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5、自己没有就先玩别人的/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薛斌二人的动作极快,等到营中众人发现他们不见了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当然同时不见的还有营中的数万士兵。朱蒙坐在大堂里,看看坐在主位上的南宫绪,再看看一众将领,到底没敢问自己的两个哥们去哪儿了。

念远倒是不怕,“南宫公子,怎么不见陈薛两位小将军。”

南宫绪浑不在意,道:“有点事儿派他俩去办了,大师不必担心,他们最多三无天就回。”念远笑容不变,只是望着南宫绪的眼神有些幽深。念远跟南宫绪不熟悉,南宫绪跟燕王也不一样,他做事从来不跟人商量也不跟部下讨论。很多时候当他们知道的时候南宫绪都已经下了定论派人去执行去了。跟他们说更像是形式上的打声招呼而已,至于同不同意你们都自己憋着。

念远有些不明白燕王派他来帮南宫绪有什么必要?南宫绪真的需要人辅佐吗?上山这些日子,差不多都是南宫绪需要他做什么,只是直接告诉他要做什么,需要达到什么结果,至于过程他既不理会也不关心。更从来不需要念远为他出谋划策。

其实,南宫绪之所以会这样,一是习惯使然,他多年来一直都是独自一人做任何事情,根本没有人商量,更没有人替他出谋划策。二来他也不是燕王那样的王者,王者需要听取谏言,需要广纳良言,需要一堆谋士幕僚出谋划策。但是对一个将领来说,有军师自然是事半功倍,没有也不是不行。南宫绪自己的强项就是智谋,所以更不需要有人来替他补充这方面的不足。相反的,他倒是希望军中能够多几个猛将补充一下武力方面的不足。至于第三…南宫绪还不信任念远,即便他是燕王派来的。但是在权势辰州军的军营中,确实是只有念远一个是外人。

南宫绪自然不知道他已经逼得念远这位佛门高徒的修养对他颇有微词了。只是继续道:“这两天,山下的兵马似乎没有再想要进攻了?”

底下的朱蒙点头道:“确实是比前几天安静了不少,南宫公子,对方该不会是有什么诡计吧?”

南宫绪点头道:“确实是要小心一些。”

一个小将忍不住道:“南宫公子,咱们一直躲在山里。如果敌军找不到咱们的话,会不会就直接转头去打彭州去了?”

南宫绪撑着下巴,懒懒的问道:“那你们说应该怎么办?”

“咱们从出去和他们打!”辰州军的竟是也是有热血的,天天躲在山里也很无聊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害怕朝廷大军呢。如果南宫绪知道他们的想法,1一定会很认真的告诉他们,他们确实是害怕朝廷大军。任谁十几万大军遇到了四倍于自己的敌军,也都会害怕的好不好?

“咱们…不是对手吧?”朱蒙有些意外的道。

南宫绪点点头,也不鼓吹自己,“现在咱们确实不是朝廷兵马的对手。”

“那怎么办?”众人面面相觑。

南宫绪看向念远,挑眉道:“念远大师有什么妙计?”

念远叹了口气,终于想到要问他了么?不过,南宫大公子果然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难题。认真的思索了片刻,念远问道:“南宫公子是想要立于不败之地呢,还是想要打败南宫怀?”

“不败如何?打败南宫怀又如何?”

念远道:“南宫公子若是想要立于不败之地,坚守不出即可。咱们的粮草还能支撑很久,想要打败南宫怀…请恕小僧无能,没有办法。不过…小僧倒是认为,南宫公子的目的,应该不是这两个。”

南宫绪挑眉道:“哦?”

念远淡笑道:“南宫公子应该是…想要拖住南宫怀,给彭城争取时间。所以,小僧若是估计不错,彭城那边卫公子应该是已经找到了强援,只是需要时间而已。而这个时间,自然是要靠南宫公子来争取。”

闻言,南宫绪饶有兴致地望着念远,也不说他猜的对不对,只是问道:“那么,若是念远大师,又该如何拖延时间。”

念远看着南宫绪,“南宫公子不是已经派人去做了么?派人横渡黎江,若是我军出现在了黎江对岸,自然是驻守云都的将领失职。以朝廷那位陛下的想法,定会立刻敕令驻守云都的将领即日肃清想要渡河的兵马,如此一来…南宫怀自然去不了彭城了。”

南宫绪朗声一笑,望着念远赞道:“念远大师果然是厉害,紧紧凭着我几句话便能推测出这么多的事情,当真是让人佩服。”

念远苦笑,“不管,南宫公子也不遑多让。”

南宫绪道:“大师觉得在下此计可行?”

