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7、再败,出师不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许是因为感觉胜券在握,萧千夜这些日子的心情难得的明朗了许多。就连去后宫的时间也多了一些。当然,身为一个勤政的帝王,萧千夜是绝对没有喜好女色这样的毛病的,去后宫多半也是为了探望两个皇子。

当初萧纯在他身上下了药,他原本也是不信的,但是这几年下来他虽然少有踏足后宫却也不是没有,而宫中的嫔妃却真的再也没有生下个一儿半女,甚至连怀孕都没有过。对此,太医院也是束手无策,日子久了,萧千夜也就渐渐地看开了。幸好...他还有两个皇儿。

“陛下今天怎么有空来臣妾这里?”端坐在萧千夜下首的是一身藕色衣衫,气质温婉的朱妃。比起当您刚刚被送入越郡王府谨小慎微的朱氏,如今已经诞下皇子又是皇后一下最高品级的贵妃的朱妃气质更多了几分尊贵和沉稳。却又一如从前的温婉和顺,从不曾因为自己身居高位而得意忘形。对待萧千夜也是十分周到温柔,比起如今一心扑在皇长子和后宫事务上,端庄大气的皇后,萧千夜这几年下来倒是对朱妃更多了几分好感。

听她这么问,萧千夜挑眉道:“怎么?朕不能来看看爱妃?”

朱妃连忙摇头,启唇浅笑道:“陛下说笑了,只是陛下一向政务繁忙...臣妾说错话,陛下勿怪。”

萧千夜摆摆手道:“罢了,朕跟爱妃开个玩笑罢了。怎么不见皇儿?”朱妃嫣然笑道:“皇儿闹着要出去玩儿,臣妾便让人带他出去走走了。陛下要见他,臣妾这就让人接他回来。”

“算了。”萧千夜摇头道:“朕只是有些累了,来你这儿谢谢。”

“陛下日理万机,确实应该好好谢谢。母后也很是担心陛下的身体呢。”朱妃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抬手轻轻替他按压着额边的太阳穴。萧千夜轻慰一声,放松地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方才慢慢问道:“这些日子,高义侯夫人可有进宫来探望你?”两年前,萧千夜将高义伯加封为高义侯。虽然最寄予厚望的嫡女朱初瑜没指望,但是一直默默无闻的庶女却成了尊贵的贵妃,皇子生母,高义侯府这几年在金陵倒是风头不小。随着金陵十大家族谢家不问世事,秦家韬光养晦,其他几个家族要么内斗不断,要么子孙不肖,倒是让朱家借着贵妃女儿的风头扶摇直上,若不是根基太薄,只怕隐隐都要问鼎金陵第一世家了。

如果没有燕王的事情,再过些念头等到两位皇子长大成人,朱家的势力只会更盛,到时候取秦谢两家而代之也说不定。

不过虽然高义侯将朱妃看的极重,高义侯夫人却不这么看。毕竟不是自己生的,区区一个庶女爬上了贵妃之位自己这个嫡母见了还要下跪行礼。而自己的亲生女儿却远在幽州默默无闻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头,高义侯夫人怎么能看朱妃顺眼?若不是丈夫开口,她只怕一次也不会进宫来探视。

朱妃自然不会在萧千夜面前告自己嫡母的状,含笑道:“母亲前些日子来过,如今事情多,臣妾便让她多在家中照顾父亲,无事不要频繁入宫了。”萧千夜点点头,道:“还是爱妃懂事。不过...高义侯夫人可有说起过善嘉郡主?”

朱妃手顿了一下,很快又如无其事的继续下去,一边道:“妹妹?母亲并不曾说起?难道...妹妹在幽州出了什么事了?”

