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3、兵戎相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深夜,南宫墨再一次带着人出现在馥云谷上方的悬崖上。只是这一次却没有了武功绝世的卫公子随行。柳寒低头看了一眼深不见的悬崖,忍不住叹了口气道:“郡主,果然不愧是绝壁啊。”如果不是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即便是身为杀手的他们也绝对不会想要从这里走的。

南宫墨也跟着叹了口气,无奈地耸肩道:“没办法,这是唯一的路。除非你能够从谷口冲进去。”这里已经是整个馥云谷四周最低最平稳的一段悬崖了。

她们要是能从馥云谷谷口冲进去,燕王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南宫墨拍拍手,淡笑道:“好了,按照之前我说得方法下去,有问题没有?”

能够跟着一起来的不是昔日紫霄殿中的杀手,就是燕王府中的精英侍卫,武功自然都是不弱的。齐齐点头表示自己没有问题。南宫墨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抬手将一条绳索抛下了悬崖,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南宫墨熟练的跃下了悬崖,不一会儿渐渐绷直了的绳索松了一些,微微摇动了两下。星危抱剑而立,沉声道:“下去吧。”

“是!”

谷底这边的动静早就惊动了驻守在谷中的几个紫霄殿侍卫,上面的人还没全部下来,燕王就已经带着人赶了过来。看起来南宫墨留下的药还是有几分用处,燕王虽然脸色依旧苍白,却到底比前两天过来的时候精神了许多。

“无瑕?”看到南宫墨,燕王不由得楞了一下。自从那日卫君陌和南宫墨通过上方的悬崖进了馥云谷这几天他们就一直防备着这些地方。毕竟他们能来,别人自然也能来。不过这显然是燕王多虑了,馥云谷后面的悬崖并不是普通士兵能够轻易上下的。除非萧千夜派出宫中暗卫或者宫驭宸派出水阁杀手。但是很显然,萧千夜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而一向乐于搅局的宫驭宸这两年真的是相当安静。不知道是真的偃旗息鼓了,还是憋着坏准备放大招。南宫墨认为应该是后者。

“舅舅。”南宫墨展颜一笑,道:“看来舅舅身体好了很多。”

燕王蹙眉道:“你怎么来了?”

南宫墨叹了口气,示意燕王换个地方说话。燕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还是点了点头转身往谷中走去。南宫墨朝着身后的众人做了个手势示意他们自便,才转身跟上了燕王的脚步。

“所以说,萧千夜又把南宫怀给放出来了,这次泗阳领兵的人是他?”漫步在馥云谷中,燕王回过神看了一眼南宫墨挑眉道。

南宫墨有些无奈地苦笑,点了点头道:“是。”

燕王轻哼了一声道:“他倒是宽宏大量的很!”这当然不是称赞萧千夜的话,倒像是嘲弄。如果不是被逼急了,萧千夜怎么可能将南宫怀放出来?

南宫墨沉吟了片刻,问道:“关于军中的细作...舅舅心中可有数?”看到燕王投过来的眼神,南宫墨道:“南宫怀又不是神仙,就算萧千夜将他放出来了他又怎么知道应该在泗阳伏兵?我听陈昱将军说,偷袭泗阳的计划是临时决定的。”

燕王点点头,道:“这个我心里有数,回头再说。”

南宫墨想了想,也不再多问。如果馥云谷这一关过不了,想别的都是多余的。

天色微亮的时候,馥云谷谷口就开始传来响动。很显然敌军是开始进攻了,馥云谷中的兵马也不过一万左右,不过守住一个小小的谷口一时间压力倒是不大。馥云谷谷口下手,三个人并肩而过都显得有些狭窄。位置也比外面的涪陵湖略高一些。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这也是当时燕王选择退进来的原因。在已经是极其糟糕的情况下,选择一个相对不那么糟糕的地方。

谷中幽州军将士各持弓箭驻守着,只要外面有士兵试图冲进来一律格杀。很快谷口的尸体便堆成一堆,更是形成了天然的障碍。

南宫墨和燕王并肩站在身后观看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去了。这里暂时不需要他们操心,南宫墨也吩咐了星危等人轮流在那里看着以免出现什么意外。

而此时,泗阳县城外,南宫绪带着辰州军兵马远远地靠着紧闭的泗阳城门。

萧千炯跟在他身边,低声道:“你确定,南宫怀现在还在城里?他不是应该在馥云谷吗?”

