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兄弟相争/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帐里静悄悄的仿佛都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一般。几个大夫站在一边随时注意着南宫墨需要什么好帮忙。虽然他们不敢接手燕王的伤,但是到底是做了许多年的军医,对外伤的了解还是比寻常人多得多的。卫君陌坐在不远处垂眸养神,俊美的容颜冰冷如玉雕。他对面,萧千炜紧紧地盯着南宫墨的手,却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动静,生怕打扰了南宫墨。

南宫墨净了手才走过去,用匕首划开了燕王身上的衣服,露出血淋淋的伤口。一块玉坠从衣服里划落,南宫墨连忙伸手捏住以免玉坠压住了伤口。那玉坠不过一寸大小,极品的羊脂白玉刻着精致的花纹,南宫墨也没来得及细看直接将系绳截断了,将玉坠压在了燕王身下软榻的褥子里。既然是燕王随身携带的东西,想必也是比较重要的吧?不过…没想到燕王一派雍容豪气的王者风范,竟然会随身佩戴这样的饰品。南宫墨心中的念头一闪而过。

从古至今,君子尚玉。到后来,无论男女老少皇室平民都喜好佩戴玉石。但是男子一般是陪佩戴玉佩或者是玉扳指一类的东西。嫌少有人会带玉坠的。不过,这玉佩看着倒是有点眼熟。

这种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现在这个时候,容不得她为了任何事情分神。

抽出整齐的摆放在一边轻薄锋利的雪亮短刀,以烈酒消毒之后,又放在火上烤了烤,南宫墨才对着箭伤的边缘划下了第一刀。一刀下去,挨刀的和下刀的人还没有怎么样,旁边围观的人就忍不住先抖了抖。

南宫墨看过之前从战场上捡回来的羽箭。海日古用的是北元强弓,羽箭跟中原所有的也略有不同。整支箭都是用精铁打制的,箭头成四角菱形,箭头和箭身之间还有气孔,如果不是卫君陌当机立断封了燕王的几处穴道,只怕不用等别的,光是流血就能让燕王送命。羽箭不能往后送,就只能原路抽回来,如此一来有又多了两个倒钩,燕王身上需要开的刀口也比寻常的箭伤要大一倍。

南宫墨深吸了一口气,手下稳定的下了第二刀。顿时有更多的献血透过羽箭的气孔奔了出来。燕王口中也开始涌出献血。在场的众人顿时慌乱起来了,“星城郡主?!王爷……”

“父王!”

“闭嘴!”卫君陌猛然起身,一把拎住想要扑过去的萧千炜往身后扔去。两步上前站到了南宫墨身边,“无瑕,别急。”

南宫墨点点头,道:“没事。舅舅内伤崩开了,血会流进肺里。”

“怎么做?”卫君陌问道。

“先把血排出来。”说完侧首对旁边的一个军医道:“去让人准备一些糖水和盐水。”

军医苍白着脸,简直求之不得能够离开这里哪怕只是片刻。慌乱的点了点头,跌跌撞撞的冲了出去。

南宫墨拿起旁边的托盘里的一个细管状的银质工具,一头锋利明亮。在燕王心口的地方按压了片刻,南宫墨毫不犹豫地将细银管重重地插了下去。一股血水飞快的喷了出来,溅到了跟前的地上以及不远处的萧千炜的鞋面上。萧千炜脸色苍白,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却强忍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旁边的几个军医更是吓得脸色惨白。

等到燕王气息平缓了一些之后,南宫墨立刻开始动刀取箭了,刚刚放了那么多的血,这个时候又没有输血的工具,拖久了也是会有生命危险的。即便是南宫墨能将补气血的药丸当糖粒一样的往燕王嘴里塞,但是药丸毕竟不可能马上变成真正的血液补充进燕王的身体里。

一刻钟后,陷入胸口的羽箭终于被南宫墨小心翼翼的抽了出来。南宫墨也暗暗松了口气。这次跟上一次在幽州边关那个士兵的伤不一样,比起上次燕王更危险,只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伤到燕王的心脉,到时候就是神仙也难救。而且,燕王内伤加中毒,身体非常虚弱。根本无法再承受卫君陌的内力,只要再输入一次内力,只怕燕王就会七孔流血而死。

等到将特制的线将伤口缝合,又上了药包扎好。南宫墨才站起身来,眼前却不由得一黑跌进了卫君陌的怀中。

“无瑕!?”

