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7、打群架/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重新落座,薛斌自觉地跟着陈脩几个站在了卫君陌和南宫墨的身后。见状,薛真也只得在心中叹息没想到自家这个张狂胡闹的小子竟然真的被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收的服服帖帖。不过再想想燕王府两位公子如今的关系,薛真又觉得这样是再好不过了。当初忍痛将儿子送到卫公子手下果然是对的。

“这次颍川之围多亏了卫公子和郡主,不知…接下来的战事公子有什么打算?”薛真看着两人沉声道。薛真说这话,就等于是自愿将大军的指挥权交到卫君陌的手中,一切听从卫君陌的指挥了。闻言,卫君陌神色淡定,坐在对面的几个将领却又些微变色。不过萧千炽和萧千炜都没有开口,自然也还轮不到他们说话。

卫君陌淡然道:“我们只是来协助将军的,自然一切听从将军指挥。”

薛真有些无奈地苦笑,现在他手里的兵马只怕还没有辰州军多。虽然辰州军没怎么上过战场,但是他手里的也不是当年的幽州卫了。为了与朝廷兵马抗衡,这两年幽州同样也是大量扩军。曾经的幽州铁卫还在,但是新兵同样也不少。

“公子客气了,老夫还是想听听各位的看法。”薛真道。

卫君陌挑眉,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南宫绪。南宫绪端着茶杯淡定的喝茶,仿佛没听见两人的话一般。

好一会儿,卫君陌方才淡淡道:“将军不必如此,既然来了自然是一切听将军,客随主便。”

见他如此,薛真也真的叹了口气,拱手道:“如此,老夫多谢公子和郡主了。”

寒暄完了,众人也不浪费时间开始讨论起攻打颍川的事情了。等到说完这些走出大帐,却已经过了正午十分了。

“表哥,表嫂。”身后,萧千炽和萧千炜从后面追了上来。回过身,南宫墨含笑点头道:“千炽,千炜,许久不见可还好?”

萧千炽拱手见礼,笑道:“一切还好,两年多不见,表哥和表嫂确实风采依旧。长平姑母和夭夭安安可还好?”南宫墨点头笑道:“母亲和两个孩子都好。倒是你们两个,年纪也不小了?”两年前,孙妍儿生下了燕王府的嫡长孙。但是萧千炜和萧千炽兄弟俩却依然如旧。一年前,燕王府宣布燕王世子妃病故,只是如今正是战时,萧千炽自然不可能再娶妻。而萧千炜和朱初瑜却是一直都没有消息。

萧千炽有些赫然,“千炽没有表哥表嫂的福分。”

等到他们说完,萧千炜才上前见礼,“表哥,表嫂,这次多亏了你们,不然只怕……”

南宫墨摇摇头,正要客气两句。却听见身边的卫君陌淡然道:“军中大事,以后不可再莽撞行事。”

萧千炜脸上的神色一僵,却依然恭敬地道:“是,多谢表哥教诲。”

一时间,南宫墨觉得气氛有些尴尬。拉着卫君陌对两人笑道:“我们一路过来还没有用午膳呢,我有些饿了,先失陪了。”

两人连忙点头,“表哥表嫂一路过来必是累了,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议便是。”

离开了萧家两兄弟,南宫墨拉拉卫君陌的衣袖问道:“你今天这是怎么了?对千炜这么不客气?”虽然没见卫公子对谁客气过,但是向方才那样的话等于是当面指责萧千炜这次颍川之围都是他的责任。虽然萧千炜确实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是若说全都是他的问题也有些太过了。

卫君陌凝眉道:“他这两年,有些忘形了。”

闻言,南宫墨也是一时无言。良久方才叹了口气。虽然是亲兄弟,但是毕竟萧千炽才是世子,又是兄长。萧千炜为了跟他抢风头已经到了影响占据的程度了。虽然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但是这种情况若是各打五十大板的话等于是什么都没做。只能是压住其中一个,而毫无疑问,要压的也只能是萧千炜。只是,南宫墨真心不希望这件事是卫君陌来做的。

“千炜只怕想不到你的用心,反倒是会记恨你。”权利使人迷惑,而这世间最大的权利莫过于皇权。萧千炜不是一个甘于平淡的人,同时他身边还有一群同样不甘于平淡的人。论目标,萧千炜只怕是定的比萧家另外两兄弟谁都要远。

卫君陌轻哼一声,显然会对此并不在意。

南宫墨也只得叹了口气,若是放着不管这两兄弟再掐起来他们看着心烦不说,若是再出了什么事,不用卫君陌动手她都想要捏死这两人。

有了辰州军四十万大军回合,两军立刻对在颍川的朝廷大军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或许是因为有了卫君陌坐镇军中,萧千炜和萧千炽手下的人也没有再整出什么幺蛾子。不过半个月时间,颍川再一次回到了他们的手中。

