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1、挟持人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东院并不是府衙的主院,却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与院子一墙之隔的便是城中的一处天然湖泊。当初修建这个县衙后院的时候便将一部分胡泊圈了进来形成了一个内院的观景湖。但是如果觉得这是一个防御漏洞的话确实大错特错了。城中的驻军至少有一般就是沿着这个湖泊驻扎的。湖泊周围视野开阔,寻常人想要靠近都难,更不用说是通过湖泊进入内宅了。

而高墙里面也是同样的,东院的院门被挡在了观景湖后面,只有一条蜿蜒的湖上走廊能够通过。除非是住在院子里的人召唤,无论是谁想要进去都只会被隐藏在沿岸的兵马射成刺猬。

而住在东院的那位也颇有些意思。跟军中其他的将士完全不一样,既不与城中官员交际,也不饮酒作乐,甚至也不找女子作伴。仿佛只要不打仗,他就能够一直待在里面直到发霉一般。

南宫墨思索了许久,防备太过森严了想要潜入进去探查大约是不行的。倒不是她没有自信全身而退,而是…万一她被发现了,对方很可能会直接灭了蔺长风。实在是有些投鼠忌器啊。这么思索着,南宫墨趁着跟随管事出门采买的机会,告假回了一趟家。

红柳和红香并不是签了死契卖身的下人,所以平时偶尔也能够回在城西贫民居住的巷子里的家的。只有一个小小的破败院落,推门进去里面也是十分的安静。略有些昏暗担着一种淡淡的霉味。南宫墨微微蹙眉,漫步走到门口推门进去。

“郡主。”

房间里,两个穿着寻常布衣的男子早早的等候着了。两个男子旁边的椅子里,坐着一个容貌秀丽的布衣女子,咋一看确实跟南宫墨现在的模样有两分相似。

南宫墨点点头,问道:“星危去哪儿了?”

男子恭敬地道:“星危大人刚刚出门。”

南宫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正用一双俏眼恶狠狠地瞪自己的女子,在她对面坐了下来笑道:“别瞪我,别忘了…你妹妹还在我手里呢。”

女子一怔,咬了咬嘴角道:“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他们…他们叫你郡主?”

她只是县衙里在厨房里做事的普通丫头而已,自然不会知道星城郡主的大名,就算知道也绝不会联想到南宫墨身上来的。南宫墨笑眯眯地道:“话说,我今儿在府里听到一个消息,听说…你是因为想要去东院…嗯?”

女子脸色微微一白,有些忿忿的瞪着南宫墨,“那又怎么样?!”她只是想要自己和家人过得好一些而已,有什么错?

南宫墨轻叹了口气,道:“别生气,我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只是…我想要知道,东院那位…长什么样子?”

“你想干什么?”女子警惕地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嗤笑一声,道:“不管我想干什么,你都只能配合吧?难不成,你还真的看上那个人了?”女子脸色一阵红一阵白,恨恨地咬牙道:“与你无关!”南宫墨叹了口气,“我既然在你面前出现,你就该想到我是不会给你出卖我的机会的。所以…你看是配合我一下,我事后给你相信的报酬呢。还是我现在就杀人灭口,免得你给我找麻烦。”

女子心中一颤,忍不住往里缩了缩。她能够感觉得到,眼前的女子说杀人灭口的事后并不是在开玩笑。

犹豫了一下,女子问道:“我告诉你了…你真的不会害我和阿香?”

南宫墨点头,“我自问并不是个杀人狂。不仅如此,事后我还会给你一定的报酬,你和你的家人无论是做点小本生意还是离开泗阳换个地方从新生活都没有问题。”

红柳沉吟了片刻,方才点头道:“我相信你。”其实,她不相信也没有办法。现在她被人家扣在手里,唯一的妹妹又不知去向,除了相信眼前这个女子她还能怎么办?

南宫墨展颜一笑,“东院那个人,长什么模样?”

红柳想了想道:“那人…看上去大概五十多岁的模样,不过…头发已经花白了。整个人非常的消瘦,而且,很阴沉。看上去有些吓人。”

南宫墨在脑海里将金陵的数的上号的将领都回想了一遍,却也没有能够跟红柳所说的人对上号。有些无语地看了红柳一眼,红柳忍不住有些羞恼,“我又不是你们这些天生富贵的人,我想要飞上指头有什么错?!”她才十七八岁,看上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子她当然知道会被人看不起。但是那又怎么样?至少那个老头子还是个大将军,比起府里那些什么都不会只会占丫头便宜,一旦有事儿却屁都不敢放一个的纨绔子和惧内的县令大人好太多了。

南宫墨抚额,“你想太多了,我是想问他脸上有没有什么醒目的特征?”

