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7、燕王印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帐里有片刻的沉默,但是很快又继续争执了起来。

南宫墨看着眼前乱糟糟的一幕,只觉得好笑又无奈。很明显,萧千炽的支持者和萧千炜的支持者互不相让,而萧千炽希望萧千炜这个弟弟的能够退让,但是萧千炜却显然并没有退让的意思。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但是有的时候沉默本身就是一种表态。

南宫墨拉了拉卫君陌的手,两人悄然退出了大帐。

远离了喧闹嘈杂的地方,顿时让人觉得空气都新鲜了许多。南宫墨长长的吸了口气,懒懒的生了个懒腰。两人坐在大营外面的山坡上,看着远处遥遥在望的泗阳城。泗阳城现在已经是在他们的控制之下了。不过一座小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何况燕王重伤昏迷不醒根本不宜移动。所以大军也就没有直接入城,而是派了一直兵马进驻城接手防务。

靠在卫君陌怀里,南宫墨叹了口气。

卫君陌低头,伸手抬起她的脸对着自己,轻声问道:“怎么了?”

南宫墨摇摇头道:“只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能吵出结果。”

“无瑕烦了?”卫君陌挑眉道。南宫墨点点头,“我宁愿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的拼杀,也不想面对这种场面。”兄弟相争,何其可悲。如果站在每个人的立场去思考,却又能够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萧千炽不能退让,因为他是燕王府的嫡长子。萧千炜也不能退让,他有雄心壮志,有身后一大群支持他的人。正如燕王觉得萧千夜无能就不服他,既然他也觉得萧千炽不如自己,又为什么还要勉强自己臣服与无能的兄长呢?这个退让不是普通的富贵人家争财产,抢不过自己再去赚就是了。他们争的是幽州军的兵权,甚至可能是未来的天下。进一步,从此子子孙孙唯我独尊,退一步,从此世世代代臣服与人,怎么能不争?

正是因为这种理解,才越发的可悲与无奈。因为他们都清楚,这是永远也无法避免的事情。

将南宫墨搂在怀中,卫君陌轻声道:“等到舅舅好起来了,咱们就回辰州吧。”

南宫墨挑眉一笑,“你确定燕王殿下会让你走么?”两个儿子闹得越厉害,燕王就只会越是倚重卫君陌。靠在她怀里,南宫墨突然有些好奇起来,低声问道:“君陌,难道你从来没有想过要这个天下么?”卫君陌有能力,如果他想的话随时可以以辰州为地盘自立为王。比起燕王因为两个儿子之间的争斗烦乱不已,卫君陌才是真正的毫无牵挂和掣肘。卫君陌也不缺钱,汉王宝藏足够应付他几年的军费。现在的卫君陌更不缺兵马,也难怪在颍川的时候萧千炜手下的那些将领总是对他很是戒备了。

“天下?”卫君陌挑眉,“拿来干什么?”

南宫墨眨眨眼睛,“君临天下,唯吾独尊。不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么?”

“太累。”卫君陌淡淡道。

“嗯?”南宫墨不解,卫君陌道:“我希望世间没有任何事情能够掣肘我,却从没想过要把整个天下背在身上。无论是向先帝那样,还是像萧千夜那样。”先皇是一代枭雄,他的一生毫无疑问是波澜壮阔的。但是他的一生毫无疑问也必然是寂寞的。三宫六院无一是知心人,连早年同甘共苦的皇后也早早的过世了。膝下儿女成群,为了国家的安定,为了朝堂的平衡却不得不将所有的成年儿子分封各地,无召不得入京。在位近三十年,先帝和儿子们相聚的时间只怕寥寥可数。

至于萧千夜就更加辛苦了,以那样的方式得到皇位。战战兢兢的守着,艰难的在朝臣和权贵之间平衡,面对比自己更加强势的藩王皇叔还有整个天下的事务。萧千夜有没有感受到九五之尊的威严和快意他不知道,但是九五之尊的压力和辛苦萧千夜肯定感受到了。

皇位,本身就是这世上最沉重的枷锁。

南宫墨也叹了口气,道:“卫公子果然是视名利权势如浮云啊。”

卫君陌把玩着南宫墨的发丝,淡淡道:“我不需要江山尊位,我只需要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不会威胁到我和我要保护的人就够了。如果我真的想要,我也会自己去拿。”南宫墨莞尔一笑,说白了就是懒惰又不想负责任。不过…她喜欢!她可不想去考虑会不会有一天卫君陌坐在高高的皇位上整天为整个天下操心,为身前身后的名声劳神,还要跟她合演一出千古流传的恩爱贤名。更不想自己一本正经的坐在深宫之中等着归附请安,搭理三宫六院什么的。