颍川城楼上,被人押着的唐增神色狰狞地望着眼前的众人,看向南宫墨和卫君陌的目光更像是淬了毒一般。卫公子一身青衣,并没有如寻常将领一般缠着厚重的铠甲战袍,甚至全身上下都没有沾染上半点血迹。干净的不像是刚刚从战场上走出来的人。但是只要方才亲历过这场战事的人都不会忘记,就是这个男人手提一柄软剑,从容的漫步在乱军之中。所到之处,血色弥漫,尸横遍野。也是这个男人,第一个踏上了颍川城的城楼,给了城下的士兵更多攀上城楼的时间和机会。这个人…根本不像是个人。更像是个从天而降的战神,或者战场上浴血而生的修罗。

这样冷静到冷漠,俊美到笔墨难以形容的人,反倒是比那些凶神恶煞,满身戾气的人更加令人感到恐惧。

薛真倒是好心情,看着唐增点点头笑道:“永康侯,又见面了。”这世上,有什么事情会比看到之前还压着自己狂殴的人变成自己的阶下囚更让人感到畅快的事情呢?他跟唐增其实不熟悉,更没有什么仇恨。不过看到此时的情形还是忍不住心怀大畅啊。

唐增朝着薛真狠狠地呸了一声,“乱臣贼子。”

薛真好心情的不理会他,只是呵了一声道:“说得好像金陵那位陛下多名正言顺似的。”双方打了三年仗,舆论攻势自然也是少不了的。金陵的朝臣骂燕王谋朝篡位,乱臣贼子,幽州的将士骂萧千夜当初与萧纯狼狈为奸,弑君犯上,得位不正。相信的人自然相信,不相信的人自然不信。倒是双方骂的热闹非凡。

唐增冷笑一声,嘲弄地看着薛真道:“这次若不是有卫君陌,你以为有本事赢过本侯么?什么幽州名将,燕王公子,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一个卫君陌,果然是一群废物!”

南宫墨挑眉,这赞誉…可不好受。旁边薛真手下一干将令脸色都有些难看起来。

薛真冷笑,“我们倒是有卫公子来驰援,怎么不见邵忠和石敬襄来救你啊?”

闻言,唐增脸色也难看起来。他撑了半个月,却终究还是没等来援军。说心中没有怨恨是不可能的,但是却也不会在敌人面前表现出来。唐增只是冷哼一声,“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便侧过脸去不再说话。

“卫公子,你看?”薛真看着唐增皱眉。唐增是个人才,不过却跟萧千夜关系密切,想要劝降大概是不可能了。

卫君陌挑眉,淡淡道:“和卫鸿飞关在一起,暂时不用理会。”

薛真想了想,“也好。”到时候连卫鸿飞一起献给王爷,由王爷定夺也是好事。

打下颍川城,薛真的兵马也损伤不少,只得在颍川暂时修整一些日子。只要等到燕王那边攻下了彭城,大夏的半壁江山就等于是已经掌握在燕王手中了。颍川城的一处院落里,一颗开满了桃花的大树下南宫墨靠着卫君陌怀里昏昏欲睡。桃红色的花瓣在微风中不时的飘落两人的身上,倒是一副美好的让人不忍打扰的花卷。

南宫墨微微睁开眼睛,望着正低头看书的卫君陌,“接下来,薛将军有什么打算?”

卫君陌摇摇头道:“薛真大军损伤不轻,先休整一些时日等到舅舅那边打下了彭城再说。”

南宫墨轻轻打了个呵欠,点头道:“也是,再往下打,就要到金陵了。”

卫君陌凝眉,道:“越往南,后面只会越不好打。另外,这两年宫驭宸太安分了。”

南宫墨眨了下眼睛,挑眉道:“你怀疑宫驭宸在酝酿什么诡计?”

卫君陌微微点头,南宫墨也有些无奈,“宫驭宸这种敌人,我下辈子也不想再遇到第二个。”卫君陌抬手轻抚着她的发丝,轻声道:“不用担心。”

“嗯。”南宫墨点头,“也没有很担心,他也不能对我怎么样。只是这种总是躲在暗地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来给你一刀的人,想起来就让人心烦。”

“郡主,公子,不好了!”外面,朱蒙飞奔而来,一边跑还一边呼喊着。南宫墨坐起身来,扬声道:“朱蒙,这边。出什么事了?”朱蒙跑得上气不接下气,“郡主,你快去看看吧。薛斌他们跟…跟幽州卫几个打起来了!”

“什么?”南宫墨诧异地道。

朱蒙急得直跳脚,“薛斌他们几个跟幽州卫的将领在街上打起来了。陈脩叫我赶紧回来报个信儿。”

颍川城里的一处茶楼里面,杯盘狼藉,整个茶楼被打得乱七八糟。满地的残渣碎片和破烂桌椅。双方十来个人甚至觉得茶楼里打得不过瘾,直接打到茶楼外面的街道上来去了。只留下茶楼的掌柜,望着一屋子的破烂忍不住嚎啕大哭。

站在一边被加入战团的陈脩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一个几块碎银子递了过去,道:“掌柜你先拿走,若是不够回头我让人送过来。”谁知道出个门还会遇到这种事情,陈脩身上也没带几两银子。掌柜原本以为要自认倒霉,没想到这看上去是斯文文的年轻人竟然这么好说话。当下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结果银子连声道谢。

