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4、调虎离山,混战/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彭城外幽州军军营,陈昱看着坐在跟前的南宫绪等人摇头笑道:“你们几个倒是厉害,我对付邵忠和石敬襄就已经够头疼了,你们还给我引来一个南宫怀?”

蔺长风曾经在陈昱手下当过兵,半点也不客气,“陈将军足智多谋,何惧区区一个南宫怀?”

陈昱摇摇头,道:“南宫怀是大夏开国名将,我算哪个牌面的人?行了,你小子也不用拍马屁了。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邵忠和石敬襄是耗,多一个南宫怀也不多,大家都耗着吧。”等到把王爷救出来了,一切好说。

南宫绪摇摇头道:“将军,这么干耗着只怕不行。”邵忠石敬襄南宫怀,这三个人加起来简直是让世上大多数将领绝望的组合。也幸好是如今他们围着彭城,邵忠和石敬襄出不来,若是寻常的两军对阵,再加上一个南宫怀说不定他们只能夹着尾巴跑了。

陈昱挑眉道:“说说看你的想法?”

南宫绪道:“拖久了,南宫怀可能就会撤回去了。而且,如果让城里城外的人里应外合,对咱们更不利。”

陈昱微微点头,“言之有理,你的打算呢?”

南宫绪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道:“跟之前一样,绕过彭城攻打云都。”

陈昱皱眉,“绕过彭城,那不是跟之前......”

南宫绪点头道:“确实是跟念远的意见一样的,但是...我不知道为何燕王觉得应该先攻打彭城,想要南下,分明云都才是更好的路径。”陈昱叹了口气,“之前偷袭泗阳本就只是想要做个样子,引出彭城里坚守不出的石敬襄或者邵忠罢了,谁知道......”

南宫绪不以为然,“为何要做样子?我们兵马足够,既然邵忠和石敬襄不肯出来,就让他们自己待着,下攻下云都再说。只要攻下了云都,彭城就是一座孤城,邵忠和石敬襄就算能守十年八年,也无关大局。”

闻言,陈昱盯着南宫绪注视了半晌,才终于击掌赞道,"好小子,倒是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的却看得如此清楚。老夫之前居然也被迷住了眼,一心只盯着彭城这块地方。说的不错,只要攻下了云都,嘿嘿...就让邵忠守着一座孤城慢慢玩儿吧。”

南宫绪轻轻扯了下唇角,淡淡道:“将军谬赞了。”

陈昱摆摆手,看着南宫绪很是感叹。同样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虽然他家那个小子也还算有些聪明才智,但是比起同样年轻的南宫绪来还是差得很远啊。

既然拿定了主意,陈昱神色肃然地道:“既然如此,谁愿意领兵去攻打云都?”

“末将愿往!”

“末将愿往!”

帐中将领们纷纷起身请战。

一向好战的萧千炯倒是难得的没有动作,他还是想要留在彭城也更好关注泗阳那边的情况。还没有确定父王的安慰,对于一个将满二十的年轻人来说总还是感觉得有些放心不下。

南宫绪起身道:“在下愿往。”

陈昱赞许的点头,道:“很好,既然如此...还是由南宫公子率领辰州军前往吧。至于后面...尽管交给老夫。我保证就算你将云都打烂了,石敬襄和邵忠也没办法出来找你麻烦。不过,如果南宫怀跟过去,你就只能自己对付了。”

南宫绪拱手应道:“多谢将军。”

陈昱笑道:“很好,准备一下,立刻出发!”

“是。”

彭城城楼上,两个中年将领并肩而立,望着城外的幽州军大营。驻守彭城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虽然彭城守得很劳,但是始终处于这种被动守城的局势下还是让人有些烦躁的。一座城池,再怎么努力防守也不可能永远守得住的。

在南宫怀等一干开过名将还在的年代,邵忠和石敬襄都是名声不显的人。即便他们战功再多,也永远不可能比得过那些随着先帝南征北战立下过赫赫战功有着从龙之功的功臣们。但是一旦这一代人过去了,这些默默无闻的将领们就渐渐地显现出来了。

邵忠的年纪其实只比南宫怀小了几岁,当年也是跟随者先帝征战过得。不过他运气显然没有南宫怀那么好,既跟先帝不是同乡,也没能在先帝跟前露脸,更没能攀上像孟家那样的背景的世家。直到大夏开国,也不过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小将罢了。之后的二十多年,倒是稳打稳扎的升到了镇守一方的镇边将领,但是这样的将领大夏没有一百也有几十个,邵忠也并不十分出奇。