南宫墨睁开眼睛看着他布满了焦急的紫眸,勉力一笑道:“我没事…就是有些累了。舅舅暂时也没事了,不用担心。”

卫君陌点点头,一把抱起南宫墨道:“我先送你回去休息。”

南宫墨也实在累得很,点了点头便靠在卫君陌怀中闭上了眼睛。还没走回自己的帐子里,就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南宫墨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正午,这些日子她也着实是累得不清。醒过来之后只觉浑身上下都有些僵硬了。起身下床,扭了扭身子活动一下筋骨,就见柳寒端着香喷喷的饭菜走了进来。

“公子说得不错,郡主这个时候果然该醒了。”

南宫墨揉了揉眉心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柳寒道:“已经过了午时了,郡主错过了早膳,连午膳都错过了。不过公子命我给郡主准备了一些,说郡主这个时候差不多该醒了。”

别说是早膳午膳,就连昨晚的晚膳,南宫墨都吃的迷迷糊糊。只记得被卫君陌叫起来,胡乱喝了几口粥就直接倒回床上继续睡了。稍微洗漱了一番,南宫墨才走回桌边,端起柳寒送来的饭菜开始用膳。饿的咕噜叫的肚子有了美事的抚慰,果然一下子舒服多了。南宫墨微蹙的眉头也因此而展开了许多。

一边用膳,南宫墨问道:“燕王怎么样?”

柳寒摇摇头道:“王爷还没有醒过来呢。”

南宫墨点点头并不意外,“伤得太重了,而且我还用了一些麻药,不过明后天也该醒了。”只是醒来之后会怎么样还不好说。

“说起来,燕王到底是怎么受伤的?”南宫墨这会儿才有空问这件事,就算海日古是北园第一神箭手,想要在卫君陌手中伤人也不太容易吧?柳寒自然早就打探清楚了,跟着叹了口气道:“听在场的人说,北元人开始攻击的是萧二公子,等到公子去救萧二公子被缠住的时候又突然攻击公子,最后一箭才是射向燕王殿下的。水阁的那些人真是疯了,为了不让公子将射向燕王殿下的箭斩落,竟然直接用身体去挡。有两个人当场被剑气斩成了两段。被这么一耽搁…燕王殿下也就也……”

听着柳寒的话,南宫墨在心中模拟了一遍那是的情形也忍不住感叹,“宫驭宸果然是处心积虑,这一幕只怕不知道算计了多少次吧?”

柳寒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南宫墨没说话。南宫墨挑眉,“有话就说。”

柳寒低声道:“有个紫霄殿的兄弟说,当时燕王原本说不定可以让开的,只是…萧二公子当时就站在王爷身后,根本看不到射过来的箭。如果王爷当时让开了,现在躺着的说不定就是……”

南宫墨皱眉,摇了摇头道:“别胡说,舅舅当时本身就受了内伤。海日古的箭…未必能够多得开。”

柳寒耸耸肩,道:“郡主说得是。”毕竟

用过了午膳,卫君陌依然还没有回来。南宫墨有些好奇地问道:“君陌在做什么?”柳寒道:“王爷重伤,公子很生气了。下令追杀海日古,杀无赦。这会儿…好像是在跟萧二公子和军中的将领讨论军中的细作事情。”

南宫墨点头,“这次的事情…军中若是没有细作是绝对做不到的。可有结果了?”

“之前陈昱将军不是将念远抓起来了么,确实是他的嫌疑最大,毕竟偷袭泗阳的主意就是他出的。不过他一直不肯认,只说自己是冤枉的。”

南宫墨挑眉道:“所以,他们现在是再讨论念远的事情?”

柳寒点点头,“郡主也要过去么?”

南宫墨摇头道:“不,我还是去看看燕王舅舅吧。”

来到燕王的大帐里,里面静悄悄的弥漫着淡淡的药味。两个军医片刻不离的守在一边,生怕出了什么纰漏。看到南宫墨进来,两人脸上都不由得露出了欢喜之色。毕竟当时他们谁也不敢替燕王取箭,还是星城郡主替他们完成了无法完成的事情。可算是救了他们所有人的命。

“郡主。”

南宫墨摆摆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看了一眼床榻上的人轻声问道:“怎么样了?”

军医叹了口气,有些忧虑地道:“伤处倒是没有什么恶化的迹象,但是王爷的内伤,还有王爷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了。最要紧的是,因为内伤许多补药反倒是无法使用,这该如何是好?若是一直这样虚弱下去,小的只怕…就算王爷的外伤好了,人也醒不过来。”能够在军中混到这个程度的军医还是多少有些真本事的,南宫墨走过去把了把脉,也只能轻轻叹了口气,道:“慢慢来吧,只要暂时保住了舅舅的命,内伤还有身体慢慢调理总会有办法的。可惜……”

“可惜什么?”两个军医连忙问道,“郡主有什么办法?”

