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脑子进水还是要上天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交接了印玺,陈昱便安心的回彭城去了。毕竟如今那边现在才是正事,他也不担心泗阳这边会出什么问题,如今泗阳城已经被辰州军占据。而驻扎在泗阳的兵马幽州军连宜城都不到,幽州军的那些人就算还有什么想法,也闹不出什么大事。燕王虽然还昏迷着,但是战事却不会因为燕王的昏迷而停止。与之相反的事,敌人的攻击只会更加的激烈。

大帐里,卫君陌神色冷峻的坐在主位上,冷眼看着底下的众人。

“启禀卫公子,刚刚收到消息,朝廷再次增兵八十万,兵分两路朝着云都和颍川方向而来。”

卫君陌凝眉,淡然问道:“领兵的是谁?”

“颍川方向领兵的是鄂国公元春。往云都来的是扫北将军穆钊。”

卫君陌微微蹙眉,“穆钊是谁?”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下首,萧千炯道:“表哥,这个穆钊之前好像是跟着宜春侯北征的将领,宜春侯兵败之后他也跟着被一起招回去了。怎么又来了?”

萧千炯对面,萧千炜道:“或许领兵的人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这四十万大军跟南宫怀回合的话。加上原本的兵马,南宫怀可谓是如虎添翼。到时候,云都那边……”南宫绪一共也不过才带了十多万兵马,这种兵力悬殊已经很难用计谋去弥补了。更何况,谁也不敢说南宫绪的兵法就真的胜得过南宫怀。

萧千炽也有些担忧,“金陵那边肯定是知道父王受了重伤,突然这么多兵马压上来,咱们……”经过几年的扩张,除了驻守幽州个北方各地,幽州军现在能调动的兵马也不过才八十多万,加上辰州军三十万,一共也不过一百多万。但是那边却能够一次性压上八十万兵马。很显然,萧千夜是打算抓住这一次难得的机会将幽州军击溃。

“刚刚收到陈昱将军的消息,彭城那边也有异动。石敬襄和邵忠只怕也坐不住了。”

除了萧家三兄弟,其余的将领都没有说话。卫君陌身边的将领都被派出去了,军中的将领倒是多数都是幽州军的。这两天有了卫君陌坐镇,萧家三兄弟倒是难得的和平了许多,但是底下的将领却心中有不少将心中的不甘转嫁到了卫君陌的身上。面对此时的情形,倒是纷纷抱起手看起好戏来了。

卫君陌眉梢也没有动一下,只是淡淡道:“南宫绪还能那里还能支撑几天,先解决掉石敬襄和邵忠,然后全军增援云都。”

萧千炽迟疑了一下,问道:“那薛江军那边……”

“不用担心,我让商戎带兵去帮忙。”卫君陌道。

“归化将军商戎?”众人皆是一惊,商戎在大夏军中还是有些名声,单论声望还要比邵忠和石敬襄强上两线。只是自从三年前泰宁卫攻破信陵之后,商戎就下落不明了。朝廷也没有宣布他战死也没有说他投敌。不过暗地里猜测他在辰州的人也不少,只是没想到,卫君陌竟然真的已经收服了商戎。也难怪卫君陌敢抛下偌大的辰州带着几十万兵马出来。商戎就算不能做别的,守住辰州的底盘一段时间还是没问题的。

卫君陌微微点头,“还有什么问题?”

众人连忙摇头。卫君陌满意地点头,“没问题就好,传令下去,全军往彭城进发。”

“可是…公子,王爷怎么办?”燕王可还没有醒呢。

门外,侍卫急匆匆地来禀告道:“启禀卫公子,世子,王爷醒了!”

众人皆是一愣,很快又是大喜。不管之前是怎么想的,燕王能够醒过来确实是让许多人心中都不由得安定了下来。萧千炽三兄弟更是立刻站起了身来,卫君陌点头道:“都下去准备吧。”

卫君陌话音未落,萧千炯就抢先一步冲了出去。

“表嫂!表嫂!父王怎么样了?”萧千炯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门帘被掀起整个人如一道风一般的从外面冲了进来。

“小声点。”南宫墨正坐在床边替燕王把脉。燕王昏迷了整整三天多,刚刚醒过来依然十分虚弱。有些艰难地侧过头看着冲进来的萧千炯。萧千炯从小到大一直觉得父王就是一个谁也打不到的强者,从未见过他如此虚弱的时候。之前躺在床上仿佛毫无生气不说,此时醒过来看上去却越发的虚弱,眼睛一红眼泪不由得涌了上来。

“父王…父王…”

萧千炯跪倒在燕王榻边,放声大哭起来。

燕王有些吃力的伸手拍拍儿子的头,声音暗哑无力,“没事…哭、什么?”