南宫绪扬眉,淡淡道:“去馥云谷干什么?那个地方无论派谁去都是一样的。南宫怀若是有别的办法可以攻破馥云谷,又怎么会等到现在?难道你以为他在等你么?”萧千炯摸摸鼻子,总觉得两年不见南宫大公子更不好相处。他恍惚记得当年他们相处的还不错啊。难不成...是在记恨当初他跟二哥相争的时候自己没有站在他的那一边?

南宫绪完全不想理会萧三公子那过于丰富的表情。淡然道:“朝廷大军最终的目的是为了打败幽州军,杀死燕王只是其中一个目标而已。如果泗阳城被迫或者更甚者彭城破了,他就算杀了燕王又能怎么样?自己一样会陷入必死之境。你觉得,他是一个为了打败敌人而不惜牺牲自己的人么?”

萧千炯连连摇头,南宫怀应该是那种就算整个军队全军覆没他自己都能够活下来的人才对。

旁边的蔺长风拖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儿道:“所以,你让人先堵住了退往黎江边上的路口。就是为了切断他的退路?但是,你不怕他狗急跳墙么真的跟咱么拼个你死我活么?”

南宫绪冷笑一声,神色冷淡,“他现在还不会觉得会败给我们。就算真的败了,他还可以往彭城撤退。”

彭城那又有陈昱的几十万大军!长风公子狠狠地将口中的话咽了回去。

萧千炽是他们之中最不擅长打仗的人,忍不住抚额问道:“所以说,咱们现在到底是要做什么?”

蔺长风笑道:“攻城啊。”

“我们只要拖住南宫怀就够了。不过...十之八九靠攻城不太行。”如果南宫怀要驰援馥云谷的话,他们这些人未必难得住他。

“所以?”萧千炯道。

南宫绪垂眸道:“所以...陈昱将军那边现在应该也打起来了。如果我们拦不住南宫怀的话,就把涪陵湖挖开吧。”

闻言,萧千炽剑眉紧皱,“南宫公子,挖开涪陵湖的支流,淹地可不止是泗阳城!还有泗阳城外的百姓怎么办?”萧千炽觉得南宫绪的这个计划太疯狂了,虽然现在涪陵湖并不是蓄水量最多的时候,但是泗阳城正好在涪陵湖下游,如果将下游的支流挖开几个缺口,一瞬间湖水倒灌,甚至会导致河流改道,后果不堪设想。另外,将涪陵湖的水放光了,很可能还会影响到下半年附近百姓的农耕和生活。

南宫绪有些惊异的看了萧千炽一眼,淡淡道:“世子倒是宅心仁厚。”

萧千炽有些窘迫,倒是萧千炯有些沉不住气道:“大哥,别忘了咱们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救父王!”若是父王出了什么事,他们整个燕王府和幽州军都要完蛋。

南宫绪抽出一张卷轴道:“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有意见去找卫君陌。”

蔺长风挑眉,接过卷轴仔细看了看。这是一张涪陵湖附近的水域和河流的地形图。其中有几处用红色的墨做了标注,还有几条河道也被涂上了红色。蔺长风思索着,道:“君陌的意思是在这几处开口?这样的话......”

南宫绪道:“涪陵湖的水会从泌水,穆月河,汝江泻出最后冲向泗阳城。在泗阳城外的檀溪汇合。檀溪容纳不了这么多水,河面必定瞬间涨宽两到三倍。最后一路往东流入下游的青叶湖。时间不长的话,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厉害啊。”长风公子随手将手中的卷宗递给身边伸长了脖子的两兄弟,忍不住赞道,“这么损的主意,果然像是卫君陌想到的。不过...他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想出这么损的主意的?我不记得他精通河工啊?”

南宫绪淡淡道:“泗阳县志记载:北元顺帝七年,涪陵湖上游曾经多处决堤,但是最后县内丝毫无损。”

"......”这种运气,确实是值得大书特书一番。不过...来打仗救燕王居然还有空看县志的卫公子也是奇人。

看了这些,萧千炽也不由得松了口气。只是还是有些担心,“这个...有把握么?”水火无情,计划或许是没错,但是很难保证就真的能够十拿九稳。

南宫绪道:“顺帝七年距离现在并不十分遥远,就算出问题也不会太大。另外,出了问题就把责任推到卫君陌身上便是。”

萧千炽羞愧不已,“我不是这个意思。”

蔺长风拍拍萧千炽的肩膀道:“别在意,他们两个一直都是这个死样子。每次跟他们说话都原谅他们八百次才谈得下去。不过,咱们现在也没什么别的办法的。若是让南宫怀冲出去,不管他是打算来揍咱们,还是去馥云谷,咱们只怕都拦不住啊。”

