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4、郾城破,将领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初春的黎明晨风中还夹带着一丝仿佛刺骨的寒冷。但是此时郾城外的将士们身上却没有一丝寒意。看向远处的黑暗中的小城的目光反倒是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激动。

卫君陌策马站立在大军的前方,他身边跟着的是蔺长风陈脩和薛斌,到底不愧是将门虎子,这几年下来,陈脩几个进步倒是都不小。

蔺长风拉了拉缰绳,有些担忧地道:“君陌,墨姑娘到底行不行啊?这种事情,你让我去也好啊。”听说南宫墨带着人先行潜入城中去了,长风公子气得跳脚。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姑娘家去呢?

卫君陌侧首,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无瑕若是不行,你就更不行了。”卫公子毫不掩饰对自家好友加属下武功的嫌弃。长风公子顿时无语,论武功…比起墨姑娘他好像确实还要稍微差一点。但是,也没有差到那么多吧?不过既然被嫌弃了…长风公子耸耸肩,也没什么吧?卫君陌都不担心他老婆了,他担心什么?

而此时的郾城里,一条条漆黑的小巷子里,一群黑衣人悄无声息地往前行进着。直到最后,在城内驻兵最多的一处地方外面的小巷子里集合。

“郡主。”

南宫墨也是罕见的一身黑衣,在昏暗的夜色中显得身形更加的纤细窈窕。但是同行的人中却没有任何一个敢对她有丝毫的轻视之心,相反地眼中都充满了钦佩和信任之意。南宫墨抬眼望了一眼巷子外面的地方,宽阔地街道,还有一座面积庞大却并不怎么宏伟也没有挂匾额的府邸。即便是现在,府邸外面也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不少士兵。

南宫墨抽出一张一张画得简易的图就着外面传来的微光看了看。低声道:“这个时候守卫最松懈,之前已经有人探查过。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是他们防守薄弱的地方。兵分三路进去之后,先拿下院子里所有的人,夺下粮仓。然后立刻便放信号通知外面的人准备攻城。”

站在身边的黑衣人点了点头,看看南宫墨迟疑了一下,道:“郡主,您呢?”

南宫墨勾唇一笑,“擒贼先擒王。”

“郡主,这……”他们这些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要夺下整个粮仓并不容易。显然分不出多少人陪同郡主一起去,万一出了什么事……

南宫墨打断了他要说的话,道:“进了城,我说了算。”

男子无奈,只得点头称是。公子确实是吩咐过,一切听从郡主的安排。

南宫墨满意的一笑,点头道:“好了去吧。”

“郡主保重。”

看着一群黑衣人无声的消失在夜色中,南宫墨转身对跟在身边的柳寒道:“我们也走吧。”

柳寒看看左右,轻叹了口气道:“郡主又要去冒险,怎么不将星危也带着?”若是出了什么事,公子还不扒了她的皮?南宫墨笑道:“多大点事儿?星危还是留在城外帮忙吧。”

南宫墨和柳寒身形灵活的穿梭在城中一处富丽堂皇的宅邸中。避开了重重守卫,很快便找到了她们的目标。府邸后院最大的院子里还是一片静谧无声,两人蹲在房顶上,柳寒无声地以眼神询问南宫墨。南宫墨抿唇浅笑,点了点头示意她可以动手了。

柳寒也不客气,直接从房顶上将瓦片一片一片的揭开,从房顶上正好可以看到里面还亮着灯火的房间。

“谁?!”房里的人到底也不是普通人,很快便惊醒过来。柳寒眉梢一挑,弹指将一块碎瓦打了过去。刚刚从床上做起来的人立刻便悄无声息了。

床上的中年男子目露惊恐地望着从房顶上下来的两个黑衣女子,张了张嘴奈何却说不出话来。

南宫墨微微一笑,抽出一根银针朝着他身上几处穴道刺了下去,然后才道:“现在你可以开口说话了,不过…最后别太大声。若是不小心牵动银针移位,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中年男子动了动身子,果然发现依然还扎着银针的地方一阵钻心的疼痛。只得咬牙,低声道:“两位…是什么人?在下跟两位姑娘无冤无仇……”

“无冤无仇?”南宫墨莞尔一笑,“确实是无冤无仇。”

中年男子心中一喜,“既然如此……”

南宫墨叹息道:“可惜…你们家唐将军围了我们家薛将军,你说,这事儿该怎么处理呢?”

“你们?!你们是…燕王的人?!”中年男子大惊失色,他是被唐增派了驻守郾城专门管理军需粮草的。本身就胸无大志,还欣喜不用去前线出生入死。谁知道,敌方的援军竟然不按理出牌,跑到郾城来了。

南宫墨也不否认,只是浅笑道:“所以,将军现在知道我们为什么来了?”

“你们…想要怎么样?”

