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利用与被利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果然当天下午就带人离开了军中,去了哪儿却没有人知道。她不是军中的将士,军中将领自然也不能管她的行踪。即便是有诸如陈昱等人好奇了两句,卫君陌推说有小事要处理,也就没有人多问了。星城郡主的能力武功他们都是知道的,又带着高手随行难道还能有什么危险不成?

朱初瑜坐在帐中有些出神,连萧千炜进来都没有发现。萧千炜微微皱眉,沉声道:“在想什么?”朱初瑜回过神来,勉强笑了笑摇摇头道:“没什么,夫君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现在还不到正午,这个时候萧千炜不在军中回自己帐中来做什么?

萧千炜沉声道:“邵忠坚守不出,又没有什么事不回来做什么?”

闻言,朱初瑜神色也多了几分端凝和郑重。皱眉道:“如今父王不能理事,将军中事务都托付给了卫公子。按理说夫君和大哥三弟应该从旁协助才是,怎么倒是比往常还要悠闲了?”因为前两年的教训,虽然到了军中几天但是朱初瑜并不敢贸然过问军中的事务,所以也只是知道如今军务都是由卫公子在打理罢了。

其实以朱初瑜的聪慧并非不知道该怎么做一个让燕王让燕王妃喜欢的儿媳妇。可惜她的身份她的志向却不允许她这么做。如果她嫁的不是萧千炜而是萧千炽,或许会更容易一些。但是既然嫁给了萧千炜,她还想要走的更远更高,就只能去争去夺,因为好东西不是自己从天上掉进她的怀里的。所以,即便是知道会触怒燕王和王妃,她还是必须要去做。只是,慢慢的探索着有些了解了燕王和燕王妃的底线罢了。

萧千炜脸色也是微沉,前几天燕王稍好了一些之后便将他们三兄弟叫到床前狠狠地训斥了一顿。并且责令他们以后只管自己手中的兵马和打仗,不得再插手军中的事务。就连支持他的几个将领中闹腾的最厉害的那几个都被狠狠的罚了一顿。闹得萧千炜脸上也很不好看,幸好父王是连着他们三兄弟一起训斥的,否则的话,只怕是更加抬不起脸面来。如此一来,军中的事务自然没他们什么事,三人在军中的军职并不算高,自然也没有多少事务,于是每天除了打仗倒是真的清闲了下来。

清闲下来之后也不是没有别的事情做,萧千炯整天不是缠着陈昱请教兵法就是缠着南宫墨身边的高手讨教武功。萧千炽时时拿着一堆从前的卷宗折子,跑去找卫君陌请教看法或者自己的不解之处。每次都能心满意足的出来,日子过得倒也充足。只是萧千炜就不那么愉快了,他对武功没有萧千炯那样的执着和追究,也没有萧千炽那满脑子的不解和难以决断的事情。更何况,他自觉自己跟卫君陌的关系有些尴尬,又怎么还好意思往前凑?于是,一时间三兄弟中他倒是成了最无所适从的那一个。

只看萧千炜的脸色,朱初瑜也知道他不太高兴。想了想,轻声道:“夫君若是有什么事情,可愿跟妾身说说?妾虽然不及星城郡主聪慧,或也能为夫君分解一二?”萧千炜神色稍缓,轻叹了口气伸手捂住了朱初瑜的手,“你很好。”

朱初瑜垂眸,笑容多了几分淡淡的羞涩和欢喜,“我既已嫁给夫君为期,自然一切都要为了夫君着想。”

听完了萧千炜这些日子的事情,朱初瑜也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见她如此,萧千炜皱眉道:“可有什么不妥?”朱初瑜摇摇头道:“夫君既然知道父王对卫公子十分信任,为何还要与他交恶?”

萧千炜凝眉,也有些烦闷,“我并不想跟他们交恶。”只是,这个表哥总会时不时的坏了他的事情,到最后不争锋相对都不行。比如他跟大哥的争斗,无论他们谁从一开始都没有想过要拉拢或者打压表哥,不是表哥自己插进来的么?而且…想起父王对表哥的宠爱,萧千炜不能不承认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在父王眼中,他这个儿子只怕是不止不如表哥,连表嫂都不如吧?

