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兵困颍川/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王殿下兴匆匆的来,却愤怒而去。知道自家王爷吃了大亏,而且还是在自己看护不利的情况下被人给坑了,泰宁卫的将领们也只能默默无声的跟着自家王爷走了。这也直接导致了尽力了这件事情的将领们回去之后直接将卫公子等人描述成了心计深不可测,坑人不止,诡计多端丧心病狂的阴险小人。泰宁卫对卫公子麾下上到卫君陌和南宫墨下到最底层的小兵,仇恨拉的满满的。知道很久以后,双方人马若是遇上了若不是打个人仰马翻就是脑袋一歪大路朝天各走一遍。

但是,此时的蔺长风等人自然不知道这些。所以,长风公子只是摇着扇子笑容满面的将宁王一行人送出了辰州地界,顺便吩咐人暗中看着他们走出越州。浑然忘了,宁王是皇室中人,而皇室中人的心眼...一向都不大。不过就算没忘,他们还是会这样做的。能用的能拿得出手的人太少了,他们也是迫于无奈啊。

回到辰州府衙,大厅里卫君陌正坐着和南宫绪下棋。南宫墨坐在旁边一边逗弄着怀里的小宝宝一边围观。长风公子走过去拎起摇篮里面正在努力想要爬起来的另一只宝宝,轻哼一声道:“你们倒是悠闲!”

卫君陌抬头看了他一眼,“宁王走了?”

蔺长风耸耸肩,“不走还能怎么着?丢了这么大一个脸,宁王殿下回去肯定要找人开刀撒火,哪儿有空为了那几百来个人跟你磨叽。”其实宁王在动手杀了第一个人的时候大概就已经明白过来了,不过宁王殿下当然不会承认自己被人给算计了。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将剩下的那个也一起砍了。等到回到隰州之后,肯定要开始清算泰宁卫中先帝安插的人手了。至少暂时,萧千夜吸得火力绝对比他们多。说起来...宁王还敢感谢他们呢。长风公子心安理得地想着。

“哎哟,小丫头!”正想的出神,头皮传来一阵被拉扯的痛感。低头一看,被他抱在怀里的小宝贝正兴致勃勃地抓着他乌黑的发丝使劲儿拽。长风公子连忙扯回自己的发丝,小小的孩子自然扯不过打过,小嘴一瘪就要哭了。

长风公子连连叹气,“你这个小丫头,本公子替你爹娘跑前跑后累断腿,你还来欺负我。”

“咯咯。”小夭夭一脸无邪地望着眼前挤眉弄眼的怪人,抓着头发笑得开心。

南宫墨好笑地将安安放回摇篮里,笑道:“长风,给我吧。”伸手朝着夭夭拍了下手,小夭夭立刻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蔺长风,扭转过小身子朝着南宫墨伸出小手。

“没良心的小丫头。”长风公子低声嘟哝道。

南宫墨将夭夭放在怀里做好,方才问道:“宁王那里,真的没问题?”不是南宫墨怀疑蔺长风的能力,而是这个所谓的计策实在是太...简单粗暴了。宁王绝对是被气走的,而不是被他忽悠走的。

长风公子斜了一眼旁边弈棋的某人,“问他,这么阴损的法子可不是本公子想出来的。”说阴损是客气的,准确的说应该叫不要脸。这那里是挖人家墙角?分明是当着人家的面儿把人家碗里的饭往自己碗里倒。你以为背过身人家就发现不了么?只是一时半刻不好跟你发作而已。

卫公子要的恰恰就是这一时半刻,等到宁王抽出功夫来想要发作他的时候,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了。

“不用担心,宁王现在要担心的事他军中的高层将领。”他们只挖了中低层的人,但是先帝留下的棋子肯定大部分是重要职位上的人。卫君陌对这些人没有兴趣,也没有打算从宁王的锅里捞一堆苍蝇回来膈应自己。所以还是交给宁王自己处理吧。

蔺长风在旁边的椅子里坐了下来,问道:“萧千夜刚刚又调了几十万大军北上,暂时应该没空管咱们了。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

旁边一直没说话的南宫绪抬起头来,道:“自然是练兵。泰宁卫一撤,咱们手上剩下的几乎都是没打过仗的新兵。”

卫君陌思索了片刻,道:“将从泰宁卫留下来的人全部打散了放到军中。留下半数的兵马驻守各地,剩下的人...去剿匪吧。”

“剿匪?!”蔺长风和南宫绪齐声道。

卫君陌挑眉,“有什么不对?这两年辰州各地乱象丛生,山贼土匪层出不穷。之前是没空理会,现在腾出手来就拿他们练兵吧。剿匪的兵马和驻守的兵马半年一换。”

蔺长风抚额,“就算是这样,也没有那么多土匪给你剿吧?”

卫公子摩挲着棋子,淡淡道:“你若还是闲得无聊,就往西南去看看吧。西南那边山贼土匪也很多。

所以你是跟土匪干上了是吧?

“西南可是康王的底盘。”蔺长风提醒道,当初在金陵康王世子可给了他们好大一个面子,现在这样做有些不地道吧?