抬起脸在他脸上落下一吻,“我们果然是最合拍的了。”

卫公子挑了挑眉,理解了一下合拍为何意,低头狠狠地加深了这个问,“无瑕想要什么,我都会为你取来的。”即便是天下。

南宫墨浅笑,“有你,有夭夭和安安在,我什么都不想要了。”

“有了无瑕,我也心满意足。”轻抚着她柔顺的发丝,卫君陌轻声道。

“卫公子,星城郡主!”一个年轻将领从里面奔出来,声音有些焦急地叫道。南宫墨回头,看到那人是之前站在陈昱身边的人,好像是陈昱从彭城待带过来的。

“怎么了?”南宫墨挑眉。

将领急得顿足,“郡主,卫公子,里面打起来了!陈将军请两位快过去看看。”里面闹得热火朝天,这两位却在这里卿卿我我,真的合适么?年轻的将领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嘀咕。

“打起来了?怎么会?”萧千炽和萧千炜都不是冲动的人,兄弟俩虽然争斗的厉害却也没有到撕破脸的地步,哪里可能当真陈昱的面打起来?

年轻将领焦急地道:“真的打起来了!两位快过去看看吧,陈将军一个人劝不住啊。”陈昱虽然是燕王麾下最得力的三个将领之一,但是燕王麾下本就有不少猛将,这两年更是涌现出不少新人。陈昱的威望却还没有到能够以一人之力压制住燕王麾下所有将领的地步。若是薛真和朱宏也在这里,三个人同时出面或许还有可能。

不知是被人打扰了还是什么,卫君陌脸色阴冷起来,看得那年轻的将领心中也忍不住一抖。

拉着南宫墨的手走进大营中,还没走进大帐果然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喧闹声,账外的士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又被勒令不许进去,只得围在外面不敢动。卫君陌轻哼一声示意所有的士兵都退回各自的岗位,才跟南宫墨一起走了进去。

才刚踏入大帐,迎面就有一个东西飞了过来。南宫墨连忙伸手抓住了飞向自己面门的东西,却是一把匕首的刀鞘。帐子里七八个将领打成一团,萧千炽站在一边记得脸色通红可惜此时打出了火的人们谁也听不见他的话。

卫君陌脸色冰冷,放开南宫墨的手就要往前走。南宫墨连忙拉住他道:“我来。”

开玩笑,这个时候让卫君陌动手,这些人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现在可不是自己窝里斗打的时候。

“住手!”南宫墨沉声道。

没人理会,打斗依然十分激烈。

南宫墨脸色也不由得一沉,就算是各为其主,这些人在燕王伤重垂危的时候这样闹也未免太过分了。蓝色的身影一闪,旁边的众人之间南宫墨片刻间便出现在了打斗的将领旁边,手中拿着不知道从谁手里抢过来还没出窍的长剑毫不留情的朝着地上的人抽了过去。刷刷几下,原本还滚成一团的人就纷纷朝着两边散去。南宫墨走到最后两个人身边,抬脚将其中一个踹开,然后拎起另外一个扔到了另外一边的人堆里。

刚刚因为突如其来的偷袭滚到一边的将领们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人狠狠地砸在了身上。一个身长六尺的彪形大汉砸下来,即便都是战场上厮杀出来的铁汉子也被砸的险些闭过气去。

另外一边也没有逃脱,南宫墨轻哼一声手中的长剑横着砸了过去。原本应该并不算沉重的长剑落在身上,硬生生见三个人压得躺在地上爬不起来,胸口一阵闷痛。

“还没闹够?”南宫墨沉声道。

之前打斗的众人这才看到站在帐中脸色冷淡的南宫墨,以及站在门口神色更加冷漠的卫君陌。

“陈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将领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揉着胸口一边转身去质问坐在一边的陈昱。陈昱脸色也不好看,燕王重伤未醒军中群龙无首就算了,还有这么一群拎不清的人。之前王爷在的时候,怎么没发现军中还有这么些混账东西!其中甚至有许多他多年的同袍,该说…人果然是会变的么?

陈昱挑眉,“什么叫本将军什么意思?”

那将领自以为占理,高声道:“这是咱们燕王府自己的事情,你将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搬出来是什么意思?”

