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各自谋划/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闻言,众人不由想要抚额。明明是很正常的话,宁王殿下你到底为什么要说得那么奇怪啊。你差点被卫公子削掉了半个脑袋你知道么?

宁王殿下摊手:本王当然不知道。

卫君陌平静地看着宁王,宁王笑容可掬的与之对望。半点也没有差点被人削掉半个脑袋的劫后余生的惊恐和愤怒。一时间,到也看不出来这两个人的气势谁更强一些。

良久,才听到卫君陌问道:“就是这样?”

咦?见他如此轻易的松口,宁王有些狐疑地望着卫君陌。难道又有什么阴谋?好一会儿,宁王才迟疑地点了点头。卫公子点点头道:“好。”

居然真的这么容易?宁王有些意兴阑珊起来,他就是想要为难卫君陌,但是如果被为难的人完全没有感觉到被为难的话,那他自然也不会感觉到任何胜利的快感。难道,他果然没有抓对要点?卫君陌根本不在乎他的两个孩子,果然最重要的还是星城郡主么?

但是…看看卫公子的冷漠的俊脸,宁王殿下还是明智的将心中的想法埋进了更深处。总感觉,如果她刚刚说得是星城郡主的话,那一道指风就真的会落到他的脑袋上了。

没有了宁王殿下捣乱,后面的事情就十分顺利了。双方约定,宁王府的泰宁卫十天之后便能赶到彭城与幽州军会师。有了完好无损的泰宁卫的加入,众将士都表示,狠狠地揍朝廷那群新兵完全不是问题。

讨论完了出兵的事情,众将士便纷纷告退了。大帐里只剩下了卫君陌和宁王两人对峙。宁王的护卫对此十分不放心,只是在宁王不耐烦的挥手下只得恋恋不舍的跟着走了出去。

大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宁王坐在一边挑眉看着对面的正低头翻看着卷宗完全没有理会自己意思的卫君陌。卫君陌也不管他,自己低头做自己的事情。虽然幽州军的军务不少,但是卫君陌往常在辰州也是做惯了,又有南宫墨分担辰州的事情倒是完全不会有什么手忙脚乱的时候。只是他越是淡定从容,也越是让人觉得不是滋味。有些人,仿佛天生就是什么事情都能够处理的完美无瑕一般,怎么能不让人感到嫉妒呢。

宁王杵着下巴打量着卫君陌半晌才开口道:“难怪三哥这么看重你,比起那那三个小子,你倒是更像三哥一些。”

卫君陌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亲。见过他和燕王的人,谁也不会觉得他俩长得像好么?宁王眼睛有问题。

卫君陌的容貌跟长平公主很像,若是换个普通人长了这么一副模样那当真是男生女相了。但是卫君陌身形挺拔,菱角分明,最重要的是气势太强,常年面无表情的模样让人第一眼看到他的容貌都无法想起惊艳漂亮这类词语。第一个反应只能是畏惧,臣服。

而燕王才更加符合人们印象中英俊男人的标准。英武霸气,雍容端凝,举手投足都是一派王者风度。

宁王摇摇头,道:“本王看人从来不会出错,你也知道本王说得不是长相。”甚至也不是气质,只是一种感觉而已。

卫君陌盯着宁王,冷冷道:“你刚才是故意的。”

宁王笑眯眯地看着他,大方的承认,“啊,本王是故意的,怎么样?”

“你想让幽州军的人忌惮我,对你有什么好处?”见宁王笑了笑想要开口,卫君陌冷然地大胆他道:“别跟我说你觉得好玩儿。”宁王确实是唯恐天下不乱,但是他身为一方藩王其实是很有分寸的,他绝对不会在大事上胡闹。幽州军忌惮卫君陌,对宁王并没有好处。除非宁王想要取代卫君陌进入幽州军的核心,但是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是事情。燕王会放心让一个同样手握重兵的异母弟弟染指自己的幽州军么?

宁王看着卫君陌,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神色间倒是多了几分郑重,“没办法,本王既然已经下决心入局,自然要为将来考虑一下了。而且,本王没打算让幽州军的人忌惮你,呵呵…最多,萧家那三兄弟会有点想法而已。”

宁王是卫君陌说动来和幽州军结盟的,而且还指名道姓要卫君陌同意自己的条件才答应出兵。那么想必很多人心中都会忍不住生出一个疑问:宁王,到底是与幽州军结盟,还是与辰州军也就是卫公子结盟的?

