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应对之策/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处荒无人烟的山地里,一身布衣的男子被半人高的荒草淹没了大半个身形。修长的手指轻轻打开手中的信函,信函中的寥寥数字让他低笑出声,“仓明山,关系成败的人?这个时候,还有谁敢说能关系此战成败?卫君陌…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阁主,咱们怎么办?”身后几步远,黑衣男子恭敬地问道。

宫驭宸扬起手中的信函,道:“你觉得,现在能够关系到战局成败的人,有谁?”

黑衣男子犹豫了片刻,有些迟疑地道:“难道卫公子找到了什么世外高手?”

“呵。”宫驭宸嘲弄地一笑,“卫君陌那种人,会需要什么世外高人?便是有…他又何以敢断言那人就能够影响到战局。如今战局胶着,便是本座一时还想不出来燕军能有什么破局之法。燕军这么久也不动作,卫君陌想必也没有。”

“那阁主…咱们,还去不去?”身后的黑衣男子也有些头晕了。卫公子和星城郡主不好对付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这些年他们跟卫公子对上也没有讨到多少便宜,反倒是吃亏的时候多一些。这一次好不容易坑了燕王一把,又让幽州军陷入了现在这样被动的局面。其实所有人都在心中暗暗的绷着一根弦,预防着卫公子的反击了。这个时候,卫公子突然将星城郡主派出去借人。他们去拦吧,担心是个陷阱。不拦,万一真的是什么重要人物怎么办?

宫驭宸冷笑一声,有些懒懒地道:“去吧,不过…别跟南宫墨硬拼。既然他想要咱们何不如了他的意?本座倒要看看卫君陌能想出什么破局之法。顺便,搞清楚南宫墨到底是去跟谁见面了。”

看着宫驭宸不急不躁的模样,黑衣男子道:“阁主心中…已经有数了?”

宫驭宸冷哼,“这个时候能够被卫君陌视为杀手锏,还能有几个?萧千夜真是个废物,这都两年了,连个人都搞不定。”

“……”还不是阁主你坑萧千夜太多次,只要你出的主意他都要犹豫再三才决定执不执行啊。

宫驭宸有些不耐发地挥了挥手道:“去吧,本座最近事多,没有要紧的事情就不要来见面了。”

“是,阁主。属下告辞。”

挥退了属下,宫驭宸看了一眼四周仿佛没有尽头的连天野草,冷笑了一声转身离去。

南宫墨带着人来到苍明山的时候比约定的时间还早一些。她要接的人也还没有到来,于是南宫墨不得不暂时在苍明山下等着了。到了第二天,才看到对方姗姗来迟。见到来人,南宫墨并不惊讶,恭敬地拱手见礼,“见过宁王舅舅。”

宁王坐在马背上看着一脸淡定的南宫墨,有些牙疼的啧了一声。响起两年前被这两口子坑了一把的事情,宁王就觉得手里的鞭子有些蠢蠢欲动。但是对一个绝色美人儿挥鞭子,显然不是宁王殿下的爱好。即便是这个美人儿十分的不符合他的审美观。倒是对着卫君陌那张死人脸可以试一试。

“哟,星城郡主啊。两年不见郡主依然是风华绝代啊,卫君陌那小子真是好福气。”

南宫墨浅笑道:“宁王舅舅过奖了,两年不见舅舅依然是逍遥自在,风度翩翩。”

宁王轻哼一声翻身下马,扬眉道:“逍遥自在?自从遇到你们俩,本王就没有逍遥自在过。”

南宫墨拱手,“多谢宁王舅舅仗义相助。”

宁王抬手挡住南宫墨,“别,仗义相助什么的先不说。本王怎么听说…我那三哥现在正趟床上要死不活呢?”南宫墨莞尔一笑,“燕王舅舅确实是受了点伤,需要将养一些日子。不过……”半死不活什么的,至少目前还算不上。