萧千炽笑了笑,微微点头道:“是我愚钝,一切听南宫公子安排吧。”

他们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等到馥云谷方向已经传来了兵戈之声,一直等到了将近正午才看到南宫怀出现在城楼上。

“说真的,当年的楚国公看起来还算是个风度翩翩的儒将,但是现在看起来实在是有些......”蔺长风低声道。

这几年南宫怀想必过得不太好,整个人几乎都可以用形如枯槁来形容了。那双眼睛,还有那格外阴沉的气势更是让人家觉得毛骨悚然。

城楼上,南宫怀冷眼看着城外大军之前的众人,都是一群年轻人,只是这群年轻人让南宫怀不屑的同时却又更多了几分怨恨和嫉妒。那其中还有他的儿子,毁了他大半生基业的儿子!

“大将军,怎么办?叛军看来是想要阻止我们驰援馥云谷。”身边的副将低声道。

南宫怀轻哼一声道:“馥云谷?今天还不用那么着急。卫君陌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他也没办法这么快就救出萧攸。至于城外的那几个小子,老夫陪他们玩玩便是了。开城门!”

“是,将军。”

看着城门缓缓打开,萧千炯兴奋起来,“南宫大哥,他们要出来了。快...”

南宫绪一把抓住他,“在等等,等南宫怀出来。”

城里的兵马冲了出来,双方纠缠成一团。只是战场渐渐地远离了城门。

一道红色的焰火冲上了天空,刚从城里策马出来的南宫怀抬头仰望了一下天空,沉声道:“小心一些,别被对方钻了空子。”

“是。将军。将军...他们想要撤退?“

南宫怀冷笑一声道:“刚刚打起来就撤?不对...立刻冲过去!”

“什么?”副将一愣,有些不明所以。只听远处传来轰隆隆的闷响声,声音并不大,也不十分引人注意。但是仔细一听还是能听出来一些,皱眉道:“这是...水声?”不像是突发洪水那么湍急凶猛,但是,这确实是水流的声音。

很快,众人便看到夹着白沫有些浑浊的洪水顺着泗阳城外的檀溪席卷而来。当水位超过了檀溪的河岸之后,迅速想着周围蔓延开来。不过片刻见,整个檀溪的面积就扩大了三倍不止。这已经不是一条小河,河面的面积几乎都有七八丈宽了。

南宫怀顿时脸色铁青,“南、宫、绪!”

副将这才回过神来,“将军...他们挖开河道?”

南宫怀冷笑一声,“他以为这点小事就能够阻断老夫?来人,搭浮桥!给我活捉南宫绪!”

南方的军队至少比幽州军更擅长水战,等到水流渐渐平静之后,搭个浮桥什么的更是分分钟的事情。战场后面,远远的看着的水上忙碌的士兵,萧千炯焦急地道:“完蛋了,南宫大哥,你这法子不灵!”

南宫绪唇边勾起一丝不显眼的微笑,抬手接过身边的一个士兵手中的弓箭,羽箭上带着一团燃烧的火焰,朝着水面一箭射了过去。南宫绪距离水面并不太远,更何况也不需要什么准头。火箭落在谁脸上立刻燃起一道绚丽的火光。片刻间,大火席卷了整个睡眠。

放完这一箭之后南宫绪并没有欣赏自己的成果,只是淡淡吩咐道:“我们走。”

“咦?不继续了,那些人怎么办?”

“暂时不用管,他们会来找我们的。”南宫绪道。

隔着湖面上的熊熊大火,南宫怀脸色铁青的看着对岸大摇大摆的离去的南宫绪等人。湖面上还有在火中哀嚎的士兵,湖面上不知何时被人倒了许多桐油,以燃烧起来一时半刻也灭不了。

南宫怀眼神冰冷,他分明看到南宫绪最后离去时留给她的嘲弄的眼神。被自己的儿子嘲笑...南、宫、绪!

“立刻派人去找到上游河道开口的地方!等到火灭了,马上渡河!”

知道南宫怀正在生气,旁边的副将也不敢多说什么,连忙应了一声,“是,将军。”

看着神色扭曲的南宫怀,副将觉得自己十分能理解这位大将军。接连两次,先是被女儿挟持后又被儿子打脸,是个做爹的都受不了吧?

距离泗阳城不远的山脚下,萧三公子坐在马背上仰天大笑,“哈哈,你们看到没有,刚刚南宫怀的那个脸色?我猜他肯定要气死了!真是太爽快了!”自从父王被困在了馥云谷,萧三公子就没有这么爽快了。

看看坐在一边闭目养神的南宫绪,萧千炯十分崇拜,“南宫大哥,果然还是你厉害!佩服佩服!”

