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半路遇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坏了自家妹妹和妹夫的好事,南宫二公子十分羞涩接连两天都没敢出现在两人面前。当然这也不排除有他听说了院子里的侍卫们悲惨的命运的结果。倒是商戎那边商念儿带来了不错的消息,也不知道商念儿是怎么说动自家父亲的。竟然真的同意了收商峤为义子。南宫墨自然也不含糊,趁热打铁直接为两人办了认亲的仪式,南宫墨和卫君陌都是见证人。等到商戎喝完了商峤献上的茶,南宫墨清楚的看到了商念儿暗暗松了口气。

显然商戎如今的状态和情形商念儿也是知道的,所以才想方设法的想要让父亲多一些牵挂。如今既有女儿女婿在这里,又认了义子,商戎总会慢慢的不再想着朝廷的事情了吧?

有了商峤这个义子,商戎果然精神了许多。仿佛突然找到了事情做一般,每年将商峤拎到跟前教授他武功,偶尔还传授一点兵法启蒙什么的。有时候连南宫墨要找商峤都找不到人,不过看着一老一少一个教一个学都乐在其中,南宫墨高兴之余对这两人也放心了许多。

摇摇前行的马车里,长平公主低头看着躺在摇篮里眼睛却睁得大大的显然很是精神的两个小宝宝,唇边露出了一丝慈爱的笑容。坐在长平公主跟前侍候的兰嬷嬷也忍不住笑道:“公主,你瞧小公子和小小姐多精神。”

长平公主不由莞尔一笑,跟着又忍不住轻声叹息,“这两个孩子也是苦命,寻常人家的孩子这么小怎么会跟着咱们这么奔波啊。”

见公主心疼孙儿孙女,兰嬷嬷连忙劝道:“两个小主子聪明着呢,知道要去见爹娘,这一路上也丝毫也不哭不闹,可见将来长大了都是有出息的。”仿佛听到有人在夸奖自己,摇篮里抱着浅红色襁褓的小夭夭咯咯的笑了起来。

旁边包着浅蓝色襁褓的安安听到妹妹的笑声,眨巴了一下小嘴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长平公主附身抱起安安轻轻拍了拍,“小安安可是困了?祖母抱着你睡啊。这两个孩子,倒是夭夭看着比安安调皮一些。”刚出生的时候还好些,等到长大了一些就能够看得出来夭夭明显比安安好动一些。只要没事或者妹妹不哭不闹安安一整天都是安安静静的。反倒是夭夭总是喜欢有人逗着玩儿,哭哭笑笑好不热闹。

兰嬷嬷点头道:“姑娘家活波一些好。咱们大小姐和姑爷到都是文静的人。”

闻言长平公主忍不住一笑,兰嬷嬷藏在家中搭理内务不知道,君儿和无瑕两个确实不是跳脱好动的性子,但是这两个人若是闹起来却也要天翻地覆的了

马车抖了一下,长平公主连忙抱紧了安安。侍候在一边的知书鸣琴也连忙扶好了摇篮。

外面传来侍卫的声音,“路有些不平坦,公主和两位小主子可还好?”

长平公主道:“没事,到哪儿了?”

“回公主,明天中午大约就能出隰州了。到时候郡主和公子会派人到越州迎接公主的。”

长平公主点点头,“那就好。”

“五姐。”马车外面,十七王爷宁王殿下骑着马车过来,俯身解开了马车边上的窗帘道:“五皇姐,隰州那边有些急事儿要处理,我只怕不能送你出关了。”说来,这次宁王也算是给足了燕王府面子。自从车队进入隰州之后,宁王就带着王府亲卫一路亲自护送长平公主一行人。有宁王亲自护驾,自然没有人有胆子在隰州的地盘上做什么,一路上倒是走的十分顺当。

对此长平公主自然十分承情,点头笑道:“十七弟说得哪里话?该我谢谢你才是,这一路辛苦你了。横竖咱们明儿就出关了,你有事儿就快回去吧别耽误了。”长平公主跟这个皇弟实在是不熟,宁王出生的时候她都已经出嫁了,从小到达除了偶尔在宫宴上远远地加过,连话都没说过几句。人家放着偌大的王府不管,一路上专程护送他们当真是十分给面子了。

宁王脸上略带歉意,“边境上出了些事情,还请五姐见谅。”他既然答应了四哥护送长平公主,等闲也不会半途而废。既然要让人家承情自然就要做到全套,何况若是长平公主在隰州出了事,他很难说卫君陌那小子会不会找他麻烦。但是边关出事情确实刻不容缓,无论如何也耽误不得的。

长平公主笑道:“这是正事,快去吧。只剩下这点路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什么?”

“如此,小弟先告辞了。五姐保重。”

“十七弟保重。”

事情果然有些着急,宁王朝着长平公主一拱手之后便带着人提起缰绳飞快地朝着隰州城的方向奔去了。

长平公主一行人继续南下,第二天上午十分就已经到了距离越州边界不过三十里的地方。看看天色已经将近正午,事务前来请示长平公主,“公主,还有三十里便要出关了,公主不如先下来休息一番用了午膳再赶路?”

