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9、夜探馥云谷/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星城郡主!”几年没见,陈昱还是一眼就认出了马背上的蓝衣女子,也不由得松了口气,“卫公子呢?”

南宫墨道:“我们在前面遇到了刺客埋伏,有劳将军派人去看看。”南宫墨倒并不怎么担心卫君陌的安危,不过善后的事情总是要有人处置的不是么?陈昱脸色也是一变,连忙命身边的将领带领一队人马前去驰援。

将南宫墨请入营中,南宫墨看着营中军心安定有条不紊的模样对你陈昱也不由得多了几分赞许。笑道:“除了这样的事情,多亏有陈将军在了。”陈昱苦笑,“郡主过奖了,若是王爷出了什么事,咱们这里...只怕也维持不了几天。”

南宫墨眼神微沉,叹了口气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昱朝着南宫墨点点头道:“郡主,我们帐中谈。”

进了大帐里坐下,陈昱才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讲了一遍。

彭城久攻不下,幽州军上下都难免有些着急。一时间也是议论纷纷,而且在彭城停留久了很难说朝廷会不会再派人来堵截他们,毕竟,这里距离金陵真的不是很远了。往往,距离的越近也就表示后面的仗越难打。

燕王采取了念远的建议,兵分两路先绕过彭城进攻泗阳。这一路兵马是王爷亲自带兵的,谁也不知道...敌方竟然会在泗阳设下重病埋伏。不仅石敬襄没有调出来,泗阳没有攻下来,燕王和整支兵马反倒是陷入了伏击。这可以算得上是幽州军出征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失利了。

南宫墨垂眸思索着,片刻方才问道:“念远呢?也跟着舅舅一起出征了?”

陈昱摇头道:“王爷临走时让念远大师留下来辅助我攻城,不过王爷出事之后我便让人将念远看押起来了。郡主要见念远?”

南宫墨想了想,摆摆手道:“暂时不必了,先来说说泗阳的情况吧。”

“是,郡主。”

泗阳是个小城,距离彭城并不远。背靠涪陵湖,境内却有四条水系交错仿佛一张密布的水网一般。最后虽有的河流全部汇入涪陵湖,涪陵湖水面辽阔横跨数县,也是江北第一大湖。这样的地方,对于北方来的幽州军将士来说实在是不占什么优势。不过对于想要打过黎江入住金陵的幽州军来说,应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毕竟,以后越往南就越是这样的地形环境了。

燕王被困的馥云谷就在涪陵湖遍山不远的一个山谷里。山谷纵深足足有七八里,里面面积也不小。确实可以让幽州军的残兵退入其中。但是谷中有水无粮,时间长了就是鄂也能饿死里面的人。馥云谷外面,如今早就被布下了重兵,想要救人谈何容易。

说完,陈昱苦笑道:“现在唯一要庆幸打的大概就是馥云谷在上风处了吧?否则,对方只要堆了柴火在谷口熏,里面的人就受不了了。”

南宫墨淡然一笑道:“有该庆幸的事情总比没有好。这说明,上天还是站在咱们这边的吧?”

听了她的话,陈昱也不由得莞尔一笑,“听郡主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轻松了许多。”

南宫墨道:“彭城还需陈将军主持大局,陈将军不要想太多了。君陌会直接前往泗阳,休整一下,我也立刻过去。这里还要劳烦将军费心。”陈昱神色肃然,他是什么时候传的信他自己知道,南宫墨和卫君陌能够现在就感到,明显是一整夜都没有休息一直在赶路。即便是南宫墨一直神色从容淡定的跟自己说话,陈昱也感觉得到她的疲惫。连忙点点头吩咐人准备帐子给南宫墨休息。

第二天一早,南宫墨跟陈昱告辞之后,便带着人快马加鞭的往泗阳的方向赶去了。被她带着一起走的还有卫鸿飞和唐增两个俘虏,以及...念远。

念远依然是一身清净,显然虽然被限制了自由但是陈昱也没有亏待他。念远本人也丝毫没有身为阶下囚的自觉,看到南宫墨还很是温和的打了个招呼,“星城郡主。”

“念远大师。”南宫墨挑眉,两年不见,念远大师如今是......”