对此,邵忠倒是没有什么不满。他这样的人生才是寻常人的人生轨迹,南宫怀那样的才是属于开了挂的。

石敬襄倒是要小上许多,今年还未满四十。不过曾经打过几次漂亮的仗,在朝中挂过号。又是以足智多谋著称,所以这次才被萧千夜等人调来给邵忠做了副将。

“石将军,你说陈昱到底在干什么?”站在城楼上,邵忠盯着远处似乎在源源不断的往外移动的兵马皱眉道。之前突然有大批兵马到来让他们紧张了一下,但是却没见对面的幽州军有什么动静。这才没过多久,又开始调动兵马了。对于这种总是动来动去却不开打,一个劲的撩拨人的做派,邵将军表示非常的不爽。

石敬襄皱眉,想了想道:“之前的兵马是从泗阳来的。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兵马从泗阳来?难不成,燕王已经被救出来了?”说起这个,邵忠也有些不悦,“我就说那南宫怀不靠谱,既然是谋逆之人,陛下怎么还能放心让他来领兵?倒是若是让你去,说不准早就弄死燕王了。”

石敬襄摇头,笑道:“将军稍安勿躁,南宫怀好歹也是一代名将。既然陛下信任他,你我做臣子的能说什么?何况,幽州军的陈昱素来诡计多端,之前燕王偷袭泗阳不就是想要将咱们调开,好让他逐个击破么?岂能让如愿?”

邵忠皱眉道:“但是现在...”

石敬襄摇摇头,道:“末将之前也研究过馥云谷的地形,就算有辰州军加入,也不可能这么快救出燕王。不过泗阳那边确实是用不了这么多人。所以我觉得...这路兵马,是打算去云都的。”

“云都?!”邵忠一惊,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起来,“若是让他们攻下云都......”

石敬襄想了想道:“再看看,如果南宫怀没有派人来拦截,说不得末将也只能亲自走一趟了。若是让他们攻下了云都,形势将会对咱们大大的不利。”

邵忠想了想,叹了口气,“也只能如此了。”

馥云谷外一处山坡上,卫君陌神色默然的望着远处的战场沉默不语。朱蒙策马奔过来,恭声禀告道:“启禀公子,南宫怀走了。”

“走了?”卫君陌挑眉。

朱蒙笑道:“远门南宫怀还有些犹豫,一直停驻在泗阳城外二十来里的地方,不过就在方才不知道他突然得到了从彭城方向传来的什么消息,直接下令全军开拔,朝着彭城的方向去了。”

卫君陌皱眉,“南宫绪在干什么?”

朱蒙道:“刚刚陈昱将军传来消息,南宫公子率兵往云都去了。”

沉默了片刻,才听到卫公子淡淡道:“南宫绪倒是难得的聪明了一回。”

“......”南宫大公子一直都很聪明好么?每次跟着战场上回来都会忍不住怀疑自己的脑子。昨天看到南宫公子淡定的放水防火差点吓尿好么?怎么在卫公子嘴里,好像南宫公子一直都很蠢似得?

“陈脩和薛斌回来了没有?”卫君陌问道。

“回来了!”薛斌一脸的灰尘,衣服上还沾着血迹,显然是刚刚从战场上下来。

卫君陌挑眉,看着他一声狼狈的模样问道:“怎么样了?”

陈脩有些无奈地苦笑,“馥云谷外地方太小了,攻不进去。”就算他们人再多,再厉害,地方就只有那么点地方,人都挤不进去你能有什么办法?虽然战场上打的正热闹,事实上大多数的兵马也只能守在外面看热闹而已。

卫君陌皱眉,沉声道:“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薛斌眨巴着眼睛望着卫公子,“请卫公子赐教?”

卫君陌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调转兵马,攻打泗阳城。”

“哈?”薛斌一脸呆滞,满是灰尘的脸上只写着“你说啥”三个大字。

卫君陌冷声道:“南宫怀已经走了,泗阳城中兵马不多。既然一时半刻拿不下这里那就先攻下泗阳城!”

薛斌摸了摸鼻子,还是决定什么都不说比较好。虽然他心里实在是不太明白这次卫大公子到底是怎么布局的,这样东一榔头西一锤子的乱来,真的没问题么?你真的确定你没有拿王爷的命在玩儿?