宁王可不吃这一趟,“少来,本王答应帮忙是看三哥这两年打得挺顺,萧千夜那小子只怕是支撑不了多久了。本王当然也不介意加一把火教教他该怎么尊敬叔叔。但是…三哥要是出了什么事儿的话,你可别怪本王言而无信。”宁王对皇位没兴趣,对从龙之功也没兴趣。他已经是位高权重的藩王了,再从龙之功皇帝还能怎么封赏他?到时候卸磨杀驴倒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双方打的再热闹,他只需要在旁边看着就行了,等到快要分出胜负的时候选机会大的那一边站一站,谁也不会觉得有什么问题。

之前他是看好自家三哥的,但是如果三哥半途中就壮烈了,剩下的那三个侄子…摸摸下巴,宁王殿下表示他还需要好好考虑一番。

南宫墨挑眉,“宁王舅舅出现在这里,难道不是代表你已经考虑好了么?”不然的话,接到燕王重伤的消息他就可以直接返回隰州了。宁王挑眉,笑道:“真是个坏丫头,你可只是卫君陌为什么让你亲自来迎接本王?”

南宫墨十分求知若渴地望着他。

宁王轻哼道:“本王只答应考虑一下,可没有答应会帮你们!卫君陌可是跟本王夸下了海口,两个月内攻破彭城。嘿嘿,让本王算算,现在都多长时间了?距离本王收到信,马上就要一个月了吧?听说邵忠吧彭城守得比乌龟壳还硬,你家那小白脸想到办法了么?”

南宫墨眨眼,笑眯眯道:“宁王舅舅答应帮忙,不就有办法了。”

“呵呵。”宁王殿下抛给南宫墨两声冷酷的嘲讽。

南宫墨耸耸肩,取出一封信笺递给宁王道:“这是君陌让我带给宁王殿下的信函,宁王舅舅可以看完了再决定是打道回府还是帮个小忙?”

宁王警惕地瞥了南宫墨一眼,才慢腾腾地接过了南宫墨手中的信函。实在是在这两口子手里吃过大亏,宁王殿下不得不谨慎行事。拆开信看完,宁王殿下沉默了半晌。就在南宫墨以为他是不是睡着了的时候,宁王终于慢慢的抬起了头,望着南宫墨道:“卫君陌的胆子倒是不小,他就不怕阴沟里翻船么?”

南宫墨无辜地望着他,表示“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宁王殿下轻哼一声,瞥了南宫墨一眼道:“你们夫妻俩谁也不是好人!”所以,少给本王装无辜。

南宫墨无奈:我是真的很无辜啊。

苍明山不远处的一个隐秘处,几个黑衣人远远地望着山脚下正在说话的人。

“果然是宁王。”一个黑衣男子沉声道。

身边的人也点头,“确实是宁王,这么说…阁主所料不错,宁王确实是投靠了燕王。”

黑衣男子道:“不意外,宁王既然自己不想争,早晚要找一方投靠的。不过…没想到宁王竟然会在这个时候选择燕王。”若是早一点,或者晚一点,现在的局势都会截然不同。

“这是金陵那个皇帝该着急上火的事情。”

黑衣男子点头道:“说的也是,整整两年身为皇帝竟然都不能说动宁王,最后还是让燕王捡了个便宜。阁主说的不错,萧千夜果然是个废物!”若不是有阁主暗中筹谋,这次哪里又那么容易就将燕王重伤还让幽州军陷入被动。只可惜…很可能因为萧千夜搞不定宁王这件事,阁主之前所有的布置都会付诸流水。

“回去禀告阁主吧。”黑衣男子叹了口气道。既然宁王将要加入战局,那么…许多事情就必须要重新布置了。身边的人犹豫了一下,问道:“咱们是否可以破坏燕王和宁王的联合?”