长平公主想了想,也点头答应了下来。一大早就赶路,不仅她和随行的人饿了,两个宝宝一路颠簸也有些难受了。扶着丫头的手下了车,旁边不远处已经有人在生活准备午膳了。一千多人的队伍驻扎在一片空地上,倒也颇为壮观。

长平公主挥挥手示意两个奶娘上车去喂两个孩子吃奶。兰嬷嬷带着知书和鸣琴守着两个孩子,长平公主便走到一边收拾出来的干净地方坐下来歇息了。

“哇哇…”刚坐下没一会儿,马车里就传来了宝宝的哭声。开始是一个孩子在哭,很快另一个也跟着加入了。哇哇的哭泣声此起彼伏听得长平公主心疼不已,连忙放下手中的干粮朝着马车奔了过去。

“这是怎么了?”

马车里,兰嬷嬷解开帘子探出头来,有些无奈地道:“回公主,也不知道怎么了,两个小主子突然就哭起来。”这一路上两个小宝宝不知道多乖巧,偏偏到了这快要靠近的越州的地方闹起来了。兰嬷嬷也仔细看了,两个奶娘都小心着呢,并没有让两个孩子不舒服啊。

“快让大夫来瞧瞧!”为了两个宝宝也是为了长平公主的身体,燕王专程派了两个可靠的大夫随行。原本是要弦歌公子亲自走一趟的,无奈燕王出征在即,身体的状况却让人有些担忧,弦歌公子也就只能暂时留下来了。

“是,公主。”

“等等,小心!”站在长平公主身边的侍卫统领突然开口道,同时一脚将想要奔去叫大夫过来的侍卫踢了出去。那侍卫被踢出去的瞬间,一支暗器破空而至定在了他方才站立的位置前方。若不是被人一脚踹开,这枚暗器射中的只怕就是他这个人了。

“保护公主!保护两位小主子!”

原本还守在四周的侍卫立刻围了过来,片刻间便将马车和长平公主团团围住了。

“又是你们,宫驭宸还没死么?”看到围过来的黑衣人,侍卫统领冷声道。他同属紫霄殿二十八宿之一,武功虽然比不上星危却绝不比简秋阳和柳寒差。自然也知道自家公子郡主和水阁之间的恩怨。只是这个宫驭宸简直就像是藏在阴沟里的老鼠一样,时不时就出来骚扰一番,简直是让人烦不胜烦。

领头的黑衣人冷笑,毫不客气地回讽,“卫公子都没死,我们阁主怎么会死?留下两个孩子,放你们过去。”

侍卫统领冷笑一声,连回话都懒得回他。身边的侍卫也纷纷提高了警惕。

黑衣人也不在意,笑道:“你以为…对你们出手的人只有咱们么?”

“还有…萧千夜,宁王殿下是你们调走的?”侍卫统领脸色微变,沉声道。

“算你还不笨,只可惜,现在才想到却是晚了。动手,别伤了两个孩子。”

“是!”一众黑衣人齐声应道,纷纷朝着侍卫冲了过来。

“保护公主!”几个侍卫将长平公主挡在身后,剩下的侍卫都纷纷迎了上去。

无论是人数还是实力这些水阁的人其实并不占上风。但是那领头的黑衣人说得也没错,想要对他们出手的人并非只有水阁,很快又一群人出现在了周围。这些人同样都是身穿黑衣,但是跟水阁的人又截然不同,唯一相同的大约就是武功都十分不错。

长平公主站在马车边上,有些焦急地看着眼前乱臣一片的混战。浓浓的血腥味在空气中飘荡,让两个宝宝也更加不安起来。哭泣声虽然停了下来,却也时不时的呜咽着,听得长平公主心疼不已。

“公主,请上车,咱们先走。”身边的侍卫沉声道。

长平公主看了一眼战场,点了点头。

上了马车,很快马车便动了起来。长平公主从车帘边上看到混战的战场被马车很快地抛在了身后,至少有半数的侍卫也都扯了出来跟着马车一起走了。剩下的侍卫则留下来阻挡刺客。

马车不再像之前那般平缓的前进,而是飞快的奔驰起来。人坐在马车里也是十分颠簸,无奈只得将两个宝宝都抱起来抱在怀中。看着怀里的夭夭不舒服的小模样,长平公主心酸的有些想哭。

“没事,夭夭。很快就能见到爹娘了啊。”

夭夭一只嫩嫩的小手握住长平公主的一根手指,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倒是没哭。长平公主欣慰的松了口气,唇边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马车一口气冲出了十来里地就只能无奈的停了下来。不用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长平公主已经听到了一支羽箭射中马车的声音。这次来的显然是朝廷的人。

“大长公主,请下车一见。”

犹豫了一下,长平公主将怀中的孩子递给旁边的知书方才起身出了马车。前方地道路果然已经被人截断了,一个中年男子带着一大群人手持兵器弓箭挡在前方。虽然他们都穿着寻常百姓的服饰,但是长平公主却能看得出来这些人都是宫中的内廷侍卫和军中的将士。

“来者何人?”长平公主沉声道。

为首的中年男子拱手道:“金陵十三卫副指挥使赵飞,见过大长公主。”

长平公主淡淡道:“既然是金陵十三卫,不在金陵在隰州干什么?”

