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5、神箭手的杀伤力/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带来的一众侍卫都纷纷围在了燕王和南宫墨的身边。越是这种时候,越容易出现危险。这两天虽然一直没有什么动静,但是他们谁也没有忘记,他们还有一个隐藏在暗地里的敌人。

两个时辰,原本谷口的朝廷兵马对里面的攻击几乎完全停止了下来。很显然,外面的兵马已经顶不住辰州军的攻击,顾上不再攻击馥云谷了。燕王一挥手,谷中的将士也纷纷冲了出去和外面的兵马汇合。跟在燕王身边的自然都是幽州军的精英中的精英,即便是被围困了好些天,战斗力却依然不弱。

南宫墨护在燕王身边,并没有急着出谷。这个时候外面正是一片兵荒马乱,燕王本身又受了内伤,出去反倒是危险。

一丝异样的声响从谷外传来,南宫墨神色微凝,沉声道:“注意,有人来了。”

周围的侍卫也都神色冷肃,他们武功修为都不弱,自然也听得出来有高手接近的响动。南宫墨拉着燕王和星危柳寒退到了一边,果然片刻之后一群穿着朝廷士兵服饰的人出现在了视线中。这些人虽然穿着朝廷的服饰,但是只要一眼看过去就能看明白,这些绝不是普通的士兵。众侍卫也不畏惧,毫不犹豫的揉身扑了上去,双方人马达成了一团。

很快,又一群黑衣人跟着加入了战团,这些人倒是服饰标志鲜明,正是南宫墨等待许久的水阁中人。这种情况下,水阁中的人不插上一手她都觉得不科学,忍不住想要怀疑宫驭宸是不是不小心已经把自己给玩挂了。

果然,黑衣人毫不犹豫地朝着燕王的方向冲了过来。可惜眼前跟前挡着一层又一层的侍卫高手,身边还跟着南宫墨星危和柳寒这三个一流的高手,废了好半晌功夫,也没能碰到燕王一个衣角。

黑衣人见迟迟伤不到燕王,其中一人打出一声尖锐的哨声。原本还在四周和侍卫纠缠的人纷纷跑来了身边的对手冲向了燕王的方向。侍卫们也立刻朝着这边靠拢截住了身边的敌人。星危一剑劈开了一个冲到跟前的男子,不由的挑了下眉。

“怎么了?”南宫墨问道。

星危持剑挑开男子胳膊上的衣袖,一个湛青色的雄鹰图案印在胳膊上。南宫墨挑眉,“这是什么?”她没记得水阁众人有这种标记啊,宫中的暗卫身上倒是有标记,但是她也见过并不是雄鹰。

燕王倒是认识这个,脸色阴沉地道:“这是北元人!萧千夜为了对付本王,竟然跟北元人勾结!简直混账!”

南宫墨皱眉,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是萧千夜。”萧千夜确实是恨燕王和卫君陌入骨,但是他也是个非常爱惜名声的人,而且…多少还是有些大是大非的观念的。与北元人勾结这种事情,南宫墨相信萧千夜不会这么做,他也不会这么蠢。不过…宫驭宸跟北元人的关系可是非常密切的,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是宫驭宸瞒着萧千夜干得,还是萧千夜又被宫驭宸给忽悠了。

燕王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凝眉道:“宫驭宸?”

南宫墨叹气,“除了他还能有谁?”

燕王轻哼一声,道:“将这么多北元人插入朝廷兵马中,若没有军中的人同意也不可能。”

这会儿只是他们跟前的穿着朝廷服饰的北元人至少也该有一两百人,这么多生面孔想要安插近军营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南宫墨耸肩,“萧千夜肯定不会同意,但是…南宫怀或许不会介意。”能够杀掉燕王,对南宫怀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一百多个士兵不可能对他造成什么影响。却可以成为杀死燕王的一道保险。如果最后兵马围攻馥云谷失败的话,也就是如现在这般靠着武功高强的北元人和水阁中人给燕王意外一击了。

“南宫怀?”燕王轻哼一声,对于将自己逼得险些陷入绝境的南宫怀,燕王也不是没有想法的。

谷外的厮杀声渐渐的减轻了许多,与之同时的确实谷中的厮杀更加激烈起来。对方显然是抱着同归于尽的打算想要拉燕王和他们一起陪葬,这种不顾生死的打发,即便是武功高强的紫霄殿杀手和燕王府暗卫也一时有些手忙脚乱。

南宫墨将燕王挡在自己身后,毫不犹豫地抬手一翻,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出现在掌心。随之往前一抹,割断了一个扑上来的黑衣人的喉咙。一个黑衣人倒下了,很快又有几个人扑了上来。柳寒和星危一左一右与南宫墨成犄角之势将燕王护在中间。燕王一手拖着长刀,奈何内伤未愈,右手只要一抬起来胸口就是一阵撕心裂肺地疼痛。

