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义父义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是个很有行动力的人,虽然不太高兴,但是一旦决定了做起来也是雷厉风行的。第二天整个燕王府就都知道长平公主要带着两位小公子小少爷去辰州了。这件事,燕王也没打算偷偷摸摸的做。如今这个时节,无论是燕王府对在金陵,还是萧千夜在幽州都是埋下了数不清的明里暗里的细作探子的。长平公主带着两个孩子上路是绝对瞒不住的,与其偷偷摸摸悄悄走再被人暗中追杀,还不如光明正大的派大队人马护送。

燕王也没含糊,除了卫君陌派来的大批高手以外,大手一挥直接派遣了几十个王府侍卫和一千名亲兵护送。在幽州的地界自然还有各地驻军随时注意,除了幽州燕王也提前让人快马送信给宁王了。出了隰州的地界就是卫君陌的底盘了自然更不担心。因此倒也不会十分担忧长平公主一行人的安慰。

长平公主收到儿子的信自然也是万分欢喜,虽然说住在燕王府也没人敢亏待她对她不敬,但是到底不如跟自己儿子媳妇儿住在一起欢喜。可怜她一双宝贝孙子孙女,如今都半岁多了爹娘却一直不在身边。若是再大一些,岂不是以后见了面连自己亲爹娘都认不得了?于是,长平公主也欢欢喜喜地命人收拾细软准备去辰州了。

自从派人去接长平公主和两个宝宝,南宫墨便天天注意着越州方向的动静,就连鄂州攻下来了的消息也不能提起她十分的注意力。横竖现在大多数事情都有卫君陌担着,南宫墨正好腾出心思来收拾长平公主和两个宝宝住的地方,顺便关注一行人走到什么地方了等等。

看着她整天忙碌着这些小事,商念儿和南宫晖也忍不住惊叹。这样的墨儿看起来跟他们刚到辰州的时候的模样变化也太大了。那时候每天看着南宫墨处理各种地方政务,娴熟自在挥洒自如,任谁都不会觉得她是一个闺中女子,凡是真有几分封疆大吏的风采。但是现在,看上去又真像是一个一心盼着儿女的母亲了。两人却不知道,星城郡主演技素来一流,卫君陌不在的时候她要独自一人支撑起数地的民生政务,自然不能太过的平易近人柔和温婉了。如今卫君陌回来了,她也乐的放手轻松自在。

“师父,阿峤到时候可以抱抱师弟师妹么?”商峤坐在一边,眼巴巴地望着南宫墨问道。他自从小到大只有一个妹妹,虽然家里姨娘也生个孩子但是商峤从来不认为那是自己的弟弟。如今妹妹和娘都不在了,但是他又有了师父。师父还有一双师弟师妹,商峤觉得自己又有亲人了。虽然他不太记得妹妹小时候是什么样子了,但是却可以一直照顾师弟和师妹长大。

南宫墨含笑道:“自然可以,安安和夭夭还小,以后还要阿峤照顾呢。”

“原来小师弟和小师妹叫安安和夭夭啊?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夭夭么?”

“不错。”南宫墨道。

商峤点头,“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师弟和小师妹的。”

商念儿坐在一边,含笑看着一来一往说这话的师徒俩,忍不住笑道:“公主和孩子这两天该到了吧?看来阿峤以后一定会是个好师兄。”对于南宫墨身为女子却收了商峤这个男孩子做徒弟的事情开始商念儿还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也就淡定了。南宫墨的武功能力,无论是哪方面教导商峤也足够一个孩子受益匪浅了。至于商峤长大以后会不会觉得拜一个女子为师是一种耻辱,商念儿觉得自己应该相信南宫墨和卫君陌看人的眼光。

商峤点头,郑重地道:“阿峤会做个好师兄的。”

南宫墨和商念儿对视一眼,忍不住齐声笑了起来。这几个月商峤长了些各自,但是比起同龄的孩子来说还是要矮不少,完全看不出来已经是一个十一岁的少年了。如此郑重其事的许诺,倒是让人忍俊不禁。

商念儿忍不住笑道:“真是一个乖孩子。”商念儿对小小年纪却少年老成的商峤很有好感,这其中大约也有大家都是同姓的原因在其中。此时再看看眼前坐得笔直,一脸肃然的小孩,商念儿心中微微一动忍不住朝南宫墨看了两眼。南宫墨自然看得出来她有话想说,便含笑打发商峤去书房念书去了。

等到商峤出去,南宫墨方才道:“念儿是有什么话说?”

