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出兵/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军将要出发,整个辰州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有些紧绷起来了。就连一向幽静轻松的府衙里也显得有些沉默。知道儿子和儿媳妇要一起上战场,长平公主也只是轻叹了口气,便吩咐下面的人替他们准备行李了。

虽然长平公主恨不得儿子一辈子就在辰州这样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却也知道如今外面的情形。自家三哥正在和朝廷大军打的难分难解,五哥被贬益州,没有兵权形同傀儡只能任人宰割,这个时候君陌这个外甥不帮忙又还有谁能帮忙?更不用说,若是燕王败了只怕她们在辰州也安稳不了。

“母亲,我们都不在,安安和夭夭......”南宫墨有些愧疚地道。长平公主摇摇头,道:“安安和夭夭是我的孙儿孙女,你们就放心便是了。只是无瑕你啊...君儿要带兵上战场我不说什么,你怎么也想要跟你去,万一出了什么事儿......”

南宫墨握住长平公主的手,轻声道:“母亲,燕王舅舅和萧千夜的大军磨了两年,双方都憋着劲儿呢。这次只怕...君陌一个人去我不放心。你放心就是了,我虽然不会带兵打仗,但是武功却还是不错的。怎么样也不会伤着你自己的。”

长平公主极无奈与南宫墨的固执,又欣慰她对儿子的感情。也只得叹着气点了点头道:“罢了,这些母亲也不懂。夭夭和安安有我看着,你们在外面放心便是了。”

南宫墨含笑点头道:“辰州的大小事务我们也都安排妥当了,应当不会有什么大事。府中有师父和师叔在想必也不用我担心母亲和两个孩子的安危。只是夭夭调皮,要母亲劳累了。”

长平公主可不觉得劳累,夭夭虽然闹腾一些却还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倒是安安太安静了一些,长平公主有时候恨不得孙儿也跟孙女一般活泼才好呢。更何况,早几年的时候长平公主哪儿还能想到的冷漠寡言,不爱与人交往的儿子能有现在夫妻情深儿女成双的时候?长平公主深恨当年卫鸿飞负了自己,做了婆婆自然也不会给自己的儿子媳妇儿添堵。如果自己儿子是个风流的,她自然是护着儿媳妇一些。既然儿子不喜女色对妻子一心一意,她也乐的家中安宁和谐。对于那些年轻时候对自己丈夫的小妾恨之入骨,年长之后却又使劲儿给自己的儿子塞小妾的女子,长平公主表示她十分不能理解。

“行了,有阿峤那孩子在,哪儿累得到我?”长平公主笑道,“既然要出去,就别操心家里的事情,战场上可不能分神。”

坐在旁边听着她们婆媳说话的卫公子点了点头,轻声道:“多谢母亲,母亲放心,我和无瑕很快就会回来的。”

长平公主点点头,虽然知道儿子是安慰自己但是听了他亲口承诺,心中总是要安心许多的。

“启禀公子,郡主。人带来了。”门外,一个侍卫沉声道。

卫君陌挑眉,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长平公主似乎有些为难。长平公主秀眉微挑,“是卫鸿飞?”长平公主早就知道卫鸿飞被关在府衙的大牢里,但是这两年多却从来没有提出过想要去见见他。仿佛完全不记得还有这么一个人一般。她和卫鸿飞之间那点少年时的情谊,早在这二十多年里就已经磨灭殆尽了。既然已经休夫了,自然也就不必再去在意了。

卫君陌点点头,道:“带着他有用。”

长平公主点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先回去了。”言下之意,就是不想再见卫鸿飞了。卫君陌自然也不会勉强母亲,跟着南宫墨一起起身,“送母亲。”