“小心!”柳寒手中短刀斩下,打落了一枚飞向燕王的暗器。南宫墨沉声道:“星危,护着舅舅出去。千万小心。”

这个时候实在是相当危险的,无论是里面还是外面。最危险的时候莫过于乱军之中,所有的事情都变得不可以预料,只能小心再小心。最好是能够尽快跟卫君陌等人回合。

星危也不罗嗦,点了点头一把抓起燕王便飞快地往谷外掠去。身边的几个侍卫也跟着跟了上去护持左右。黑衣人和北元人看到燕王逃脱自然想要追上去,却被南宫墨和柳寒带着一众侍卫拦了下来。馥云谷中依然是血气弥漫,厮杀不休。

星危带着燕王除了馥云谷,就看到外面一片混乱。只是朝廷的兵马已经一片倒的呈现出颓势,即便是有人看到了他们出来,此时已经自顾不暇自然也没有功夫再来围攻他们了。

远远地望见朝这边掠来的卫君陌,星危心中也是一松。

几个起落,卫君陌已经落到了众人跟前,“舅舅?”

燕王拜拜手,笑道:“我没事,这次多亏了你和无瑕了。”

卫君陌摇摇头,看向星危,“无瑕呢?”

星危道:“郡主还在里面,属下奉命送王爷出来。郡主说,请卫公子先将王爷护送回去她不会有事。一切以王爷的安危为重。”说完,一拱手便转身再一次往馥云谷中而去。

卫君陌皱眉,冷眼扫向后面跟上来的简秋阳。简秋阳会意,朝着身后的士兵一挥手,带人也朝馥云谷里面去了。

“父王,你没事吧?!”萧千炜提着剑,一身的血腥和灰尘。看到燕王不由得喜出望外。燕王微微点头道:“没事,你们也没事?”

萧千炜笑道:“我们都很好,大哥和三弟跟着南宫公子去云都了。”

燕王满意地点头,“很好,你们都长大了。”

卫君陌沉声道:“舅舅,我先送你回去。”

萧千炜看看左右,“表嫂还没回来?表哥,你去找表嫂吧,我送父王回去便是,也免得你担心。”

卫君陌凝眉,摇头道:“不必,无瑕不会有事。走吧。”倒不是他不想快点去找无瑕,而是现在最危险的反倒不是乱军之中的朝廷兵马,而是不知道是否躲在某个角落里的宫驭宸的杀手。

燕王点头道:“既然如此,先走吧。”

“嗖!”一声尖锐的声音破空而至,卫君陌脸色微沉,抬手将燕王挡在了自己身后,却发现那支羽箭射向的并不是燕王,而是跟在他们身后缀后了几步的萧千炜。

“闪开!”

萧千炜也是当机立断,毫不犹豫的就地一滚避开了朝着自己射来的羽箭。

但是很快第二箭第三箭就射过来了。对方显然是一等一的高手,萧千炜躲过了几箭之后就有些受不住了,忍不住叫道:“表哥。”

卫君陌剑眉微皱,抬手一道指风打飞了一支射向萧千炜的箭。上前一步一把抓起萧千炜,却见不远处的两个辰州军的士兵突然举刀朝着萧千炜的背心砍了过来。卫君陌被萧千炜挡住了大半个身形,只得抬手抽出萧千炜挂在腰间的短刀挡开了其中一人。却发现对方武功不弱,至少也是二流顶峰的高手。

同时,一道比刚才更加尖锐的破空声从远处传来,这一次却是直直的朝着卫君陌而来。

“君儿,小心!”燕王也顾不得许多,抬起手中的长刀掷了过去。羽箭射在刀锋上擦出耀眼的火花。却生生的将长刀击飞丝毫不停的朝着朝着卫君陌的背心而去。卫君陌冷哼一声,抬手将手里的萧千炜扔到一边,一刀劈开了跟前的两个高手,然后才急退数十步一刀斩在了射到跟前的羽箭上。当地一声将羽箭斩落在跟前,同时手中的短刀上也出现了一丝裂痕,可见这一箭的威力之大。

“嗖!”

又一道羽箭破空而至。

“舅舅?!”卫君陌眼神一缩,飞快地抽出长剑一跃而起,斩向激射而至的羽箭。只见两个人影也同时一跃而气。竟然将自己送到了卫君陌的剑锋之下。锐利的剑气将两个人当空斩成了两段,但是这一耽搁却已经来不及了。

“舅舅,闪开!”