黑衣男子冷笑一声,“破坏,这几年的时间都没能破坏,现在还能干什么?”身为王者,宁王也不是傻子,更不可能出尔反尔。现在想要破坏宁王和燕王的关系,比之前更是难上数倍。因为一旦宁王选择起兵,就等于是跟燕王绑在了一条船上,没有退路了,“走吧,先回去禀告阁主!”

“是。”

听到属下禀告回来的消息,宫驭宸并没有动怒。只是淡淡的问道:“南宫墨和宁王现在还在苍明山?”

黑衣男子点头道:“回阁主,正是。他们似乎…并不着急回彭城大营,宁王还拉着星城郡主游历苍明山,十分悠闲。”其实,他实在不太能理解怎么会有宁王这种王爷。说他是纨绔,他打起仗来比谁都狠,手下的泰宁卫收拾的服服帖帖。说他位高权重,偏偏他似乎没有半点野心。据说贪杯好色,但是这几年无论是水阁还是萧千夜派出的绝色美女,一个也没能成功勾搭上宁王过。仿佛什么都不在意一般,整日放浪形骸胡作非为,却偏偏让人感觉无处下口。

“悠闲?”宫驭宸嘲讽的一笑,问道:“泰宁卫有什么动作?”

黑衣男子道:“隰州确实是刚刚传回了消息,泰宁卫有异动。但是…宁王这次来除了随身的护卫以外,并没有带着泰宁卫一起来。”

宫驭宸淡然道:“宁王是个聪明人,没下定决心之前是不会让泰宁卫出隰州的。”

“那,阁主咱们……”

宫驭宸叹了口器,抬手揉了揉眉心道:“通知南宫怀,让他最好加快步伐,先灭了南宫绪。连个儿子都收拾不了,他这大夏名将的名声是浪得虚名吧?本座现在左右受制十分不便,距离太远了,也很难猜测到卫君陌想要干什么。太安静了…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事。”

黑衣男子点头道:“是,属下立刻就去。”

宫驭宸点点头,有些惋惜地叹气道:“燕王的命怎么就那么硬呢?连海日古的箭都射不死他。反倒是白白搭进去了一个北元神箭手。如果…燕王当时死了……”如果燕王当时死了,可操纵的地方就多了。燕王那三个儿子,宫驭宸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燕王自恃一世英雄,却偏偏生出了那么三个儿子。燕王若是不在了,就凭那三个还不够他一只手玩儿的,到时候就算有卫君陌帮忙只怕也无济于事。因为,那三个至少有一个是绝对不会听卫君陌的话。

黑衣男子低声提醒道:“燕王受伤之前将印玺交给了卫公子。”燕王若是死了,有卫公子坐镇也未必会乱。

宫驭宸杵着额头的手顿了一下,声音顿时有些阴郁起来了,“燕王到底是怎么想到事先将印玺交给卫君陌的?!本座就不信,他当真对卫君陌如此信任宠爱,就算如此…”就算如此,燕王印玺也不是随便可以交出来的,除非是燕王知道自己可能会出事,“难道…他已经开始怀疑本座了?这…怎么可能…”如果燕王怀疑他,又怎么可能会真的让自己陷入险地险些丧命?

听了他的话,黑衣男子也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阁主,既然如此不如咱们先撤?万一燕王突然发难……”

宫驭宸沉默了良久,终于才慢慢摇了摇头道:“不,就算他怀疑本座,也只是怀疑。他没有证据。”

“但是…”燕王要杀人根本不需要证据。

宫驭宸摇摇头道:“不行,若是现在退出,之前所有的一切便都功亏一篑了,何况这只是本座的猜测而已。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灭掉南宫绪。只要灭掉南宫绪,南宫绪和石敬襄就可以带着几十万军合围彭城。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他们要怎么办。”

劝不动宫驭宸,黑衣男子也只得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阁主千万小心。”

其实他也知道并非阁主不知道君子不立危墙的道理,而是筹谋多年的大事到了如此关键的时候,一旦中途放弃,他们布下的所有暗线几乎都要完蛋,那是真正的功亏一篑,从此再无机会了。

