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3、围魏救赵?/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远在数百里之外的颍川城里,薛真坐在主位上刚毅的容颜上带着几分疲惫和刚从战场上带下来的硝烟味。下首第一个位置上坐着的萧千炜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抬头看了看薛真的神色终究还是垂下了眼眸没有说话。

再往后坐着的几个将领却忍不下去了,一个身形魁梧的男子忍不住起身道:“将军,城里的粮食已经支撑不了几天了,咱们该如何是好?”

薛真抬手,按下了部将焦急的问话,沉声道:“不用担心,本将军已经命人去搬救兵去了。”

“救兵?”众人不由得议论纷纷,有人忍不住问道:“王爷如今正与朝廷大军在彭城打的难解难分,哪里还能腾出手来支援咱们?”

倒是坐在萧千炜对面的萧千炽心中一动,望着薛真道:“薛将军说得是辰州?”

薛真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萧千炽,跟处处都力求表现的二公子不同,萧千炽这位世子在军中的表现相当的低调。薛真自然也看得出来,这位世子殿下确实是没有什么行军打仗的天赋。这些日子下来,军中的将士都跟萧千炜打成了一片,倒是这么世子殿下反倒是没有什么存在感一般。

薛真点头道:“信陵距离颍川不过数百里,只要绕过了青云山中间也没有什么险关重镇。这几年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将那一带地方治理的十分不错。只要卫公子肯出手相救,想必还是来得及的。”

下面一片沉默,好一会儿方才有人有些迟疑地道:“但是…卫公子会来么?”

薛真脸色微变,目光凌厉地射向说话的人。说话的将领显然也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有些担忧地道:“这两年咱们跟朝廷打的死去活来,却也没有见卫公子有一兵一卒出国信青云山。卫公子会愿意为了咱们损兵折将么?”

薛真沉声道:“休得胡言,辰州三年前的情况你们也并非不知。这两年若是不休养生息,只怕早就被朝廷大军打败了。当初卫公子前往辰州,可没有从幽州带走一兵一卒。”

对于卫君陌,幽州卫的将士不算熟悉但是也不算陌生。虽然在幽州卫待得时间不长,但是卫公子的丰功伟绩在座的人们还是都听说过的。这两三年卫公子在辰州的所作所为更是令人钦佩。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从一无所有到现在占据数州,拥兵数十万而且还将所辖的地方治理的那般好的。如今中原打乱,各地的百姓们许多都向西逃去,有的经由辰州去了更加遥远的绵州,但是却也有更多的人留在了辰州等地。

但是,正因为如此也有不少人更加担心了。卫公子对燕王府和朝廷的战事两年多不闻不问,会不会想要拥兵自立?

不管心中怎么想的,见薛真动怒众将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了。何况,心底深处他们到底还是希望真如薛将军所言,卫公子能够带兵前来救援的。

薛真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挥手道:“罢了,先退下吧。援兵到来想必就在这几日了,各位用心守住颍川吧。”

“是,将军。”众人起身恭敬应道。

萧千炜也起身,朝着薛真拱手道:“薛将军,我也先告退了。”虽然身份上萧千炜和萧千炽是燕王公子,但是燕王确实将兵权给了薛真的,所以在军中还是薛真说了算。即便是萧千炽和萧千炜对薛真也不敢太过无礼。

萧千炽走在最后,看看撑着额头坐在书案后面的薛真微微叹了口气。朝着薛真无言的拱了下手转身出去了。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薛真一人,薛将军方才无奈地长叹了口气。

“王爷,你可真是给末将出了个大难题啊。”

从听说燕王将两个儿子派到他军中来他就知道麻烦来了。事实上,薛真怀疑王爷是厌烦了两个儿子之间的明争暗斗才将人踢到他这里来的。这两年,幽州卫与朝廷的交锋总的来说还是他们占了上风,至少如今他们占据的领土比原本大了许多不是么?但是随之而来的一些事情却也是不可避免的。幽州卫势力范围越大,许多人的心也就越加的不安稳起来。只是如今一切都还没有定下来,所以许多事情也都还隐藏在暗地里罢了。

但即便是如此,燕王的两位公子之间的争斗却也还是让很多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了。燕王世子性格温顺,能力平庸。燕王次子相对来说长袖善舞,比起兄长来说也耀眼许多。即便是他们自己没什么,底下的人心中也是蠢蠢欲动的。于是在争兵权,争战功,争王爷的看重和宠爱,之前每每想起好友陈昱来信诉苦还幸灾乐祸的薛真现在却是自己尝到了苦头。