这话一出,大帐里一片宁静。萧千炽和萧千炜脸色都有些僵硬,坐在陈昱旁边看热闹的萧千炯却是个暴脾气,直接扯过身上的马鞭劈头盖脸的朝着那人甩了过去。一言不合就动手,这一点萧千炯倒是完美的继承了燕王的性格。

“放肆!你是什么东西也该在这里胡说八道?表哥表嫂不能管你倒是有脸在这里叽叽歪歪了?”萧千炯也不是真的没心没肺到连这么时候都还有功夫看热闹。只是在他看来,有表哥表嫂在,有陈昱在,其实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太过担心。至于两个兄长的纷争,表哥总会处理好的么?如果他加入进去,不管是帮着谁哪怕是两不相帮都只会让情况更加的复杂。但是,这人说出来的话,却有些言重了。别说是他抽鞭子,若是父王在的话,只怕能直接砍了他。

那将领却完全没有感到自己说错了什么,硬着脖子道:“难道末将说得不对?卫公子统领的可是辰州军,不是幽州军!”这世上,谁能没有野心?就算卫公子说他没有,难道他们就能相信他真的没有?如今这个时候,如果卫君陌想要吞并幽州军,不正是最好的机会么?

其实会有这样的想法,实在是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当然,卫君陌不是君子,但是如果卫君陌真的野心勃勃趁着燕王病危吞并了幽州军,天下人的唾沫足够淹死他的。稍微有些脑子的人也不会做得这么难看。

南宫墨也不高兴了,冷笑一声道:“原来是这么想的,既然如此…我们告辞便是。”

说完,便拉着卫君陌的手要走。这些年燕王对卫君陌很好,但是卫君陌也没有什么对不住他舅舅的,既然被人怀疑,那还管这些干什么?他们只需要照管好燕王的身体,等到燕王醒来就够了。

“卫公子,郡主!留步!”陈昱一看不好,连忙起身留人。若真是让卫公子与幽州军生了隔阂,事情可就大发了。卫公子或许看在燕王的面子上能勉强忍一时之气,星城郡主跟燕王可没什么关系。而偏偏,全天下人都知道卫公子对星城郡主的看重。现在这个时候,怀疑卫公子想要对幽州军图谋不轨,对星城郡主来说只怕比有人当面骂她还要生气。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陈将军尽管放心,舅舅的伤我和君陌都会继续医治的。只是这军中的事情,还请将军和两位公子决定吧,那位将军说得也不错,君陌虽然是燕王殿下的外甥,到底不是燕王府的人。还是避嫌一些得好。”

“表嫂……”萧千炽焦急地道:“你别这么说,父王一直拿表哥表嫂当一家人。你…二弟!”方才说话那将领是萧千炜的人,萧千炽即便是想要让他道歉也指使不动。萧千炜上前,朝着南宫墨两人躬身一揖,“王将军一时口不择言,还请表哥表嫂见谅。”

南宫墨定定地望着眼前才刚刚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倒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般。萧千炜依然跟当初在金陵第一次见面一般的沉稳俊挺,风度翩翩。几年的战场生涯也更多了几分英武,只是,曾经那温和平静的眼眸变得让人有些看不清了。

好一会儿,南宫墨唇边才慢慢的勾起一丝极浅的微笑,“千炜言重了。”

好一个为了属下而宁愿自己折腰的萧二公子。

眼看着气氛僵硬起来,萧三公子暴躁了,“混蛋!来人,给本公子将这个混蛋拖出去斩了!”

“三弟!”萧千炜皱眉沉声道。那将领自然也不服气,咬牙道:“不知末将做错了什么?三公子说斩就要斩了末将?难不成,王爷还没醒来,三公子就想要诛杀功臣了?”萧千炯冷笑一声,道:“功臣?陈将军还没说话,你们这些人就吵个不停!本公子就杀你惑乱军心!大哥,你说!”

萧千炽皱眉,看看萧千炜面上有些犹豫。

看他犹豫不决,萧千炯忍不住更加烦躁起来。劳资特么现在是在帮你好不好?不过杀个胡说八道的混蛋,能难死你啊?