商念儿叹了口气,无奈地笑道:“不过是我自己瞎想罢了。我听喜欢阿峤这孩子的,方才突然想到咱们都是同姓也算是有缘,若是他愿意,我想认个弟弟呢。”其实,商念儿更想说的是让自己父亲认个义子,只是这种事情绝不是她一个已经出嫁的女儿能决定的。但是商念儿越想越觉得十分不错,父亲膝下只有自己一个女儿,如果能够养个儿子也是十分不错的。将来父亲去世了至少有个人摔盆捧灵吧?而商峤也能有个合适的身份,虽说有南宫墨护着但是商念儿也明白这年头出身对一个人的重要性。

南宫墨有些惊讶,倒是没想到商念儿会这么想。事实上这件事情她之前也想过,不仅是给商峤找一个好出身也顺便断了跟黄家那边的关系,同样的商戎若是收了她徒弟做义子,总不能还跟他们对着干吧?但是这事儿却必须商戎和商峤都同意才行,南宫墨自然不回去勉强商戎,强扭的瓜不甜,更不愿意去勉强商峤。

一看南宫墨的表情,商念儿也知道有戏。问道:“要不,我回去跟父亲说说?”

南宫墨沉吟了片刻,道:“跟商将军提提也无妨,不过不要勉强。我回头也先问问阿峤,若是双方都愿意自然是一桩美事。你也知道认了亲便是一家人了,若是勉强反倒是不美。”商念儿笑道:“这是自然,我也是喜欢阿峤才这么提的。总不至于见这个同姓的就想要认亲。”

南宫墨笑眯眯地看着她道:“若是真成了,这辈分可不好算。”

商念儿眨眨眼睛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纠结了半晌,方才道:“那也只得各自叫各自的了。”

于是,两个人就各自回头就探问消息去了。且不说商念儿回去怎么跟自己的父亲说的,南宫墨这边却是遇到了大麻烦。

“认姐姐和义父?”商峤望着南宫墨,一双凤眼立刻就红了,“师父…师父,你不要阿峤了么?”

南宫墨一愣,“这是怎么说的?”

商峤红着眼睛道:“师父要我认商将军做义父,不就是不要我了么?”

南宫墨一脸茫然地问道:“这两者之间,有必然的关系马?”

商峤撇撇嘴,眼泪哗哗的往下流。看着眼前的小孩子默默无声的哭得十分凄惨,南宫墨头大的恨不得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提过这件事。她怎么不知道她竟然收了个泪包做徒弟啊?

“好了,别哭了。这么大了还哭鼻子,小心我以后告诉你师弟师妹,你看他们笑不笑话你。”

商峤一边抽泣着一边道:“反正师父都不要我了,而且…他们还小,以后哭鼻子的时候肯定比我多,不敢笑话我。”

南宫墨无奈,“我什么时候说不要你了?就算你拜了商将军做义父,我也还是你师父,你师丈还说了要亲自教你武功呢。而且,人家商将军愿不愿还要两说呢,我就是跟你提前说一声。到时候指不定谁嫌弃谁。”

商峤撇嘴,他才不稀罕什么义父呢?他只要师父和小师弟小师妹就够了。

南宫墨轻声道:“你虽说你自己姓商,我也随你。但是你莫忘了,你到底原本还是黄家的儿子。更何况,这年头无论做什么出身都很重要,有了商将军做父亲,对你以后更是好处多多。另外,念儿也是真心喜欢你才提了这件事的,你如今除了师父也是孑然一身,商将军膝下也只有念儿一个女儿。商将军和念儿的人品我也信得过,你们若是相处得来,以后也算是多了两个家人。当然,这是还要你自己考虑,若是不愿意也没什么。”

商峤低头不语,但是南宫墨知道他是在认真的思考自己所得事情。商峤并不是一味只会撒娇胡闹的孩子,只不过因为母亲的去世和父亲的无情对感情的是很是敏感。他一心将师父当成最重要的亲人,最怕的事情大概也就是南宫墨不要自己了。

商峤确实是在认真的思考,商戎他自然也是见过的,事实上他之前还跟商戎学过几天枪法呢。商念儿是二舅舅的妻子,自然也是常见的。师父所说的都是为了自己着想,他自然也是明白了。他既然弃文学武,将来总不可能是要去当一个江湖侠客。若是想要从军的话,有商戎这样的一个父亲自然是非常好的了。

见他良久不语,南宫墨只当他不愿意,也不想为难孩子。抬手拍拍他的脑门笑道:“罢了,这事儿就当师父没提过。你也别胡思乱想,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的徒弟。走吧,咱们继续去给你师弟师妹布置房间。”

商峤抬起头来,正色道:“师父,徒儿想明白了。如果商将军不嫌弃我的话,我愿意认商将军为义父。”

“你怎么…”

商峤展颜笑道:“我知道师父是为了我好,只要师父别不要阿峤就好了。阿峤以后会孝顺师父师丈,如果认了商将军做义父,也会孝顺商将军的。”

南宫墨莞尔一笑,轻叹一声道:“不勉强就好,不过还要看商将军的意思。”

“无瑕在说什么?”卫君陌从门外走进来,走到南宫墨身边不动声色地握住了南宫墨落到商峤头上的手,放在坐下。

“师丈。”商峤眨眨眼睛,恭声道。商峤其实有点怕这个师丈的,不过也更加钦佩他的一身本事。

卫君陌点点头,“无瑕?”