除了大厅的门,果然看到卫鸿飞被人押着站在庭院的屋檐下。粗粗算来,最后一次见到卫鸿飞竟然已经是将近五年前的事情了。长平公主依然显得年轻美丽,甚至因为这几年的日子过得十分顺心,又有儿子媳妇孝顺,孙儿孙女承欢膝下,曾经眉宇间的冷清和落寞都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派皇家公主的雍容亲和。而卫鸿飞却显得落魄了许多,到底是郡王的身份卫君陌也没让人虐待他,但是在那不见天日的牢房里日子能好过到哪儿去?卫鸿飞只比长平公主年长两三岁,但是现在看来两人相差了十几岁都不止。原本保养的极好的脸上更添了许多皱纹和常年不见阳光的苍白消瘦,双鬓上更是已经染满了风霜。明明才四十多岁的人,看上去倒像是年近花甲了。

看到长平公主出来,卫鸿飞的脸色忽青忽紫,变幻不定。年少时两情相悦,二十多年的怨偶,如今是毫无关系的路人。对方依然过得养尊处优,而自己却沦为阶下囚。卫鸿飞一瞬间之恨不得能挖个地洞钻进去。

长平公主果然没有理会卫鸿飞,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微微楞了一下。仿佛没有想到当初那个傲气冲天的靖江郡王竟然变成了眼前这个苍老的老头子。随即便淡然的移开了眼神,转身走了。

“你站住!”卫鸿飞忍不住开口叫道。

“碰!”他身边一个侍卫不动声色一拳击在了他的腹部,痛的卫鸿飞立刻弓下了身。

关了两年多还这么不老实,果然是欠揍。

卫鸿飞咬牙,沉声道:“卫君陌到底...谁的儿子?

长平公主脚下一顿,却并没有回头。

卫鸿飞侧首看向站在一边的卫君陌,冷笑道:“你就不好奇,你亲爹到底是谁?这么多年了,你娘还是没有告诉你么?”

卫君陌紫眸冷淡,“与你何干?”

卫鸿飞咬牙,一瞬间表情有些狰狞,“与我何干?我就想知道...到底是那个野男人能让她背叛我!哈哈...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敢告知,我倒是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低贱恶心的......”

“碰!”

两个侍卫看着卫鸿飞的表情森冷,恨不得立刻捏死这个老头子。幸好公子和郡主都不是喜欢迁怒的人,不然听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够他们死一百次了。

“唔...”卫鸿飞痛的浑身发抖,却依然不肯放弃恶狠狠地望着长平公主的方向。许久,却见长平公主轻叹了口气,慢慢转过身来。问道:“卫君博只比君儿小了五个月。卫鸿飞,从你娘带着你表妹来告诉我她怀孕了那一刻开始,从你只看了君儿一眼就迫不及待的闹得天下皆知开始,你就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真相了。”

卫鸿飞微微变色,咬牙道:“就算...就算是有了博儿,也是你先背叛我的!不然...卫君陌哪儿来的?”

长平公主淡然地一笑,“就算是这样,你又能如何?”

卫鸿飞紧紧地握着拳头,盯着长平公主看了许久,突然怪笑了一声道:“是,我不知道。但是你确定...你儿子也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爹是谁?”

长平公主垂眸,淡淡道:“他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但是...这与你无关。本宫以后不想再见到了你,你好自为之。”说完,长平公主转身扶着身边的丫头的手漫步而去,任凭卫鸿飞在身后如何叫喊也没有再有片刻的停留。

“堵上嘴,装进车里去。”卫公子冷然道。原本没打算这么对他,既然自己想要找罪受,他们也不用客气了。

“娘亲!娘亲.....”一连串带着哭音的娇嫩声音由远而近的响起。只见一个粉色的小娃娃跌跌撞撞地朝着这边跑来,身边跟着一脸无奈的商峤,再往后跟着漫步而行的另一个小娃娃以及两个侍卫。

“娘亲!”夭夭扑到南宫墨跟前,双手抱着她的双腿不肯说话。南宫墨有些好笑地低头将她抱了起来,三岁的小娃娃已经有些分量了。卫君陌伸手,将她拎到自己怀里。夭夭看看娘亲再看看爹爹,还是乖巧地待在了父亲的怀里。只是睁着大眼睛可怜巴巴地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含笑捏捏女儿的小鼻子道:“这是怎么了?谁欺负夭夭了?”