南宫墨看着大帐里对峙的众人,轻笑一声无言的拉了拉卫君陌的手,转身往外面走去。

卫君陌回头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冷然道:“我想要什么会自己去拿。有没有幽州军并无差别。”

闻言,萧千炽和萧千炜脸色都变得有些复杂起来,他们永远也不会有卫君陌这样的从容和底气。

陈昱沉默的站在一边,睿智的目光看着在场的众将领,以及萧千炽三兄弟。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和淡淡的失望,开口道:“郡主,卫公子,且慢。”

南宫墨蹙眉,“陈将军不必如此,无论什么时候燕王殿下依然是君陌的舅舅。”南宫墨只当陈昱是担心卫君陌和燕王府的关系。

陈昱摇头,慢慢从袖中取出一件东西,沉声道:“王爷有命,若是他出了什么意外,幽州军由卫公子暂代。”

“什么?!”

陈昱的话无异于一声惊雷炸的众人头晕眼花。再看陈昱的手中,是一枚并不大的玄色蟠龙印玺。在场的人却都认得出来,那正是当年先皇册封燕王时赐予的燕王宝印。可以说,这枚印玺本身就可以代表着燕王本人。

所有的目光瞬间的射向了陈昱,萧千炜第一次有些沉不住气看向陈昱,“既然如此…陈将军为何…”如果陈昱一开始就说清楚,哪里会有这么多的事情?一开始就是陈昱提出了军中群龙无首的问题,话却只说了一半。等到他们已经争论的不可开交了才突然抛出另一半,萧千炜看陈昱的脸色也有些不善起来。

陈昱微微叹了口气,道:“王爷说…如果三位公子能够相安无事,有没有这枚印玺都不重要。”

众人默然。

陈昱的话说得很明白,如果萧千炽三兄弟能够自己商量好怎么解决,不引起什么事端的话。那么陈昱根本不会拿出这枚印玺,这显然是燕王不放心三个儿子,以备不时之需的打算。可惜,萧家三兄弟不仅让陈昱为难了,也让燕王失望了。

闻言,萧千炽满脸羞愧,萧千炜脸色也是一阵白一阵红。只有身后那些之前还争执不休的将领依然有些不甘。争夺幽州军军权的事情他们为什么比萧千炽和萧千炜还要积极?自然是为了权势。随着燕王面对朝廷大军的一步一步的胜利,所有人的心都开始活跃起来。谁不想名垂青史,谁不想封侯拜相?他们没赶上先帝开国的宏图霸业,但是如果赶上了之后的从龙之功,未来的荣华富贵也是指日可待的。

但是现在,双方争夺了良久的权利却被卫君陌斜刺里杀出来不费吹灰之力的拿到手中。让他们怎么能心甘?最重要的是…闹成这样却没有得到丝毫的好处,燕王殿下醒过来会饶了他们吗?

现如今,也只能期待法不责众了。但是,他们将来被燕王冷待确实可以预见的了。

“陈将军……”

陈昱冷冷的打算了对方的垂死挣扎,冷笑道:“怎么?你觉得本将军是在撒谎?世子和两位公子也是这么认为的?”

萧千炽瞪了说话的人一眼,沉声道:“住口!陈将军手持父王的印玺,岂会有假?”

南宫墨轻叹了一声,“陈将军,你可是给我们出了个大难题。”幽州军的印玺,是那么好接的么?接了之后简直是后患无穷。同时,南宫墨也在心中为萧千炽叹息。论能力,萧千炽当真是不如萧千炜。方才到了那样的地步,萧千炜宁愿自己躬身道歉都没有斥责支持自己的将领,再看看萧千炽,两相对比之下更让人看出高下。也难怪萧千炽身为正统的嫡长子,燕王世子,支持者竟然还不如萧千炜这个次子了。

陈昱也有些无奈地苦笑,双手献上印玺道:“末将也是奉命行事,还望两位海涵。”这印玺却是个烫手的东西,既然拿出来了无论如何也要送出去。更何况,这也是燕王殿下的安排,“还请公子看在王爷的面上,暂时辛苦一些日子。”

整个大帐里的人们心中五味杂陈。这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的不公,有的人百般努力求而不得,有的人不屑一顾却有人捧着东西往他跟前送。萧千炽看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弟弟,心中暗暗松了口气。虽然他心中也有些酸涩,但是…印玺在表哥手里总比真的落到二弟手里要好得多吧?说实话,他现在真的没有做好兄弟是撕破脸的准备,更没有想好事情若是闹大了要怎么去面对父王。

卫君陌面无表情地盯着陈昱良久,才终于伸手接过了他手中的印玺。陈昱心中松了口气,却见卫君陌收起印玺便转身往外面走去,连看都没有再看身后的众人一眼,“无瑕,走吧。”

南宫墨抿唇含笑淡淡的看了众人一眼,转身跟了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