红柳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我只是运气好,那天刚好路过东院外面遇上的。当时天色也不怎么好,并没有十分看清楚。只记得…似乎长得十分高大。”

南宫墨叹了口气,除了得到对方的年龄,基本上没有什么线索。

见她如此,红柳有些急了,“喂!你答应了我的,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别想反悔。”

南宫墨挥挥手道:“我知道了,你在泗阳府衙待了几年了?”

红柳一怔道:“我十二岁就进去了,已经快六年了。”

南宫墨点头,“可知道有什么法子能够不引人注意的进入府中?特别是靠近东院?”

红柳低头思索着,好一会儿方才犹豫着道:“这个我不知道行不行…我只是听厨房的下人们说过,东院的院子里面有个荷花池,是与外面的湖相通的。整个东院,本就是在湖上填土建起来的。所以,如果从花园边上那棵大柳树下入水,水性好的话是可以直接从荷花池进入院子里的。不过…虽然这么听说过,却没听说有人做到过。这些都是下人之间流传的一些道听途说的小道消息。”

南宫墨低头思索着这些消息,最后才点头道:“好,我知道了。多谢姑娘。只怕还要叨扰姑娘两日,这几天就先委屈姑娘了。”抬手取出一个荷包打开,从里面取出两个小小的金元宝放在桌上,“这当是姑娘的定金,这几天……”

红柳顿时一喜,“姑娘放心,有什么需要的我一定帮忙。”虽然是两个小小的元宝,却也足足有五两重,换成纹银也就有五十两。这还还是定金而已,有了这些钱她和妹妹又何必再替人做丫头呢?

门外,一个灰色的身影掠了进来,“郡主!”

星危进来,沉声见礼。南宫墨道:“出什么事了?”

星危道:“驻守在馥云谷的兵马又增加了不少。而且,有兵马开始往山里去了,看来是打算谷口攻不进去从别的地方想办法。公子说,暂时查不出来对方的底细,就请郡主先回去。王爷那边…只怕等不了了。至于蔺公子,公子已经有办法救人了。”

南宫墨挑眉,想了想道:“君陌是打算,交换人质?”至于增兵,她倒是并不意外。对方既然已经抓住了蔺长风,自然知道他们已经到了。

星危点头道:“公子答应,用永康侯交换卫公子。对方也已经答应了。”

“在哪儿交换?”

“就在城外三里。”

南宫墨思索了良久,突然勾唇一笑道:“很好,就这么办。到时候,你带人去看着双方交换人质。”

星危一愣,“郡主你?”

南宫墨垂眸道:“我还有事情要做,办完之后立刻回去。”

星危有些为难,不过他毕竟是南宫墨的人,自然还是以南宫墨的命令为主。何况,郡主的能力他还是知道的,至少全身而退没有问题,便点了点头,“属下领命。”

南宫墨有些漫不经心地沉吟着,“永康侯…虽然比不上邵忠,能力却也不弱。放虎归山,可不是好事。”

第二天一早,泗阳城外三里的地方双方人马隔着七八丈的距离对峙着。卫公子一脸冷漠地看着被人押出来有些灰头土脸的蔺长风。长风公子自知理亏,只得努力的赔笑。虽让他小看了这小小的泗阳县,竟然阴沟里翻了船还要卫君陌和南宫墨来救呢?

卫君陌身边,两个人侍卫一左一右押着永康侯唐增。

卫君陌扫了一眼对面,“萧千夜已经找不到人领兵了,以至于这次竟然派了一个缩头乌龟么?”

站在蔺长风身边的副将冷笑一声道:“不过是区区小事,用不着大将军出马。倒是卫公子,连交换人质这种小事都要亲自出马,该不会是身边无人可用了吧?”

蔺长风小心的瞟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副将,心中默默为他叹了口气。

“咳咳,我说…两位寒暄够了的话,咱们是不是开始办正事?”蔺长风忍不住提醒道。

卫君陌挑眉,“蔺长风,状况如何?”