南宫绪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闭上了眼睛。

蔺长风有些头疼的一把将萧千炯拎了过来。就算你觉得再痛快也别再南宫绪面前说啊。再是反目成仇也到底还是亲生父子,拿来被人说笑南宫绪心里会高兴?所以说,萧千炯这孩子是不是有些傻缺啊。

萧千炯眨了眨眼睛,完全不明白长风公子为什么要这样粗暴的对待自己。不过...看在表哥表嫂的面子上,本公子忍了!

蔺长风叹了口气道:“咱们刚才是痛快了,不过将南宫怀气成这样,后面只怕也够呛了。”拖住了南宫怀的脚步,不让驻守在泗阳的军队去馥云谷添乱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确实要将南宫怀的怒火全部都吸到他们身上来,让他没空去管馥云谷那边的事情。

萧千炯这才冷静下来,“说得是啊,南宫大哥,咱们接下来往哪儿走?”

南宫绪淡淡道:“彭城。”

“咦?去彭城干什么?”萧千炯道:“我们往彭城跑,南宫怀肯定知道我们是打算调虎离山吧?他未必会上当。”

南宫绪睁开眼睛,平静地道:“我们去帮陈将军攻打彭城。”

“不管南宫怀了?”

南宫绪不再说话,萧千炯耸耸肩自己抱着脑袋苦苦思索起来。

南宫绪这把火烧的着实不错,一直到了傍晚天色已经快要暗下来了,泗阳的兵马才终于可以出城了。白天两军短暂的交战,先一步过河的兵马被辰州军全灭,再加上被烧死在河面被水冲走的,南宫怀麾下也损失了将近七八千人。人数虽然不多,但是毫无疑问同姓南宫的这对父子俩的第一次交锋,是南宫绪小胜了一场。

“启禀大将军,南宫绪率兵撤退了。”

南宫怀面容冷肃,沉声道:“往哪儿撤了?”

“往北,彭城的方向。”

南宫怀冷笑,“雕虫小技。馥云谷那边如何了?”

斥候恭敬地道:“馥云谷依然还没能攻破,不过李将军派人传信说再有两天时间足矣。另外,李将军问...卫公子一直带兵攻击他后方,损失惨重。这样下去,就算攻破了馥云谷只怕也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南宫怀冷然道:“只要能够杀了或者活捉燕王,莫说是自损八百,就算自损八千也无不可。”

“那,大将军,我们现在......”旁边的副将坐在马背上,有些焦躁地道。

南宫怀垂眸,半晌才道:“南宫绪带人去彭城与陈昱回合了。邵忠和石敬襄守得住彭城么?”

副将有些迟疑,“邵将军和石将军能力不比永康侯差。不过...陈昱和南宫绪都是以诡计多端著称。而且,他们两军回合的话,兵马方面是叛军占了上方。”南宫绪名声并不显著,但是他们这些领兵的将领却看得出来南宫绪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他极少数领兵打过的几仗都非常漂亮。该说...不愧是前楚国公的嫡长子么?

他们现在面临两个选择,去馥云谷南宫绪可能会回过头来对付他们。也有可能因为让彭城就此被破。去彭城,馥云谷这边又让人放心不下。馥云谷没有什么军事价值,也不是什么战略要地,但是...这里有燕王萧攸,就已经比所有的地方都重要了。

南宫怀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追南宫绪!”

“将军,馥云谷那边......”

南宫怀冷笑一声,“有卫君陌十几万大军夹在中间,你过去又有什么用?”

“就算不能攻破馥云谷,两军夹击卫君陌或许也可行?”副将有些迟疑地道。

南宫怀冷声道:“李战说两天可攻破馥云谷,老夫倒是认为,再给他五天时间他也未必能进去。”

“......”

“你说,紫霄殿那些人,还有南宫墨去哪儿了?”南宫怀问道。

副将心中一震,星城郡主在辰州军中素来举足轻重,但是从头到尾他们的探子也没有人汇报星城郡主到底是去了哪儿?现在看来,星城郡主的下落也很明显。

南宫怀长叹了口气,“若是能够杀了燕王还好,若是杀不了燕王又让彭城失守。你我谁也吃罪不起。”

副将默然,同时在心中暗暗叹道,这次这么好的机会都没能弄死燕王,下一次想要再有这样的机会根本不可能了。错过了这次,只怕陛下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南宫怀淡然道:“走吧,燕王如何就看天意了馥云谷外就那么大点地方,人多也帮不上什么忙。”

“是,将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