看着他一脸茫然的模样,陈脩微微叹了口气道:“南宫怀刚刚走了,如果咱们再攻下泗阳城,而彭城那边又陈将军当着。就表示馥云谷边上这路兵马真正的成了孤军。若是再久攻不下,对方的将领未必有勇气在一直对峙下去。毕竟...这些兵马也是要吃喝粮草的。另外...”陈脩脑海中灵光一闪,忍不住道:“公子,如果我们让对方以为我们已经将燕王救出来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给了陈脩一个赞许的眼神。陈脩顿时神色一震,整个人也变得精神了许多。

薛斌点点头,表示自己受教了。犹豫了一下道:“这个,是不是还得等等?南宫怀刚走,万一他杀个回马枪回来......”

卫君陌淡然道:“今晚三更,攻城。”

有这么多时间,足够让南宫怀一路追着南宫绪跑很远了。到时候就算他后悔了想要回来也要看陈昱答不答应。至于陈昱一个人顶不顶得住邵忠石敬襄和南宫怀三个人夹击,暂时不在卫君陌的考量之中。目前唯一的目标是尽快将舅舅和无瑕救回来。

“启禀将军,辰州军撤兵了。”乱军之中,一个士兵急匆匆的过来禀告道。

站在一边紧盯着前方的谷口的将领一愣,猛然回身道:“撤兵了?怎么可能?”卫君陌怎么会放弃救燕王?

“真的。”士兵强调道:“将军你看......”

虽然在这里并不能看到敌军的后方,但是却也能够清楚的看到原本还闲置在远处观战的士兵已经开始慢慢撤退。将领一时间也有些茫然,看看眼前的馥云谷,“难不成...他们已经暗中将燕王救出去了?”

“不太可能吧?”跟在身边的校尉有些不信,“馥云谷是什么地方咱们也听说过,就算有人能进去,想要带着燕王出来只怕也不容易吧?何况...武功最高的卫君陌现在也在外面。谁能救燕王出去?

将领还是有些不放心,总觉得有些不安。

“去查!卫君陌将兵马撤到哪儿去了。”

“是,将军。”

“那,将军,馥云谷......”

“继续!”将领沉声道:“不管怎么样,一定要尽快打开馥云谷!”

半个时辰之后,出去探查消息的士兵苍白着脸色跌跌撞撞地回来,“将军,不好了!”

将领心中一沉,“慢慢说。”

“燕王...燕王真的被救出来了。卫公子下令全军撤回了泗阳城附近的营地,我们的人亲眼看到,亲自卫公子护送一个从山上下来形似燕王的人进了军中。现在这里只留下了两三万兵马。”

听了这话,将领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他们打算干什么?”

“看起来...像是想要攻打泗阳。”

“南宫将军呢?”将领忍不住有些焦躁起来,身边的校尉连忙低声提醒,“将军忘了,大将军带兵去彭城了。将军,咱们现在怎么办?”

将领有些艰难地摇了摇头,看着跪在跟前的士兵,问道:“你们能确定...看到的人真是燕王么?”

士兵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他们的探子自然不可能近距离的观看,也只能身形相貌看个大概罢了。

将领沉默了良久,沉声道:“或许...这只是卫君陌的一个计策,为的就是想要让咱们军心大乱。”

“可是...”身边的校尉忍不住道:“现在南宫将军带着大军走了,泗阳城中根本没有多少人留守。咱们如果一直打不下馥云谷......”

“住口!”那将领怒吼一声,沉声道:“杀了燕王,一切都可以解决!”

校尉低头没有再说话。他不敢问将军,就算杀了燕王...他们还能够逃得出去么?泗阳城空虚无人,他们将燕王堵在了馥云谷里面,同样的,他们也被辰州军堵在了涪陵湖边上。

因为心中的焦躁不安,今天的攻击一直到了深夜都没有停歇。仿佛真的是打算不打开馥云谷决不罢休一般。深夜的湖边,依然是灯火通明。湖边的杀伐声已经渐渐减弱,但是谷口的声音却从来没有丝毫削弱的迹象。

“将军,泗阳城...泗阳城守不住了!”

靠在一边休息的将领闻言,脚下也忍不住一软。所幸被身边的人扶住了才没有摔倒。熬得有些通红的眼睛凶狠的瞪着眼前的人,“怎么回事?”

“三更十分,卫公子亲自带人攻打泗阳城。城中本就没有多少兵马,根本守不住...将军,燕王真的不在馥云谷,燕王,燕王也在城门口的辰州军中!”

“可恶?!”将领咒骂一声,厉声道:“立刻带人,回援泗阳城!”

“那将军...这里...”

“留下一万人,别让里面的人出来!”

远处的山坡上的阴影里,陈脩看着远处移动的火光低声道:“公子,他们动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我们也该动手了,去吧。”

“是,公子!”

