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权势人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父王,儿媳……”朱初瑜咬牙,心中暗恨。若是她回去了当真能够掌握燕王府中的权利也还罢了,但是偏偏她心知肚明,她回去了一样是被燕王妃闲置的命。燕王妃根本就不会用她,“父王明鉴,夫君这些日子日夜操劳,儿媳想要留下来照顾夫君。”

燕王冷然道:“他是来打仗的,不是出来郊游的。”

“可是……”

“够了!”燕王眼神森然,“本王不是在跟你商量。还不退下!”

在幽州,燕王的话不是圣旨却更胜于圣旨。他开口说出来的话没有人能够违抗也没有人能够反驳。朱初瑜垂眸,紧紧地握住了掩藏在衣袖里的手,低声道:“是,父王。”

被父王如此毫不留情的削了面子,萧千炜的脸色也不好看。低声道:“父王,儿臣也告退了。”

说完,拉起朱初瑜朝着大帐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便听到燕王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千炜,为父居然不知,你如此关爱侧妃和庶弟妹。”

萧千炜心中一紧,心头不由得升起一股悔意。原来,从一开始他就错了。宫侧妃跟母妃跟他的关系并不好,当初朱初瑜还因为宫侧妃挨了一顿板子。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母妃三弟都漠不关心,偏偏他还一而再再而三明知道父王有意将事情压下去的时候还要提起。提起也就罢了还是以让宫侧妃宽心为未出生的孩子担心的理由。嫡子和侧妃庶子之间,表示关心是应该的,过了就显得假了。

他们自以为理由恰当掩饰的好,却不知道从一开始父王就知道了他们真正的目的。

只是…这一次萧千炜真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心中更是隐约生气一股愤怒和委屈。事情真的不是表哥做的么?未必。如果不是,父王为何要将事情压下来?难道宫侧妃不是父王的妃子,那肚子里的孩子不是父王的孩子?就算是为了面子父王也不会如此放纵那下毒之人。

但是父王却如此强硬的压了下来…朱初瑜说得没错,父王对表哥好的…太过了。

大帐里,气氛有些淡淡的尴尬。

萧千炜看看座上脸色阴沉的燕王,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他虽然性子粗犷大而化之,却也隐隐感觉得到这一次,二哥是在针对表哥。但是…为什么呢?就算真的是表哥做得又怎么样?宫侧妃不过是个被父王不知道从哪儿带回来的女人而已,有没有真的对她怎么样不过是吓唬吓唬她而已。二哥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这种女人了?

念远叹了口气,轻声道:“二公子只是一时想岔了,王爷息怒。”

燕王也并没有多么生气,摆摆手淡然道:“没什么,让大师见笑了。”

“哪里。”念远道:“王爷对卫公子如此信任,莫说是二公子,便是小僧也很是佩服。只是二公子还年轻,王爷还是不要放在心上了。”

燕王笑了笑,不以为然,“大师说得是,先不管这些琐事了,本王还有些政事要请教大师呢。”

燕王拿出一封折子递给念远,念远恭敬的接过,两人便开始你来我往的讨论起军务来了,仿佛方才大帐中的凝重和怒气都不曾存在过一般。只有萧三公子独自一人百无聊赖的坐在一边挺着那让他想打瞌睡的讨论。

送走了念远,又将差点趴在椅子里睡着的萧千炯赶了出去,大帐里才恢复了宁静。至于弦歌公子,早早的就已经飘然遁走了,直将萧三公子羡慕的幽怨不已。

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走进帐中,恭敬地道:“王爷。”

燕王冷哼一声道:“朱初瑜那边怎么样了?”

侍卫恭声道:“回王爷,二公子和二少夫人已经收拾好行礼,送二少夫人出去了。”

燕王靠回椅子里,漫不经心地轻叩着桌面,一边道:“这么快就收到消息,这么说来…朱初瑜果然和那个姓宫的还有联系。”

侍卫点头,“不仅如此…二少夫人,只怕和金陵那边也有联系。二公子那里,是不是……”

燕王摇摇头,“暂时先不管,本王也想看看…他想要怎么做。”若是真的被个女人左右了想法,燕王不得不说他会对这个儿子感到十分的失望。至于萧千炜认为他对卫君陌太好,心中感到不平?燕王嗤之以鼻,这世间何来的公平?当年他们这些兄弟十五六岁就被扔到封地,皇考何曾对他们这些皇子公平过?若是他现在对君儿的信任和看重真的转移到了他们其中一个兄弟身上,他才会感到更加的不公平吧?只要那个被看重和信任的人不是自己。

燕王有些烦恼,三个儿子老大优柔寡断,老三又毫无城府,中间的萧千炜倒是没有两个兄弟的缺点,有点却也并不十分突出,最重要的是心性和野心都让燕王十分不看好。不是说不能有野心,身在皇家没有野心的人才是失败的。但是萧千炜比起阳谋显然更喜欢阴谋,最重要的却是眼界太小,毫无大局观。甚至连隐忍和韬光养晦都做得半吊子。有的事情要么不做,做成半吊子比不做更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难道是他教导孩子的方式不对?但是君儿从小到大也没有人教导啊?