只是燕王却并没有如他所言的闪开,一来已经来不及了,他内伤崩裂了。二来,他身后站着的就是萧千炜。萧千炜刚刚被救下来惊魂未定,燕王身形比萧千炜高大,所以他根本看不见迎面射来的箭。

“父王?!”

卫君陌脸色一沉抬手一剑落下,虽然挡住了羽箭绝大部分的冲力,却也无法阻止羽箭射入了燕王的胸口。只见,燕王喷出一口鲜血,颓然倒在了地上。

卫君陌目光冰冷,猛然转身望向远处的一处山峰。山坡上,站着一个握着强攻,身形高大魁梧的北元男子。正是北元第一神箭手——海日古。那里距离战场并不近,一般的弓箭手从那里射箭到不了战场上就会直接掉落了。暗器之类的射程更是不可能与弓箭相比。也只有海日古这样臂力极强的北元神箭手,才能够让羽箭从那么远的距离射过来还能够保持着那样惊人的冲击力。

这场惊变,也不过是刹那之间的事情罢了。所有人都是一愣,回过神来立刻冲上前来燕王已经倒在了地上。

“父王?!父王!”萧千炜脸色惨白,扑倒到燕王跟前连声呼唤着。

卫君陌冷漠地扫了一眼远处的山峰,慢慢将目光移回了地上的燕王身上。现在不是去找海日古算账的时候。

抬手抛出一块黑色的令牌,卫君陌沉声道:“北元,海日古。杀无赦!”

然后一脚踢开趴在燕王身边的萧千炜,低头点了燕王身上几处穴道,沉声吩咐道:“去找无瑕回来,尽快!”然后抱起燕王飞身离开了混乱的战场。

南宫墨怎么样也没有想到,被围困谷中数日燕王没事,之前被水阁杀手围杀也没事。最后问题竟然处在了北元人的身上。由此也可以想见,宫驭宸为了这场刺杀可谓是费劲了心机。或许从一开始,所谓的围困,所谓的水阁杀手都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杀招,就是海日古。

从战场上脱身顾不得许多,南宫墨匆匆赶到了距离馥云谷不远的辰州军零时驻地。大帐外面已经守着许多人,正焦急的等待着什么。看到南宫墨回来不由得都是一喜,“郡主,你终于回来了,快…快去看看王爷!”

南宫墨点头,一言不发的掀起帐子走了进去。

大帐里的软榻上,卫君陌正坐在燕王身后运功为他护住心脉。听到脚步声也没有睁开眼睛。守在旁边的几个军医更是一动不动生怕发出半点声音惊扰了卫公子。燕王一回来,所有的军医都吓了一跳。不说燕王虚弱的身体,还有崩裂的内伤,就说那支羽箭,距离心脏也不过寸许,让人根本连动都不敢动。燕王脸色灰白,气息微弱,分明就是…大限将至……

南宫墨叹了口气,顾不得许多走到燕王跟前坐下。低头检查了一下还没有拔出来的羽箭,沉声吩咐道:“立刻准备热水,烈酒,还有火。快点!”

“郡主,早就准备好了。”外伤需要的东西是军医都知道,问题是…谁也不敢对燕王下手啊。

南宫墨点点头,取出银针运足了内力灌注在银针上,朝着几处重要的穴位刺了下去,看得旁边的大夫心惊胆战。

等到下完了针,南宫墨才伸手抵住燕王的心脉,缓缓地输送内力,一边道:“君陌,收手。”

坐在燕王身后的卫君陌慢慢睁开了眼睛,放下了一直抵在燕王背心的手。比起疗伤,无瑕自然是比他精通得多。

“放心。”南宫墨轻声道。

卫君陌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过了好一会,南宫墨方才慢慢收手扶着燕王在软榻上躺了下来,然后将一粒药丸塞进了燕王嘴里。

因为卫君陌挡了那一下,卸去了羽箭七八成的力道,羽箭并没有惯穿燕王整个身体。只是箭头和箭身陷进去了一些南宫墨微微松了口气。幸好卫君陌那一剑挡了下去,若是再深入半寸,燕王只怕就要当场死亡了。贯穿伤也不全是好事。

“无瑕,舅舅怎么样?”