此时的馥云谷里,连续几天的防守下来所有人都忍不住面露疲态。只是外面的攻击一刻不停,他们就一刻也不能休息。否则被外面的大军冲进来,他们这些被困了好些天的人就真的没有半分活路了。

南宫墨坐在火堆边上,神色淡定地望着谷口的方向。

对面坐着的是披着披风的燕王,燕王淡淡的看着南宫墨道:“你这丫头,倒是沉得住气。”

南宫墨展颜一笑,道:“沉不住也没有别的法子不是么?这种地方...任谁是武功盖世,才智惊天也施展不出来。”她手里倒是有不少毒药,可惜面对数万甚至是近十万的兵马,并没有什么卵用。

燕王挑了挑剑眉,打量着他道:“本王倒是有些奇怪,南宫怀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女儿。不...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子。”南宫墨眨眨眼睛,一脸的无辜,“我怎么了?我也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饿了要吃,累了要睡,受伤了会痛的。”

燕王摇摇头,没理会她少见的俏皮调侃的话。只是皱眉道:“倒是难怪君儿会中意你,你们俩...若不是在一块儿,本王都有些想不出来到底能怎么办。可惜...聪明的太聪明,愚笨的太愚笨。可见,这老天也并不是公平的。”

南宫墨挑眉,瞬间明白他在说什么。淡笑道:“我从小丧母,爹不疼兄长也不亲。君陌虽然有母亲疼爱,却也从小受尽了歧视和委屈。如此来说,可见老天也是公平的。”既想要聪明绝顶能力卓绝,又要家世出众家庭和睦,这世上哪儿来的那么好的事情?

燕王一愣,低头思索了片刻也不由一笑,“说的不错,这世上...哪里那么多两全其美的事情?”就算是他,大夏尚未开国,父王还是夏王的时候不也吃了不少苦头么?母后虽然慈爱,却也不是他一个人嫡母,圣母早逝,若不是自己努力,哪里有今天的燕王?先帝膝下排的上序齿的兄弟就有近二十人,还没来记得排上就早夭的不说,只看如今就藩了的才多少人?

见他如此,南宫墨笑道:“王爷心胸开阔。”想必燕王也是在为三个儿子感到头疼,不过从古自今除了没有儿子想头疼都头疼不上的,又有几个帝王不为儿子头疼的?燕王这还算不得什么呢,如今他膝下也只有三子...啊,不,四子。宫筱蝶一年多前也生下了一子,不过因为燕王长期在外征战,连见也没有见过这个儿子。若是如先帝那般十几二十个儿子,还不知道要怎么头疼呢。

对她的恭维,燕王嗤之以鼻,“少说这些虚假的奉承话,本王不爱听。”他自己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么?

南宫墨摸摸鼻子无语了。果然,这马屁也不是谁想拍就能拍的。

燕王注视着南宫墨,沉声问道:“本王一直也没问,你们这两年在辰州可还好?”

南宫墨收敛了几分随意,点了点头认真地道:“多谢舅舅关心,我们都很好。”

燕王轻哼一声,瞥了他一眼道:“当初君儿若是肯留在幽州随本王一起出征,说不准现在金陵都打下来了。”

南宫墨耸耸肩,笑道:“舅舅说笑了,舅舅手下强将如云,有他没他也没多大区别。何况...有我们在辰州,舅舅才更放心打仗不是么?”他们在辰州,往西可以堵住绵州的康王,往北可以防备隰州的宁王,让燕王毫无后顾之忧。

燕王却没有被他这么容易糊弄过去,瞥了她一眼道:“你当本王不知道你们那点小心思?有本王在,谁敢对你们说什么?”再想到之前因为萧千炜和萧千炽之间的明争暗斗,弄得颍川险些失守,燕王又忍不住有些泄气,“罢了,本王跟你说这个干什么?”

南宫墨耸耸肩,燕王不想说最好,她更加不想听。这些兄弟阋墙,甥舅之情什么的最好还是直接去跟卫君陌讲比较好。她一点儿也不想扯到其中。

火堆边上有一会儿的沉默,良久,才听到燕王突然道:“这么多年...君儿可曾想过,查探他父亲的......”

南宫墨心中一动,正要凝神倾听,却听到谷外传来了震天的厮杀声。燕王猛然起身,“怎么回事!?”

南宫墨也跟着起身,侧耳倾听了片刻,沉声道:“应该是君陌准备真正动手了!”虽然因为呆在谷里不知道外面的具体情况,但是也能够感觉到现在外面肯定跟这两天的厮杀完全不一样。

谷中的将士们也跟着精神一震,全神戒备起来。

南宫墨站在燕王身边,轻声道:“舅舅,千万小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