夭夭瘪着小嘴,“娘亲,你不要夭夭和哥哥了么?”

“怎么这么说?娘亲什么时候不要你了?”

“曲姨姨说爹爹和娘亲都要走了,娘亲抛下夭夭走了,就是不要夭夭和哥哥了。”说着,就要大哭起来。卫君陌抬手摸摸女儿的小脑袋,沉声道:“爹爹和娘亲很快就会回来。”

夭夭虽然聪明却也才三岁,哪儿听得明白这些道理。她只知道爹娘要走了,却没有带着她和哥哥,肯定就是不要他们了。夭夭和哥哥要变成没爹娘的可怜孩子了。

“哇......”

卫公子的强项从来都不是哄孩子,夭夭一哭起来他就没辙了,只得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叹气,拍拍女儿的小脑袋,柔声道:“夭夭乖,夭夭这么可爱娘亲怎么舍得不要你?但是我们要去救你舅公......”的部下。

“舅公?”夭夭还挂着眼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虽然没见过舅公,但是舅公经常会让人送很多好玩好吃的东西给他们。祖母说,舅公是个很厉害很厉害的大英雄。

南宫墨笑眯眯地道:“是呀,娘亲和爹爹救完了舅公,就带着舅公一起回来看夭夭,夭夭不是一直想见舅公么?要是咱们不去,说不定以后夭夭的礼物都没有了哦。”

夭夭左右为难,可怜巴巴地望着哥哥。

同样才三岁的安安却更像个小大人一般,郑重地朝妹妹点点头道:“娘亲说得对,娘亲和爹爹很快就会回来。不会不要我们的。夭夭一个人在府中迷路了是不是想要商商师兄快点来救你?”所以说,夭夭到底从什么地方得出娘亲不要他们的结论的?安安小盆友表示无法理解妹妹的想法。

夭夭想起自己上次摆脱了丫头一个人在府里迷路了吓得哇哇大哭的事情。其实并没有,只是侍卫得了南宫墨的吩咐故意没有出现而已。

难道舅公也迷路了么?

“那...好吧。”夭夭思考了许久,方才有些恋恋不舍地道,“那......”

“还有什么?”南宫墨笑道。

夭夭道:“今晚娘亲要陪夭夭睡。”

南宫墨莞尔一笑,“没问题。”

“还有哥哥和爹爹!”夭夭不是个小气的孩子,有好事要跟哥哥一起分享。可惜,祖母和曲姨说不可以跟峤哥哥一起睡。

“好的,都听夭夭的。”

这边院子里一家人和乐融融,身后不远处的大门口,卫鸿飞被两个侍卫押着往外走,面上却是一片苦涩。走到大门口,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南宫墨正含笑温柔的对卫君陌抱在手里的女孩儿说话,卫君陌一贯冷漠无情的脸上也带着淡淡的暖意和微笑。两人身边还站着一高一矮两个男孩儿,好幸福美满的一家人。

“看什么看?还不走?”侍卫扫了卫鸿飞一眼,对他苦涩的表情嗤之以鼻。

虽然说劝好了夭夭,但是等到真的要走了的时候夭夭还是狠狠地大哭了一场。不止是夭夭,就连乖巧懂事的安安眼睛也是红红的。看着抱着自己双腿哇哇大哭的女儿,南宫墨既无奈又心疼。

站在旁边围观的一干众人看着这一幕都忍不住好笑,只是看到卫公子冷冽的目光扫过了只能赶紧低下头偷偷闷笑了。

“夭夭呀,哭得这么可怜真是让人心疼啊。”总是有人不怕卫公子的冷气的,长风公子走过来笑眯眯地朝着夭夭拍手,“来,给我抱抱,带你一起去哦。”

夭夭眨了眨眼睛,竟然真的伸出小手要让蔺长风抱了。长风公子受宠若惊,南宫墨却忍不住抚额,“长风!”

