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卫公子的报复/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府蝶园里,宫筱蝶美丽的容颜显得有些憔悴。倚坐在床边一只手扶着已经显怀的肚子出神。

“侧妃,该用膳了。”外面,一个丫头走了进来,恭敬地道。

宫筱蝶闻言,却忍不住有些惊慌地往后缩了缩。如果不是身体不便的话,只怕就要缩到床里面去了。见她如此,将手中的饭菜放到桌上的丫头也忍不住叹了口气,轻声道:“小姐尽管放心,今天的饭菜是我亲自去拿,亲自检查过得。绝对不会有问题。”这些日子,宫筱蝶的日子实在是过得有些苦闷。从今天前起,饭菜里就出现了含有堕胎成分的药物。对方根本没有遮掩的意思,略通医理的人一闻就能够闻出来。

开始他们还以为燕王妃或者府里的哪个侧妃侍妾终于忍不住对他们动手了。但是如今这蝶园里大都是他们自己的人,近身照顾宫筱蝶的更是心腹,因为阁主对小姐腹中的孩子十分看中她们自然也都是加倍小心的。但是无论他们再怎么小心,下一餐饭菜里同样还是被人下了药。接连几天下来,别说是宫筱蝶备受惊吓,就是她们也感到身心俱疲。最可怕的是,现在对方用的是可以发现的药物,如果下一次对方下一些更隐秘的药……

在蝶园里,居然有人能够在她们眼皮子底下下药,实在无法不让她们感到担忧。

丫头将一碗粥送到宫筱蝶面前,“小姐快用一些吧,对方显然是就是想要吓唬咱们,小姐千万别上当,腹中的孩子重要。”

“我不要!”宫筱蝶伸手将眼前的粥打翻了,这几天的事情实在是已经让她紧绷到极限了。就连水都只敢喝经过检验的白开水,“我受不了了,我要去找王爷,我要找大哥!一定是王妃,一定是她想要害我的孩子!”宫筱蝶抓住丫头的手道。

那丫头叹了口气,“小姐,我们的人这些天一直监视着王妃,王妃院子里根本没有动静。而且,这样的事情王妃只怕…还没本事做得出来。”燕王妃若是暗地里下药还有可能,这样光明正大的明显是想要吓唬宫筱蝶的事情燕王妃绝不会做。因为无论有没有证据,出了这种事情第一个被怀疑的就是燕王妃。

“那…那是谁?”

丫头犹豫了一下,低声道:“卫公子。”

宫筱蝶脸色一白,“他为什么要针对我?我什么都没有做!不,我要去找王爷,现在就去!”

卫公子哪里是要针对你,分明是要针对阁主啊。

“小姐,王爷已经去军中了。你现在根本经不起旅途颠簸。”丫头安抚道:“不用怕,不会有事的。卫君陌只是想要吓唬你而已。您怀的毕竟是燕王的孩子,卫公子不可能完全不顾忌燕王的。”

宫筱蝶哪里还能听得进去,“你们到底…做了什么?”宫筱蝶不相信,无缘无故的过了好几个月了卫君陌才想起来吓唬她一次。

丫头摇摇头,没有说话。阁主做了什么这些事情自然不能告诉宫筱蝶。

“出去!都出去!”宫筱蝶有些奔溃地尖叫道,“你们都想要害我!宫驭宸他为什么要害我,他害得我还不够惨么?!滚出去!”

孕妇的情绪本来就不稳定,见她如此那丫头也只得叹了口气退了出去。这样下去绝对不行的,还是必须禀告阁主才行啊。

宫驭宸收到燕王府传来的消息的时候冷笑了一声,“卫君陌这次倒是有点意思。宫一还没回来?”