朱初瑜想了想,沉声道:“夫君勿怪,妾身离得远一些或许看得更清楚一些。卫公子…应该并没有正对您的意思。只是你跟世子之间的争斗确实是影响到了军心。卫公子之所以出手警告你,应该也是这个原因。毕竟如今是战事最紧要的时候,当日颍川之围,若是没有刚巧在辰州拥兵数十万的卫公子只怕…幽州军西线真的会全面溃败,时间久了,父王这边只怕也是独木难支。”

被妻子如此明白的指出自己的错误,萧千炜脸色有些不好过,却并给有发作。沉吟了良久方才点头道:“你说的不错,之前确实是我跟大哥太过了。”

朱初瑜点点头,微笑道:“其实夫君完全不必担心卫公子。以卫公子的身份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偏帮任何人的。只要父王在一日,没有立场就是卫公子最好的立场。就算将来父王…卫公子拥兵数十万,位高权重,他只要支持父王所选的人,就能立于不败之地,谁也不敢轻易动摇他。”

萧千炜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道:“我知道了,之前是我太心急了。我会注意与表哥表嫂修复关系的。”

朱初瑜也松了口气,点头笑道:“那就好,其实我也是这两年才想明白的。或许离得远了,真的能看得清楚一些吧。夫君如今最要紧的不是军权也非军心,而是努力建功立业,让父王高兴。至于别的,都是父王赋予夫君的不是么?”

“你说得对。”萧千炜点头,望着朱初瑜轻声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朱初瑜浅浅一笑,“能够嫁给夫君,才是妾身三生有幸。”

目送萧千炜出去,朱初瑜唇边的笑意也渐渐地淡去,幽幽地叹了口气。

“郡主。”丫头竹儿端着一盘点心走了进来,“郡主早上没有怎么用膳,吃点点心吧。”这点心自然不如燕王府中的精致,不过军中能有点心吃已经不错了。朱初瑜点点头,拿起一块点心秀气的咬了一口,一边问道:“可知道了,星城郡主去哪儿了?”

竹儿摇摇头,叹气道:“谨遵郡主吩咐,卫公子和星城郡主身边侍候的人奴婢不敢接近。至于旁的人大都也不知道些什么。奴婢担心动作太大会引起怀疑,也不敢太明目张胆了。”

朱初瑜叹了口气,“不怪你,军中这样的地方,咱们本就无人可用。”

“那…郡主,咱们查不出来怎么办?那位…那边…”竹儿跟着朱初瑜多年,可算是她心腹中的心腹,自然知道不少事情。这次来军中,他们根本不想再招惹星城郡主和卫公子,但是无奈她们不找事情却偏偏有事情找她们。水阁的人查不到星城郡主的下落,就将主意打到了她们身上。

“宫驭宸!”伸手摸了摸自己脸颊上的花钿,朱初瑜暗暗咬牙。对于那个男人,她是既恨又怕。恨不得他不得好死,却又怕的巴不得这辈子都不要再见到他。

垂眸思索了片刻,朱初瑜方才淡淡道:“把消息透露给宫筱蝶,就说…不知道星城郡主去做什么了,说得隐晦一些。她刚刚在卫公子那里受了气,肯定会忍不住报复回去。”

竹儿有些迟疑,道:“那宫侧妃好像是…那位的人,咱们利用她,会不会…”

朱初瑜轻哼一声,咬牙道:“我查不到,不利用宫筱蝶还能怎么办?难不成他还能杀了我!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手里有把柄,逼急了本郡主……”朱初瑜恨恨地见后面的话咽了回去。竹儿见她气得不轻,也连忙安慰道:“小姐,别气坏了身体。奴婢回头就去安排便是。”

朱初瑜端起跟前的茶水慢慢眯了一口,将心中的怨气强压了回去。闭了闭眼道:“我不生气,我倒要看看,我们到底是谁笑到最后!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竹儿吓了一跳,“小姐,这话说不得。”同时也在心中暗暗不解,小姐素来行事有度,怎么一提起那位就这么咬牙切齿,当初对星城郡主的那点恩怨跟这份怨恨愤怒比起来简直是不值一提。

她哪里知道,在朱初瑜的心中南宫墨曾经是她的对手,后来是让她觉得羡慕嫉妒的女子而已。多番的冲突,其实也只是立场和利益问题以及一点点嫉妒和不平罢了。但是宫驭宸在朱初瑜心中却绝对是超越了灾星的存在。自从遇到了宫驭宸之后,她就没有遇到过一件好事,如今更是要受制于人。这让一贯觉得自己聪明绝顶喜欢掌握一切的朱初瑜感到十分不舒服,却又畏惧与宫驭宸的势力和手段不得不忍。

不提朱初瑜心中的郁闷和对宫驭宸的怨恨,另一边的帐子里,宫筱蝶的心情也不好。比起朱初瑜和永成郡主各自只带了一个贴身丫头来军中,朱初瑜身边却带着丫头娘家足足有八九个人。只是因为有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小公子要照顾,倒也没人说什么。

宫筱蝶有些意兴阑珊地挥挥手让人将萧千烁抱下去,坐在一边闷闷不乐的撕扯着手帕。站在她身边容貌寻常的丫头早就习惯了她这幅样子,也是见怪不怪,只是淡淡问道:“小姐这又是怎么了?”