“何止是可行?”知道有敌军可能威胁到金陵,莫说南宫怀只是准备去彭城,只怕就算明天就能打下彭城,萧千夜也能下令南宫怀撤兵。

“可会有什么变化?”

念远思索了片刻,“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南宫怀拒不从命,是唯一的变化。

南宫绪点头,“如此,在下就放心了。”南宫怀会抗命么?有那个胆子抗命么?当然没有。

两日后,宁王终于在南宫墨的陪同下施施然的出现在了幽州军大营中。燕王重伤再床自然不能亲自出门迎接,于是卫君陌亲自带着萧家三位公子和一众将领出迎,也算是给足了宁王殿下面子。

有了面子,宁王殿下的心情就飞扬了许多。特别是在进了打仗看到还躺在床上的燕王的时候,心情就更好了。

“哎哟,三哥。可是好多年没看到过你这么虚弱的样子了。听到消息,真是吓煞臣弟了。”宁王殿下笑盈盈地道。

燕王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十七弟,多年不见你倒还是老样子。”

宁王耸耸肩,愉快地道:“过日子嘛就要轻松一点。瞧瞧三哥你这弄得自己浑身是伤,多累。”对上宁王明显是调侃的笑容,燕王也无可奈何,只得摇了摇头道:“我没有十七弟你的好福气。”

宁王轻哼一声,瞥了一眼站在一边的南宫墨和卫君陌两人,道:“三哥这么说可是谦虚了,有卫公子和星城郡主这样的外甥和外甥媳妇,谁敢说三哥没有福气?”燕王自然也知道卫君陌和宁王之间的那些恩怨。事实上宁王并不是他说动了的,这个十七弟看着在兄弟中年纪最小,但是其狡猾程度却不比任何人差。这两年无论是他还是萧千夜都暗中派了人跟宁王接触,但是宁王谁也不得罪谁也不答应,他们也无可奈何。倒是没想到君儿竟然能说动他,只是…看起来关系依然不太好啊。

“三哥的外甥,不就是十七弟的外甥?”燕王笑道。

宁王没好气地斜了卫君陌一眼,卫公子眼观鼻子鼻观心,仿佛没听到燕王的话一般。南宫墨站在他身边,笑盈盈地看着差点气歪了鼻子的宁王殿下。卫君陌的性子她知道,需要用你的时候可以勉为其难的叫你一声舅舅,用不着你了,就当你是空气一样不存在。

宁王显然也习惯了,回过头朝着燕王翻了个白眼,“这就是外甥对舅舅的态度?”

燕王也不由得朗声大笑起来,看着自家兄弟劝道:“你们年纪相近,年轻人就不要跟咱们这些老头子一样古板了。”宁王殿下再次望着帐篷顶子翻了个白眼。本王跟这些毫无原则的护短的人无话可说。

燕王对卫君陌办事显然是十分放心,即便是与宁王结盟这样的大事也是大手一挥直接交给卫君陌去办了。自己依然安心养伤。听了燕王的决定,宁王也只是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似笑非笑的扫了站在身后的萧家三兄弟一眼,跟着出了燕王的大帐。

“十七叔!”刚出了门,就看到永成郡主和朱初瑜从不远处快步走了过来。燕王和宁王封地离得近,宁王又爱乱跑。早几年没什么事儿的时候,宁王时不时也会跑到幽州去遛两圈,因此永成郡主对他也还算熟悉。

宁王挑了挑眉,很快便想明白了永成郡主的身份,笑容可掬地道:“哟,是小永成啊,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十七叔险些没认出来。”上一次见永成郡主的时候都是六七年前的事情了。

永成郡主抿唇一笑,道:“十七叔还是跟六年前一样,年轻俊美,风度翩翩呢。”

“小嘴真甜。”宁王笑道,随手取出一个镶着宝石的玉扣递给她道:“十七叔也没带礼物,这几颗宝石还不错,你拿去玩儿吧。”这枚玉扣不大,但是却着实华丽。上面镶嵌着六块红蓝宝石,品质都是上成。永成郡主用不着玉扣,把宝石拆下来也够做出一整套漂亮的饰品了。

永成郡主也不客气,伸手接过大方的谢道:“多谢十七叔。”

宁王点点头,目光在朱初瑜身上停留了片刻,道:“千炜,千炯,这是你们谁的媳妇儿?看起来不像三哥那位爱妃?”