人心便是如此,不仅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哪怕是同一个阵营里的,有时候也要分辰州军还是幽州军,幽州军麾下的还要分是陈将军麾下还是薛将军麾下等等,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有纷争不外如此。

看着卫君陌神色不善的模样,宁王连忙道:“本王也是一片好意啊。以我三哥对你的看重,将来那三个小子肯定会想尽办法来拉拢你。现在本王帮你选选看哪个合适,也免得你将来头疼,你还不感谢本王?”

卫君陌冷笑,“难道宁王不知道舅舅为什么将军中的事务交给我?”

宁王眨眼,一脸的无辜,“本王确实不知,难道还发生过什么本王不知道的趣事?”卫君陌微微眯眼,看着他一脸“你能奈我何”的得意表情眼眸微沉。卫君陌轻哼一声,不再跟他计较这个问题,只是问道:“泰宁卫几天能到。”

宁王脸上的神色也是一震,思索了一下正色道:“两天之内必到。”

卫君陌满意的点头,“很好,那么…我们也该准备了。”宁王虽然很糟心,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很好用的。比如说他手里几十万精锐之师的泰宁卫,卫公子觉得,为了这些暂时可以不计较宁王的难缠。

宁王看着他,年轻的脸上确实极其罕见的严肃,“老实说,刚刚看到你的计划的时候本王下了一跳。那时候…你就能预料到现在的局面?”卫君陌挑眉道:“就算跟现在不一样,也不会差的太远。舅舅既然能够落入重围,就证明对方肯定是准备好后手的。就算没有…我也宁愿当成他有。既然从内部无法挣脱这些枷锁和困顿,自然是只能从外部想办法了。”

宁王挑眉,“如果本王依然不同意出兵呢?”

卫君陌静静地看着宁王,良久才道:“你不会想知道的。”

“什么意思?”

卫君陌摇摇头不再说话。宁王见问不出来也不生气,只是轻哼一声道:“行,既然你这么信心十足,本王就来看看…你这次的计划到底能不能成。”

金陵皇城

御书房里,看着眼前的折子萧千夜脸上终于多了几分笑容。显然是心情颇好,就连刚刚发现有少数辰州军度过了黎江的消息都没能影响到萧千夜的心情。面带笑意的望着眼前的折子,萧千夜长长的松了口气。彭城和云都那边,南宫怀和邵忠已经能占上风,只要这次的计划成功,打败燕军指日可待。

“陛下。”周襄颤颤巍巍的进来,朝着萧千夜下拜行李。两年多的时间,本就已经年过七十的周襄苍老了很多。这两年战事不停,周襄韩敏这几个老臣也跟着萧千夜操心不已。萧千夜年轻还能顶得住,周襄和韩敏年纪却打了。之前颍川之战失利的消息传来韩敏就病了。许多事情也都压倒了周襄的身上,也让他更加辛苦了。虽然这几年周襄和韩敏也有些不和,但是如今老伙计突然病了,他也是一阵手忙脚乱累得不轻。

萧千夜连忙道:“周先生免礼,朕不是说了,先生年事已高,这些虚礼能免则免。先生快坐下说话吧。”不管萧千夜这人人品怎么样,但是对于身边这几个从小教导自己,如今辅佐自己的老臣确实真心尊重的。

“礼不可废。”周襄拜谢,起身道。看看萧千夜的神色,周襄问道:“看陛下的模样,像是有喜事?”

萧千夜点点头,道:“刚刚收到消息,宁王已经和燕王结盟了。”说是结盟,不如说是宁王归附了燕王。毕竟最后的赢家只能有一个。

周襄皱眉,“哦?这可算不上好消息。”燕王额宁湾结盟,何止不是好消息,简直是天大的坏消息。

萧千夜笑容一敛,也微微叹了口气。宁王跟燕王联手了对他们来说确实不是一个好消息,但是…毕竟还算不上是最坏的消息,“先生放心,泰宁卫最少还要十天之后才会感到彭城,朕已经传信给南宫怀,令他派兵半路拦截。而且…既然卫君陌和燕王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彭城,那么咱们之前的计划……”

周襄一想,也不由得点头笑道:“陛下说得是,是老臣多虑了。只要西边赢了,然后调转兵马与南宫怀会师,百万大军合围燕逆。等到泰宁卫赶到,一切早就尘埃落地了。宁王是个聪明人,燕王败了他就绝不会再跟咱们拼命。”

萧千夜点头,“周先生说得是。这两年我军接连败退引得朝野动荡不安,一切…就只看这一次了。说来,这次确实卫君陌自己给了我们机会。若不是他带兵离开辰州,有要商戎带兵支援颍川。哈哈…辰州只剩下一些根本不会打仗的文人和南宫晖一个草包!”

