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2、父女对峙/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是南宫墨?!”一边刚刚躲过一劫的副将终于爬了起来。他运气比较好,只是被银针射中了半边肩膀,这会儿缓过来了也只有一直肩膀有些麻木不仁。但是剩下的人就没有那么好的命了,不是被一针封喉就是被射中了眼睛或心口。死的死昏迷的昏迷。

看着躺了一地的同袍,副将嘴里有些发苦地望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美貌女子。甚至来不及想,南宫墨是怎么通过重病封锁进入这东院的书房的。

南宫墨好心情地点头,笑道:“我是,将军认识我?”

副将脸色僵硬,他当然不认识南宫墨。只是眼前的场景实在是让人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女儿挟持了父亲做人质,这在一般人看来十分的可笑,但是他现在却笑不出来。南宫怀恨南宫绪和南宫墨入骨,南宫墨看起来对南宫怀这个做爹的显然也没有什么好感。如此一来,却是让人十分的头疼起来。头疼归头疼,该劝的还是得劝。

“星城郡主,大将军是您的亲生父亲。有什么话不好说的?不如将人放下,咱们慢慢谈?”副将竭力最初诚恳的模样道。

南宫墨一脸你说笑的表情,“慢慢谈?只要我一放手,只怕等着我的就是万箭穿心吧?”

副将有些讪讪,“怎么会?郡主误会了。陛下宽宏大量,只要郡主能够弃暗投明,陛下定然会既往不咎的。”

南宫墨连眼皮都懒得抬了,“别浪费我时间了,走吧。”一把抓起南宫怀,就朝着门外走去。南宫墨虽然看上去比南宫怀矮了不少,但是抓着比她高了一大截的南宫怀竟然也丝毫不费力气。未免南宫怀给自己捣乱,南宫墨毫不客气地点了他身上的几处穴道,拖着他往外走。

院子外面的湖边,早就已经被人团团围住了。只是那么多士兵虽然手持弓箭,却没有一个人敢朝着南宫墨放一箭。南宫墨靠着南宫怀的耳边,低声道:“父亲,你最好叫他们不要轻举妄动。若是有什么危险,我肯定会先拿你挡的。所以,你最好祈祷他们觉得你足够重要。”

“不孝女!”南宫怀有些困难地挤出几个字。

南宫墨耸耸肩,不以为然。这种时候,若是南宫怀还望向拿什么孝顺礼仪来约束她,那才是脑子有问题了。

拽着南宫怀,南宫墨大摇大摆的朝着外面走去。没有得到命令,在场的将士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眼睁睁的看着南宫墨出了东院,往府外面走去。副将也是气急败坏却无可奈何,只得一挥手示意身边的人跟上去。

于是,泗阳府衙里的人看到一个穿着丫头服饰的女子,毫不费力的抓着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朝着外面走去。后面还跟着一大群手持兵器步步小心的士兵和将领。一时间议论纷纷,有见过南宫墨的更是纷纷议论,“那是谁啊?好大的胆子?”

“看着像红香那丫头,不过红香可没这么漂亮。”

“卫君陌到底给了你什么让你这么拼死替他卖命?”被抓着无法动弹只能被迫跟着走的南宫怀沉声道。

南宫墨有些惊奇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道:“别说的这么难听,我跟他是夫妻,是家人,自然是共同进退,同生共死,有什么问题?”

“同生共死?”南宫怀仿佛听到了什么可笑的话一般,嘲讽地笑道。

南宫墨不以为然,“难不成整个世间的人都应该跟你一样忘恩负义,才算是正常的?若是如此,这个世道毁了也没有好可惜的。”

“我这样有什么不对?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南宫怀咬牙道。

南宫墨表示,三观不合不好讨论问题。耸耸肩道:“你高兴就好。”

“你放开我,过往的事情我会既往不咎。我也会替你向陛下求情,你依然还会是高高在上的郡主。”南宫怀沉声道。这回轮到南宫墨嘲笑了,回头打量了南宫怀一眼,南宫墨笑道:“你不会以为萧千夜真的是那么宽宏大量的人吧?你觉得他真的会信任的?这次能出来,还能领兵打仗,是有什么把柄被捏在了萧千夜的手里吧?”

萧千夜那样的人,背叛过一次是绝对不会在给你第二次机会的。现在南宫怀居然还能够出来领兵打仗,若是说没有什么把柄在萧千夜手里才怪。就算南宫怀真的打败了燕王,平定了天下,等待他的只怕也不会是什么好的结局吧?

南宫怀脸色有些难看,冷哼一声道:“那又怎么样?”