难得的,燕王开始为自己的儿子们感到有些困扰了。

“王爷?”侍卫有些迟疑地教导,为王爷罕见的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沉思有些惊讶。

燕王神色淡定,淡然道:“把这里的事情送一份给君儿,告诉他适可而止别闹大了,宫筱蝶还有用。”

“是,王爷。”侍卫恭敬地应道,飞快的将方才那一点半点的不恭猜想抛到了脑后。

燕王漫不经心地轻叩着桌面,继续道:“萧千夜…本王这个侄子实在是…既然他不乐意在战场上跟本王光明正大的较量,那么…传令下去,启动宫中的钉子,目标,就朱妃生的那个孩子吧?是男的还是女的?”说来,他还是手下留情了,没打算直接对皇后的嫡子下手。但是即使如此,那也是萧千夜今生唯二还能拥有的孩子。

“回王爷,是个皇子。”当初萧纯宫变那也朱妃并没有受什么伤,几个月后也平安生下了萧千夜的二皇子。

燕王点点头,“他运气倒是不错。给他传个信儿,既然是他先对孩子伸手的,就别怪本王以牙还牙。”

“王爷,是留暗讯还是明发?”

“本王不是在清君侧么?上个折子就行了。”

“……”都在打仗了还上折子真的没问题么?最重要的是,上这种折子真的可以么?

辰州府衙里,南宫墨靠在软榻里看着刚刚收到的信函。宽大的软榻另一边,两个白白嫩嫩的小宝宝正坐在一起咿咿呀呀玩的不亦乐乎。旁边有鸣琴小心看护着,南宫墨也不去管他们,看着手中的信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不远处的书案后面,正在执笔疾书的卫公子抬起头来,挑眉道:“什么事情让无瑕这么高兴?”

南宫墨扬了扬手中的信笺笑道:“刚刚收到紫嫣传来的消息,听说宫里朱妃的二皇子突然病了,还病的不清。第二天一早早朝,萧千夜就收到燕王舅舅上的折子,说是皇帝对不满周岁的婴儿都能下手,许是报应呢。那折子被当着朝臣的面念了出来,听说萧千夜气的险些吐血。”谁也不知道燕王是怎么让这样一份折子出现在朝堂上的。不是所有的折子都有机会现于人前,甚至有些折子连皇帝面前都到不了就不会被下面负责拣选的官员给留中的。这样一封折子,居然还能在朝会的时候念出来,这次燕王为了膈应萧千夜,想必也付出了不少代价。

见卫君陌好不惊讶的模样,南宫墨挑眉道:“你也插手了?”

卫公子淡定地道:“我说了,要送萧千夜一份大礼,总不能食言而肥。”

“我以为你说的是信陵。”几天之前,泰宁卫已经攻下了信陵。至此黎江南北,西起越州,东到信陵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了。算算时间,前后历时也还不到五个月时间。卫君陌道:“信陵本就是在计划之中。”

南宫墨耸耸肩道:“好吧,咱们暂时不用再打仗了,舅舅他们那边压力只怕就更大。”但是他们这边实在也是没有法子再打了,泰宁卫撤军在即,他们就算再努力也不可能在这一两个月的时间里训练出能够媲美泰宁卫的几十万大军来。所以,现在他们要做的只是收住这片地方休养生息罢了。

“舅舅那边会不会招你回去?”南宫墨问道,他们这边没事了,北方那般事情还多着呢。燕王确实很有可能招卫君陌回去带兵。卫君陌摇摇头道:“辰州脱不开身,不用管那边。我不回去,无瑕你也不能。”

南宫墨莞尔一笑,“我自然不能,刚把安安和夭夭接过来,我又怎么会跑回幽…出了什么事么?”南宫墨脑海中灵光一闪,连忙问道。如果燕王相招,卫君陌不可能如此斩钉截铁的拒绝,除非是出了什么事情。

卫君陌凝眉,抬手将放在右手边的一封折子递了过来。

南宫墨伸手接过一看,也忍不住皱起了修眉,“这是千炜的意思,还是朱初瑜的意思?”

卫君陌沉默不语,南宫墨叹了口气,萧千炜不是耳根子软容易被鼓动的人。朱初瑜说得他能够听得进去只能证明朱初瑜说中了他的心事,只是借朱初瑜的口说出来罢了。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南宫墨道:“当初我还担心千炽他们兄弟终有一天兄弟阋墙,谁知道…这火却是先烧到咱们自己身上来了。”以萧家三兄弟的性格和状态,出问题是迟早的事情。但是人家自己兄弟还没闹起来,他们就先被针对了。这也算是躺着也中枪么?

