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战略转移?/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水,是郾城一百多里外的一座小县城。也是南宫墨等人此时驻兵的地方。

南宫墨并没有让全军都进驻县城,攻下商水城之后大部分兵马依然驻扎在城外,南宫墨只带着两三万兵马进城,也并不扰民。虽然商水的百姓很是担心,但是看到这些人并没有对他们做什么,也就渐渐放松下来了。既然原本就没有打算常驻的,南宫墨自然不会将二十多万兵马全部带进城去。更何况,商水比郾城还要小,二十多万兵马放进去也着实是有些面前。

站在商水的城楼上,南宫墨抬头眺望远方。一条宽阔的河流从西边蜿蜒流淌,如一条绿色的缎带横陈在茫茫的原野上。

蔺长风走上城楼便看到南宫墨伫立在城头的声音,挑眉笑道:“墨姑娘,是在担心君陌?”

南宫墨回头看了他一眼,淡然一笑点了下头。虽然这不是卫君陌第一次领兵在外,但是卫君陌只带了五万兵马,要对付可能是自己数倍的敌人,南宫墨还是不可避免的感到有些担心。蔺长风笑道:“墨姑娘不用担心,君陌不是喜欢冒险的人,如果他没有把握的话,从一开始他就不会这么做。”

知道他在安慰自己,南宫墨挑眉笑道:“哦?长风公子对君陌这么有信心?五万兵马…想要挡住唐增的援军只怕并不容易。”

蔺长风笑道:“这个么…就要看卫君陌心有多黑了。这方面,我一向对他很有信心的。”

挺着蔺长风的话,南宫墨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长风公子这才道:“这就对了,看到墨姑娘这样担忧的样子,本公子都有些不习惯呢。放心吧,最多两天卫君陌就会赶来和咱们回合的。”

南宫墨点点头,也不再纠结。问道:“底下的兵马都准备好了吗?等到君陌他们回来,立刻就出发北上。”

蔺长风点头笑道:“放心,全军都一直准备着了。刚刚接连攻下郾城和商水,大军士气正好。”

“那就好。”南宫墨点头道。

下了城楼,正好看到蹲在城墙脚边不知道在干什么的陈脩和薛斌。看到两人过来,陈脩连忙起身捕捉痕迹的提了薛斌一脚,“见过郡主,蔺公子。”

薛斌这才抬起头来,也连忙起身见礼。

南宫墨摆摆手示意两人不必多礼,有些好奇地问道:“你俩蹲在这里干什么?”

犹豫了一下,陈脩还是照实说道:“回郡主,薛斌有些担心薛将军的安危,所以……”

南宫墨了然,“是觉得我们行军太慢了,还有故意绕路?”

薛斌连忙道不敢,南宫墨摇摇头道:“你可知道,君陌为何让朱蒙跟着另一路大军?”

薛斌有些茫然地摇头,出了青云山他们就兵分两路,朱蒙跟着南宫绪领着另一路兵马走了。开始他们还有些高兴,毕竟跟着卫公子肯定比跟着南宫绪有趣得多。但是现在……

南宫墨道:“朱蒙他们先去颍川了。”

“啊?”薛斌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南宫墨莞尔笑道:“若是让你跟着去,你会不会因为担心你父亲而轻举妄动?轻敌冒进?”

薛斌没有搭话,显然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不会着急。南宫墨轻叹了口气道:“这几年你进步了很多,想必薛将军看到了也会觉得欣慰。不过,还是太急躁了。”

薛斌有些羞愧,“郡主,我……”

“我知道你担心你爹。”南宫墨淡笑道,“下不为例。”

“是,郡主!”

听说有人去驰援颍川了,薛斌一下子放松了许多。倒是陈脩忍不住问道:“郡主,咱们为何要…绕这么远的路?若是因此耽误了颍川那边……”

南宫墨道:“颍川附近围了好几十万兵马,就算我们到了,你觉得就能杀的进去么?”

陈脩脑海里灵光一闪,脸上的神色变换了几下,终于闪过一丝恍然,“末将明白了。”

南宫墨满意地点头,陈脩确实是这些年轻的将领中最聪明,这些年进步也最大的一个。假以时日,想必成就不会比他的父亲低。

此时的郾城,正是一片兵荒马乱。城口上,卫君陌依然神色淡然的指挥着兵马守城。城外的将领气急败坏,小小一座县城,连续打了两天也没有攻打下来。要知道,对方夺下郾城可是只用了两个时辰。

“公子,快要撑不住了。”一个将领急匆匆地来禀告道。

卫君陌淡定地点了点头,道:“准备弃城吧。”

“是,公子。”

将领快步离去,卫君陌低头看了一眼城楼下的敌军,从容的转身而去。

一个时辰后,北城门终于被敌军轰然叩开。但是同时,城南和城东的两处城门也同时打开,原本还在守城的将士化身骑兵从城里冲了出去。等到大军冲进城中,就看到城中仓库的方向火光冲天,城里却早已经看不见卫君陌大军的踪影了。

气的增援的将领破口大骂,谁会相信,卫君陌留在城里守城的居然全部都是骑兵!而且是最精锐的骑兵,打起来厉害不说,逃跑起来也让人措手不及。

“还不快去救火!”想起将军千叮咛万嘱咐的粮仓,将领厉声道。

“是,将军!”