南宫墨想了想道:“将军放心,只要你配合,我们绝不会伤你一根汗毛的。”

“你们想要我投降?这不可能!”他虽然胸无大志,却还没有打算牵连全族。临阵投敌,可是要诛九族的。

南宫墨笑道:“怎么会?只要将军好好配合,你依然还是可以继续做你的将军,领你的兵马。”

中年男子有些怀疑地看着她,“你们想要让我做什么?”

南宫墨伸出手摊开,手心里放着一枚黑色的药丸,“只要将军将这可药丸吃了,就可以了。”

中年男子惊恐地看着眼前的药丸,仿佛那是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南宫墨笑容和煦,温文尔雅,“当然,将军也可以拒绝。”

拒绝…就只有死路一条。他不想死。

“我…我吃。”

一刻钟之后,门外响起了嘈杂凌乱的脚步声。很快就有人出现在门口,“将军不好了,有敌军攻城!粮仓那边也有人入侵!”

中年男子脸色一白,站起身来沉声道:“本将军知道了,先去传令全军备战!本将军马上就到!”

“是,将军!”

脚步声渐渐远去,坐在一边的南宫墨站起身来浅笑道:“既然如此,刘将军,我们先行告辞。”

中年男子望着眼前的两个女子,微微失神,“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南宫墨淡笑道:“在下复姓南宫。告辞。”

中年男子心中一震。

复姓南宫,南宫墨。

星城郡主!

从刘将军的宅邸里出来,天色已经微亮。整个城里也早已经一片混乱,竟然没有多少人注意到两个女子在街上走着。已经换下了一身夜行衣的柳寒走在南宫墨身边,低声问道:“郡主,咱们现在做什么?”粮仓那边已经已经得手了,她们两个人现在赶过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城门那边大军正在攻城,倒是显得她们两个无所事事了。

南宫墨想了想,笑道:“找个地方看热闹吧。”

两人果然找了一个好地方看热闹。距离城南门不远处的一座茶楼,此时茶楼里别说是客人就连老板都没有。两人随意找了个窗户撬开就坐了进去,坐在三楼隔着窗户正好可以看到城楼上守城的情形。

城门口,蔺长风和卫君陌站在大军后方,平静地看着士兵攻城的情形,并不怎么插手。

虽然这些兵马都是经过了严苛的训练,这两年也有过许多剿匪的精力。但是正是上战场这毕竟是第一次,这也是为卫君陌为什么选择郾城这个小地方的原因。如果直接对上唐增的几十万大军,这些毫无大规模作战经验的新兵很有可能被敌军的气势所震慑,未战先败。无论如何,大军的第一战,只能胜不能败。

“郾城城门不高,也不算兼顾,两个时辰应该绰绰有余。”蔺长风含笑道。

卫君陌微微点头,沉声道:“通知薛斌和陈脩几个,让他们轮流攻城。”

蔺长风有些惊讶地挑眉,“你是打算用郾城这些驻守的兵马来练兵?”

卫君陌淡然不语,蔺长风点点头,转身吩咐下了去。

在一片厮杀声中,太阳渐渐从天边升起。守城的士兵也越加的后继乏力起来,终于,随着一声轰然巨响,本就不算结实的城门轰然倒塌,大批的兵马如潮水般的冲了进去。

蔺长风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跟着拍马冲了进去。

城中的茶楼里,同样看到这一幕的南宫墨轻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道:“成了,咱们走。去通知君陌一声,别让他把人给杀了。”

柳寒脸上也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没想到,竟然如此顺利。”南宫墨道:“只是一个小城,若是连这都攻不下来,以后麻烦更大了。”

“无瑕。”两人从茶楼里走出来,正好便看到卫公子站在茶楼外面的街边上望着他们。此时虽然城楼上还在厮杀,但是街道上反倒是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南宫墨连忙将事情跟卫君陌说了,卫公子挑了下剑眉,会随手吩咐身边的侍卫去通知蔺长风。

南宫墨道:“粮仓那边也拿下来了,不过我们只怕要尽快撤走。唐增的兵马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到了。”

卫君陌点头,道:“你和蔺长风带着兵马先去商水,我留下五万人断后。”

南宫墨皱眉,“五万人怎么够?”

卫君陌抬手拂开她被微风吹到脸颊边的发丝,轻声道:“唐增最多能分出十万兵马来增援,你们带着粮草先走。我最多守两天就会撤退。”

对方守不了两个时辰的地方卫公子打算守两天?谁给他的勇气?

看着卫君陌淡定的仿佛理所当然的模样,南宫墨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卫公子自己就很有勇气,不需要别人给。

“千万小心。”

卫君陌点头,“不用担心。”

南宫墨轻声一声,一把抓住他的衣襟将他拉向自己,低声道:“卫君陌,你要是死了别指望我给你守寡!”