卫君陌摇摇头,“无论是谁在这个位置上,都是一样的。”虽然舅舅对他的看重是一个方面的原因,但是绝对不是主要原因。今天无论是谁在他现在这个位置,只要萧千炜还有那样的想法都一样会发难的。甚至,有可能正是因为这个位置上的人是他,萧千炜反倒是收敛了许多。如果换了是别的将领,萧千炜只要跟舅舅说想要过来帮忙或者是学习,都是光明正大的理由。等到了这边,又有几个将领有本事完全压制住燕王二公子?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好吧,横竖咱们现在离幽州远着呢。辰州还有许多事情没昨晚,哪儿有功夫去管千里之外的事情。”

卫公子淡然一笑,起身走到软榻边上坐下,一手拎起一个宝宝放在自己怀里,一边道:“不用担心,我心里有数。”

跟哥哥玩的正开心的夭夭被父亲突然打断,立刻不高兴起来。

“咿呀。”伸出小手拍拍爹爹的大手。卫公子低头看着小姑娘,抬手摸摸她的小脸,小姑娘正是出牙的时候,看到在自己脸上作怪的大手,便低下头…咬!

卫公子挑眉,小小的孩子才刚刚长出四颗小乳牙,哪里能咬得痛卫公子。若不是卫君陌怕伤着小姑娘,这一口下去崩掉自己两颗牙齿都不一定。淡定地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接过旁边鸣琴递上来的帕子擦了擦。小姑娘呆呆的看着父亲,撇撇小嘴就要哭了。

旁边的安安见妹妹要哭,立刻蹭蹭的爬了过来。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拍拍妹妹的胳膊,原本还想要哭的夭夭立刻被哥哥吸引了,两个小家伙坐在一起玩起了你拍我我拍你的游戏,最后滚成了一团。

看着滚成一团的兄妹俩,南宫墨也忍不住掩唇笑了起来。

“开心?”卫君陌低头,看着笑得开怀的南宫墨。南宫墨笑道:“自然开心,看着安安和夭夭一天天长大,我就觉得…这世上没什么能让我不开心的事情了。”卫君陌抬手将她拉入怀中,轻声道:“我们会一直这么开心下去的,夭夭和安安也会平平安安长大。”

“嗯,我知道。”她从来没有怀疑过。

旁边的伺候的鸣琴机灵的指挥奶娘将两个宝宝抱走去喂奶,自己也跟着福了福身无声的退下了,将房间留给郡主和公子独处。说起来,已经成婚两三年了,连两位小主子都已经好几个月大了,郡主和公子的感情却还是这么好。她们这些身边的人看了也是羡慕不已呢。

不打仗了,但是泰宁卫的借用期限还没有到。于是剩下的时间就开始练兵。如今卫君陌那些了黎江两岸六个州的地盘,南宫墨一直在征兵,又有战场上俘虏的败兵。整合下来竟然也有二三十万的正规兵马。以及几十万南宫墨称之为预备军的只经过了一些简单的训练并被上过战场的兵马。

泰宁卫的将士也信守承诺,从战场上下来之后就开始帮他们练兵。只是一两个月时间能够学到多少就不好说了。但是有这些人训练总比没有人好,幽州那边倒是有不少能与他们匹敌的将领,但是如今北方战事正烈,谁也抽不出空闲来专门练兵。

转眼间就到了十二月中,泰宁卫的将士们也开始归心如箭起来。不过还没有等到他们启程的日子,却已经有人等不及先来辰州拜访了。

辰州府衙大厅里,南宫墨坐在卫君陌身边含笑看着坐在客座上一副慵懒模样的男子,“宁王殿下专程来辰州一趟,咱们可当真是蓬荜生辉。”

宁王殿下轻呵了一声,瞥了一眼整个大厅点头赞同道:“确实是蓬荜,我说你们俩几百万两都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手了,用得着这么抠门么?看看这大厅,门面都这么寒酸里面就更不行了吧?”

南宫墨在心中暗暗翻了个白眼,这辰州府衙是当初辰州知州的官邸,以辰州官员的贪腐程度,这府邸能寒酸到哪里去?到了辰州之后他们事务繁忙不说,养兵打仗民生处处要钱,偏偏因为大旱,税收还收不上来,谁还有空专门去修缮府邸。当然,跟宁王府比起来,这辰州府衙确实是算不得什么。

南宫墨微笑道:“宁王殿下说笑了,几百万两若能随随便便拿出手,我们哪儿还会为了辰州各地的百姓过冬烦恼?”

宁王殿下轻哼一声,给了南宫墨一个“我听你编”的表情。这小半年,他早就查清楚了。四哥除了最初给了这俩人两百万两以外,剩下的全是他们自己解决的。要知道,这半年里,几十万大军的粮饷,还有赈济难民,南宫墨甚至还开始整修河道到处打井。这其中需要花的可都是天文数字,至于辰州各地这两年的赋税,那就是个笑话。更何况南宫墨一到越州就免了受灾的地方今年所有的税收。

所以…宁王殿下眼睛发绿的盯着眼前的人,早知道这两个家伙这么有钱,当初在隰州就该直接打劫了这两口子!宁王殿下心中恨恨地想着,一边还要思索着一个他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的问题:这两个家伙,到底从哪儿弄来那么多钱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