“启禀将军,叛军朝着商水方向去了!”

将领咬牙道:“商水早就被南宫墨带兵占了,现在……”

“将军,咱们追么?”

那将领吸了口气,咬牙道:“追!传信给唐将军,请他再派兵支持。敌军…最少有三十万。”说到此处,那将领心中也是一寒。谁能想到,卫君陌在辰州还不到三年,竟然能够练出这么几十万大军。这两天一番交手也让他们彻底明白了,这几十万大军还不是一般的乌合之众,而是真正的精兵。

“是,将军。”

将领眯眼,沉声道:“郾城的守将找到了么?”

身边的人点头道:“回将军,找到了。不过…刘将军受了重伤被俘,如今正昏睡不醒呢。”

将领眼底闪过一丝怒气,“卫君陌怎么就没弄死他!”

消息传到颍川军中,唐增当场就将桌上的东西掀翻了一地。在场的将领都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不敢说话,生怕主帅的怒火烧到自己的头上。唐增看着手里的信函咬牙切齿,“十万援兵还不够,还要增兵?!”他哪里还的那么多兵马给他增援?颍川城里还捆着几十万幽州卫呢,难道薛真是那么好困得住的?还有襄城那边,也有叛军在接连攻击。

“该死的!卫君陌到底有多少人!”

底下的将领对视了几眼,纷纷低下头不敢说话。他们也派出斥候探查过敌军的情况。但是辰州就不说了,即便是在行军途中卫君陌的大军也不是那么好探查的。也只能得出个大概的数字知道。这次卫君陌从辰州至少应该带出来了四十多万大军。这个数字实在是有些…如果让卫君陌和薛真回合了的话,局势只怕对他们就要真的不利了。

“将军,难道…卫君陌那里就不管他们了?”

唐增冷笑,“怎么管?本将军手中一共就只有五十万兵马,十万兵马现在在郾城,昨天刚刚派兵去增援襄城。再抽走兵马,颍川怎么办?你们真以为薛真是没有牙的老虎?”

“那咱们现在?”

“攻城!”唐增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不管怎么说,先弄死薛真再说!”

“是,将军!”

颍川城楼上,攻城和守城的战事依然激烈。城楼上的一个小房间里,薛真脸色微沉的坐在椅子里看着眼前一身风尘仆仆的年轻人。朱蒙有些着急,“薛伯父,到底行不行你倒是给句话啊。”其实朱蒙也明白这个决定不好下。人家辛辛苦苦的守城坚持了这么久就等着援军来了。结果援军没看到一句话就要认弃城突围,如果换了是他的话,当成就要把人暴揍一顿然后扔出去了。

薛真道:“你说,这是南宫绪的意思?”

朱蒙理所当然的点头道:“是啊,如今襄城的兵马都归南宫公子指挥。”难道薛伯父刚刚没听清楚他说什么?

薛真问道:“卫公子和星城郡主何在?”

朱蒙道:“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带人去郾城取粮草去了…薛伯父没收到消息?”

薛真当然收到消息了,不过是还想确认一下罢了。旁边的将领按耐不住,不悦地道:“既然卫公子带着这么多兵马,为何不直接过来?咱们当初夺去颍川废了多少劲?就这么放弃了,再想要夺回来……”

朱蒙看了一眼说话的人,也有些不高兴。他爹虽然是幽州卫的将领,但是他现在可是卫公子麾下的人。自然不高兴听到有人对自己的主帅如此不敬。何况,咱们是来就你们的,难道还来错了?

“卫公子和郡主自然有他们的道理。”朱蒙不高兴地道,“薛伯父,南宫公子说了,请薛伯父暂时带人退守夏亭。等到卫将军和星城郡主到了,到时候兵分三路合围颍川。想要将颍川夺回来并不是难事。如今这样的局势,强行和唐增的大军硬拼,对我们来说损失太大了。还请伯父三思。”

薛真看着眼前一脸沉稳的青年不由得有些感慨。这才几年不见,当初那个有些鲁莽有些憨厚的青年已经变成了一个说话有条不紊,性格沉稳的青年将领。再想想自己那几年不见的儿子,薛真眼底也多了几分期盼。

看了一眼在做的将领,薛真问道:“各位怎么看?”