长风公子叹了口气,道:“谁让你们让这小魔星知道你们要走呢?”趁着小丫头睡着的时候悄悄走了多好啊,哪像现在这样弄得好像要生离死别似得。南宫墨也很是无奈,他们出发的时辰算是早得了,往常这个时候夭夭还在呼呼大睡呢。谁知道今天竟然醒的这么早。

仿佛知道娘亲不肯带自己,夭夭使劲的搂着长风公子的脖子不肯撒手。长风公子只能苦着脸懊悔不该招惹这个小家伙。还是卫公子上前从他怀里接过夭夭,转手送到了身后的师叔怀里,“师叔,有劳了。”

师叔轻哼一声,随手将一个小玩意儿塞进夭夭的手里。夭夭撅着小嘴可怜巴巴地望着叔公,她不要玩具,她要爹爹和娘亲。

师叔摸摸她的小脸,道:“昨天跟你说得忘了?等你自己拆开这个,学会叔公教你的东西,你爹娘就该回来了。”旁边的老头儿不爽地瞪着自家师弟,他的徒孙明明应该跟着他学本事才对!可惜得到了只有师弟一个冷冽的目光。才三岁的孩子谁敢交给他学医术毒术?别说是调皮捣蛋的夭夭,就是乖巧聪明的安安也不行。

夭夭委屈地点点头,趴在师叔怀里不说话了。她当然还记得昨天的事情,好孩子要说话算是。

总算搞定了小魔星,卫君陌和南宫墨这才俯身看着儿子。安安一向沉静懂事,几乎什么都不用人操心。无形中就仿佛所有人都围着活泼的夭夭转有些忽略了安安一般。但是南宫墨和卫君陌却从未有过偏心的想法。只是两个孩子性格不一样,教育的方式也就不一样罢了。

卫君陌抬手拍拍儿子的小脑袋,轻声道:“不可整日在书房里看书,好好照顾妹妹。”

安安重重地点头,朗声道:“爹爹娘亲放心,儿子会照顾好妹妹的。”

南宫墨浅笑,亲亲儿子的小脸道:“也要照顾好自己,知道么?”

“嗯。”安安白嫩的小脸一片通红,却偏要强作沉稳的模样越发的惹人怜爱。

“乖孩子。”

安安伸手抱了抱南宫墨,轻声道:“爹爹,娘亲,一路平安。”

卫公子无声地拍拍儿子的肩膀表示知道了。站起身来,南宫墨对着送行的众人点点头道:“母亲,师父,师叔,保重。阿峤,夭夭那里你多费心,秦公子,辰州就有劳你了。”

“师父,你放心便是。我会好好照顾小师弟和夭夭的。”秦梓煦拱手笑道:“公子和郡主信任在下,是秦梓煦的荣幸。放心。”

“多谢。”

“出发吧。”卫君陌沉声道。

“是!”等候在一旁的一众武将齐声应道,随即翻身上马准备出发。

卫君陌跟南宫墨也翻身上马,卫君陌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商戎,微微点头道:“商将军,有劳了。”

商戎微微点头,却没有说话。

“出发!”

大军缓缓地移动起来,南宫墨和卫君陌并肩而行,带着一众将领很快便走到了队伍的最前方。

“哇!”身后响起夭夭哭泣的声音,南宫墨心中不由一酸。

“无瑕。”

“没事,走吧。”南宫墨抬头含笑道,一拍马儿,快步朝着前方奔去。

城门口,秦梓煦叹了口气,走向站在一边的商戎,“商将军,接下来就有劳将军了。”其实秦梓煦对卫君陌的胆识很是惊讶,要知道商戎可从来没说过愿意归降他们。就这么将辰州托付给商戎,若是商戎干出点什么事情来他没法过多的指责他。毕竟,人家并没有归附于你。

商戎点头,“秦公子客气了。”

扭头看了一眼队伍离去的方向,商戎微微叹了口气脸上却多了几分肆然。他忠心竭力,陛下却不肯信他。在辰州两年,一事无成卫公子却肯将如此重要的地方相托。至少,这两位的心胸胆识就是天壤之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