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不正常的伤亡/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两个人到底从哪儿来的这么多钱,这世上绝大多数人肯定都不知道。那极少数知道的人自然也不会告诉宁王,所以,宁王殿下也只能在心中苦闷的想想罢了。不过,这半年他总算不是毫无收获的。从卫君陌那里收来的大笔银两,他用来扩充了不少兵马。而现在,他自然要来看看自己的泰宁卫精兵,然后顺便亲自接他们回去了。当然,如果损耗的太严重的话…宁王殿下挑眉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夫妇俩,赔偿自然也是必不可少的。

卫君陌放下茶杯,淡然道:“你是来接收泰宁卫的?”

宁王挑眉,大方的点了点头,“眼看着半年时间就已经过去了,怎么样,本王的泰宁卫不错吧?”

卫公子淡定地道:“士兵不错,将领太蠢。”

“碰!”宁王殿下大怒,不过很快又平静了下来,笑眯眯地道:“就算蠢也是本王的,本王不嫌弃他们就行了。”本王知道你是羡慕嫉妒恨,因为你连太蠢的将领都挑不出来几个啊。问四哥要,四哥抽不抽的出来另说,就算抽出来了还要担心是别人插的钉子吧,“怎么样?本王什么时候可以带人走?”

卫君陌也不为难,“随时可以。”

“?”这么大方?宁王有些怀疑地看着眼前一脸冷峻的男子。

卫公子对他的多疑嗤之以鼻,“现在我又不打仗,他们多待一天我还要多给一天的粮饷。”

宁王殿下无语:刚说你有钱,你就抠门到这种地步了?不过,如此顺利的接收回兵马总是好事,私底下宁王也不是没有担心过自己借出去的兵马有借无还。

卫君陌挥挥手,不远处曲怜星立刻捧着一本厚厚的册子上来送到宁王跟前。卫君陌道:“这是阵亡的将士名单,回头让曲怜星算银子给你。”说完,便不再理会宁王,给了他一个你可以走了的眼神。

宁王哪里是那么好糊弄的?接过册子当场便开始翻看起来。他翻看的也慢,册子上自然也不可能记录每一个阵亡的将士的明细,不一会儿宁王便啪的一声将册子扔到了桌上,站起身来咬牙切齿地道:“姓卫的,你当本王傻么?中层的将领怎么会死了这么多?”

中层的将士并不起眼,例如百户,千户,和一些普通的校尉,偏将什么的,但是!那不代表他可以接受一本册子上半数的中层将领都阵亡吧?这些可都是从血海里滚过来的百战老兵,整个泰宁卫的伤亡才不过两三万人,这些人就死了一半?当他是傻子么?

卫公子淡定地道:“这种事情不要问我,我不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那本王该问谁?”宁王气乐了。

卫君陌想了想,道:“问你的人,或者找蔺长风和南宫绪。”

“你给本王等着!”宁王殿下一把抓起册子,风一般的冲了出去。

看着宁王火急火燎地冲出去的背影,南宫墨有些担心,“真的不会有问题么?”

卫君陌握着她的手摇了摇头,“无妨。”

城外的军营中,蔺长风和南宫绪坐在不远处的大帐外空地上,看着前方的校场上正如火如荼的练兵的泰宁卫将领以及他们招募的新兵。长风公子悠然地笑道:“说起来,这老将就是比咱们行啊。这才多长时间这些人也训练的像模像样了。”南宫绪点点头,“确实。”他在调兵遣将上面有些天赋,但是练兵这种事情却不是靠天才能解决得了的。再天才也需要经验才能行。这些日子,不仅是受训练的士兵进步神速,就是他们这些围观的将领也受益匪浅。

“为什么就不能留下几个老将呢。”长风公子有些惋惜的叹气,他们这群人最缺的就是有经验的老将。唯一一个算得上的就是商戎了,可惜商戎暂时也还不肯提他们干活儿。

南宫绪淡然道:“如果你想要刚刚停下来又跟宁王打一仗的话。”其实大一仗也没什么,但是问题是他们现在打不过宁王。

“好吧。”长风公子无奈,“不是自己的终究不是自己。”

简秋阳从外面快步进来,扫了一眼坐在那边闲聊的两人,“你们两位还真有闲心,麻烦来了。”

蔺长风一跃而起,“什么麻烦?”

简秋阳笑道:“刚刚收到消息,宁王往军营来了。”

“来干嘛?”

简秋阳挑眉,“你说呢?”