宫筱蝶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昨天卫公子怎么说我你没听到么?”

丫头无语,她确实没听到。因为昨天她根本没有跟着过去卫公子的帐子里。她是水阁的人,而且还是武功不若的水阁众人,跑到卫公子和星城郡主面前现眼,谁知道会不会被注意到被怀疑被猜忌?不过想起昨天宫筱蝶红着眼睛回来,也猜到想必是受了气了。

“小姐息怒,主子不是说了么,让咱们不要招惹卫公子和星城郡主。小姐现在已经有了燕王殿下的血脉,又有燕王殿下的宠爱。燕王府那三位公子眼看着就不是能成器的,将来的日子,还好着呢。”那丫头轻声劝道。

宫筱蝶轻哼一声,咬牙道:“难道我就要这么忍着?王爷既然对我好,为什么不肯为了我赶走卫君陌和南宫墨?这两个人实在是太碍眼了。”那丫头忍不住抽了抽嘴角,看向宫筱蝶的眼神诡异而无语。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燕王殿下对卫公子的看重和信任,连三位公子都比不了,又怎么会为了你赶走卫公子和星城郡主?你以为你是谁啊。

三年多来,丫头第无数次在心中吐槽自家阁主的眼光。宫筱蝶除了是阁主的妹妹,到底有什么资格来执行这种任务啊。随便从水阁派一个女细作也比她聪明的多吧?还不用专门派自己来跟着,处处替她补漏。这两年若不是有她在,宫筱蝶早不知道被燕王府后院那些女人弄死多少次了。别以为没有儿女没有宠爱的女人就没有杀伤力。至于容貌…反正她那张脸又不是真的。她心中默默决定,要不下次回去觐见阁主的时候提一提,能不能找个人来代替宫筱蝶?反正阁主想要的宫筱蝶所生的燕王血脉已经生出来了不是么?

“小姐,现在不是自找麻烦的时候。等到燕王殿下成就大业,您就是堂堂皇妃了。到时候还有什么不能做的?”知道宫筱蝶的脾气,丫头至少轻言细语的劝道。

宫筱蝶咬了咬唇角,许久都没说话。却在身后的人以为她就要放弃了的时候,突然问道:“我听说,南宫墨昨天离开军中,彻夜未归?”

丫头一愣,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

宫筱蝶道:“身为女子,却夜不归营。连去哪儿了也没个交代。既然王爷如此疼爱卫公子,想必对于这样不守规矩的外甥媳妇儿也不会高兴吧?”

“这…”丫头有些迟疑,她也有些怀疑星城郡主的去向,但是并没有接到阁主要她们查明此事的命令。不管是阁主对此根本不关心还是不想让他们卷入这件事中,既然没有命令那星城郡主干什么去了就跟她们无关。

“或许,是有事吧?”丫头道,“星城郡主又不是军中将领,跟咱们也没什么关系。小姐何必管她?”

宫筱蝶轻哼一声道:“不是军中将领,说不定是间谍呢?别忘了如今朝廷的主帅可是星城郡主的亲爹呢。”

见她往外走去,丫头连忙问道:“小姐,你去哪儿?”

宫筱蝶回头一笑,“我去陪王爷说说话儿。”

气得身后的女子直跺脚:祖宗,你是不是忘了,你才是真正的间谍啊。

宫筱蝶确实是忘了,就算记得她也不会在意的。她是被宫驭宸逼迫的,她也没有做任何对不起燕王的事情。王爷对她那么好,她们还有一个儿子。就算最后王爷知道了,也不会怪她的。

走进燕王的打仗,就看到永成郡主正坐在床边给燕王喂药。不远处,卫君陌神色淡漠的坐在一边说着什么。燕王一边喝药,时不时也说上两句。看到她进来,温声问道:“你怎么来了?烁儿呢?”

宫筱蝶笑道:“烁儿睡了,我来看看王爷。王爷今天气色好了许多。”

说着,就走上前要接过永成郡主手中的药碗。永成郡主看了她一眼,也没多说什么直接将药碗递给她站起身来。宫筱蝶接替了永成郡主,温柔细致地给燕王喂药,一边看了卫君陌一眼,“卫公子也在啊。”

卫君陌默然,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仿佛没听到她的话一般,继续说着军中的事务。

宫筱蝶气结,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一个美丽的女子。而无论是什么样的女子,最难以忍受的事情都是被人给忽视。

“卫公子,怎么不理会我?可是我说错了什么?”宫筱蝶幽幽道。

燕王挑眉,看着两人也没有没说,很有些袖手旁观的意思。他比较好奇,外甥这个冷漠的性格是怎么跟宫筱蝶结怨的。

卫公子漠然道:“宫侧妃是舅舅的人,瓜田李下之嫌,还是避了得好。”

“噗!咳咳……”燕王殿下忍不住一阵咳嗽,扯得伤口隐隐作痛不由得狠狠地瞪了卫公子在一眼。什么叫瓜田李下?混账东西!有这么说话的么还是当着他这个当事人的面说。这不是摆明了说宫筱蝶不安于室勾搭他么?