卫君陌抬头,“瑾州离康王的底盘还有一千七百里,你打的过去?康王若是问起,你可以问问他们要不要一起玩儿。”

“......”康王暂时应该没打算跟你一起造反。

跟蔺长风不同,南宫绪却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不能往东南打,但是这剩下来的时间他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加在他们和康王之间的那辽阔的土地简直就是天然的练兵场。甚至还不用担心朝廷的援兵。朝廷想要绕过他们现在占领的地方给这些地方增兵,等兵马到了也该是几个月后的事情了。

“好办法,长风公子不想去,不如我去?”南宫绪笑道。

蔺长风赶紧道:“谁说本公子不去?我可不想留在辰州陪你们啃那些永远也看不完的卷宗账册。”长风公子确实擅长理财没错,但是现在他对纵横沙场更感兴趣。钱什么时候不能赚?年轻时候还是要过得刺激一点比较好不是么?

卫公子一指落定,点头道:“很好,你们两个,还有简秋阳,带着陈脩薛斌几个,各自轮流吧。至于怎么轮换,你们自己商量。”

蔺长风和南宫绪对视了一眼,面上淡然无波。

“......”当然是带兵出去逛逛,谁要驻守在城里数蚂蚁?

大夏承安二年十二月末,燕王亲自率兵夺下了大夏重镇叶城。驻守叶城的二十万兵马全军覆没,一时间朝野俱惊。至此,燕王率领幽州卫占据北方大部地区,卫君陌率几十万新军暂居黎江两岸数个州。再加上态度不明的隰州宁王,事不关己的绵州康王,如今萧千夜真正能够掌握的天下领土已经只有原本大夏领土的一半多一些了。所幸的是,江南富庶,一向是天下钱粮赋税之重。才没有让整个朝廷一下子支撑不住,轰然崩塌。但是,所有人都明白,这世道是真的乱的,燕王显然也不是之前的张定方或者宛如笑话一般的灵州叛乱。这未来的天下,到底是谁胜谁负尤未可知。

不管天下再如何混乱,日子再如何难过,百姓的日子却依然还是要一天一天的过下去的。即使是烽火连天,战乱四起,转眼间却也是时光如梭匆匆数年已经流逝。

承安五年初春

辰州府衙后院的大树下,商峤正坐在树底下捧着一本兵书看的津津有味。转眼两年多过去,已经年方十三的商峤比起两年多前仿佛八九岁的小孩子模样改变了许多。俨然已经是个俊美的少年了。

“峤哥哥!峤哥哥!”娇嫩嫩的声音从走廊的一头传来,商峤抬起头来有些严肃的小脸上不由得多了几分笑意。之间一个穿着粉色衣衫的小娃娃被侍卫抱在怀里,正快步朝着这边走过来。看到商峤,小娃娃立刻踢踢小腿挣扎着要下来。侍卫无奈,只得将她放了下来。小娃娃立刻迈着小腿朝着这边奔了过来。

“夭夭,你慢点。”商峤无奈地伸出手将朝着自己跑来的人儿接在怀中。其实马上就要三岁的夭夭已经跑得很稳当了,但是比起从小就很沉稳安静的安安,飞扬跳脱总是蹦蹦跳跳的夭夭总是让人感到十分担心。就怕她一不小心就摔伤了自己。

三岁的小娃娃穿着粉嫩粉嫩的衣衫,头上扎着两个小小的团子系着做工精致逼真的桃花。眉目精致,眼神灵动无瑕,脸上总是带着盈盈的欢笑让人看了也忍不住想要开心的笑出来一般。难怪整个府里的人们都无比的宠爱着这个小小的粉团子。

商峤一只手抱着夭夭,抬眼看向跟在后面的侍卫。侍卫也很是无奈,“小少爷在看书,公子和郡主有事要办,请商公子照顾小小姐一会儿。”

说起来,这两个小娃娃也不亏有那样一对妖孽的父母了。小夭夭从小就好动,她哥哥才会走的时候她就能跑得很稳当了,甚至连说话也比兄长学得快。当然,这也有安安同学不爱说话的原因在里面。再长大一些,夭夭越发活泼起来,整天招猫逗狗,调皮无比。偏偏她又生的聪明可爱,撒起娇来就算再大的怒火也要瞬间熄灭只剩下满腔的疼爱了。而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小安安倒是乖巧文静,就连南宫墨偶尔都忍不住感叹她当初是不是把两个孩子的性别给生错了。但是,看起来安安静静的安安小朋友的脑子可一点儿都不普通。自从某次闲极无聊的长风公子自告奋勇的要教安安念书。结果惊恐的发现,只要他念过一遍的书,安安当场就能够背诵出来,显然是天生的过耳不忘。当场将长风公子吓得下巴掉了一地。

安安两岁启蒙,如今还差一个月才满三岁。但是认得字背的书却已经很不少了。南宫墨并不觉得孩子念书太早了是什么好事,但是安安显然对书本比对玩乐更有兴趣,未免儿子小小年纪眼睛便出问题,南宫墨也只得限制安安每天看书的时间,却还是专门找人将许多故事书历史书画成画册给儿子看。

商峤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其实他也习惯了。夭夭从小就喜欢黏着他,他也很喜欢这个粉嫩嫩乖巧可爱的小师妹。有时候连南宫墨都要忍不住为女儿的调皮抓狂,但是商峤却从来没有觉得萌萌哒小师妹很调皮捣蛋的,小师妹明明乖巧又可爱。

侍卫松了口气,朝着商峤拱了拱手消失在了院子里。他可没本事照顾小小姐,有商公子肯接手真是太好了!