朱初瑜俏脸不由得一红,微微俯身道:“初瑜见过十七皇叔。”

萧千炜也开口道:“十七叔,初瑜是我妻子。”

宁王了然,“原来是善嘉郡主啊?”宁王虽然远在隰州,但是消息却并不闭塞。燕王府中的一些事情,以及朱初瑜的身份自然知道的清清楚楚。朱初瑜垂眸浅笑道:“不敢当。”

宁王对朱初瑜并不怎么感兴趣,问明了身份就回过头去看卫君陌和南宫墨夫妻俩,“我说…本王住哪儿啊?”南宫墨眨眼,抬头去看卫君陌。她才刚刚回来,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卫君陌倒是不意外,只是挑眉看向萧千炽。萧千炽连忙道:“侄儿已经为十七叔安排好了地方,不知十七叔是不是现在就去休息?”

宁王摆摆手,道:“那倒不必,让本王的人去看看就成了。还是先办正事吧。”

正事,自然就是宁王和燕王结盟的事情。闻言,众人神色顿时更多了几分肃然,卫君陌微微点头道:“宁王请。”

南宫墨对他们要谈论的事情不感兴趣,这两天她跟宁王已经聊了不少了。再谈也不过是互相扯皮讨论各自的好处罢了。与其坐在那里听双方扯皮还不如回去睡觉。永成郡主对此也没有兴趣,她到底是个女子,帮着燕王妃管管内宅还好,军务正事从来就没有沾手过。朱初瑜倒是想跟过去,但是南宫墨不去她也不能去。回过头看着对卫君陌挥手表示自己不去的南宫墨,朱初瑜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

“表嫂怎么不去看看?”等到卫君陌等人离开,朱初瑜方才笑问道。

南宫墨淡淡地打了个呵欠,道:“没什么意思,这是他们的事儿,听了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回去睡一觉。”朱初瑜无语,都说星城郡主怎么怎么厉害,但是这样不求上进的懒惰模样,南宫墨到底是怎么让人觉得她很厉害的?

南宫墨看了一眼朱初瑜道:“若是什么事儿都要我跟去,那还要丈夫干什么?君陌自己也有能力,并不需要我时时刻刻在他耳边唠叨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怎么做。偶尔为之是关心,若是事事如此,只会让男人觉得你信任他的能力。”如果无论她干什么卫君陌都要跟着她,还要提意见的话她早就翻脸了。南宫墨倒无意去提点朱初瑜什么,反正他们夫妻俩看起来也相处的挺和谐的。只是她还是不希望朱初瑜将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她的头上。朱初瑜看她的眼神分明再说:你怎么对丈夫的事情这么漠不关心?

朱初瑜无言以对,望着南宫墨若有所思。

永成郡主把玩着手中刚刚得到了宝石玉扣,看了看朱初瑜没有说话。其实她早就察觉了,这位二嫂似乎对男人的事情十分感兴趣,或者说,对权利十分的敏感。她总是很努力的想要掺和进燕王府的大事中去,却不知道她越是这样越容易引起父王和母妃的反感。因为她做这些并不是全是为了燕王府好,甚至是为了二哥好。更多的是她想要为自己谋得好处。权利欲望如此旺盛的女人,永成郡主觉得朱初瑜是自己见过的唯一一个。

“表嫂说得对。二嫂,咱们别去管二哥他么了。去我那儿,我们看看这几块宝石可以做些什么?到时候大家一人一份。表嫂,你喜欢什么颜色的?”捧着宝石,永成郡主心情愉快地问道。

南宫墨想说不需要,但是看看永成郡主真挚的眼神,便笑道:“我喜欢蓝色的,到时候给我做个簪子好了。”

永成郡主连连点头,问道:“二嫂,你呢?”

朱初瑜有些心不在焉,“我喜欢红色。”

永成郡主点头,一边盘算着,“一共有六块,表嫂二嫂我们一人一块,剩下三块可以送给母妃三嫂和玉明。”说完,还认真的点点头表示对自己的打算十分满意。朱初瑜已经回过神来了,笑道:“彭城跟幽州隔着老远呢,母妃和三弟妹她们在王府里哪里就却一块宝石了?”