南宫墨苦笑摇头,“舅舅的身体,现在就像是一个筛子一般,无论再好的补药吃进去,九成九也是会漏掉的。”各种疗伤圣药她多得是,但是那前提是人体能够自己吸收,否则就算是太上老君的金丹,也没有用处吧。

“如果有玲珑果,或许…可惜,目前唯一知道的玲珑果也是五年多前被朱家所得。最后给太子用了。”

闻言,两位军医也不由有些失望之色。玲珑果这种传说这的东西,可谓是可遇而不可求了,哪里是说有就能够有的?南宫墨也只是随口感叹一句罢了,若是将希望寄于那不知道在哪儿的玲珑果,还不如指望天降神迹来的实在。

看了看几个军医拟出的药方,虽然是军医调理和术后的药方开得倒也不差。南宫墨点点头道:“先就这这个方子用吧。后面的方子我再斟酌一下。”

“那就有劳郡主了。”两位军医齐声谢道。

南宫墨淡淡一笑,“分内之事罢了。”

“郡主。”门外,简秋阳的声音从来。南宫墨挑眉,“秋阳,进来。”

简秋阳掀开门帘进来,南宫墨问道:“可有什么事?”

简秋阳笑道:“听说郡主醒了,公子让我请郡主过去呢。谁知道郡主到这里来了?”南宫墨有些不解,“让我过去?所为何事?”如果只是军中的事务,南宫墨相信卫君陌自己就能够处理好,何必非要她过去。

简秋阳无奈的耸肩道:“陈将军来了,还有萧大公子和二公子也回来了。只怕是想要问燕王的伤势。”

南宫墨皱眉,“都跑回来了,不用打仗了?”

简秋阳苦笑,“郡主,王爷都已经…打不打仗哪里还有那么重要?彭城那边陈将军倒是不知道了的,而且马上就要赶回去并不碍事。云都那边,公子让我和两个副将立刻赶过去协助南宫公子。”

南宫墨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这就过去吧。免得让他们久等了。”

另一边的帐子里倒是颇为热闹,熙熙攘攘的坐满了人。一眼过去就能看出这些人居然还分了好几个阵营的坐着。一大群将领做得靠萧千炜近一些,另一群则靠萧千炽近一些,还有一些则靠近萧千炯和陈昱,卫君陌就坐在陈昱旁边,倒像是一下子分成了三块,不过南宫墨明白,实际上肯定不止才三块。

看到南宫墨,萧千炯连忙起身让座,“表嫂,我父王怎么样了?”

帐子里顿时一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望向南宫墨。南宫墨淡然道:“暂时没什么事。”萧千炯有些担忧,暂时…那就是说可能还是会有事了?想到之前在帐子里看到父王不省人事的模样,萧千炜就火不打一处来,“二哥,你武功不行还跑到战场上去干什么?要是表哥只保护父王一个人的话,父王一定不会受伤!”

萧千炜脸色一白,咬着牙不说话。

陈昱叹了口气,“三公子,这话不能这么说。二公子也是救王爷心切,何况…二公子本就是军中将领,跟着上战场天经地义。谁能想到…北元人竟然会…”萧千炯也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有些过分,有些懊恼地咬了咬牙道歉的话却终究还是说不出口。

萧千炜苍白着脸,道:“陈将军,三弟说得对。若不是我…表哥护着父王一个人,一定不会……”

陈昱皱眉,看看坐在一边的萧千炽叹了口气。现在这个时候不是追究谁的错的时候,而是应该三兄弟齐心协力将王爷的这偌大的基业支撑起来啊。

“郡主,不知…王爷何时能醒来?”陈昱看向南宫墨问道。

南宫墨轻叹了口气道:“舅舅本就受了内伤,海日古那一箭不仅伤了舅舅更是将之前的内伤完全震裂了。”陈昱脸色也有些难看,“海日古号称北元第一神箭手,听说百丈以外能够将两匹马射穿。”

海日古的箭的威力南宫墨也领教过,当日在幽州边关隔着那么远的距离她硬接了海日古一箭,震得一只手半天都酸痛不已,那一次海日古还没有用全力。这一次面对燕王显然是必杀的一箭,其威力可想而知。

南宫墨道:“情况好的话,舅舅明后天应该能醒过来。不过……”南宫墨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诸位最好有个心理准备,舅舅醒过来的时间必定不会太长,而且,只怕也做不了什么。”如果可惜,南宫墨根本不希望燕王现在醒来,养精蓄锐才是他现在应该做的事情。多睡两天也不是坏事。但是南宫墨也知道,如果燕王一直不醒,只怕是军心不稳了。

陈昱皱眉道:“这么说来,短时间内…王爷即便是醒了也无法理事?”