南宫墨认真打量了南宫怀一番,挑眉道:“你这是再怨恨什么?恨大哥,恨我,恨君陌?觉得是我们让你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南宫怀冷笑不语。

南宫墨耸耸肩,也懒得再多说什么。

一出了县衙,立刻就有等待着接应的侍卫涌了上来。看到南宫墨出来,迎上来的星危也暗暗松了口气。郡主独自一人潜入府衙本身就危险,更何况是重兵防守的地方。幸好没事……

“郡主,怎么演?”

南宫墨伸手将南宫怀推给星危,松了口气道:“出城。”

南宫怀冷笑,“你若是觉得能挟持着我走出城门就试试看。”说罢,对后面跟上来的将士道:“到了城门口他们还不放人,就放箭吧。”

副将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将军。”他们能够容忍南宫墨挟持南宫怀逃出泗阳城,但是如果连南宫怀也一起被抓了,那就还不如让南宫怀跟南宫墨一起被射死算了。想必就算陛下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的。对此,南宫墨倒也不意外,她原本也没指望这样就能杀了南宫怀。只要能够脱身这一次他们来泗阳城的目的就已经全部达到了。

很快,双方就来到了城门口。星危沉声道:“郡主,你先走。”

南宫墨垂眸想了想,道:“别逞强,放了他立刻回来。”南宫墨担心星危会拼的一死也要杀了南宫怀,虽然在上位者看来或许这确实是一个划算的买卖。一个侍卫统领换一个敌方主帅的命。但是南宫墨却不想这样做。

星危犹豫了一下。

南宫墨道:“这是命令。”

星危终于还是点了点头,“是,郡主。”

“等等,你还不能走。”南宫怀开口道。

众人齐齐望向南宫怀,南宫怀冷笑道:“我信不过他。”

南宫墨挑眉,“那你想怎么样?”

南宫怀道:“现在放了我,你们走。”

南宫墨摊手,有些无奈地道:“抱歉,我也信不过你。”

“无瑕,放了他。”一个熟悉的低沉的声音响起。南宫墨回头,便看到卫公子一袭青衣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城门口不远的地方,不由惊喜,“君陌?!”

卫君陌漫步走了过来,随着他越走越近,对面的一众将士却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这些日子,卫公子在颍川的战绩也已经传到了泗阳。应该说只要是在战场上,卫公子的模样就没有不吓人的。

走到南宫墨身边站定,卫君陌淡淡地看了南宫怀一眼,“原来是你。”

南宫怀狠狠地瞪着卫君陌,当初若不是有卫君陌在,他和萧纯的计划未必会失败。这几年不见天日的牢狱之灾,卫君陌至少要负一半的责任!

远处传来一阵沉重的马蹄声,远远地就看到一队骑兵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南宫绪!”

为首骑在马背上的男子,正是刚刚赶到泗阳不久的南宫绪。

南宫绪在不远处勒住了缰绳,毕竟城楼上守城的士兵也不是摆设。再往前走只怕对方就要放箭了。

南宫绪淡淡的看了一眼被星危捏在手里的南宫怀,对南宫墨两人扬声道:“你们还要聊到什么时候?”

卫君陌轻哼一声,抬手抓过南宫怀便往对面的人堆里丢了过去,然后一把抱起南宫墨飞升掠出了城门。

“给我放箭!杀无赦!”身后传来南宫怀气急败坏的声音。

南宫绪轻哼一声,“放箭!”

城楼边上,俨然是一场蓄势待发的战事。但是南宫墨却已经被卫君陌搂在怀中坐上了一片骏马。南宫墨抬头嫣然一笑,“你怎么来了?”

卫君陌却没有笑,低头望着她道:“你又冒险。”

南宫墨耸耸肩,道:“我有分寸,不过…在那府里倒是真被吓了一跳。”不是被对峙的阵势吓了一跳,而是被南宫怀吓了一跳。在看看卫公子淡漠的表情,南宫墨挑眉道:“你怎么一点儿也不惊讶?”

卫君陌道:“之前交换蔺长风的时候我猜到了一点。”虽然南宫怀的声音变得不少,但是仔细想想在跟金陵城里的那些人核对一下。派出了所有的可能,也就只能剩下那个不可能的可能了。

南宫墨叹了口气,“这么说…我倒是白费力气了?”