南宫墨道:“暂时封锁了心脉,我给他服用了一颗师父配置的天心丸。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不过要尽快将箭取出来,否则……”

卫君陌了然,点点头道:“你先休息一下。”能让无瑕这般郑重其事,卫君陌知道燕王的箭伤只怕并不好处理。这两天在馥云谷中一直没有休息好,现在就动手实在是太勉强了。南宫墨点点头,她也是这个意思。燕王暂时还不会有事,她也需要休息一下才能够有把握。

“先去休息,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吩咐他们去办便是。”

南宫墨在几个军医欲言又止的神色中吩咐了一些需要准备的工具和药材,便转身出了大帐。

“表嫂!父王怎么样了?!”门外围了一圈人,看到南宫墨出来立刻围了上来。

南宫墨摆摆手道:“有问题问君陌,我还有事。”

看到跟在卫君陌身后走出来的卫君陌,外面顿时安静了起来。实在是卫公子此时的神色非常的不好看,浑身的气势更是压得人心中打颤,“无瑕,去吧,这里交给我。”南宫墨点点头,转身走了。

萧千炜也顾不得许多,连忙问道:“表哥,父王怎么样了?”

卫君陌沉声道:“千炜和副将进来说话,其他人散了。”

众人面面相觑,互相看了几眼,终于还是顺从的告退了。

三人一踏入大帐就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燕王躺在床上,胸口的羽箭依然还没有拔出。萧千炜一看立刻就变了颜色,“父王?!父王…你们怎么还没有替父王……”父王的模样分明和刚送回来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

“闭嘴!安静。”卫君陌沉声道。

萧千炜脸色变了变,压低了声音道:“为什么还不替父王治伤?”

一个军医叹了口气,站出来低声禀告道:“回公子,王爷的伤势太重…伤的位置也十分危险,小人等实在是…无能为力…”

萧千炜惊恐地看了一眼床上的燕王,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这…难道,难道表嫂也没办法么?”

军医道:“星城郡主打算亲自动手为王爷取箭,只是还有些东西需要准备。郡主说…王爷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请公子放心。”

萧千炜这才松了口气,定了定神,看向卫君陌,有些担忧地道:“表哥,表嫂有把握吗?”

卫君陌淡然地看了萧千炜一眼,“这世上没有百分百有把握的事情。”

“这…”萧千炜脸上的神色有些僵硬起来,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燕王。如果是别的什么人躺在那里,萧千夜不会介意。南宫墨的医术已经足够好,就算不够也没关系。但是当躺在跟前的是自己的父王,是燕王府的主心骨的时候,萧千炜却觉得自己心中一点底也没有了。

犹豫了半晌,萧千炜忍不住道:“表哥…你看,是不是能找弦歌公子或者表嫂的师父来帮忙?万一表嫂……”

卫君陌道:“弦歌出关去了,无瑕她师父远在辰州,你认为舅舅撑得到那时候?”别的不说,老头儿今年可都已经七十多岁了。身体虽然不错,但是武功却不怎么样。快马加鞭从辰州赶到泗阳来,只怕还要歇上好几天才能说话。另一方面,卫公子也为萧千炜话语中不信任南宫墨的意味有些不悦,虽然心里清楚萧千炜或许只是太过担心燕王,关心则乱了。

“你若是还有更好的人选,不用无瑕动手也可。她这两天也没有休息,状态不会多好。”卫君陌淡淡道。

在场的几个军医立刻都低下了头,他们医术会不会比星城郡主好他们不知道,但是他们的胆量绝对不会比星城郡主更好。

犹豫了一下,一个军医上前一步道:“二公子,星城郡主曾经救过先太子殿下,也曾经为前楚国公取过暗器,听闻还在战场上为一个士兵取过射进胸口的箭,处置外伤的经验应该十分丰富。又有弦歌公子这样的师兄,家学渊源,确实是最合适的人选。”

萧千炜沉默了半晌,终于叹了口气朝卫君陌拱手道:“千炜一时心急,还望表哥见谅。”

卫君陌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这是怎么了?”

南宫墨从外面进来已经是一个多时辰后了,休息了一会儿果然气色好了许多。一进来就看到大帐里卫君陌和萧千炜割据一方,旁边的几位军医也不敢擅离,小心翼翼的注意着燕王的情况。只是大帐里的气氛有些古怪,不由开口问道。

卫君陌起身,“无瑕,休息好了?”

南宫墨点点头,对身边的几个军医道:“劳烦各位准备,这就动手吧。”

“是,郡主。”

“表嫂,父王…父王不会有事吧?”萧千炜声音有些紧绷地问道。

原来是替父亲担忧?南宫墨淡淡一笑,轻声道:“别担心,舅舅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

“可是…”连几个军医都不敢下手,萧千炜不敢想象父王的伤到底有多危险。母妃大哥和三弟都不在,如果父王出了什么事……

南宫墨坚定地道:“不会有事。千炜,你太紧张了,不妨回去休息一会儿。说不定等你醒来舅舅就已经醒了。”

萧千炜勉强一笑,还是摇了摇头,“多谢表嫂关心,我还是在这里等着吧。”

南宫墨也不在意,点点头接过军医呈上来的东西朝着躺在榻上的燕王身边走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