听了燕王的话,萧千炯更加忍不住了,“呜呜…父王,你终于醒了,孩儿好害怕…”

卫君陌三人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萧千炯跪在床榻边毫不羞耻的哇哇痛哭着,卫公子只觉得那声音仿佛魔音穿脑,连太阳穴都忍不住跳了两下。走过去将萧千炯拎到一边,“闭嘴。”

萧千炯委屈地住了口气,泪眼汪汪地望着卫君陌。

南宫墨叹气,揉了揉额头道:“千炯,你从哪儿学来这么有杀伤力的哭声?我听了都觉得头疼你觉得舅舅现在受得了么?”

萧三公子眨巴了一眼眼睛:我哪里有学?一直都是这样啊。

“父王。”

萧千炽和萧千炜两兄弟也上前,齐齐跪倒在了燕王榻边。燕王微微点头,没有说话。他现在无论内伤外伤都非常严重,即便是说句话也很是吃力。

“父王,你终于醒了。”

卫君陌看了看燕王,坐到一边问道:“无瑕,舅舅的伤怎么样了?”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非常严重,外伤至少两个月才能愈合,要完全康复至少需要半年。还有内伤……”燕王这身体也算得上是多灾多难了,南宫墨可以很肯定的说,燕王就算内伤外伤甚至是中的毒都好了,毫无疑问也是会影响寿数的。习武之人一般身体都不错,鄂国公年近八十依然还是龙行虎步,身康体健。但是燕王以后只怕只能细心保养,绝对不能再上战场了。

这话,南宫墨自然不能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卫君陌微微点头心中有数,现在最要紧的是保命,至于寿数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萧千炽问道:“那表嫂,现在父王能够移动么?”

南宫墨想了想,道:“这里条件太过简陋偏僻,如果能够移到好一点的地方去自然更好。不过…十天之内我还是不建议随便移动。现在…舅舅依然没有过危险期。”

闻言,萧家三兄弟脸色又是一白。

卫君陌淡然道:“也好,等到打下了彭城,在移动舅舅过去。”

听到他们说起战事,燕王原本无力的战事也明亮了许多。不过卫君陌新显然没有细说的打算,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在开口了。燕王瞪着卫君陌的眼神有些不悦,见状南宫墨不由得一笑,“舅舅,您现在…真的不能在太耗费心神了。”

燕王轻哼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闭上眼睛不再理会众人。

萧千炽三兄弟站起身来,萧千炽对着南宫墨拱手道:“多谢表嫂救了父王,这段时间也还要辛苦表嫂了。”

萧千炜萧千炯两兄弟也跟着拜谢,南宫墨淡然微笑道:“不必如此。”这次这三兄弟倒是都是真心实意毫无虚假的,不管怎么争权夺利,至少对于燕王这兄弟三个都还是真的孝顺的。

“公子,郡主。”从燕王帐中出来,一个黑衣侍卫匆匆而来,拱手行礼。

卫君陌微微点头,黑衣侍卫沉声道:“启禀公子,发现海日古的行踪了。”

卫君陌眼神锋利,“既然找到了,杀了他便是,何必再来禀告?”

黑衣侍卫道:“海日古身边…有大批高手相互。我们的人暂时无法接近。”如今,他们也是严重缺人。一部分人留在了辰州,一部分人必须要驻守在军中保护燕王的安危。还有一部分跟着南宫绪去了云都。依靠紫霄殿的情报系统找到海日古不难,但是他们暂时却没有力量去杀了他。

闻言,萧千炯立刻跃跃欲试,“表哥,我去!”他自然知道海日古是北元第一神箭手,更是射伤了父王的人。想到能够亲手替父王报仇,萧千炯就不由得热血沸腾。

卫君陌连一个眼角都没有给萧千炯。萧千炯这两年的武功确实是进步了不少,但是要是跟水阁的高手对上,只怕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南宫墨挑眉道:“我去吧。”正好当初她也跟海日古有一面之缘,还有一点小小的恩怨呢。虽然那一箭之仇她当场就报了,但是谁让女人都是小心眼儿呢。

“无瑕?”卫君陌皱眉道。

南宫墨笑道:“怎么?不放心我?还是觉得我的本事不如你?”