侍立在跟前的黑衣人低头,恭敬地道:“回阁主,宫一还没有消息,他带去的人…也没有消息。”

宫驭宸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道:“看来这次,又不成了。”

“阁主……”黑衣人看看宫驭宸,有些犹豫地道。

宫驭宸轻哼一声道:“试探罢了,卫君陌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一些。”自从娶了南宫墨以后,卫君陌当真可谓是时来运转了。不仅有弦歌那个碍事的家伙帮他,甚至还引出了那样的绝代高手。有那么一个绝代高手在,他不得不将自己隐藏的更深。这样做有好处也有坏处,好处是无论是卫君陌还是南宫墨都找不到他,坏处是…他也无法在再向从前那样自由来去,许多事情也就变得非常的不方便。毕竟,有很多事情还是必须他亲自去处理才好的,吩咐属下去办,许多时候效果都总是那么不进入人意。

“那阁主,咱们现在如何是好?”黑衣男子问道,“宫小姐那边……”

宫驭宸冷笑一声,道:“卫君陌以为…本座拿他没法子了么?派人将卫君陌对宫筱蝶下毒的事情通知朱初瑜,她会知道该怎么做的。”

黑衣人有些惊讶,“阁主是打算…让朱初瑜将此事泄露给燕王?万一朱初瑜从中作梗…”朱初瑜的不是个甘于平凡的女热,相较而言宫筱蝶肚子里的孩子对萧家三个公子的威胁要更大一些,和卫君陌反倒是没什么关系。

宫驭宸淡然道:“如果卫君陌没打算毒死宫筱蝶,朱初瑜有多少手段能够成功?”

“是,阁主。”黑衣人点点头,恭敬地应道。

“表哥对宫侧妃下药?”

幽州卫军中一处帐子里,萧千炜放下了送到唇边的茶杯,有些惊讶地看着坐在自己跟前的朱初瑜道。

朱初瑜面带忧愁,点了点头道:“刚刚收到府中传来的消息,确是如此说得。”

萧千炜皱眉,沉吟了片刻发现不对,“就算真有人对宫侧妃下药,又怎么肯定是表哥所为?给你传消息的人有没有问题。”

朱初瑜眼神微闪,却很快就掩饰了过去,笑道:“怎么会,都是我十分信任的心腹。何况…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的,除了卫公子还能有谁?”萧千炜低眉一想,也是。若是母妃或者别的那个侧妃侍妾动手,绝不会手下留情还让她发现了。更重要的是,发现了之后还继续接连不断的下药,看上去不像是真的要打掉宫筱蝶的孩子倒像是恶作剧一般。但是…如果真的是表哥的话,表哥为什么要这样做?就算之前表嫂跟宫侧妃有些冲突,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情,表哥怎么会突然想起来派人跑回来吓宫筱蝶?

看着朱初瑜面带忧虑的模样,萧千炜心中一软,“是我太着急,误会你了。你办事我自然是放心的。”

朱初瑜心中暗暗松了口气,面上却带着几分委屈,“我也是担心夫君,一时着急才没有说清楚的,怎么怪得了夫君。”

“担心我?”萧千炜挑眉,就算是表哥对宫侧妃下手,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朱初瑜叹了口气,望着萧千炜欲言又止。萧千炜道:“这里只有你我夫妻,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了。”

“既然夫君这么说,妾身便直说了。”朱初瑜轻声道:“夫君不觉得,父王对卫公子实在是太过放纵了么?”

萧千炜皱眉,却没有说话。朱初瑜继续道:“卫公子确实是天纵英才,这才短短数月就将黎江南北数州握在了掌中。而且,卫公子行事素爱自专,许多时候甚至连父王都是时候才知道的。父王一直纵容也不说什么,若是换了夫君大哥和三弟,只怕早就被打的爬不起来了罢?如今卫公子因为一点不知名的原因就敢对父王的子嗣动手,谁敢说将来会不会再做出什么事情来?如今卫公子独霸辰州等地,拥兵自重指日可待,现在父王还能够压得住他,若是将来连父王都压不住他了……”