念远有些无奈,“小僧也是俗人,总是会犯错的。”

南宫墨摇摇头,翻身上马回身道:“这次若是燕王殿下出了事,大师只怕不是一句犯错就能够了解得了。”念远叹息,“若是燕王殿下出了什么事,小僧自然也活不了了。但是...小僧实在是不明白......”沉默了片刻,念远方才道:“郡主,此去泗阳千万要小心。小僧觉得...泗阳城里只怕还有一个你我都想不到的高人坐镇。否则...王爷偷袭泗阳就算赢不了,也不该如此.....”

南宫墨点头道:“多谢大师告诫。出发!”

想不到的高人?宫驭宸还是...元春?或者真是什么他们都想不到的人?

卫君陌以及从战场上撤出来的残兵暂住驻扎在距离泗阳城二十来里出一个山腰的营地里。燕王带着十五万人偷袭泗阳,原本以为应该是十拿九稳,谁能想到竟然会阴沟里帆船。撤出来的兵马不足两万,而据说跟着燕王推进馥云谷的兵马也不过一两万人。也就是说,这一次就损失了近十万兵马。这对于幽州军来说确实是个极其惨痛的损失。

“君陌。”南宫墨带人赶到营地的时候,卫君陌正坐在营地外面的山坡边上望着远处沉思。南宫墨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青衣男子,挥挥手示意身后的让人先进去,自己转身往那边去了。

卫君陌转过身来,虽然眼睛依旧平静明亮,但是只看了一眼南宫墨就知道他刚才是睡着了。

“无瑕。”卫君陌伸出手来,南宫墨将自己的手放到了手心,靠着他身边坐了下来。两人面向的方向,正是泗阳城的方向。南宫墨轻声道:“担心舅舅?去看过了么?”

卫君陌点点头,道:“馥云谷外面重兵围困,我没进去。”

倒不是卫公子的武功进不去,而是对手布置的防御非常高明,如果发现卫君陌强行闯入了,说不定真的会直接下狠手要了燕王的命。

南宫墨自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看看卫公子眼下的青影,“昨晚又没有休息?”卫君陌一到泗阳就跑去馥云谷,现在还在这里坐着,很明天是一整晚都没有1休息,只怕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如此已开,卫公子就等于已经有整整两个晚上没有合眼了。

“先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南宫墨轻声道,拉着卫君陌靠在自己腿上休息。卫君陌沉默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确实是需要休息一下,才能让脑子变得更加清明,让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

身后的营地里,暂时负责的副将出来找两人议事。一出了营地就看到山坡边上坐着的两个人,就想要快步走过去却被身后跟来的蔺长风拦住了。副将微微皱眉,正要说话,蔺长风低声道:“君陌已经两个晚上没有合眼了,让他休息一会儿再说。”

副将一愣,这才点了点头跟着蔺长风转身回营去了。

大帐里,卫君陌神色冷漠的坐在主位上,身边坐着的神态温婉的南宫墨。底下,一干将领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将王爷丢在了敌人的包围圈里,若是王爷救不回来,就算杀了他们也难赎其罪。

卫君陌沉声道:“现在你们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一道泗阳就跑去馥云谷探查情况,卫君陌确实还没来得及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惜,在场的将领也确实是无法给他更多的情报。副将有些为难的道:“回公子,末将无能,实在是...事先谁也不知道泗阳城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兵马。而且...领兵的人似乎非常厉害。”

“领兵的是谁?”

众人茫然地摇头,从头到尾,那个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在人前。他们一到泗阳就被伏击了,兵马被打散成了两边。副将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去救燕王,但是对方似乎预料到了他的所思所想,一边将燕王一部一直往南逼,另一方面却又派出重病围剿他们。试了三次都没能冲过去与燕王回合,反倒是损兵折将。副将只能收齐了剩下的兵马退后二十里,一边发信给陈昱求援。

卫君陌和南宫墨对视了一眼,眼中都带着淡淡的困惑。萧千夜手下有多少将领能用,他们就算不是完全了解也至少清楚个八九成。其中最厉害的鄂国公元春年事已高,如果不是十万火急萧千夜不可能会派他上战场。而且,这种作风也不像是元春的手段。难不成,萧千夜手下真的有了一个突然横空出世的天才?