卫公子挑眉,抬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低头狠狠地稳住了她殷红的芳唇,“我不会死,就算死了也会缠着你的。”南宫墨被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没好气地推了他一把,看着某人淡定的模样暗暗咬牙切齿。即便是武功再好,比肺活量显然还是比不过某人。

收到郾城被偷袭的消息的时候,唐增正在指挥大军攻打颍川。眼看颍川城破在即,全军将士都十分的振奋鼓舞,士气正盛。坐在马背上看着前方的战场唐增满意的点了点头。靠裙带关系上位的又怎么样?只要攻下了颍川灭掉了薛真,他唐增就能够名扬天下,建不朽之功勋。

“启禀将军,大事不好!”

唐增心中一沉,周围的将领脸色也是一变。

“出什么事了?”

士兵禀告道:“刚刚传来消息,卫公子率领二十多万大军攻打郾城!现在…郾城只怕已经破了。”

郾城距离颍川并不算远,还不到一百里的距离,因为距离和地势的原因甚至没有设置烽火台。从郾城道颍川,快马加鞭需要两个多时辰,再加上一些耽搁的时间,此时只怕已经过去了近三个时辰了。

“卫君陌!”唐增咬牙,二十多万大军偷袭只有两万驻军的郾城,卫君陌当真好意思下嘴!

“将军,怎么办?”旁边的将领也焦急起来,郾城不是什么重镇险关,想要夺回来也并非难事。但是…郾城放着大军一个月的粮草!

唐增看了一眼眼前的战场,即便是心中暗恨不已也不可奈何,咬牙道:“收兵!立刻派兵驰援郾城,务必将郾城给我夺回来!”

“是,将军。”

鸣金,收兵。

颍川城楼上,已经苦战了半天的将士们看着突然退去的敌军,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不过无论如何,总算是可以暂时松一口气。

萧千炽和萧千炜也是一身的风尘和血腥,快步走到薛真跟前,“薛将军,这是怎么回事?”

薛真摇摇头,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突然退兵,或许是出什么事了?”

萧千炽道:“会不会是表哥他们来了?”

旁边一个年轻的将领有些不信,“都已经三天了还没看到卫公子和援兵的人影,将军,卫公子真的回来么?”

薛真脸色微臣,抬手道:“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再敢动摇军心,莫怪本将军军法处置!”然后看看萧千炽,摸着下巴思索了许久道:“世子的猜测…倒是有几分道理。”

萧千炜也是气定神闲,恭敬地问道:“还请薛将军赐教。”

薛真就着手中的长剑,在地上比划起来,一边道:“颍川附近有数十万大军,卫公子就算带兵前来,想要杀进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他手中的兵马只怕还比不上朝廷的唐增的精兵。但是,唐增把所有的兵马都拉到了颍川,郾城商水一带肯定兵力空虚。郾城是朝廷大军粮草储藏之地,如果郾城被夺下,唐增无论如何也是坐不住的。”

旁边挺着薛真分析的将领纷纷点头,却又有人担心起来,“郾城易攻难守,一旦唐增派兵增援,卫公子只怕也收不住郾城。”

薛真含笑摇头道:“卫公子何必要守郾城,只要带走郾城的粮草哪怕是一把火烧了,这一战都算他小胜一场。到时候只需要往动走商水,一旦过了商水唐增就追不上他们了。只怕唐增也没有那么多兵力去追他们。如此以来,也算给咱们减轻了不少压力。”

“但是…薛将军,咱们还能撑多久?”萧千炜问道。

薛真沉默,城中兵马还不少,但是粮草却没有多少了。他们再怎么硬撑也撑不了多久了。

“启禀将军,唐增派出一对兵马朝郾城去了。看上去应该有十万人左右。”负责观察敌军的士兵匆匆前来禀告。众人一阵沉默,显然薛真之前的分析都是对的。薛真点点头,示意士兵下去。望了一眼在场的将士,淡然道:“无论如何,卫公子都为咱们减轻了许多压力。若不是唐增突然撤兵,只怕颍川城破就在今天。既然援军已经到了,各位还请努力坚持,莫要让王爷失望,也莫要让援军小看了。”

“是,将军。”众人齐声道。

此时,颍川西南几十里外的一处营地里,南宫绪同样也接到了消息。看完了刚刚收到的信函,南宫绪起身平静地吩咐道:“传令下去,全军进攻襄城。”

“是,南宫公子。”

一个年轻将领领命而去。

南宫绪想了想,抬手招来旁边的朱蒙。

“南宫公子?”

南宫绪道:“你跟薛将军熟悉,你带人快马赶去颍川,告诉薛将军让他准备突围。”

“突围?”朱蒙一愣,“但是…颍川怎么办?”

南宫绪皱眉道:“颍川他守不住了,先撤出来再说。我们会在外面接应他。”

朱蒙扫了一眼铺在桌面上的地图,“往哪儿扯?”

南宫绪神色淡定,抬手在地图的某处按了下去,沉声道:“夏亭!他手中兵马不少,先撤出来等待墨儿他们的大军,到时候再合围唐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