朱初瑜越说,萧千炜脸色便越沉。见她如此,朱初瑜也觉得说的差不多了便也识趣的住了口,只是轻声道:“妾身心中忧虑,若有什么说得不对的地方,还望夫君见谅。”

萧千炜摇摇头,强笑道:“为夫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

朱初瑜说得这些,萧千炜何尝没有想过?在权势面前有些时候连亲生父子兄弟都靠不住,更何况是外甥。但是父王对表哥的信任和看重却是他们三兄弟加起来都没有的。几十万大军,偌大的一片地方说给就给,就像是丝毫不用考虑后果一般。难道父王就当真那么相信,表哥会一点野心都没有吗?

“此事,你看该如何处理?”萧千炜问道。

朱初瑜浅笑道:“这个时候父王应该也收到母妃和宫侧妃的消息了,且看父王如何处置吧。”

两人话还没说完,外面便传来了侍卫的声音,“二公子,王爷有请。”

萧千炜和朱初瑜夫妻二人来到燕王的大帐中,却看到早已经等候在那里的萧千炯弦歌和念远了。萧千炯看起来心情十分不错,朝着萧千炜咧出一个爽朗的笑容,“二哥,二嫂,你们来了。”

萧千炜挑眉,“有什么好事,三弟这么高兴?”

弦歌公子懒洋洋地靠在椅子里,道:“三公子刚刚喜得贵子,能不高兴?”

“哦?那真是恭喜三弟了。”萧千炜笑道,眼神却微黯了一些。他们三兄弟,大哥膝下已经有一女,如今世子妃等于是废了没有嫡子也是理所当然。三弟妹一举生下男孩儿,却成了燕王府的嫡长孙,反倒是自己…同时进门,三弟妹孩子都已经落地了,朱初瑜却还没有丝毫的动静。

刚刚得了孙儿,燕王的心情似乎也不错,看到朱初瑜跟着萧千炜进来也只是皱了皱眉没有多说什么。燕王素来不喜朱初瑜,更不喜她贸然出现在大帐里,原本朱初瑜也是紧守本分的,只是自觉今天的事情事关重大,所以才跟了过来。

“都坐下吧。”燕王点点头,淡淡道。

燕王将他们照过来,自然不会只是为了萧千炯做爹了这件事。萧千炜和朱初瑜坐了下来,方才问道:“不知父王招孩儿过来,所为何事?”

燕王拿起手中的两份信笺看了看,道:“本王刚刚收到王妃的信,说是最近府中宫侧妃那里有人连番下药,只是找不到凶手。不过…宫侧妃却来信,一口要定是君儿所为,此事你们怎么看?”

到了这个时候,父王依然称呼表哥为君儿,可见并没有相信宫侧妃的话,甚至连怀疑都没有怀疑。萧千炜心中不由的一寒,难道在父王心中,自己还没出生的亲生儿女也比不上卫君陌这个外甥么?

“千炜?”

听到燕王唤自己名字,萧千炜立刻回过神来,恭敬地道:“这只怕是个误会,表哥远在辰州怎么会做这种事情?”

坐在一边的萧千炯也点头附和道:“就是啊,父王。而且表哥要对付宫侧妃,哪用得着这么麻烦,表嫂随便出手一下也能让她死的无声无息吧?这分明就是陷害!更何况,表哥跟宫侧妃无冤无仇的,害他做什么啊?”

弦歌公子轻蔑地哼了一声,根本懒得发表意见。

念远剑眉微锁,思索了良久方才问道:“王爷,不知宫侧妃这么说是她的猜测,还是有什么证据?”

燕王淡然道:“并无证据。”

念远叹气,“若是如此,侧妃何以断定是卫公子所为?须知,卫公子离开幽州已经有数月之久了。”

燕王不以为然,淡然道:“妇人胡言,不足为信。本王已经传信给王妃善嘉照料了。听说怀孕的女子总是喜欢胡思乱想,向来是侧妃第一次做母亲心中不安罢了。”

“父王。”坐在萧千炜身边的朱初瑜开口道。

燕王眼神微冷,神色淡漠地看着朱初瑜,“你想说什么?”