其实这两人也没做什么,毕竟燕王是将两个人光溜溜的扔过来的,除了随身的两个仆从,连个幕僚都没准带。原本以为有薛真压制着翻不起什么大浪来,只是薛真显然低估了燕王府公子的能力。才不过一两个月,萧千炜就已经跟军中大半的高层将领打好了关系。军中将领多少都有些傲气的,看看平易近人礼贤下士的二公子,再看看不善言辞能力普通的世子,许多将领的心也开始偏了起来。等到薛真放下忙碌的军中事务注意到的时候,才发现军中大部分将领竟然隐隐都有些排斥针对世子了。萧千炽性格虽然温文,却也不是个包子。好歹帮着燕王处理了好几年燕王府的各种事务,自然也不可能好不还手的专门等着被自己的兄弟压制的无法见人。于是,之前在燕王军中发生的事情换了一个形式开始重新在薛真的军中上演起来。

这一次的事情便是因为萧千炽和萧千炜争功,以至于轻敌冒进造成的。被敌人逮到机会一把火烧了粮草,逼得他们只得退守颍川了。

若是两个普通的部将,薛真早就一人一百军棍打下去,将人训得服服帖帖了。但是这两位都是燕王殿下的嫡子,王爷将这两位托付给他,他除了自认倒霉还能怎么办?

想起这两年远在辰州逍遥自在的卫公子,薛真又是羡慕的叹了口气。该不会,卫公子就是预料到了会有今天的形势这两年才一直待在辰州王爷怎么叫都不肯回来吧?

幽州卫和朝廷大军纠缠了两三年,虽然各有损伤但是朝廷却始终没有占到什么大便宜。反倒是接连丢失了大片的土地,领兵的将领换了一片又一批,这一次总算是将要立下大功了。颍川被围困的当天领兵的将领就已经快马飞报回金陵去了。

收到战报,萧千夜自然也是欢喜不已。郁闷了这几年终于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当下龙心大悦下令犒赏大军不说,同时另附近各地驻军全力协助,务必要将薛真这一路燕王的主力之一弄死在颍川城里。只要薛真这只兵马全军覆没,对幽州卫的打击绝对是无法估量的。

朝廷大营里,此时领兵的主帅是永康侯唐增。这位永康侯今年还未到天命之年,当年追随先帝的时候也只是赶上了一个一统天下的尾巴而已,自然没有多少军功。这个侯爵,还是萧千夜上位之后才封的。原因无他,这位永康侯是当今太后的表哥。如今还有个女儿在宫中做妃子,虽然萧千夜不喜后宫女子,并不受宠但是到底身份不一样。经过了萧纯和燕王的事儿,这几年皇帝当下来萧千夜显然还是更相信自己人。幸好,唐增也没有让他失望。

“将军,薛真已经被困多日,三日之内颍川逼迫。”一个将领朗声道。

坐在主位上的永康侯点头,脸上也满是志得意满,高声笑道:“不错,听说燕王的两个儿子也在颍川,只要能够活捉,高官厚禄皆是唾手可得,诸位可要努力啊。”

“是,将军!”众将领也欢欣鼓。

唐增能够带人困住薛真,虽然有薛真大军自己的失误,却也说明了唐增确实是有几分本事。即便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完全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沉声道:“大家也不可掉以轻心,当心敌军援兵偷袭。”

有人不以为然,“彭城那边打的正烈,曹将军率领五十万大军与燕王对峙,燕王哪里还能抽出兵马乱来驰援?”

唐增摇头道:“不,各位莫要忘了,除了燕王,还有一个人距离颍川更近。”

大帐里一片沉默,好一会儿方才有人沉声道:“卫君陌?”唐增点头,“卫君陌在辰州休养生息两年多,如今也是拥兵数十万。各位不可轻敌。”

一个将领轻哼一声,道:“三年前卫君陌能够夺下辰州等地,全赖泰宁卫之力,如今手下那几十万人不过是没打过仗的乌合之众罢了,何足挂齿。”

这些人远在金陵和战场自然不知道,卫公子手中的兵马虽然还称不上是百战精兵却也绝对不是乌合之众。这两年,这些兵马可没有少被磨练。只看辰州不断往西南扩张的底盘,和西南一带几乎绝迹的山贼土匪就知道他们的能耐了。

唐增沉声道:“小心驶得万年船。”

“是,将军。”众人齐声应道,不过也不乏有人暗暗觉得这位将军没带过多少并,胆子太小总是瞻前顾后的。并未全然将他的话放在心中。唐增看着桌上的卷宗,思索了良久沉声道:“这两天,加紧攻城,务必要在援兵到来之前,拿下颍川。”