蔺长风苦笑,“还好,被人下了点软筋散,不影响行动。”对方只是想要限制他的武功而已,并没有打算要他连路都走不动。

卫君陌点头,对面的人自然也不甘示弱,“永康侯可还好?”交换人质,自然是为了完整无缺的交换回去,谁也不想换一个残了缺了的回去不是。唐增脸色僵硬,冷冷的点头道:“还好。”他不是蔺长风,脸皮没有那么厚。被人俘虏了再以交换战俘的仿佛救回去,实在是有些无地自容。

“那就开始吧。”卫君陌也不罗嗦,淡淡道。

双方来的兵马都差不多,身后三里外就是泗阳城,同样卫君陌等人身后数里就驻扎着刚刚感到的数万辰州军,显然是双方谁都信不过谁。

双方人马同时放开了蔺长风和唐增,蔺长风挑了挑眉漫步朝着对面走了过去。唐增也跟着上前,不过是七八丈的距离,却仿佛脚下十分沉重一般总是走不到头。等到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更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提起了心来。直到蔺长风对着唐增挑眉一笑,漫步走了过去。

“放箭!”一个冷厉的声音突然传来。

“我去!”长风公子嗤笑一声,一跃而起朝着前方的唐增扑了过去,身手矫健哪里有半点被下了软筋散的模样。

“哼!”卫公子冷哼一声,一道银光划过,朝着蔺长风射来的羽箭纷纷被斩落跟前。同时,卫君陌身后的士兵也立刻举起了弓箭与对方对峙。

听到放箭二字,唐增就已经飞快地朝着对面奔去。不过他快蔺长风去比他更快,眼看追不上他下一轮羽箭又要射了过来。蔺长风毫不犹豫的抬手一挥,一把匕首朝着唐增的背心射了过去。

“永康侯小心!”对面的副将忍不住惊呼。可惜为时已晚,这样的距离长风公子又怎么可能失手。

唐增大叫一声倒向了地面。背后,一把匕首深深地刺入了背心,只留下一个精巧的刀柄。

“卫君陌!”对面的副将怒极,忍不住大吼道。

“呵。”卫公子神色冷淡的笑了一声,对他的暴跳如雷没有给予半分关注而是将目光望向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背后,“既然来了,何必躲躲闪闪,出来吧。”

后面的人并没有出来,只是传来了带着磅礴的怒气尖锐的声音,“卫君陌,萧攸死定了,你给老夫等着!”

蔺长风已经退到了卫君陌身边,嘿嘿一笑道:“君陌,你果然还是够朋友的。不过,本公子也没让你亏本是不是?”好歹他没有让唐增活着回到对方的手里,所以,回头卫君陌能不能不找他算账?

卫君陌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唐增我本来有别的用处。现在因为你,白白浪费了。”

“呃……”长风公子只觉得脖子后面凉风嗖嗖,只得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努力赔笑。

双方都有兵马,各自对峙着谁也占不到便宜,最后也只能无奈的撤了回去。

城中的府衙里,南宫墨依然一身丫头的青色一衣衫,打量着书房里的陈设和桌上的卷宗,有些失望的耸了耸肩。这书房收拾的真是干净,居然找不到一点而有用的东西。不过,既然进来了总能够找到一点什么有用的吧?

正打算离开书房往旁边的房间去看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南宫墨一怔,抬眼看了一眼房顶飞身掠上了头顶的房梁。横卧在房梁上,正好看到一个人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五个将领模样的男子。

“大将军请息怒!”

“息怒?!”对方的声音有些嘶哑干涩,仿佛是因为很久没有说话了的原因。但是此次却带着满满的怒气,“你们让我怎么息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唐增死在了蔺长风的手里!蔺长风身上不是下了软筋散么?还有…他的匕首是从哪儿来的?!”

既然抓住了蔺长风,自然不会给他逃脱的机会。所以从一开始蔺长风全身上下一丝不漏的都被他们仔细搜查过。如果没有中软筋散还能说他是天生的对软筋散有抗性,那么那么大的一把匕首是从哪里来的?

一个将领呈上了匕首,“大将军请过目。这…不是咱们军中惯用的匕首。”

那人冷笑一声,“好得很…各种重重守卫,还能让人混进去将匕首和解药给蔺长风。老夫要你们有什么用?!”

“将军息怒。”

房梁上,南宫墨微微蹙眉。声音挺着似乎很陌生,但是…似乎又有几分耳熟。

想了想,南宫墨微微撤过了脸朝坐在主位上的人看去。看到的人影却不由得让他一愣。

确实是如红柳所说的,对方看上去仿佛有五六十岁的模样。脸看上去像五十来岁只是满头灰发又让人觉得他应该年过六十了。一张原本应该还算英挺的脸十分消瘦,就连眼窝都深深陷了下去,颧骨高高的凸起。那双眼睛确实锐利而阴鸷的令人忍不住心中发寒。咋一眼看上去,确实是有些下人。

更重要的是…这个人她确实是认识。这是——南宫怀!