萧千夜轻哼一声道:“你那个妹妹可是个聪明人,她怎么会让自己出事?前段日子燕王受了重伤,如今她就跟燕王府的永成郡主一起在彭州军营中呢。当初她自请嫁到幽州...”朱妃心中一颤,连忙起身跪倒在跟前,“朱家一直对陛下和朝廷忠心耿耿,请陛下明鉴。”

萧千夜挑眉,“爱妃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说着,俯身将朱妃扶了起来。朱妃看了看萧千夜的脸色,轻声道:“妹妹毕竟是个女子,若是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求陛下莫要怪她。”萧千夜望着朱妃柔美的容颜,眼神幽深,“善嘉郡主素来聪慧不让星城郡主,堪称女中双杰。爱妃你说...当初善嘉郡主嫁去幽州,可曾想过今日燕王有谋逆之举?若是燕王成了,善嘉郡主大小也该是个亲王嫡妃了。”

“陛下英明神武,岂会让燕逆得逞?”朱妃垂眸,轻声道:“妹妹虽然素有才名,毕竟不是神人。连朝中众位大臣都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她岂会知道?”萧千夜忽而一笑,道:“是朕想多了,爱妃别放在心上。”

“臣妾不敢。”

萧千夜站起身来,道:“朕去皇后那里看看。鄂国公出征在外,皇后心中想必也是担忧的。”

朱妃也不敢留他,柔声道:“臣妾恭送陛下。”

望着萧千夜的背影渐渐远去,知道消失在宫门口,朱妃唇边柔和的微笑才渐渐地隐去。美丽的容颜上多了几分忧虑,“来人。”

“娘娘。”一个宫女模样的女子快步走了进来,恭声行礼。

朱妃轻声道:“你亲自出宫送个信给父亲,陛下有些怀疑高义侯府的忠心了。”

那女子顿时一惊,“娘娘,这......”

“不用担心。”朱妃道:“本宫毕竟为陛下生下了一个皇子,陛下是个重情之人,不会轻易对朱家如何的。你只要告诉父亲,就算他想要两头下注,也别太明显了。莫忘了...朱家如今在金陵,就算是明天金陵城就要破了,陛下也可以在今天抄了朱家满门。”

“是,娘娘。”那女子点点头,慎重地道:“娘娘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朱妃叹了口气,“陛下一直为军费发愁。”

那女子等了片刻,才明白朱妃真的只有这一句话,后面并没有想要再说什么。连忙点点头道:“奴婢明白,奴婢告退。”

看着心腹的丫头出去,朱妃才慢慢坐回了殿中的软榻上,幽幽叹了口气。

三妹,你自小比人聪慧却选了这么一条难走的路,我也想知道...到底我们谁能笑到最后。我没得选,既然当初被送给了陛下,我就只能自己努力往上走。如果最后真的...那么,我也不会把朱家留给你的。

除了朱妃的宫殿,萧千夜脸色依然深沉。他相信朱妃是个聪明的女人,一定会将他想要说的话带给高义侯的。至于朱初瑜...哼!对于那个比她庶姐更聪明美丽的女子萧千夜从来都没有什么好感。女人聪明如皇后母后,是可敬。聪明如朱妃,是可爱。但是如果是朱初瑜或者南宫墨那样的就是可恶了。当初将朱初瑜嫁去幽州他自以为在燕王府插了一颗钉子,但是这几年来朱初瑜除了偶尔拿一些可有可无的消息敷衍他,从来没有给过什么有用的消息。萧千夜早就明白了,那个女人分明就是早已经将注押到了燕王府身上。只是...不知道这是她自己的主意还是整个高义侯府的意思。如果高义侯也想要做个墙头草的话,就别怪他不顾念朱妃的情面了。

两个女儿,一个是燕王的嫡媳,一个是当朝贵妃。无论哪边赢了高义侯府都倒不了。他们倒是打得好算盘!

“陛下,大事不好!”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匆匆而来,跪倒在跟前。

萧千夜心中一沉,厉声道:“说!”

侍卫道:“前方刚刚传来战报,鄂国公大军陷入重围,全军...全军、被困。”不知是不是萧千夜脸色太过难看,侍卫最后几个字说得几乎不见声息。

萧千夜只觉得眼前一黑,险些晕倒过去。旁边的内侍见状不妙,连忙扶住了他一边高声叫道:“快传太医!”

“闭嘴!”萧千夜闭了闭眼睛,厉声道:“朕没事。传众臣御书房议事!”

