该让那两个到那边去。”

燕王妃也重新坐了下来,叹息道:“君陌和无瑕都是有本事的,这才几个月就能打出这样的局面?王爷之前不也挺高兴的么?可怜两个孩子出生没多久爹娘就出门了,他们小两口想念孩子也是难免的。君陌既然让人来接,必然是已经岸安排好了王爷不必担心。若是果然想念了,让他们带回来瞧瞧也就是了。总不能一直都不让孩子见父母。没有爹娘在身边的孩子,就算咱们这些人照顾的再精细,在疼爱,也是可怜的。”

燕王神色微动,轻声叹了口气方才微微点头道:“王妃说得是。”

见他如此,燕王妃也松了口气。王爷平素从不乱发脾气,但是一旦脾气来了也不好处理。固然不会对着她发,但是弄得整个王府噤若寒蝉也不是什么好事。想了想,燕王妃笑道:“虽然两个孩子要走了,不过咱们府里今年却也喜事不断呢。妍儿这些日子也该生了,大夫说是个男孩儿。还有宫侧妃那里,年底也该生了吧。提前恭喜王爷了。”

说起宫筱蝶肚子里的孩子,燕王妃倒是没有什么酸涩的感觉。毕竟这府里出了自己生的三个儿子以外还有两个郡主呢。比起别的王妃,她的日子已经算是十分的轻松自在了。燕王虽然宠爱宫筱蝶,却也从没真正让她越过了自己去。这些日子下来,燕王妃渐渐的也回过味来了,一个想要逐鹿天下的人,怎么会被女色所惑?

燕王看了一眼孙妍儿,点了点头道:“本王过些日子也要出征了,应该…来得及给孙儿取名。筱蝶那里,你多照顾一些。”

燕王妃有些意外,“王爷要亲征?可是你的身体……”

燕王现在的身体不太好,燕王妃自然是知道的。也正是因为这个愿意,平素总是喜欢亲自领兵的燕王一直坐镇幽州。毕竟,一军统帅若是在战场上倒下了对战事的影响绝对比从一开始就没有出现要大得多。

燕王道:“无妨,有弦歌公子在,一时半刻我也出不了什么事。萧千夜大举增兵,只怕会派出几员老将出马,本王必须亲自坐镇。”

“但是,宫侧妃那里…”燕王妃凝眉道。宫筱蝶一直对她防备得很,仿佛一不小心她就要出手弄掉她的孩子似的。对此燕王妃嗤之以鼻,她怎会用这样不入流的手段?就算宫筱蝶真的生下一个儿子又怎么样?不过是庶子而已,她马上就要抱嫡孙了,还会在乎一个刚刚出生的庶子?她若是如此愚蠢,这些年也不会得到王爷如此的尊重和信任了。

燕王凝眉,想了想道:“无妨,我会跟她说的。本王信得过王妃。”

看着燕王平静无波的眼神,燕王妃心中更放心了一些。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温度,点头道:“既然王爷信任妾身,妾身自然会替王爷照顾好王府的。”

“辛苦王妃了。”

王妃笑道:“妾身分内之事,何谈辛苦?倒是王爷,永成的婚事,不能再拖了。”永城郡主的婚事定在十月,但是如果王爷不在…虽然永城郡主是庶女,却也是养在王妃身边的。燕王妃也从没打算苛待庶女,自然要跟燕王提一提。

燕王凝眉,想了想道:“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不说本王,那小子如今不也在战场上么?你去跟永成说清楚,让她别担心。本王不会委屈了自己的女儿的。”

听他这么说,燕王妃点了点头。道理她也懂,只是这种事总要王爷亲自开口才好,“永成是个懂事的孩子,王爷放心便是。”

燕王满意地点头道:“那就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