蔺长风耸耸肩道:“君陌,咱们现在兵马不足,而且想要强闯救出燕王也不太可能。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咱们...能不能悄悄潜进去将燕王偷出来?”

卫君陌凝眉道:“馥云谷三面环山,都是悬崖绝壁不说,且在群山之中。想要绕到山里进去不仅路途遥远而且极有可能会迷失方向。另外,根据当地百姓所言,谷中的悬崖高达百丈,崖壁光滑的连跟草都不生。就算我能进去...怎么将舅舅带出来?地方在馥云谷入口处遍布陷阱机关,还驻扎了整整十万兵马,可说是将整个馥云谷围得水泄不通。”

蔺长风皱眉,“没这么悬吧?我记得彭城附近的并没有什么雄伟的大山。迷路?”他们可是做杀手生意的,卫君陌是在开玩笑么?

南宫墨摇摇头,道:“君陌说得没错,我曾经听师叔提起过这个地方。涪陵湖附近水汽极重,有的山中常年云雾缭绕。而且涪陵湖便各地非常适合植物生长,山峰虽然并不险峻挺拔,但是山中各种树木植物,飞虫走兽数不胜数。未必就逊色于南疆十万大山。另外...这山中可能还有沼泽。

闻言,蔺长风也只能无奈的翻白眼了。这样的情况,他们几个武功高强的人去没问题,但是想要大规模从里面进去救人还不惊动敌人,显然是异想天开。

“那怎么办?”蔺长风问道。

卫君陌思索了片刻,沉声道:“我今晚再去一次馥云谷,无论如何,要先见到舅舅才行。蔺长风,务必探明,现在守泗阳的到底是谁!”

蔺长风点点头,“也只好如此了。”

“我跟你一起去。”南宫墨看着卫君陌,轻声道。

卫君陌握着她的手,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遣退了众人,大帐里剩下的三人一时间却都是沉默无言了。好一会儿,蔺长风才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这两年幽州军打的顺风顺水,谁知道居然会在这种小小的县城里栽了跟头。”

南宫墨轻声道:“你千万小心一些。我总觉得,泗阳城里的人不简单。”

长风公子笑道:“墨姑娘放心吧,不管怎么样我自己全身而退总是不成问题的。或者...墨姑娘干脆别怪卫君陌了,他又死不了,墨姑娘跟我一起去探泗阳城吧?”

卫公子淡淡地甩了他一个眼刀,道:“念远说什么了?”南宫墨凝眉道:“念远说,泗阳城里肯定有一个我们都不成预料到的厉害人物。否则,燕王不可能这么容易栽在这里。”

卫君陌冷笑一声,对蔺长风道:“如果我们一直没回来,就把念远杀了。”

“咦?”蔺长风有些惊讶,“你怀疑念远?”虽然他也不怎么喜欢那和尚,不过...他们也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念远是内奸吧?

卫君陌淡然道:“对方怎么会那么巧知道舅舅会偷袭泗阳,还在泗阳布下重兵?”

“那也不能证明就是念远泄露的吧?”

卫君陌点点头道:“嗯,如果他是冤枉的,那就算他倒霉吧。”

“......”