蔺长风想起自己干得缺德事,恍然大悟。不过,长风公子却是好不心虚的,“来就来吧,咱们光明正大,又没干什么不该干的事情。”

简秋阳笑道:“蔺公子,别忘了…你弄”死“了三十个千户,几百个百户,六个校尉,哦…还有一个副将。”

长风公子无辜地道:“什么叫我弄死了?他们是战死沙场了好么?咱们又不是不给钱。宁王真是太小气了。”

我要是宁王的话,也很想弄死你。

其实蔺长风做得事情也很简单,派人以各种方式勾搭泰宁卫中的中层将领,等到双方勾搭成奸…咳咳,互相达成协议之后再利用职务之便一路死遁。因为这个原因,长风公子,简秋阳等人也一直在不停的换统领的兵马,如果仔细一些的话就会发现,被他们统领过的队伍中层将领死亡率总是比别的队伍要高一些。只是占时泰宁卫的高层将军们也没注意到这些,而且卫公子还非常物尽其用的给他们安排了各种任务和事情,也导致了他们没有太多的功夫关注这些事情。毕竟,又不是重要的将领或者等级比较高的将领,战场上不幸死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家卫公子也说了,将士战死他出抚恤金么。

耿直的泰宁卫将军们哪里想得到这其中还有这样的猫腻。以抚恤金的价钱挖走一群泰宁卫中的中坚力量,这是一件多么稳赚不赔的事情?这些千户百户什么的看着不起眼,但是真正每天管理和训练士兵,与士兵近距离接触,在战场上带着事情冲锋陷阵的人却都是他们。有了这些人,不用半年时间卫公子便可以组建出一支真正的精锐兵马。

不过这个法子在那些高层的将军们身上却用不了。中层将领升迁困难,对宁王的忠诚度也远没有高层将军们高,因为利益牵扯的并不多。换个地方他们一样可以做千户百户,甚至可能更好。但是那些领兵的将军却不一样,他们的家眷根基都在隰州,而且他们的身份知道的人更多,这样不明不白的跟着卫君陌跑了,就一辈子都要挂上个背弃旧主的名头了。对他们来说,绝对不是一桩好事。更何况,卫公子也有他自己的亲信,但是重要的位置只有那么多,他们占了卫君陌身边的亲信能愿意?

“宁王殿下到!”

大营门口,蔺长风等人已经恭敬地侯在门口接驾了。看到宁王骑着马奔驰而至,长风公子笑容满脸的迎了上去,“在下蔺长风,见过宁王殿下。宁王殿下能够亲临军中指点,想必公子和郡主也是不胜荣幸。”

宁王轻哼一声,坐在马背上睥睨众人,“蔺长风,金陵蔺家的老大?”

长风公子笑容可掬,“王爷见笑了。”

宁王翻身下马,“少给本王装蒜,你给本王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说着,宁王直接将那本册子砸到了蔺长风身上。长风公子抬手接住了飞过来的册子,随手翻了翻,满脸的诚恳和疑惑,“不知王爷指的是?”

宁王冷笑,“你当本王没打过仗?这种伤亡数字正常么?”

蔺长风叹气,“王爷恕罪,古人云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战场上哪里有一成不变的东西?所以,这伤亡的事情自然也不可能一成不变,意外总是有的。就比如攻打一线峡的那一次,虽然咱们赢了,但是先进去的兵马确实损失半数。这黑灯瞎火的山谷里,就算是敌人也分不出来哪个是将领哪个是普通士兵吧?所以……”

“呵。”宁王冷笑一声,“长风公子倒是能言善道,可惜…你猜本王信不信?”

蔺长风仿佛十分无奈,摊手道:“王爷信不信在下也无可奈何啊。王爷不信的话不妨问问你属下的将军们好了?更何况…王爷将兵马借给咱们的时候又没有让咱们保证不损兵折将。现在王爷觉得折损太多了才来找咱们麻烦,是不是有些于情于礼都说不过去啊?抚恤金,咱们一分不少都会给的呀。”

宁王深深地扫了蔺长风一眼,微微点头道:“很好。”

长风公子微笑,“王爷夸奖了。”

宁王冷哼一声,快步走进了军中。身后简秋阳低声道:“蔺公子,尾巴收拾干劲了没有?那些泰宁卫的将军可不是傻子。之前是他们没注意,真的注意到了不会发现不了问题。”

“安心。”长风公子安慰道,笑容可掬地望着前方宁王的身影道:“很快,宁王殿下就没有心情管这几个千户百户的事情了。”

简秋阳挑眉,只听长风公子道:“你说…若是又副将甚至是将军想要跳槽,宁王殿下还有没有心情管我们?”