被放在燕王身边已经有一子的宫筱蝶肯定要死,被阁主要挟的朱初瑜很可能会背叛他们。这几年水阁与朱家暗中有颇多的生意往来,一旦朱初瑜和朱家反水,水阁必定会受损不小。而一旦阁主在中原无功而返,北元那边…就算不会没有他们的立足之地,但是身份地位肯定也会直线下降。

宫驭宸沉默地点了点头道:“去吧。”

“属下告退。”

想要收拾南宫绪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反倒是南宫怀和云都的驻军被南宫绪弄得鬼火直冒。与朝廷增援的四十万大军回合之后,南宫怀手握将近六十万大军,又有石敬襄这样的将才辅佐,按理说应该是势如破竹顺风顺水的。但是如果你的敌人根本不搭理你,躲在深山里连个头都不露,你也拿他毫无办法。而且南宫绪也不是真的丝毫不动,一旦发现南宫怀有意撤兵往彭城去的时候,南宫绪立刻就会发兵攻打云都,或者是骚扰南宫怀大军。而南宫怀一旦开始调兵想要打他的时候,他又立刻缩回去了。

再加上之前念远设计劫了朝廷援军的大批粮草。等带走的带走,带不走的也一把火烧了。大军需要等待后续的军需粮草,暂时也没办法去彭城给卫君陌和燕王添堵了。

接到水阁的迷信,南宫怀看了一眼便揉成一团了,轻哼一声,“说得容易,宫阁主这么多年来不也一事无成?”若是从前,宫驭宸这样的人南宫怀是不屑一顾的。但是南宫怀能被萧千夜留下一条命,甚至能够离开天牢领兵打仗,宫驭宸确实功不可没的。这些当然是南宫怀出狱之后才知道的,但是不管宫驭宸打的什么主意,至少宫驭宸都是真切的救了他一条命。而且,现在宫驭宸跟萧千夜是合作关系,南宫怀即便是再不高兴也只得接受了。

坐在他下手的石敬襄对宫驭宸是什么人并不清楚,只是也不喜欢水阁的人这种理所当然的命令态度。他们是朝廷的将士,效忠的是皇帝。什么宫阁主不知道打哪儿来的人,谁想要里他?

不过,宫驭宸的提醒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将军,若是燕王真的与宁王联手,咱们确实是会有大麻烦。所以…必须要尽快解决掉南宫绪的辰州军,与邵将军会师彭城。”

南宫怀微微叹了口气,石敬襄说得道理他自然不会不懂。只是…“着呢解决掉南宫绪,放火烧山?”他们处在下风口,整个云都城三连环山,到时候若真的放起火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灭的了。到时候到底是烧谁还说不定呢。

石敬襄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难道咱们就没办法了?”

南宫怀冷笑一声道:“既然南宫绪喜欢云都,云都就让给他。等粮草到了,咱们直接去彭城。”

“将军的意思是?”石敬襄心中一动。南宫怀道:“云都之所以总要,是因为他是黎江北岸最后一道屏障。但是…如果幽州军根本无人可以渡江了呢?云都守不守又能如何?”

石敬襄沉默半晌,突然击掌笑道:“将军高见啊。”他们现在兵力优于幽州军,既然一时半刻拿不下南宫绪那又何必再浪费时间跟他耗?只要他们能解决掉彭城的几十万幽州军和辰州军,南宫绪就算一辈子都躲在山里也无关大局。至于云都,南宫绪没有兵马渡江威胁金陵,等到收拾了幽州军之后调转方向,随时都能够解决掉南宫绪。

“不过,那位……”石敬襄想起方才的信函,那位水阁的使者可是态度强硬的要求他们尽快解决掉南宫绪。

南宫怀淡然道:“宫驭宸不过是想要我们尽快进军彭城,以免隰州的泰宁卫到了更加麻烦罢了。不必理会。”

石敬襄点头道:“如此最好,新的粮草最多三五天就能够到达。到时候…咱们便前往彭城!”