在场的人沉默不语,谁也不肯开口。若是真如朱蒙所说的最后夺回了颍川的话还好,但是如果夺不回来,就这么突围出去,将会成为他们人生中一个巨大的污点。这件事情,成功了就叫战略转移,失败了,就叫弃城而逃。

薛真也不在意,看向萧千炽和萧千炜,问道:“两位公子怎么看?”

萧千炽犹豫了一下,还是道:“南宫兄和表哥的能力,我还是相信的。既然南宫兄这么说,想必是有把握的。”

“世子,话不是这么说。”坐在萧千炜下手的一个将领忍不住开口道:“夏亭不过是弹丸之地,那南宫绪一开口就要我们放弃颍川。分明是他们害怕自己损兵折将,不愿意来增援咱们吧?若是真的丢了颍川,这个责任谁来负?”

“这……”萧千炽皱眉,有些犹豫,“二弟,你怎么看?”

萧千炜看向薛真,问道:“薛将军,真的守不住么?”

薛真叹了口气,“能够坚持到今天已经是意外。二公子,城中已经没有粮草了。再守下去,就是逼城里的百姓跟咱们你死我活了。”之所以求援,不是因为他们幽州卫守不住城,而是因为他们没有粮草了。就算没有援军,在坚持两天他们也只能突围了。总不能连带着城里的百姓一起全部饿死吧?

萧千炜垂眸,沉默了良久也只能叹息道:“既然如此…也只能如此了。”

萧千炜这么说,剩下的将领倒是不好在开口反对了。薛真思索了片刻,方才对朱蒙道:“如此,请转告南宫公子,我等明日突围出城。”

朱蒙也不意外,点点头道:“是,既然如此,小侄先告辞了。”虽然这两年已经有很多进步,但是朱蒙的武功还是比不上卫君陌麾下的高手。如果不是担心无法说服薛真,南宫绪也不会派朱蒙过来。既然信传到了,朱蒙自然还要跟着护送他前来的高手一起回去。

薛真点点头,抬手让人送他们出去。

房间里一时间有些沉闷,好一会儿才有人忍不住低声道:“这次咱们幽州卫丢人可是丢大了。”大夏最精锐的兵马之一,被他们看不起的朝廷大军困住了不说。还要刚刚组建不过两三年的辰州军来解救。现在甚至连整个计划都不得不听人家指挥了。也难怪这些幽州卫的将领难以接受了。

闻言,薛真却只能冷笑了一声,“现在知道丢人丢大人?早干什么去了?”

听了薛真的话,不少人都有些心虚的低下了头。这次的困局,除了他们有些得意忘形以外,也脱不了前段时间军中暗地里的一些争斗的关系。见他们如此,薛真冷哼了一声,沉声道:“这次的事情本将军也有错,若是能够解了这次颍川之围,本将军自会向王爷请罪。至于你们,若是再有下次,莫怪本王不念多年同袍之谊。”

一番话,说得萧千炽羞愧不已。倒是萧千炜神色淡定从容,“胜负乃兵家常事,薛将军言重了。这次的事情,父王想必也不会责怪薛将军的。”

薛真淡淡的看了萧千炜一眼,沉声道:“既然已经决定了,各自准备吧。”

“是,将军。”

议完了事,众将领纷纷走出了房间。城楼上,暂时有了短暂的停歇,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很快敌人就会发起更加猛烈的攻击。看着城楼下已经又开始蠢蠢欲动的敌人,一个将领忍不住道:“唐增越来越疯狂!”

身后,薛真淡淡道:“这只能说明他越来越着急了。想必是郾城和襄城那边吃了大亏吧。”

萧千炽遥遥望着远处的敌军,轻轻地叹了口气。他不适合军队,他一直都知道。他无法在战场上向三弟那样的兴致勃勃热血沸腾,也无法向二弟那样长袖善舞,指挥若定。每一场战役都让他感到精疲力尽,但是却又不能不继续前进。他不能让父王失望,站在燕王世子这个位置上他也没有资格后退。最疲惫无助的时候他甚至忍不住想要跑去跟父王讲“把这个世子之位让给二弟和三弟行不行?”

但是终究他也没有这个勇气站到父王面前去,没有勇气去放弃自己拥有的一切。

真是,好累啊。

“世子?”薛真看了一眼有些恍惚的萧千炽,微微蹙眉。

“薛将军…我,很抱歉。”回过神来,萧千炽有些艰难地道。

薛真定定的望了萧千炽良久,方才叹了口气道:“世子不用太过在意。二公子说的不错,胜败乃兵家常事。”

“是,多谢将军。”

薛真摇摇头,不再说话。这位世子…薛真谈不上有多少好感,但是也没有多少恶感。只是,比起雄才大略的王爷,总是难免让人升起几分子不类父的遗憾来。这样的一位世子,连自己的兄弟都压不住,真的可以……薛真心中微沉,摇摇头不让自己想得太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