商峤抱着夭夭回到树底下坐下,夭夭也不闹腾乖乖地坐在他怀里好奇地看着他手中的书。眨巴着大眼睛,“峤哥哥......”商峤含笑合上了手中的书,笑道:“乖,峤哥哥给你讲故事?”

夭夭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其实她想要峤哥哥陪她一起出去玩儿,不过...听故事也是可以的。等到听完故事了再叫峤哥哥一起出去玩儿也是一样的。

院子里,慢慢地响起了少年清亮悦耳的声音,时不时还插入几句小女孩儿稚嫩天真的话语。淡淡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带走了初春的寒意只让人家懒洋洋的十分舒适。不一会儿,商峤的声音渐渐地低了下来,低头看怀里的小姑娘已经闭上眼睛呼呼大睡起来。商峤不由得一笑,闹腾了一上午怎么会不累?

另一边的书房里,南宫墨和卫君陌坐在主位上看着手中刚刚收到的信笺微微蹙眉。

下首方,秦梓煦沉声道:“公子,郡主,两位怎么看?”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薛将军兵困颍川,燕王舅舅那边正与朝廷大军在彭城对峙,只怕...是抽不出兵马来增援了。咱们自然是要去驰援的。”秦梓煦也不意外,只是道:“若是咱们出兵...这几年辰州的平静可就没有了。公子和郡主...考虑清楚了么?”

这两年多他们与朝廷的兵马也只是在信陵一带对峙各自防守,却基本上没有怎么动手。反倒是一直往西南慢慢蚕食了不扫底盘。经过这两年的恢复和大力治理,辰州一带倒是十分的平和安乐。早就年因为天灾而照成的损伤也渐渐的愈合了,因为南宫墨下令整修河道,辰州等地这两年又是风调雨顺,大家的日子过得倒是不差。

南宫墨浅笑道:“难道秦公子打算守着这片地方到老?信陵距离颍川不过几百里,若是薛将军这一路在这里全军覆没了......”

秦梓煦也只是一问罢了,发兵是势在必行的事情。就算不说什么局势,时机,直说卫君陌是燕王的亲外甥,燕王这两年虽然没管过辰州的事情但是至少名义上说他们也还是隶属于燕王府的。怎么可能不救?

点了点头,秦梓煦起身道:“好吧,属下这就去让人准备。”

南宫墨点头笑道:“辛苦你了。”

秦梓煦朝两人拱了拱手,转身告退。

书房里只剩下两个人,南宫墨脸上的神色才微微沉了下来,“薛将军不是冒进之人,这次怎么会整个大军都被人围住了?”

卫君陌放下手中的信笺,难得的叹了口气道:“三个月前,舅舅将千炜和千炽调到了薛真军中。”

南宫墨挑眉,“怎么?难不成他们兄弟俩还闹起来了?”这种时候还敢闹,这俩不怕被燕王给抽死么?

卫君陌摇头道:“现在整个大军都被困在里面,具体的情况还不清楚。”

南宫墨也只能叹气,“那只能去看看再说了。”

卫君陌伸手将她拉进自己怀里,低声道:“我三日后出发,又要辛苦你了。”

“不行。”南宫墨坐起身道:“这次,我跟你一起去。”

“无瑕?”卫君陌凝眉,比起往常这一次他最不希望南宫墨一起去。南宫墨却坚定地摇头道:“辰州如今没有什么总要的事情,就算有事秦梓煦和长风也能处理。”卫君陌叹气,“安安和夭夭没人照顾。”

南宫墨不由一笑,“你把母亲放在哪里?更何况,你家夭夭有她峤哥哥就够了,一整天也没见她要找爹找娘的。”

“但是......”

“公子,郡主,薛斌求见!”门外,传来薛斌有些焦急的声音。

“进来吧。”南宫墨道。

薛斌从外面匆匆进来,往地上一跪,“公子,郡主!求两位出兵救救我父亲!”

看他如此,南宫墨不由莞尔,挑眉道:“你消息倒是灵通。”

薛斌哪里还顾得许多,焦急地道:“公子,我...我父亲那里...”听说颍川被困的消息之后薛斌立刻就傻了,什么都顾不得多想就直接冲过来求见公子和郡主了。南宫墨也不逗他,笑道:“起来吧,这是我们已经知道了。”

“那......”

“去准备,三天后出发。”

薛斌一愣,复又大喜,连忙一跃而起高声道:“末将多谢公子,多谢郡主!”

看着薛斌欢喜地冲出去,南宫墨又才转身,对卫君陌坚定地道:“我知道这次可能很危险,但是...我一定要去。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怎么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