周襄摇头道:“卫君陌若是不出辰州,颍川早已经被我们拿下,这次燕王只怕也无法脱线。所以……”

所以,卫君陌还真的是他们的克星。辛苦布置了两年,若没有卫君陌这个瘟神两路幽州军都已经败了,说不定燕王也早就被他们拿下。到时候只有远在幽州的燕王妃和镇守边关的朱宏,燕王府还能翻起什么大浪来?

被周襄这么一说,萧千夜顿时也觉得没什么高兴得了。再想想那一张关于卫君陌的命格不由咬牙,果然是他的克星么?!

周襄捋着胡须,思索着道:“陛下还有一事……”

“周先生尽管说。”萧千夜道。

周襄叹了口气道:“这次大战若能得胜,陛下当立刻减免徭役赋税,以安民心。”

萧千夜微微蹙眉,道:“周先生,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打仗打的是什么,除了兵马就是粮草军需,粮草军需从哪儿来,不就是赋税么?这三年仗打下来,早就已经国库空虚,若是不收税哪里来的钱用?

周襄摇摇头,“陛下可知道,这江南有多少青壮上战场么?”

萧千夜凝眉,周襄叹气道:“加上这次陛下新派上战场的,只这两年征兵的人数就有两百万之众。”两百人对偌大的大夏或许算不上是伤筋动骨,但是现在他们手里能掌握的地方其实已经不足先帝时候的一半了。而江南什么最多?读书人,富商,权贵,这些人都是不能征兵的。于是,兵役就要从普通百姓中间出,而这些百姓又是田间耕作的主力,他们上了战场,田地无人耕作,赋税一样收不上来。

萧千夜明白周襄想讲的是什么,有些头疼地道:“当年皇祖父驱逐北元时什么都没有,仗也打了十多年,怎么现在才三两年就支撑不下去了?”

周襄无奈,“陛下明鉴,当年中原百姓受北元人奴役,本就是民不聊生。苦日子过久了自然也就不觉得苦了,驱逐北元,更是让百姓有了个盼头,所以追随者众。即便是打了十几年,百姓也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粮食送给先帝。为的便是有一天能过太平日子。可是…咱们现在这算什么呢?”同室操戈?叔侄相争?无论是哪一个也绝对无法引起百姓太多的支持和同情。甚至因为大夏开国时间太多,许多百姓心中连正统两个字的概念都没有。反正都姓萧,都是先帝的子孙。谁让他们日子过得好,他们就跟谁。

萧千夜沉默了片刻,道:“咱们支持不了,燕王府难道会比我们更轻松?这两年,燕王派上战场的兵马也应该超过了百万了吧?”北方比江南更加的地广人稀。周襄在心中暗叹,燕王还真的比他们轻松得多。至少,燕王不需要养着庞大的朝廷官员体系,甚至燕王到现在连手底下的将领幕僚像样的官职都没有封赏。这固然是为了做给天下人看,表明他骑兵不是为了争皇位,自然也无权自己册封官员。但是同样的,燕王也不需要给手下那些将领高官厚禄,还有那些官员的家眷什么诰命贫瘠。而燕王也不需要担心这些人会因此背弃他,因为大家都知道真正的荣华富贵在将来。

再来,燕王不需要养着那一大群的皇室宗亲。先帝子孙繁盛,每一个被封王封侯的就算你削藩了,每年还是要给皇亲们大笔的钱财养家。这些消费加起来,足够再养一支几十万人的兵马了。

“据老臣所知,这两年…燕王麾下所有的地方,从未加赋。”周襄沉声道。

萧千夜一愣,“怎么可能?”即便是他们地处江南富庶之地,这两年其实也加了不少赋税。先帝虽然兢兢业业二十多年,但是大夏本就是百废俱兴,国库从来都不充裕。周襄苦笑道:“老臣不敢欺瞒陛下。”至于燕王是怎么做到不加赋税去能支撑大军好几年的连续作战的其实也很简单。一是,以战养战。燕军骑兵虽然未必比得上北元但是绝对比朝廷的骑兵强得多。瞅准机会抢几次粮草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二则是从南方和西南卖粮,通过辰州作为中转运送到北方。虽然朝廷早就禁止向北方运粮卖粮,但是总有一些胆大的认钱不认人。就算南方买不到粮食,康王所在的绵州一代,古称天府之国。康王跟燕王的关系不错,康王世子跟卫君陌的关系更不错,燕军想要在绵州买粮食绝对比朝廷想要问康王买容易得多。

“燕王哪里来的那么多钱?”萧千夜咬牙道。

周襄一怔,他确实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觉得燕王有起兵造反的底气,又统领幽州多年肯定不缺钱。但是…幽州物产贫瘠,燕王就算再会收刮,又能从哪儿收刮到那么多钱的?