朱初瑜心中微沉,面上却是丝毫不变,依旧带着恭谨的微笑,“儿媳认为…此事只怕不妥。”

“何处不妥?”燕王问道。

朱初瑜道:“对方既然能接二连三的在侧妃的饭菜中下药,将侧妃吓得近乎崩溃,却让人丝毫抓不住把柄,想必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虽然咱们都相信此事绝非表哥所为,但是如果侧妃一直不信,只怕不利于安胎。更何况…下药的人,总要抓住才是。这次下的只是最普通能够被人认出来的药,谁知道下一次对方会不会……”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弦歌公子嗤笑一声,道:“善嘉郡主就直接说要查卫君陌不就行了,拐弯抹角浪费时间。”

朱初瑜并不动怒,只是含笑道:“我只是认为,即便是我们都认为与表哥表嫂无关,但是既然侧妃坚持这么认为何不直接用证据说话,也好让侧妃安心。”

弦歌淡然道:“想要让她安心很容易。”弦歌公子随手将一个药瓶扔到朱初瑜面前,道:“将这个送回去,幽州城里的大夫能查出来这是什么东西就可以去查卫君陌和墨儿。不然的话,还是别浪费时间了。想要她的命,用不着这么麻烦。”

朱初瑜笑容有些僵硬,“弦歌公子这是强词夺理?”她不知道弦歌公子给的是什么,但是他既然敢拿出来自然有把握寻常大夫是查不出什么来的。毕竟,弦歌公子医仙的名声也不是白叫的。只是燕王对弦歌十分礼遇,因此即便是生气她也不敢太过放肆。

弦歌公子冷笑道:“本公子只是讨厌拐弯抹角的人而已。你直说看卫君陌和我家小师妹眼红,想要将他们赶出辰州取而代之,本公子还赞你一句女中豪杰。”

“你!”朱初瑜气得脸色通红,连忙转身面向燕王往地上一跪,“父王,儿媳绝无此意。请父王明鉴!”

“父王,初瑜也是一片好心,弦歌公子只怕是误会了。请父王明鉴。”萧千炜也跟着跪下道。无论朱初瑜做什么说什么,只要他们还是夫妻他就必须为朱初瑜的言行负一定的责任。何况,朱初瑜此时说得也未尝不是他心中所想的。

“够了!”燕王脸色微沉,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儿子儿媳沉声道:“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父王,儿媳……”

“本王在问萧千炜!”燕王厉声道。朱初瑜脸上一白,心中暗暗懊悔自己太过心急了。

萧千炜楞了一下,沉吟了片刻方才道:“回禀父王,儿臣认为…初瑜说得并没有错,一来可以让侧妃安心,二来也是为了还表哥一个公道。”

“派谁去查?如何查?查君陌还是连着无瑕一起查?查证期间,耽误了正事如何处置?”燕王淡然问道。

萧千炜垂眸道:“人选自然是由父王决定,辰州与幽州相隔千里,只怕还要劳烦表哥和表嫂亲自回来一趟。至于辰州的事务…父王派个可信之人暂代一点时间便是。”

“哦?”燕王声音越发的淡漠,“本王派你去如何?”

萧千炜心中一颤,哪里还听不出来燕王的不悦。连忙道:“儿臣不敢,儿臣…年纪尚轻只怕无法主持大局,还请父王明鉴。儿臣只是……”

燕王抬手,阻止了他想要说的话,“此时本王自有打算,你们就不用在操心了。至于你媳妇儿…女子若是做不到大局为重的话,还是安分守己一些的好。你三弟妹刚刚有了孩子,你母妃在府中想必也忙不过来,将她送回去给你母妃帮忙吧。”

闻言,朱初瑜顿时面如死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