“不,你把蔺长风救出来了,他把唐增杀了。”如果没有南宫墨事先给蔺长风的解药和匕首,蔺长风十之八九可能会重伤或有性命之忧,唐增也可能不会死。不过,卫公子之所以答应提议交换人质,自然也是因为他知道蔺长风已经见过南宫墨了。所以,这两个可能其实是不存在的。

南宫墨道:“不管怎么说…总算也弄清楚敌人是谁了。另外,我们有大麻烦了,南宫怀不想留着燕王的命了,我们必须尽快救出燕王。”

卫君陌眼色也是一沉,微微点头。

回到驻地,萧千炜等人齐齐迎了上来。原本被陈昱扣留在军中的萧千炯也跟了过来。陈昱原本是怕萧千炯一时冲动坏事,强行将他扣在了军中。既然现在南宫墨和卫君陌已经到了,自然有人约束他也就不再管他了。一得到自有,萧千炯立刻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了泗阳,正好跟萧千炽和萧千炜等人回合。

“表嫂,你没事吧?”萧千炯问道。两年多不见,已经做了父亲的萧千炯也已经有了一些大人的样子。

南宫墨挑眉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儿?”

旁边,长风公子笑眯眯地道:“墨姑娘,我可是听说,您险些被人用箭射成筛子?”

南宫墨似笑非笑地看了蔺长风一眼,“长风公子,我是因为谁?”

长风公子顿时蔫了,“是我,是我对不住墨姑娘。多谢墨姑娘的救命之恩。”萧千炽看看他们,轻咳了一声道:“表哥,表嫂,咱们还是回帐子里聊吧。”

回到大帐里坐下,听着南宫墨将泗阳城里的事情说了一遍,众人皆是惊讶不已。同时,心中也感到更添了几分沉重。南宫怀虽然为人让人很是不屑,但是却没有多少人敢小觑他的战功。就算当年他得了孟家良多的帮助才得意成名,但是能够成为名震天下的一代名将也绝不可能是绣花枕头。南宫怀要是没点真本事,当年孟家也不可能看上他。

在看看他们,出了卫君陌和南宫绪,称得上能征善战的几乎没有。就是卫君陌和南宫绪,年纪太轻,经过的战事太少也很难让人能够有信心。横空出世的少年天才和久经沙场的一代名将,人们天然的就会觉得后者更厉害一些。

“表哥,父王那里,咱们该怎么办啊?”想起南宫墨的话,萧家三兄弟就忍不住面容煞白,萧千炯忍不住焦急地问道。

卫君陌垂眸思索着。他不说话,别人自然也不敢说话。何况想不出什么好主意,他们也无话可说。

许久,才听到南宫绪道:“我带人截住…南宫怀,剩下的你们自己想办法。”

卫君陌抬眸看向他,问道:“你有信心截住南宫怀?”泗阳城中至少还有十几万兵马。馥云谷附近也驻扎了十来万兵马。而他们带到泗阳来的兵马也不过才挨边三十万,在兵马数量上谁也不占便宜。

南宫绪淡淡道:“可以试一试。”

萧千炯忍不住抓狂,“南宫大哥,你到底行不行啊?”萧三公子就差没说,你到底打不打得过你老子啊。反正他是打不过他爹的。

南宫绪认真的思索了一会儿,道:“拖上一天半点的应该没问题,我看过他所有的战场上的心得,应该能有几分了解。你们,谁跟我去?”总不能让他一个人去,论武功他连个小兵都打不赢。

萧家三兄弟面面相觑都有些犹豫,他们想要去救父王。

萧千炯咬牙,跺了跺脚道:“我跟你去!”

“不够。”南宫绪眼皮也不抬道。萧千炽看看左右,轻叹了口气道:“南宫公子不嫌弃的话,我也去。”

蔺长风懒洋洋地抬眼,“我也去吧。保证你活着从战场上回来,也免得墨姑娘担心不是?”

南宫墨朝他淡淡一笑,以示感谢。

卫君陌沉吟了片刻,方才道:“既然如此,有劳了。”

卫公子难得如此诚心的感谢他,让南宫绪有些惊讶的挑了挑眉。朝着南宫墨点点头,南宫绪起身道:“跟我走吧,换个地方再说。”想要拖住南宫怀,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当一个人目标确定而且坚定的时候。

剩下来的人自然是留下来讨论怎么样才能够救出燕王的人。馥云谷的地形图已经铺开在跟前的桌面上。这两天他们也没有闲着,整个地图上馥云谷以及周围的地势山川一目了然。

“表哥,你有什么计策?”萧千炜问道,“尽管仿佛便是。”

“计策?”卫君陌挑眉,道:“没有计策,他们想要进去只能强攻,我们想要进去救人,就只能将外面的人全部杀了。”计策是南宫绪那边才需要的东西,他们这边除了灭掉敌人没有别的办法。

萧千炜不由得一囧,就算灭掉敌人也是需要方法的吧?难不成就这么冲过去?