南宫墨点点头,“可以这么说。”

“那…军中的事务怎么办?”一直群龙无首是不可能的。行军打仗调兵遣将的事情更不可能是几个人商量着办能够行的。若是如此不仅会军心涣散,更有可能会各自明争暗斗,各自为政。所以,找出一个目前能够暂代燕王行使军令的人就势在必行了。

陈昱这话一出口,大帐里的气氛顿时又是一窒,所有的人面面相觑。

好一会儿,才听到一个将领沉声道:“王爷既然受伤了,军中事务自然是由世子暂代了。”

陈昱点点头,看向其他人。卫君陌微微点头,表示认可。但是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接受这个结果的,“事关数十万大军的事情怎能轻率?世子根本就不会打仗,要怎么暂代王爷处理军务?”

萧千炽眼神微沉,望着对面的两个弟弟没有开口。萧千炯倒是理所当然,道:“说得没错,大哥根本不会打仗。”

坐在卫君陌身边,南宫墨忍不住抚额。若不是现在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只怕一巴掌就直接拍他脑门上了。明明没有争权的意思,偏要把自己搅和进去而不自知。被反驳的将领也有些恼怒,“世子是王爷嫡长子,名正言顺,有何不对?那你们说谁更合适?”

另一个将领起身道:“若论打仗,还是二公子更擅长一些吧?”

闻言,萧千炯更加不爽了:难道本公子不会打仗么?不过他并没有兴趣去处理那些烦死人的军务,他感兴趣的是策马横刀纵横沙场,而且,二哥看起来确实是比大哥要厉害一点。所以萧千炯这次倒是没有反对。

“不行!长幼有序,二公子怎么能够越过了世子?”一个儒生模样的男子起身高声道,这人是燕王身边的幕僚之一,颇得燕王看重。虽然这两年有念远这个奇才在燕王身边,他们这些幕僚反倒是没有多少露脸的机会。但是能出现在这帐中本身就证明了他在幽州军中的地位不低。

对面的人嗤之以鼻,“长幼有序?若是毁了王爷辛苦打下来的基业,你拿什么赎罪?分明应该是能者居之!”

“狗屁!你怎么知道世子就不能打仗?”

“哈?难道这两年时间还不能证明么?”这已经是上升到直接嘲讽萧千炽了,身为属下,实属无礼。其实萧千炽这两年也不是没有战绩,只是比起两个弟弟不是那么出色而已。他本身文弱,并不适合上战场,所以大多数时候都被燕王留在身边处理一些军中的杂务。直到他跟萧千炜之间的闹得让燕王心烦,才将两个人一起远远的扔到了薛真军中。

“放肆!竟敢对世子无礼!”

“你才放肆?!想要毁灭王爷大好基业,你居心何在?”

“你……”

萧千炽神色僵硬地挺着两边的将领争吵不休,心中更是烦乱不已。在看看坐在不远处的萧千炜,萧千炜眼观鼻子鼻观心仿佛什么也没有听到一般,倒是萧千炯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

萧千炽叹了口气,看向卫君陌和陈昱,问道:“表哥,表嫂,陈将军,你们三位怎么说?”  南宫墨耸耸肩,握着卫君陌的手道:“这是幽州军和燕王府的事,我们不好插手。”果然,燕王一躺下,这兄弟之间的争斗就再也隐藏不住了。萧千炽苦笑,“表嫂说笑了,咱们都是一家人。父王若是醒着,必定也是这话。”

陈昱轻咳了一声,道:“此事,我等做属下的不该插嘴。还望三位公子看在王爷有今天的功业不易的份上,千万谨慎。三位若是能够通力合作,想必咱们度过眼前的难关并非难事。”

陈昱的话很其实很简单,三位如果看在燕王创业不易的份上这个时候各退一步,好好的维持住眼前的局势等王爷醒来在做安排最好。

只是…这种时候谁还能退让?这个时候进一步就能够掌握整个幽州卫的大权,退一步…将来只怕就不好说了。就算他们愿意让,他们身后支持他们的将领愿意让么?

燕王…真的还能够醒得过来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