深夜,几个人影从山林中闪过,很快便与茫茫的夜色融为一体了。黯淡的月光照在山崖上,从上面望下去只能看到一片白茫茫的云雾,深不见底。卫君陌和南宫墨站在悬崖边上,看了看四周除了远远的传来鸟兽的声音,周围一片空寂。卫君陌轻声道:“我先下去。”

南宫墨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其实这种情况下谁先下去差别真的不大。这山崖绝壁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高,寻常人摔下去除了粉身碎骨大概也没有第二条路好走了。

卫君陌也不耽误,一纵身直接跃下了悬崖。

南宫墨叹了口气,她虽然轻功不错,奈何这悬崖实在是太高太陡,还没本事像卫君陌这般一跃而下。想好,她还有别的本事。

抬手取出随身带来的包裹,抽出里面的一条绳索绑在身上。再将绳索另一头的钩子在一颗大树上系好,南宫墨这才纵身跃下了悬崖。借着绳索的力道在半空中崖壁上几番接力,南宫墨方才顺利的落到了地上。刚一落地,就被人一把抱紧了怀里。

“我没事。”南宫墨头也不抬,轻声笑道。

“嗯。”卫君陌点点头,道:“他们应该不会驻扎的太靠近四周,我们还要往前走。”

南宫墨手一抖,手中的绳索从上方缀下落到了她身边的地上。收起了东西,两人才携手往谷中的方向走去。

这馥云谷面积并不小,纵深就有八九里,宽度也相当可观。否则,燕王只怕也不会退入这谷中。入口狭窄四周险峻,虽然自己出不去,但是对手也进不来。确实是个好地方。

两人往前走了两三里地果然看到了人影。

“什么人?!”几个黑影飞快地朝着两人的方向围了过来。

“是我。”卫君陌沉声道。

“公子?!”黑影忍不住惊呼道,这几个人正是卫君陌放在燕王身边的紫霄殿侍卫。此时此处见到卫君陌,自然是喜不自禁。卫君陌扫了几个侍卫一眼,沉声问道:“舅舅在哪里?”

领头的侍卫咬牙道:“公子恕罪,王爷...王爷如今,不太好。”

“带路!”

“是!”

虽然士兵们都住在露天下的,不过却还是找了一处地方给燕王栖身。谷中有几处不止是天然的还是后天有人挖掘的山洞,虽然不大,但是总算能够遮风避雨。南宫墨二人跟着侍卫走进一处山洞时,就看到燕王躺在简易搭建的一个矮榻上。面色苍白憔悴,唇边还有一丝没擦干净的血迹。整个人显然是处在昏迷之中。

不等谁开口说话,南宫墨直接上前替燕王把脉。心中却是微微一沉,“王爷受过伤?”

侍卫点了点头,“几天前突围的时候,王爷不慎从马背上摔下来了。当时并没有什么,但是...第二天一早王爷便昏迷不醒。已经...两天了。”军医早在乱军之中失踪了,他们从前做杀手的虽然多少懂点皮毛但是都是对外伤的。燕王看上去并没有受外伤,只得给他服用了一些治内伤的要,别的确实束手无策。

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取出一粒药丸塞进了燕王口中。旁边的侍卫连忙送上水好让燕王吞服。幸好,虽然昏迷不醒却还知道吞药吞水,南宫墨也微微松了口气。

“无瑕,舅舅怎么样?”卫君陌轻声问道。

南宫墨凝眉道:“暂时没事,让我扎两针应该就能醒过来。但是...”想起来卫君陌还不知道燕王中毒的事情,南宫墨秀眉不由得又皱起了来。

抽出银针在燕王的穴道上刺了两针,果然不一会儿燕王的眼皮便动了动很快就睁开了眼睛。看到南宫墨和卫君陌,燕王却是一愣,“你们怎么来了?”

卫公子淡淡的望着燕王,“我们不来,舅舅打算如何脱险?”

燕王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混账小子,你就不会好好说话?”话音刚落,不由得又闷咳了几声。看的卫君陌皱眉道:“舅舅什么时候身体这么差了,我早说了女色......”

“滚!”燕王忍不住咬牙切齿。

南宫墨无奈的岔开话题,“舅舅,师兄临走的时候没有留下药给你么?”

燕王叹气道:“留了,不过...在乱军中弄丢了。”

见南宫墨秀眉紧锁,燕王倒是很看得开,“若真是天要亡我,也是命该如此。不必想太多。”

卫君陌看着两人,沉声道:“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告诉我?”