南宫墨忍不住在心中苦笑。难怪金陵那边没有消息传出来,想必是南宫怀和萧千夜暗地里达成了什么交易,根本就不是光明正大的带兵出征的。而且,南宫怀本就被判了死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萧千夜一直没杀他,这几年却也没有放了他的意思。紫霄殿的人自然不会将注意力一直放在一个被关在死牢里可能一辈子都出不来的人身上。如果萧千夜是暗地里将他放出天牢,然后在悄然送上战场,确实是不会有多少人知道。

如此,也就难怪了…能够将燕王打个措手不及。南宫怀大节有亏,人品也不怎么地道。但是当年能从先帝身边那么多的将领之中脱颖而出,确实是有些真本事的。

“够了,本将军不想听你们这些废话。三天之内,攻破馥云谷!死活不论!”

旁边的副将一愣,连忙劝道:“将军三思,陛下的意思是,最好能够活捉燕王。”燕王死了,幽州军会乱但是却未必就有一定会垮。毕竟还有燕王府的三位公子在,还有燕王麾下那么多忠心耿耿的将领在,更还有卫公子在。但是如果燕王被活捉了……

南宫怀轻哼一声,冷笑道:“卫君陌既然已经来了,以他的武功你觉得可不可能将燕王救出来?活捉燕王,需要多少时间咱们耗得起吗?既然抓不到活的,那就让他去死吧。”

“陛下那边…”副将有些犹豫地道。

南宫怀道:“陛下那里若是有什么,由我一人承担。”

“是,大将军。”

南宫怀这才满意的轻哼了一声,端起茶杯想要喝茶。却在端着茶杯的时候愣了一下,厉声道:“什么人?!”

南宫墨心中心中轻叹了一声,从房梁上一跃而下,同时手中的银针如疾风一半的射出。

底下的将领大吃一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纷纷得跌倒在地上了。

南宫墨身形尚未落地,就朝着坐在主位上的南宫怀扑了过去。

南宫怀抬手抽出身边的剑就要看过来,但是他又怎么会是南宫墨的对手。南宫墨一手捉住剑锋,一只手扣住了南宫怀的脖子。对上南宫怀惊愕的眼神,南宫墨微微一笑抬手弹飞了他手中的长剑,同时伸手握住了他另一只手的手腕,笑道:“父亲,对女儿下这样的狠手,有些不太好吧?”

南宫怀另一只手里握着的正是方才副将送上来的匕首。匕首的尖端正要刺向南宫墨。南宫墨扣住他的手腕一用力,匕首砰然落地。

“南、宫、墨!”南宫怀狠狠地瞪着南宫墨,咬牙道。

南宫墨展颜一笑,显得格外的清丽可人。方才在水中泡了许久,原本脸上的妆容早就花了,露出了她本来的面目。

看着南宫墨一身府中丫头的服饰,南宫怀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是你给了蔺长风解药和匕首?”

南宫墨笑容可掬的点头道:“是呀。”半点也没有见到被他们兄妹坑进了天牢的父亲的心虚和不悦。

南宫墨笑道:“父亲果然不愧是大夏开过名将啊。一出手就让人震惊不已,不过…单单是如此父亲应该也还无法赢得如此顺利吧?能否麻烦父亲告诉我,是谁告诉你燕王殿下要偷袭泗阳的?”如果不是事先有所准备,就算南宫怀是天才也不可能跑到这个地方来布下埋伏,泗阳从来就不是军事重镇,也不是幽州军原本预计的行军路线。

南宫怀冷笑,“你觉得,我会告诉你?”

南宫墨叹气,有些无奈地道:“那就只能麻烦你跟着我走一趟了。”

南宫怀道:“你想用我换燕王?异想天开。”

南宫墨微笑,“父亲你想多了,莫说是你…就算被我抓在手里的是鄂国公,只怕也换不出来燕王舅舅吧?所以,我只是想要请你送我出府而已。”

“休想。”南宫怀冷笑道,“既然来了,就好好待着,看我怎么将萧攸和卫君陌一个一个的弄死的吧。还有南宫绪那个孽子!”

南宫墨叹气,“我一向不喜欢人质比我更嚣张。”

亲爱哒们,5。20快乐。话说,这是什么节啊。总之,我爱你们拉拉~

ps:很多亲们都猜到了,是南宫怀拉拉不是宫驭宸。宫驭宸打仗未必比南宫怀行。虽然南宫怀是个见利忘义,忘恩负义,心狠手辣的小人伪君子,但是…他是大楚最厉害的开国名将之一。怀疑他的能力等于怀疑孟家的眼光,呃…好吧,从结果看孟家的眼光确实是有点,能把孟家坑死也算是能力吧哈哈。

至于这个南宫怀是不是写的更加厉害了,1,因为南宫怀黑化了,努力的想要报复那个谁谁谁。2。,因为他们有内应嘛,提前得到消息杀了个措手不及。3,南宫怀打仗的能力并不比燕王差,主帅和王者并不是两个绝对重合的概念。

就是酱紫,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