“副将,将军?”简秋阳惊讶,他这些日子一直在巩固各地防御,没在军中。倒是没想到长风公子竟然还有三寸不烂之舌能够说动这样的人,“那你还在这里?!去晚了说不定人就被宁王给杀了!”宁王要是气急了,肯定宁愿弄死那些人也不会留给他们的。

长风公子淡定地前行,“呵呵,那种级别的将领随便说两句就要投靠,你信么?”

“细作?”简秋阳恍然。

长风公子叹气,“先皇陛下不简单啊,所以…那些个将军什么的太麻烦了,谁知道他们到底是谁的人呢。”

等到三人慢悠悠地赶到大帐里的时候,里面已经热闹起来了。泰宁卫的一干将领分列两边站着,宁王殿下高踞主位居高临下的俯视这漫步进来的三个人,眼神冰冷,“蔺公子来得真快。”从大营门口到大帐不过两里路不到,这三个人走了快一炷香的时间。

蔺长风面带惊讶地看着跪在大帐中央的两个将领,道:“咦,这是怎么了?刘副将和左将军可是犯了什么错么?”

宁王冷笑,“你不知道么?”

长风公子耸耸肩,表示我真的不知道。

宁王道:“他们两个说想要留在辰州。”站在两边的将领都面带怒意,显然是对这两个叛徒十分的愤怒和鄙视。

蔺长风欢喜地道:“当真如此,我辰州正是用人之际,若是两位将军愿意留下,自然是再好不过了。想必郡主和公子也是十分欢迎的。不过,王爷……”

宁王俯视着下面两个将领,冷声道:“本王记得没有什么亏待了你们的地方。你们当真要留在辰州?”

两个将领对视一眼,双双点头道:“王爷对末将恩重如山,但是…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卫公子英明神武天纵英才,末将甘愿追随麾下。还望王爷恕罪!”

“好一个良禽择木而栖,好一个天纵英才!蔺长风,你怎么说?”

长风公子诚恳地道:“如果两位将军当真愿意留下,在下必定禀告公子和郡主,定然委以重任,绝不会让明珠蒙尘,王爷尽可放心。”

宁王站起身来,漫步走了下来。走到两人跟前冷眼看着两人道:“你们当真决定了?”

“是,王爷。求王爷成全。”

宁王点点头,道:“也罢,既然你们心意已决,强留你们想必也没什么意思。既然如此……”

两个将领心中暗暗松了口气,齐声道:“多谢王爷!”

宁王冷笑一声,反手抽出身边随身的长剑,一剑刺了过去。宁王也是十几岁就在战场上拼杀过的,虽然武功或许比不上卫君陌蔺长风等人,但是比起军中一般的将领却也是其中的佼佼者。他居高临下,出手又快,跪在地上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心口一凉,只听宁王道:“既然你们铁了心要背主,那就去死吧。”

另一个刘副将见状也是大惊,飞快地起身奔向蔺长风,“长风公子,救我!”

蔺长风等人本就站在最后面,此时帐中的一众将领哪里肯容他逃走,其中一个老将一脚就将他踹了回去。那刘副将也顾不得许多,惊呼道:“长风公子,救命啊。”长风公子垂眸,俊美的容颜上带着极淡的笑意,有些遗憾地道:“泰宁卫还是宁王殿下做主的。哪里容得下在下插嘴。”

“你……”背心一凉,一把寒光闪闪的长剑从身后直接穿透了他的信口。

刘副将惊愕地望着胸前的剑尖,有些艰难的抬起头来看向蔺长风,“你…你不是、这样……”

长风公子神色从容,淡定地看着血沫疯狂地从他胸口和唇边溢出。刘副将最后只能睁大了眼睛不甘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燕王连杀两人,往日里仿佛纨绔不羁的容颜也染上了几分煞气和冷厉。抬眼看着蔺长风道:“长风公子,看来抱歉的很这两个人不能留在辰州了。不过,卫君陌若是不嫌弃的话,尸体可以给你们留下。”本王的东西,可不是谁想要就能拿的。

蔺长风仿佛没听出他的言外之意,恭敬地笑道:“王爷说笑了,虽然有些遗憾不过两位将军毕竟是王爷的人。王爷说得对,强扭的瓜不甜。就当是咱们没有这个福气吧。”

“哼!”宁王不屑地扫了一眼地上的人,“蔺长风,你当本王真不知道你捣的什么鬼?既然不是本王的人,死了也就死了!”

“王爷英明。”长风公子陪笑道。

宁王冷然道:“告诉卫君陌,这事儿本王跟他没完。”

呵呵,帮着做手脚的人都死了。没完又能怎么样?

“是,在下一定转达。”长风公子含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