南宫墨含笑将事情说了一遍,“商戎?”卫君陌沉吟了片刻,道:“商戎对商峤的印象不错,确实有可能答应下来。”

南宫墨笑道:“那就好,如此一来咱们也算是双喜临门了。”

卫君陌点点头,“无瑕高兴就好。”

商峤看看南宫墨再看看卫君陌,开口道:“师父,师丈,我有事去找秦先生了。”也不管两人的反应,直接转身跑了。每次师父和师丈坐在一起,他就觉得自己被无视掉了。他相信,这绝对不是他一个人的感受。所以…还是不要杵在那里碍眼了。每次耽误了师父和师丈相处之后,就会被师丈不着痕迹的收拾一顿,这肯定也不是他的错觉。

“这孩子真是…”南宫墨无奈地摇头道。

卫君陌淡然道:“都快要十二岁了,也不算是孩子了。”他十二岁的时候都不知道在干什么了。

南宫墨一愣,叹气道:“这孩子长得太矮了,我总觉得他才八九岁的样子。”

卫公子不以为意,“男孩子小时候矮一点不妨,很快就会蹿上去的。”当然蹿不上去也无妨,卫公子有点儿也不会同情别人的身高,“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无瑕不可与他太过亲近。”

南宫墨这才反应过来,有些哭笑不得,“原来卫公子这是在吃醋啊?吃一个小萝卜头的醋,脸呢?”

卫公子轻哼一声,将她拉入自己怀中,“我便是吃醋了,又如何?”

你吃醋关我什么事?我能如何?

南宫墨眨眼,微笑,“你想要如何?”

卫公子突然一把抱起她,道:“我想到了,我算计最近两三年辰州都没什么事,我们可以给安安和夭夭再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

南宫墨哪里肯这么轻易就范?撑着卫君陌的肩膀一跃而起就想要从他怀里脱身。卫君陌自然也不会给她这样的机会,伸手拉住她的一只手就将人扯回了怀里。南宫墨挑眉一笑,“好久没动过手了。”

“你不是我的对手。”卫公子淡定地道。

南宫墨笑道:“那可未必。”说话间,两人就已经动起手来。

一路从花厅打到院子里,卫君陌的内力自然是远高于南宫墨,但是跟妻子动手难道还能以内力压人?如果单比近身搏斗的话,南宫墨却并不比他弱多少,于是两人一时间打的难分难解,看的暗处的一众侍卫们目瞪口呆。

公子和郡主的感情不是一向很好么?怎么打起来了?

难不成是公子做了什么对不起郡主的事情?

郡主长得好脾气也好,从来不随便生气,肯定是公子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难不成是公子在外面有人了?

众侍卫脑洞打开,纷纷脑补出公子和郡主感情破裂的猜想一二三。不过归根结底一句话:肯定是公子的错!被自己一手培养的属下如此怀疑人品,不知道卫公子如果知道了适合感想?

转眼间,两人已经拆了几百招。终于卫君陌抓住一个机会死死的将人扣进了怀里,随便抬手按下了南宫墨蠢蠢欲动的另一只玉手,“无瑕,你输了。”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我输了。”她又不是输不起的人。

“愿赌服输。”卫公子一把抱起南宫墨,转身往房里走去。

“……”喂!不对,我什么时候跟你赌了?!自说自话的不要太愉快。

“……”身后,一群惊掉了下巴的侍卫。

原来不是感情破裂了?是公子想酱紫酿紫,但是郡主不乐意酿紫酱紫,于是就只好酱酱酿酿了。

有个武功高强的媳妇儿…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众人看着一地狼藉的愿意,默默的思索着。

房间里的两个人却没有心思理会闲极无聊的侍卫们的脑洞开得有多大,正双双陷入一场缠绵悱恻的柔情缱绻之中。

“无瑕……”

卫公子居高临下望着眼前的女子,紫色的眼眸温柔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南宫墨仿佛也被这样的温柔所吸引,唇边溢出一丝极浅的笑意,“君陌…”

卫君陌附身,薄唇轻轻地在她清丽的容颜上落下无数个吻……

“碰!”

紧闭的大门被人从外面轰然踢开,卫君陌脸色一边飞快地转身将南宫墨挡在了身后,弹指一道凌厉的指风阻止了外面的人想要冲进来的脚步。

“墨儿?!你没事吧,听说你跟卫君陌…呃…”冲进来的南宫晖急吼吼地叫道。却被一道指风从脖子边上刮过惊出了一身冷汗。

南宫墨抚额,看着卫公子一脸冷肃的表情忍住笑道:“二哥,我没事。我们闹着玩儿了。”

南宫晖也是结过婚的人,哪里还不知道自己打扰了人家的好事。顿时窘得脸色通红,火烧屁股一般的转身冲了出去,“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

“噗嗤!”方才的柔情缠绵的气氛一扫而空,南宫墨靠在卫君陌怀里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卫公子紫眸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南宫墨连忙捂住嘴无辜的眨了眨眼睛:又不管她的事。

卫公子轻哼一声,冷声道:“果然是太闲了,既然如此,所有人这个月的训练加三倍吧。”

外面传来呯碰几声闷响,仿佛有什么物体坠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