“是,将军。”

而此时正在被双方兵马惦记着的卫君陌等人早已经出了青云山,却没有往颍川方向而来。反倒是缤纷两路,一路吸引敌军注意力,另一路主力确实昼伏夜行,飞快地朝着距离颍川不足百里的郾城而去。跟颍川比起来郾城并不是个一个大城,驻守的兵马也不算多。但是确实朝廷大军往金陵的咽喉要道,同时也是朝廷大军运送粮草的必经之地。目前这里就储存着唐增大军一个月的粮草,也因此驻守的兵马比平时多了三倍。但是比起围困颍川的那几十万兵马,确实无足道哉。

出了青云山,大军马不停蹄不过第三天深夜四更十分就已经到了郾城外不足十里的地方。卫君陌下令全军整修片刻,整支兵马立刻悄无声息的下马收拾停当就地休息。如今还不到三月,天气并不温暖。但是这些士兵也不在意,各自互相依靠着开始吃着干粮或者闭目养神。这两年多的磨练,显然还是十分有效地。至少,这俨然是一直训练有素令行禁止的兵马。

南宫墨和卫君陌等人站在一处小山包上,远远地眺望远处的郾城。

郾城只是个县城,即便是战时原本驻守的兵马也不过数千人而已。唐增显然明白粮草的重要,所以在郾城又增加了两万兵马驻守。但是这对于一直十多万兵马的军队来说两万和五千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黑暗的夜色中,远远地几乎看不见城池的模样。去前方查探的探子回来禀告,“启禀公子,郡主,郾城如今有两万多兵马驻守。不过,守卫并不十分森严。”显然,驻守在郾城的人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来攻打郾城。

长风公子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眯眯地道:“难怪你放弃颍川跑来偷袭郾城,围魏救赵,倒是个百用不爽的计策。”郾城若是被他们拿下,与金陵相通的道路被阻断,粮草被夺还有几十万兵马坐在身后,唐增若是还能坐得住他才是服了。

卫公子淡淡道:“围魏救赵?或许吧。”

蔺长风惊讶,“你偷袭郾城难道不是为了救薛真?”

卫君陌淡然都:“我们粮草不够,救薛真,顺便。”

闻言,长风公子只得抚额长叹。薛将军当真是遇人不淑啊,人家心心念念的盼着他去解围,到了卫公子这里居然只落得了一个顺便。

见他如此,南宫墨也不由得笑了,“长风公子,只要目的达到了就好,何必在乎过程和本意?”

我是不在乎,不知道薛真知道了他会不会在乎。

长风公子摸摸鼻子,问道:“黎明时候攻城,两个时辰能够拿下郾城么?”

南宫墨笑道:“在唐增的援兵回来之前拿下郾城肯定没问题,不过我们只怕要担心,如果唐增大批兵马回援的话……”郾城好攻不好守,如果唐增派出大军增援,他们初来咋到未必守得住。

两人齐刷刷看向卫君陌,卫公子道:“我们不要郾城。”

“嗯?”

卫公子手中拿着不知从哪儿这来的一根树枝,就这月光在地上比划着。三人都是习武之人,眼力超群倒也不妨碍什么。

“郾城能守则守,不能守便弃城往东到商水,然后从商水北上过鄢林到颍川。”

蔺长风看看地上的痕迹,再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地形图,默默望着卫君陌道:“我怎么觉得…你是打算带着唐增的援军遛弯儿呢?”转了个圈儿,最后的目的地还是颍川。

卫君陌摇头,“不一样,往东走还是朝廷的势力范围,萧千夜将兵马都送到了彭城和颍川附近,越往东兵马越少。他们现在也来不及重新布置,往东遇到的阻力最小。不然…你留下和唐增正面抗衡?”

长风公子连连摇头,“哪里,自然是听卫公子吩咐了。”

卫君陌继续道:“另外,这一路如果处理得当的话,在到达颍川前,应该可以消磨掉大半的追兵。”

蔺长风挑眉道:“你就不怕,薛真等不到你赶到颍川就破了?”

卫君陌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南宫绪带着的那十万兵马也不是摆设。”

“……”好吧,你是对的。长风公子默默无语。

卫君陌侧首看向南宫墨,“无瑕,天亮之前,你带人先一步潜入城中。”

南宫墨嫣然一笑,眼眸明亮,点头道:“没问题。”

卫君陌点点头,抬头望向前方,轻声道:“如此,黎明动手,两个时辰内拿下郾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