“南宫公子,你没事吧?”陈脩看向刚从里面走出来的南宫绪问道。

南宫绪脸色有些苍白,剑眉微蹙摇了摇头。陈脩望着大街上混战的众人,也有些薄怒,“这还是幽州卫的精锐将领?心胸狭隘,倚强凌弱,真是……”说了一半,陈脩才反应过来,有些歉疚地看向南宫绪。这位论武力只怕赢不过军中任何一个将领,但是却绝对不是弱者。论排兵布阵,就是军中的老将也不敢说赢过他。不愧是楚国公南宫怀的长子。

这些日子虽然幽州卫和辰州军合作,但是毕竟双方从未熟悉过。辰州军先是解了颍川之围,之后攻打颍川南宫绪领的一路兵马更是抢先进入城中,可谓是风光占尽。这让幽州卫的将领们怎么能高兴的起来?老将们还沉得住气,但是那些年轻的将领们就咽不下这口气了。偏偏南宫绪这人除了身体比他们弱一些,也没有什么可攻击的地方。一群年轻人更是憋了一肚子火。

今天双方人马在茶楼相遇,辰州军这边的年轻将领们打了胜仗自然也是得意非凡,难免刺激到了对方。于是所有的火力就先被最招恨的南宫绪给吸引了。一时冲动起来,一个年轻的小将竟然直接对南宫绪出手。这还了得?如此一来他们这边的几个小将自然也受不了了。又有薛斌这样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在里面,双方轰轰烈烈的打了起来。倒是把最开始的南宫绪给抛到了一边。

南宫绪靠着墙壁站着,淡淡地看着街道上打得鸡飞狗跳的众人。

陈脩皱眉道:“这样下去…”

“无妨,让他们打。”南宫绪淡淡道。

“这是不是……”不管怎么说,总要给薛将军一个面子。

南宫绪道:“这一架早晚是要打的,晚打不如早打。”

陈脩叹了口气,道:“这就是双方合作的麻烦,但是…总不能为了照顾友军的情绪,咱们打仗的时候还要克制着吧?”其实也不难理解,要是对方的战绩比他们好,他们肯定也是不服气的。只是到底是知耻而后勇,还是找对方麻烦,这是一个问题。

耸耸肩,陈脩道:“不管怎么样,我先把老薛拖出来吧。别人不说,他还搅在里面薛将军脸上不好看。”

说完,陈脩也跟着挽起衣袖加入了战团。不过他不跟人缠斗,而是冲到了薛斌面前,一把抓住他要将他拽出战团之中。薛斌打得正是兴起,哪里肯就这么罢休。差点一拳打在了陈脩的脸上,险险的收住了拳头,没好气地道:“陈脩,你干什么?”

陈脩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别跟着闹行不行?想挨你爹的板子是不是?”

薛斌不以为然,“谁闹了?这些混蛋打仗不行还不兴别人厉害,敢骂咱们是小白脸,软脚虾!劳资就让他们看看,什么叫小白脸!谁才是软脚虾!”

说起来,倒也不怪对方。辰州军上到卫君陌,下到一干小将都有两个特点。一是年轻,三十来岁在辰州军的将领中都算年级大的了。二是长得好。不说卫君陌,蔺长风这样的。南宫绪,简秋阳,陈脩,甚至是薛斌朱蒙等人没有一个长得差的。双方人马站在一起,一边老少不齐,长相不齐。一边风华正茂,赏心悦目。谁看了心里都会不爽。

身后,一个拳头狠狠地糊了过来。陈脩一把松开薛斌,直接一拳砸了过去将人放到在地上。陈脩虽然是军中少见的斯文人,但是打起架来也其实也不是那么斯文的。他要是真斯文,这几年早被人弄死了。

“行了!想想你爹成不成?”一把拉住要往里面冲的薛斌道。

薛斌冷哼,“我爹?天王老子也不行!今儿本公子非要收拾这些孙子一顿不可!”

“狗屁!谁怕谁?兄弟们,打扁他!”旁边的人怒吼一声,朝着两人扑了过来。

辰州军的将领自然不能看着薛斌被围殴,嗷嗷叫着也跟着扑了过来。陈脩无语望天,抬脚一脚踢飞了一个想要偷袭的小个子,也跟着加入了战团。

薛真接到消息,倒是先一步赶到了现场。看着眼前群魔乱舞的场景,顿时气得怒发冲冠。怒吼一声,“一群混账!还不都给老夫住手!”

有人听到声音不由得顿了一下,但是下一刻脸上立刻就挨了一记老拳。顿时大怒,用力的揍了回去。

薛真看着眼前不仅没有停下,反倒是打得更厉害了的人群,只觉得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一把撤过旁边的一个将领手中的鞭子一抖,就朝着人群里甩了过去。

啪啪几鞭子下去,不分敌我见人就抽。打得正起劲儿的薛斌从地上一跃而起,背上被鞭子抽的火辣辣的疼,怒吼道:“哪个混蛋敢抽小爷!”

薛真脸色发黑,阴恻恻地道:“是你老子我,你想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