永成郡主道:“这怎么一样,这是十七叔送给我的。”

南宫墨笑道:“说的不错。人家说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永成千里送宝石,礼重情也重。”

“表嫂!”知道自己被打趣了,永成郡主不依就要往南宫墨身上扑。南宫墨哪儿能让她那三脚猫的功夫给扑到?微微一侧身永成郡主就扑了个空,回过神眼巴巴地望着南宫墨,委屈极了。看着她憋屈的小模样,南宫墨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大帐里,卫君陌和宁王割据一方坐着。两人下方坐着的分别是各自阵营的人,很有些立场分明的意思。卫君陌下手分别依次坐着的是陈昱,萧家三个公子,再往后才是军中的几个重要将领。宁王这边人稍微少一些,只有跟着宁王来的一个将领模样的男子剩下几个却显然都是幕僚。不过有宁王殿下在,即便是人数上比不过地方,但是气势上却依然不会输给人。

宁王懒洋洋地半倚靠在椅子里,看着对面卫公子唇边突然露出的一丝笑容,顿时警惕地瞪着他。这家伙不会又想要想什么损招坑人吧?卫公子连个眼风都没有分给他,唇边的笑意也瞬间消失仿佛刚刚只是宁王眼花了一般。

陈昱看看一个恶狠狠地瞪人一个直接将人无视的两个人,有些无奈地在心中叹了口气。难怪王爷私下吩咐要他多费点心,像这两位这样想要谈判成功,该不会要谈到下辈子吧?不,或许不用下巴,说不定下一刻宁王就会直接扑过来,然后被卫公子一脚踢出去…谈判破裂。

轻咳了两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之后陈昱方才带着十分淡定的微笑道:“宁王殿下,不知贵军…什么时候能够战场?”

宁王挑了挑眉,收回了瞪视卫君陌的目光,有些懒懒地道:“这个啊,就要看你们家卫公子打算给本王什么条件了。”众人面面相觑,宁王殿下不会是这么早就已经开始跟他们讨论将来能得什么好处了吧?虽然这确实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虽然大家都知道燕王殿下夺下金陵之后肯定是要登基为帝,大封功臣的。但是…这种事情自己知道就好,而且不适合应该私底下谈么?咱们是在…靖、难!不是在造反啊。

名声很重要,即便是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后者,我们也要坚定的认为自己是前者。

一看对面众人五花八门的表情宁王就知道他们误会了,不过宁王也更加高兴起来。等到欣赏够了众人的表情,宁王殿下方才悠悠然道:“各位只怕是误会了,本王说得条件…是需要卫公子来付的。”

众人又是一愣,齐刷刷地看向一身青衣,冷峻如冰雪的卫公子。

这么大的事情,毕竟还是燕王府的事情。虽然卫公子是燕王殿下的亲外甥,如今又是幽州军的临时执掌者,但是要卫公子来付代价是不是有点过了?谁知道宁王殿下会提出什么条件呢?

卫君陌倒是不急,只是抬眼淡淡地看了宁王一眼,“如果我不答应,你就不出兵了?”

宁王一噎,摸了摸鼻子道:“也不能这么说。”既然他同意来幽州大营了,那出兵和幽州军结盟就差不多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不过…。“本王心情不好,说不定,就会晚上几天呢。”

众人无语,晚上几天幽州军自然不会出什么大事。但是…折损的士兵却也是很大的损失啊。但是,宁王殿下现在的态度摆明了就是“你不答应我,我就不出兵。咱们看谁耗得过谁?”。众人只得眼巴巴地望向卫公子:卫公子,为了王爷的大业,你就牺牲一下吧。

卫君陌挑眉,“你想要什么?”

宁王唇边勾出一抹满意的笑容,摸着下巴思索着,一边望着卫君陌不怀好意地道:“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啊,当初你坑本王的时候可想到过会有求本王的一天?”卫君陌默然,宁王心情愉悦,“当初你抢了本王那么多的人本王就不跟你计较了。嗯…本王就问你要两个人。”

“说。”卫君陌道。

宁王道:“就你们家那两个小娃娃吧。”

“嗖!”一道指风破空射向宁王面门,坐在宁王身边的将领在卫君陌抬手的瞬间就眼疾手快的拉了宁王一把。只听咚的一声,宁王身后不远处的一个柜子被削下了一角。众人抹汗,一脸活该地看向宁王殿下。一开口就要人间的孩子,还是人家唯二的两个孩子,而且还想要两个一起打包。这是贪心呢还是脑残呢?

宁王默默地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柜子,再回头看向面无表情的卫君陌。轻咳了一声道:“这个…本王觉得,咱们有点误会。本王只是想说,让你们家那两个小娃娃陪本王玩儿一年怎么样?”

高龄未婚,于是也还没有孩子的宁王殿下听说辰州那对双胞胎十分有趣又可爱。于是对拥有这对双胞胎的卫公子十分嫉妒。虽然他自己也能生,但是谁保证生出来的孩子就一定有趣又可爱,聪明又漂亮,就一定是双胞胎还是龙凤胎?

所以,自己没有就先拿别人家的玩玩也是很不错的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