卫君陌想起当年第一次遇到南宫墨之前,那个死的无声无息地色鬼。说武功,南宫墨可能确实是不如卫君陌。但是说暗杀,只怕卫公子也未必比得上南宫墨。卫公子天生奇才,靠着绝高的武功出入任何地方都能够如入无人之境。在技巧方面确实不如前世被各种高科技淬炼又在今生重操旧业了许久的南宫墨。但是…卫君陌还是摇了摇头,想了想道:“一起去。”

南宫墨点头,在紫霄殿杀手和燕王府侍卫的和十多万大军的重重保护下,燕王如果还能出问题,那只怕他们亲自保护也未必就能够好很多了。自己的请求被表哥无声的拒绝了,表嫂却轻而易举的就能够跟着一起去,萧千炯有些郁闷。但是想想表嫂的武功,再想想自己,也只能蔫蔫地耷下了头。

海日古一箭射伤了燕王之后并没有离开离开泗阳回北元去。一是没有确定燕王死了,他心有不甘。另一方面确实卫君陌第一时间就封锁了泗阳各处的出口,海日古一群北元人长相显眼,即便是有水阁的杀手陪同也不是那么容易混出去的。在发现各处大小路口都被封锁了之后,他们只得选择走渺无人烟的深山老林。在等到被紫霄殿的杀手盯上了之后,就连这条路也被堵死了。紫霄殿的人虽然人手不多一时杀不了他们,但是却一直不远不近的缀在他们身后,隐藏在他们不知道的角落。只要他们打算往外跑,立刻又会缠上了。几次之后,海日古火气渐生,想起被南宫墨和卫君陌杀死的同胞兄长,干脆不走了。

他要杀了南宫墨和卫君陌替哥哥报仇!

一处不起眼的小村落里,有些昏暗的房间里,几个黑衣男子正有些不悦地看着对面的几个身形魁梧一看就不像是大夏人的彪形大汉。

为首的北元男子一身精悍之气,一双眼睛却是格外的锐利明亮。只是此时他的眼中满是轻视和不屑,“那卫君陌有那么可怕?王上还说水阁中人多么了不起,我看也不过如此!”

对面的黑衣男子忍住怒气,咬牙道:“海日古,阁主吩咐过了,动手之后无论成败立刻离开中原!”

海日古不以为然,“姓宫的是你们的阁主,可不是我的。北元男儿,只听王上的命令!”

黑衣男子冷笑,“北元王命令你听阁主的安排。”

海日古也不傻,当即反驳道:“既然这样,你让宫驭宸出来啊。”

黑衣男子气结,“你明知道阁主不在此处,海日古,你也是北元军中高手,军令如山总该听说过吧?”

“你说什么都没用,你们那个姓宫的阁主整天鬼鬼祟祟脸个脸都不敢露,谁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只会将手下人推出来送死,自己却躲在暗地里算计着。我北元男儿光明正大,最讨厌这种鬼鬼祟祟的人了。”

“放肆!”几个黑衣男子同时拔出了佩剑,齐刷刷地指向了海日古,“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对阁主不敬!”

海日古身边的几个北元男子也毫不示弱,抽出佩刀指向了对面的人。眼看着一场内乱就要起了,领头的黑衣男子头疼的咬了咬牙,沉声道:“够了!现在不是自己起内讧的时候!海日古,你不是中原人不知道紫霄殿绝杀令的厉害,绝杀令出,这么多年除了阁主没有任何人还能够活得下来。”

“哈哈,宫驭宸连脸都不敢露,不会就是因为被那个什么绝杀令吓的吧?”几个北元男子纷纷嘲弄地望着对面的人大笑起来。什么绝杀令?中原人就是喜欢取一些听起来吓人的名字。北元勇士岂会放在眼里。

黑衣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怒色,若不会阁主又吩咐这个海日古箭法如神还有大用,他早就一剑将人给杀了。真是不知死活。

等到海日古觉得嘲笑够了中原人,才慢慢收起了笑容,沉声道:“我兄长被卫君陌和南宫墨所杀,既然来了中原,我就要替他报仇。谁知道这两个人还能不能活到以后再见?”

黑衣男子眼底闪过一丝嘲弄,这北元蛮子真的以为自己箭术厉害就天下无敌了?若不是他们牺牲了两个高手挡住了卫公子的剑,他能不能碰到燕王的衣角还要两说呢。想起那两个被卫君陌一剑劈成了两段的同伴,黑衣男子冷声道:“难道那天在战场上,你没有看到卫公子的武功么?”