南宫墨有些担忧地道:“若是对方不顾一切的强攻,谷里面的人只怕撑不住。”

卫君陌点头,道:“所以…无瑕,你要事先带人进去保护舅舅,以免出现什么意外。紫霄殿的人还有燕王府的亲卫全部交给你调配。”其实总共也没有多少人,不过这却都是精英中的精英。没办法,不是绝对的精英根本连馥云谷都进不去。

萧千炜蹙眉,“表哥,还是我去吧。表嫂才刚刚回来……”

卫君陌道:“你进不去。”

见萧千炜愣住,南宫墨淡笑道:“千万,进去馥云谷的悬崖太高了,你下不去,还是我去吧。”

萧千炜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无奈的苦笑。朝着南宫墨拱手道:“那就劳烦表嫂了。”

南宫墨笑道:“没什么,分内之事。”

卫君陌望着南宫墨道:“早点休息,今晚五更出发。”

南宫墨点头应了。

回到帐子里,南宫墨看看气压有些低沉的卫君陌。南宫墨笑盈盈地坐在他身边,拉着他一缕发丝在指尖轻绕着,“怎么了?担心舅舅的安危?”

卫君陌轻叹了口气,将她搂入怀中,“今天你吓了我一跳。”

“咦?”能够将卫公子吓一跳,可是了不得的壮举,星城郡主表示惊讶不已。

卫君陌伸手抬起她小巧的下巴,“你难道没想过,你今天有可能出不来?”

南宫墨眨眨眼睛,“南宫怀不会觉得我的命比他的命更重要的。”所以,一定会放她回来的。

卫君陌表情冰冷,“但是,萧千夜一定不会觉得南宫怀的命比你的命值钱。特别是在现在…舅舅已经被困住了的时候。”

南宫墨莞尔一笑,抬手捏捏他仿佛冰雕一般的俊容,“但是,萧千夜肯定想不到我会挟持南宫怀啊。也不可能事先下令要他的部将一起杀了我们吧?”

“万一呢。”卫公子道。

南宫墨抬起身吧唧在他唇边落下一吻,“没有这种万一,君陌,你想太多了。这段时间是不是很辛苦?”

卫君陌默默地搂着南宫墨没有说话。这段时间他的压力确实是不轻,如果可以他希望无瑕能够一直跟在他身边,要上战场也好,也做别的什么也好,有他看着至少不会出现什么不可预测的危险。但是现实确实为了舅舅他不得不让无瑕独自去泗阳城中面对不可预知的危险。独自带人去馥云谷,抵抗外面源源不断的兵马攻击。舅舅随时可能有危险的担忧,和无法保护自己最爱的人的烦躁让卫公子的心情一直都不是那么好。他不喜欢这些让他感到不可控的事情。

南宫墨也明白他的心情,别说是卫君陌,这些日子下来她都忍不住感到有些疲惫和担忧。如果燕王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事情只怕会越发的不可收拾。

“别担心,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南宫墨伸手搂住他的腰笑容甜美,轻声道。

卫君陌低头,狠狠地吻住了她的朱唇。南宫墨一怔,却没有反抗抬手圈住了他的脖子,微微闭上眼睛承接这个显得有些粗暴的吻。唇舌纠缠,水乳交融,直到两人都有些气吁吁才慢慢的分开。南宫墨靠在他怀中,朱唇红润,媚眼如丝。

虽然她比较喜欢温柔的轻吻,但是偶尔狂野一下也是别有一番趣味。夫妻间的亲密接触也是纾解压力的一种好办法嘛。挑了挑秀眉,南宫墨笑道:“再来?”

卫君陌紫眸中带着一丝火热和遗憾。抬手将她押回了床榻上,抽过旁边的被子替她盖上。

“好好休息,今晚会很辛苦。”

南宫墨也有些遗憾的耸了耸肩,看着卫公子的俊脸笑了起来,“现在不生气了吧?”

卫君陌无奈地抬手轻抚着她清丽的容颜,伸手捂住了她笑盈盈的眼睛,“睡觉。”再看下去,所不准他就忍不住了。

南宫墨耸耸肩,好吧,其实…她也很累了啊。在泗阳城里一直提着心,现在一放松下来就想要睡觉。

“无瑕,舅舅就辛苦你了。”耳边,卫君陌低声道。

“嗯。”闭着眼睛,南宫墨轻声应道,“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