“你…你…”宫筱蝶显然也没想到卫君陌会说出这种话来,顿时气得俏脸涨红。唯独永成郡主心情不错,站在一边菱唇不由得翘起,暗暗朝卫君陌竖起了大拇指。大表哥好厉害!

宫筱蝶咬牙,想起自己来此的目的,总算是没有发脾气。反倒是转怒为笑,“说起来,今天还没有看到星城郡主呢。”

燕王挑眉,点点头道:“说得不错,无瑕去哪儿了?”往日每天南宫墨都会过来帮他诊脉,今天都到这个时候了还不见人影。

永成郡主有些不悦,“宫侧妃,你明知道表嫂有事出去了,现在又在父王面前明知故问是什么意思?”

宫筱蝶无辜地眨眨眼睛,“什么啊,我昨天是知道郡主出去了,但是…不知道她昨晚一晚上都没有回来啊。”

燕王颇有些兴趣,“无瑕有事出去了,去哪儿了?云都?”

卫君陌摇摇头不说话,燕王皱眉道:“那倒是去哪儿了啊?”

宫筱蝶抿唇笑道:“该不是卫公子跟郡主吵架了,连卫公子都不知道郡主去哪儿了吧?这样可不好,郡主身为妻子,怎么能彻夜不归呢。说出去也让人笑话。”

卫君陌冷然地扫了她一眼道:“无瑕去哪,与侧妃无关。”

宫筱蝶忍不住往后靠了靠,有些委屈地道:“我也是担心郡主的安危啊。如今到处都在打仗,万一郡主出了什么事儿怎么办?”

燕王有些头疼的抬手揉了揉眉心道:“好了,君儿,无瑕到底去哪儿了?”

卫君陌皱眉,有些不悦地道:“无瑕有事出门几天,很快就会回来。”

燕王瞪了她一眼道:“本王是问你,他去干什么去了!这里都是自己人,有什么不能说的?就算你们真的吵架了,本王又不会笑你。”卫君陌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淡淡道:“无瑕去帮我接一个人。”

“嗯?什么人?”燕王一愣显然有些意外。

卫君陌眯眼道:“一个非常重要,关系到此战成败的人,本来应该我亲自去的,但是我现在走不开,只能劳烦无瑕走一趟了。”

“既然这么重要…”燕王沉吟道:“无瑕带了多少人去,要不要再派人接应?”

卫君陌摇头,“不必,人多了反而引人怀疑。仓明山又不远,三五天内无瑕一定会回来的。”

燕王挑眉,“哦,那就好。本王倒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关系到此战的成败了。”

“到时候,舅舅自然会知道的。”卫君陌淡然道。

等到宫筱蝶和永成郡主出去,大帐里有片刻的沉默。好一会儿燕王方才问道:“你觉得…这次宫驭宸会上当?”

卫君陌微微勾魂,淡然道:“如果这次他还是不上当,我想舅舅你可以先不用考虑揪出宫驭宸这个人了。你肯定是抓不到他的。而且,这次杀舅舅不成,短时间内他应该不会对你下杀手了。毕竟,宫筱蝶那么一张好牌不用也是挺浪费的。”

燕王眯眼,盯着卫君陌道:“你知道他下面的牌会怎么出?”

卫公子漫不经心地道:“小表弟看起来很不错。其实…说不定宫驭宸不会成为舅舅的阻力反倒是会成为您的助力也说不定。”

燕王皱眉,“你之前说过宫驭宸跟北元人有关系。”只要一想到跟北元人有勾结,燕王就觉得特别想弄死宫驭宸,一刻都不相等。他完全不需要这样的助力,再往深处想想…真是恶心人!

“本王不管你用什么办法!立刻,马上给我把宫驭宸揪出来!杀了!”燕王殿下恶狠狠地道。

卫公子不以为然的耸耸肩,“我猜宫驭宸也是这么想的。”

么么哒,亲爱哒们。六一快乐哈~看到好多亲问题外小剧场是不是剧透,不是哈。题外叫做:没有主角的世界。就是说如果没有君陌和墨墨的话是怎么样的?大家应该看到了,前面还有篇千炽的然后是昨天的千炜的。明天还可以再糊一篇千炯哒。跟剧情木有关系,作者的脑洞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