燕王无语,看向南宫墨。南宫墨耸耸肩表示自己也没办法,她原本就不愿意瞒着卫君陌,只是既然答应了燕王就得遵守承诺,现在是卫君陌自己察觉的,可不关他的事。

燕王轻哼一声,一副不以为然的神色道:“没什么,你舅舅我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儿。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死了。”

“那你怎么不现在就去死。”卫君陌冷冷的注视了燕王许久,才吐出这一句话。然后也不管他是什么表情,直接转身出去了。

“这小子!”燕王咬牙。南宫墨叹气,虽然卫君陌性格淡漠,偶尔还毒蛇。即便会面对燕王也没见多少恭敬,但是却也从来没有对燕王如此失礼过。对于曾经年少的卫君陌来说,燕王这个舅舅只怕也是类似于父亲的存在。在卫鸿飞漠视甚至是仇视他的情况下,也只有燕王这样的男人才能给年幼的卫君陌属于父亲的指点和教诲。虽然渐渐年长之后卫君陌早已经不再需要父爱,但是他对于燕王的敬重却也没有丝毫的虚假的。否则,以卫君陌的性格又怎么会理会萧家三兄弟怎么样?又怎么会千里迢迢的跑去救援颍川城。以他手中掌握的财富和势力,无论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想要自己割据一方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轻叹了口气,南宫墨道:“舅舅见谅,君陌他......”

燕王摆摆手道:“行了,本王知道。这小子打小儿就没说过几句中听的话。你们回到这里来,颍川那边没问题吧?”

南宫墨笑道:“颍川那边有薛将军在,岂会有什么问题?”

燕王挑眉道:“颍川的战报本王都看过,原本还不信你们在辰州能弄出什么精兵来。现在看来,还是本王小瞧了你们。”

南宫墨道:“都是宁王舅舅的功劳。”

燕王似笑非笑地扫了她一眼道:“是啊,上次见到十七弟的时候,他还气得跳脚将你们俩狠狠地骂了一顿了。”坑宁王手下的将领,也只有这两个能走得出来了。南宫墨耸耸肩,“交易而已,银货两讫。”

燕王点点头道:“行了,有你们俩本王也可以放心了。你们先回去吧,彭城就先交给你们俩了。赶紧给我打下来,老子看到邵忠和石敬襄那两个就烦!”

南宫墨皱眉,看着燕王道:“舅舅,你这里......”

燕王摆摆手道:“这馥云谷什么情况,本王退进来的时候就知道。想要从这里出去不容易,但是外面的人想要进来也不容易。你放心,他们想要活捉本王,绝对不会下死守的。”

南宫墨哭笑不得,“舅舅,时间长了,你这谷中的粮草也撑不住啊。”

燕王淡然道:“跟我突进来的都是骑兵,粮草还能撑个今天。再不行,就只能先将战马杀了。总是能撑一些时候的。”

南宫墨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道:“舅舅,我说实话吧。外面的士兵撑得住,但是...您只怕撑不住了。我刚替你把过脉,你不仅受了内伤,这些日子没休息好,早年的一处旧伤也重新发作了。还有你的毒......”

燕王默然,山洞里一时间寂然无声。

好一会儿,燕王方才叹了口气,道:“现如今这情况,撑得住要撑,撑不住也要撑。不然还能怎么办?

南宫墨心中暗叹,燕王殿下你可不能这么想,您要是撑不住,幽州军几十万兵马只怕都要完了。

燕王道:“行了,我再想想,时间不早了你们先回去吧。”

南宫墨无语,敢情你老也为这馥云谷想了就来想走就走那么容易啊?

“出去看看君儿,让他别担心。本王一时半刻还死不了。”燕王重新躺会床上,淡淡道。南宫墨倒是有些佩服起燕王来了,这世上看淡生死的人不是没有,但是一个身居高位而且还有志入主皇城问鼎宝座的人竟然会面对生死如此从容,就不容易了。不是说,身份越高,权力越大的人越是怕死么?

燕王仿佛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轻哼一声道:“本王这辈子什么没见过,若是怕死十几岁的时候就死了。去吧,别烦本王了。”

南宫墨无奈,只得点了点头,“无瑕先告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