赵飞恭敬地道:“臣奉命请公主和两位小公子小小姐回京。”

长平公主冷笑一声,“本宫若是不应呢。”

赵飞叹气,“公主何必为难微臣?既然如此,若有得罪之处,还请公主恕罪了。”说完,吩咐身边的人,“除了公主和两个孩子,格杀勿论!”

长平公主身边的侍卫尽皆冷笑,格杀勿论?若不是要保护公主和两位小主子,谁杀谁还不一定呢。金陵十三卫很了不得么?

眼前又是一片混战,长平公主面上冷静心中却是十分焦急。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有多少人,若是这样下去,他们这些人耗也能被耗死在这三十多里的路上。

有弓箭手助攻,这次的情形却比之前还要危险。若不是担心射到长平公主和两个孩子,只怕那些弓箭直接往马车里射都要让他们手忙脚乱了。但是现在他们却不能再分兵护送长平公主往前走了,很明显对方就是要分开他们,前面定然还埋伏了不少人马。若是人手不够跑过去了才是将长平公主和两位小主子直接往人家手里送了。

对方的人马似乎越来越多,不仅是朝廷的兵马渐渐地又开始有水阁的人加入了。反倒是他们这边也显得越来越吃力了,一个士兵趁着空隙便朝着马车飞扑过来,不过很快就被身后的人一剑砍了。献血正巧溅到长平公主脚下,长平公主脸色白了白,强忍着没有出声。

几个水阁的高手见状,呼啸一声打出了一个暗号。纷纷弃开了身边的对手朝着马车这边扑了过来。这些人显然是得到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抢到两个孩子。周围的侍卫立刻跟着扑了过去,一群人就在马车跟前厮杀成一团。

“小心!”长平公主惊呼一声,却见一个黑影飞快地掠来。一剑挥开了身边的侍卫抬手便朝着马车里面抓去。

“找死!”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那黑影探出去的手还没碰到马车就立刻收了回来。下一刻一道凌厉的剑光落下,黑衣人飞身退了几步盯着来人冷声道:“星危。”

来着一身黑衣,却是一头诡异的灰发。面容冷肃手持长剑不是星危是谁?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我就说,这么重要的事情卫君陌怎么可能不派你来,原来是躲起来了。”星危从前虽然名声不显,但是轮武功却实打实是紫霄殿卫君陌之下第一人。就算是当时挂着紫霄殿殿主的蔺长风比起他来也稍有不如。护送长平公主和两个孩子的任务,不让星危来简直是奇怪。

星危仗剑站在马车边上,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只是抬起手臂,手中的长剑直指对面的黑衣男子。

“带着你的人,滚。”

“哈。”黑衣人仿佛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你觉得…就凭你能击退这么多人么?卫君陌亲自来说不定还有几分把握。”

星危不说话,但是另一个声音却响了起来,“他不能,你看老夫能不能?既然不想走,那就别走了。”一道蓝色的声音飘然落在了马车顶上,面容清癯的中年男子冷眼看着眼前的一片混战,神色漠然。

“是你。”黑衣人眼神微变。

“闻人先生?”长平公主却是大喜,虽然她没有见过这位先生出手却听说过不少。听说当初君儿和无瑕大婚,两个人联手都没能打得过这位先生,可见对方武功高强。

闻人师叔冷眼俯视着眼前的人,“老夫一直没有找到姓宫的那小子,不如…你来告诉老夫?”

黑衣人警惕地退了几步,闻人师叔冷笑一声道:“我说了,既然不想走那就都别走了。”一道剑光破空而出,划出一道绚丽的光芒。黑衣人眼神一缩飞快地往后退去。可惜他再快也快不过对手的剑,下一刻原本还在马车上的人已经到了他跟前,剑尖距离他也不过两尺远了。他心中一颤,一把抓过身边的一个士兵挡在了身前,然后飞快地转身朝外面奔去。

师叔冷笑一声,剑锋刺穿了跟前的士兵,随手抽出一道剑气挥出,再次带起一道血光和一声惨叫。

局面的变化只在转瞬之间,有了师叔和星危两人的加入,原本还有些劣势的己方立刻便扭转了局面。师叔带给人的精神压迫显然更大于肉体伤害。只看他所到之处敌人纷纷道理比用刀割麦子还要整齐有序,就让人忍不住感到胆寒。这样的差距之下,还有多少人能骨气勇气跟他对战?

眼看着事不可为,那金陵十三卫指挥使只得气急败坏的下令撤退。这次却是他们轻敌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有这样的高手。这样的武功比起传说中的卫公子只怕是只高不低。难怪卫公子和燕王放心让长平公主和两个孩子上路呢。同时,赵飞心中也闪过一丝怒火:他们又被人利用了!那个人不可能不知道对方有这样的高手,却半点也没有透露给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