这个问题,萧千夜或许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了。毕竟当初发财的众人都是秉承着闷声发大财的想法,从来没考虑向外人透露过自己发财的消息。燕王当然没那么多钱,燕王殿下有的是…辰州府卫公子和南宫墨书房里一大叠的欠条。

萧千夜有些烦闷的挥挥手道:“罢了,先不说这些。总要等这次的事情过后再说。云都那边要的粮草可送过去了?”提起这个萧千夜也是满腔怒火,几十万兵马居然让人带着不过几万人马将粮草给抢了烧了。那可是四十万大军的粮草,简直是出师不利。

周襄点点头,道:“粮草应该已经送到了。只是陛下…国库已经,下个月的粮草只怕是……”

萧千夜默然,“周先生有什么办法?”

周襄道:“一时半刻,朝廷只怕是挤不出钱来了,只能另想他法。”

“请先生指教。”

周襄垂眸,道:“金陵多权贵富商,如今家国有难,想必他们会慷慨解囊的。”

“这…”萧千夜有些犹豫,这几年他不是没跟那些世家打过交道,狡诈滑溜不说,一牵扯到自己的利益分毫不让。想要从他们嘴里掏出钱来,显然是白日做梦。

周襄叹气道:“陛下,咱们不能再加赋了,更何况就算是加,一时半刻也收不起来啊。如今朝廷内忧外患,那些人却依然歌舞升平,他们的想法也不能猜测。无论是陛下在位还是万一燕王…他们都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何必理会朝廷如何?此时若是不能甄别那些人肯为陛下敬重,只怕…有朝一日万一真的兵临城下,这些人便是开门迎敌的人。”

萧千夜神色微沉,周襄说的这些他都想过。只是这些权贵世家盘根错节关系太复杂。如今正跟燕王对峙,他实在是不想再招惹上这些人。想了想,只得道:“还是等辰州的事情落定之后再说吧。想必这两天就该有结果了。”

见他如此,周襄也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不再多劝。那些世家权贵,分明都是打折墙头草的主意。陛下若是不加以遏制,只怕有朝一日深受其害啊。

送走了周襄,萧千夜也有些疲惫地靠着龙椅闭目养神。过了片刻,又忍不住将那份折子翻开仔细的看着,一边思索着有没有什么漏洞。直到确定所有的计划都完美无缺才暗暗松了口气。这两年他很累,但是却不得不继续。他是皇祖父亲自指定的皇位继承者,怎么会输给起兵作乱的燕王?

上一次让燕王逃过了一死,这一次…这一次,一定要成功。

门外,太后顺着看着的大门看到里面坐在皇位上一脸疲惫的儿子。眼底闪过一丝无奈和心疼,摇了摇头转身准备离开。

“娘娘。”跟在太后身边的内侍太监低声道:“太后娘娘不是来探望陛下的么?怎么不进去?”

“陛下昨晚什么时候歇息的?”太后问道。

内侍太监恭声道:“回娘娘,陛下昨日快四更了才睡。”

太后叹气道:“陛下日理万机,也累得不轻。哀家何必拿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去烦他?让他好好休息吧。”

“还是太后娘娘最心疼陛下。”内侍太监恭维道。

太后摇摇头,自己的儿子她不心疼谁心疼?看到他那副模样,她只恨自己无能当初没有将儿子教导的更加优秀出类拔萃,以至于让他在这个位置上这么辛苦,这么无助。可是,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都是命啊。”抬头望着宫殿上方狭窄的天空,太后轻声叹道。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无论将来如何也都只能受着了。先帝不在了,太子也不在了,如今能陪着千夜的也只有她这个什么都做不了的娘了。

扶着宫女的手,太后漫步朝着后宫的方向走去。还不到五十的年纪,华丽的凤袍映衬出的背影却已经多了几分苍老和悲凉。

最近天气太怪,晚上热的睡不着,早上被冻醒。上午还大太阳,出门买个东西淋了一头雨。于是我就一直徘徊在感冒康复康复感冒的痛苦中。泪奔~大家要注意身体哦,夏天来了,特别是别中暑了。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