深山里的山寨中,南宫绪坐在山坡上望着远处的群山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匕首。

“南宫公子。”身后,薛斌匆匆而来。南宫绪回头,“怎么?彭城有什么消息?”薛斌摇摇头道:“彭城没有消息,不过,山下的朝廷大军有动静了。”

“嗯?”南宫绪挑眉,薛斌道:“有探子看到南宫怀所部后军正在慢慢撤退,看起来…像是不想跟我们打了。”对此,薛斌表示理解。他是南宫怀他也不想打了。谁愿意领着几十万兵马整天往山沟里钻?

南宫绪皱眉,“撤军?”

“暂时应该不会吧?前军没动,只是后军在慢慢撤出去。”

明亮的匕首在南宫绪手中飞快的转了两圈,南宫绪一边思索着,“援兵的粮草刚刚被烧了,南宫怀应该不会带兵去彭城才对。不过…等到粮草到了就说不准了。先让人给卫君陌送给信吧。”

薛斌做惊恐状,“南宫大哥,卫公子说拖不住南宫怀就要砍了我们啊。”

所以,重点是一个拖字。打不打得过,能杀敌多少人对他们来说不重要。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拖住南宫怀,别让他去彭城捣乱。

南宫绪挑眉,“我们都在山里躲了这么久了,卫君陌还没搞定彭城。拖不住了怪我们?”他们一共才十几万兵马,军中又没有什么大人物,能将南宫怀系在这里这么多天已经是意外了。若是换了南宫绪自己,管你躲在山里是要种蘑菇还是要趁机干坏事,我先杀回彭城再说。

盘算了一下卫君陌不讲道理的可能性,虽然他是不怎么怕但是看看薛斌可怜巴巴的模样,南宫绪想了想道:“你和陈脩…各代两万人马,过河去玩玩。”

薛斌整个人顿时都僵硬了,“南宫公子,我们跟你没仇吧?”过河…过了河就真的是朝廷的地盘了啊。守卫金陵的金陵十三卫可不是摆设。带着区区四万人跑过去,还不是送羊入户口?

南宫绪叹气,为了薛大将军儿子的脑子,“你不是要牵制住南宫怀么?要是在对岸发现了幽州军,你说萧千夜会怎么样?”

“肯定是生气啊。”薛斌道。

南宫绪点点头,“而南宫怀身为距离黎江最近的主帅……”

“肯定要倒大霉。”薛斌喜滋滋地道。

南宫绪道:“倒大霉不至于,但是萧千夜肯定会下令让他先清理想要渡江的兵马,南宫怀自然暂时没空去彭城了。”

“……”被清理的我们呢?

南宫绪淡定地都:“你们化整为零过去,捣捣乱引起注意,然后自己想办法藏起来或者回来就可以了。我相信你们自己有眼力不会去招惹自己惹不起的地方和人?”

“嗯,明白了!”薛斌重重点头道。

南宫绪点头,“那就去吧。”

没有主角的世界之千炯篇:

我叫萧千炯,燕王府三公子。我又两个哥哥,大哥是个软脚虾,二哥是个整天想把我当傻子的伪君子。简直神烦!不过看在父王和母妃的面子上,本公子忍他!

后来父王打扁了金陵的小皇帝自己当了皇帝,本公子就变成皇子了。二哥想当太子,拼命拉拢我对付大哥。大哥整天一副酸溜溜的弱书生样,其实心眼儿也贼坏。本皇子才不理他们,本皇子替父皇带兵打北元蛮子去!

有一天,二哥想要弄死大哥和本皇子,被本皇子机智的发现了。父皇大发雷霆把二哥弄乡下种田去了了,大哥不知道是不是被吓坏了自己死活也要去乡下种田。于是,本皇子赢了。

捧着刚到手的玉玺本皇子还是想说:当皇帝,真的神烦!看父皇就知道了,要不,只生一个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