海日古顿了一下,他确实看到了。不过也只是一转眼的功夫罢了。而且隔得有些远,只感觉卫君陌确实是厉害,但是到底有多厉害却也没有底。更何况,海日古素来眼高于顶,黑衣男子越说卫君陌厉害,只怕他也是不会听。

很快,海日古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现在卫君陌已经将出关的路都堵死了,你想走也走不了,还吵吵什么?有那个功夫不如来跟我们一起想想到底怎么样才能杀了卫君陌或者…那个星城郡主也可以。”想起那日在战场上那个徒手接了自己一箭,还让自己吃了个大亏的蓝衣女子,海日古眼中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你们中原的男人,连女人都不如。”

黑衣男子道:“就算出不了关,我们也有地方可以暂时隐蔽起来。等到幽州军放松了戒备我们再走。至于你说的卫公子和星城郡主,阁主没有吩咐,请恕我们不能同意。”

“那就算了,我们自己来。”海日古轻哼一声道,他也不是很看得起水阁的人。在北元军中,水阁的人就十分的特立独行。一身黑衣,这头蒙面的看不清模样。这种被海日古称之为鬼鬼祟祟的模样恰巧就是粗犷的北元人十分不喜欢的。不仅是北元军中的将士,就连普通的北元人对他们也是敬而远之。偏偏北元王不知为何又对宫驭宸言听计从,宫驭宸说的话很多时候比北元的将领说话都管用。原本就讨厌中原人的北元将士自然更加排斥水阁的人了。水阁的人自恃武功高强,只奉宫驭宸为主,自然也不会将那些北元将领放在眼里。原本也没什么,但是像现在这样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问题就暴露出来了。

其余几个北元人也被海日古说得跃跃欲试。北元人推崇勇士,最看不起畏首畏尾的人。海日古重伤了燕王,自然是天大的功劳。如果能够杀了前两年在关外在场上让北元人闻风丧胆的卫君陌,同样也是天大的功劳。

被抛在一边的几个黑衣男子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嘲弄和厌烦。就凭这区区几个人就想要杀卫君陌和南宫墨,海日古是脑子进水了还是以为伤了燕王他就要上天了?

还没想出办法阻止的时候,几个北元人居然已经商量好了所谓“万无一失”的计策。看着几个北元人得意洋洋的模样,众人不约而同的在心中想着:不知道现在抛弃这几个蠢货,回头再回去向阁主请罪行不行得通?

“哈哈,就这么定了。我倒要看看,那什么紫霄殿有多了不起!”

突然,一声冰冷的轻哼声透过紧闭的木门从外面传了进来。

“紫霄殿怎么样,你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房间里的众人皆是一愣,几个黑衣人脸色都是一边飞快地抽出兵器占据了房间里最有利的位置。海日古等几个北元人也是一愣,显然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了。他们特意挑了一个偏僻的小村子,整个村子也不过七八户人家。未免走漏消息,还特意将这些人全部灭口了。

“怎么办?”

外面的人淡然道:“出来,否则我也不介意一把火烧了这里。”

一个人从门缝里往外看,顿时大惊失色。外面的人果然都握着火把将小院团团围住了。南方的房子多事木头建造的,干燥易燃。若是一把火燃起来,他们谁也逃不掉。

海日古轻哼一声,“出去便出去,怕他不成?”

当先一步,推开门走了出去。

院子外面,一群辰州军的士兵将整个院子都围了起来。为首的一男一女正是南宫墨和卫君陌。只是此时,两人的神色都不太好看。这村子里只有二十多口人,但是现在却一个不剩了。时隔三十多年,在大夏的腹地居然还有大夏百姓因北元人而死!

“怎么?萧攸还没死么?”海日古站在墙边,望着卫君陌放肆的笑道。他的箭有多大的威力他自己自然知道,虽然现在还没有传出萧攸的死讯让他有点意外。但是就算没死燕王伤的也绝对不轻。

卫君陌看着他,面无表情,“燕王会不会死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现在就得死。”

“哈?北元没有怕死的汉子。”海日古道:“可惜没能一箭射死萧攸,没能杀了你们替我兄长报仇。”

“你现在就可以去向你兄长请罪了。”卫公子冷然道。不再给海日古说话的机会,手中思归剑银虹闪烁,剑锋直刺海日古而来。海日古也不是寻常庸才,手中早就握着弓箭,卫君陌一动他立刻就飞快地向后退去,同时开弓搭箭,毫不犹豫地一箭射了出去。

羽箭破空的气劲让卫君陌手下微微停顿了一下,却依然一往无前的朝着海日古刺去。海日古连连后退,同时连放了好几箭整个人也退入了身后的院子。旁边的几个黑衣人立刻就先要扑过去阻拦卫君陌,却被站在一边的南宫墨拦住了去路。只见南宫墨浅笑温婉,“海日古就交给君陌好了,各位就不要插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