“是,陛下!”被萧千夜阴鸷的声音吓到,一个内侍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

萧千夜目光凶狠地瞪着眼前的侍卫,咬牙道:“你给朕说清楚,鄂国公怎么会...四十万新兵,加上...至少有六十万人马。就凭一个商戎,有多大本事困住他?!还有,该死的商戎不是去支援颍川了么?!”侍卫忍不住颤了颤,声音急促地道:“回陛下,商戎...商戎的大军根本没出青云山就折返了。另外,颍川薛真带领袭击了罗山,切断了鄂国公的退路。还有...还有泰宁卫...泰宁卫四十万大军也出现在了辰州。鄂国公,是被辰州军和泰宁卫联手给......”

“宁、王!”萧千夜目眦欲裂,仿佛想要一口一口的将宁王给咬碎了吞下去一般的凶狠。他被宁王和卫君陌耍了!宁王确实是跟燕王府结盟了没错,但是泰宁卫根本就没有打算去彭城。而是直接从越州南下跟辰州军汇合了!卫君陌早就猜到他要打得不是颍川而是辰州!

萧千夜气得浑身发抖,“好!好得很!来人,立刻传令南宫怀,不惜一切代价,给朕灭了彭城的幽州军!没有泰宁卫支援,朕倒要看看你怎么抵挡真的大军!”

萧千夜的计划并不能那么顺利的实施,因为...一旦鄂国公几十万大军如果全军覆没,就代表着金陵以西的大片地方朝廷将会无兵可守,而辰州军泰宁卫甚至是薛真所率领的幽州军,全完可以两路齐发越过黎江朝着金陵逼近。到时候就算他们灭掉了彭城的幽州军,只要燕王逃脱金陵同样危在旦夕。连当初馥云谷那样千般算计好的地方都没能杀死燕王,他们实在是很怀疑就算彭城的幽州军全军覆没,到底能不能杀了燕王。

御书房里,几个老臣吵吵嚷嚷各执己见,听得萧千夜额头仿佛要炸裂一般的疼痛。

鄂国公的出师不利对朝廷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身为与南宫怀一样硕果仅存的开国元勋,鄂国公只要在那里就会让人感到安心。但是现在,堪称一代战神的鄂国公纵横一世却败在了几个名不见经传的人手中。商戎是很厉害,薛真也很厉害没错,但是绝不会有人将他们跟鄂国公相提并论。因为他们还远没有达到那个层次。但是现在...大夏的战神之一的神话破灭,让人怎么能够不感到惶恐?

“够了!”上方的御座上,萧千夜狠狠地一击桌案,沉声道,“吵了这么久,到底吵出结果了没有?”

周襄和韩敏都没有说话话,一个胡须花白的老臣颤颤巍巍地走出来道:“启禀陛下,老臣以为...老臣以为,此时,应当与燕王议和。”

“你说什么?”萧千夜一愣,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一般。目光定定地盯着眼前的老臣。

那老臣沉声道:“启禀陛下,老臣以为该当与燕王议和。连年征战,此次鄂国公大败,朝廷以无再战之力。不如暂且议和休养生息,以图将来。”

萧千夜神色冷漠,“那依你之见,该如何议和?”

老臣道:“以黎江为界,与燕王划江而治。燕军不善水战,更何况这几年征战下来,燕军未必比我们好过,燕王想必会同意的。”萧千夜扫了一眼底下的臣子,沉声道:“你们也是这个意思?”

有几个人面露不赞同的神色,却又更多的人低下了头。显然也是支持议和的,这几年下来朝廷兵马远胜燕军,但是却都是败多胜少。眼看着就要打过黎江了。一旦过了黎江金陵危在旦夕,没有多少人有勇气赌朝廷的兵马有本事让燕王在黎江折戟。

“陛下,臣以为...万万不可!”韩敏站出来,沉声道。

萧千夜神色稍缓,沉声道:“韩先生请说。”

韩敏厉声道:“燕王谋反,视为乱臣贼子。陛下身为天下正统岂有与贼子议和之理?此时议和,不就是在昭告天下人,陛下趁承认了燕王与自己平起平坐?天无二日,国无二主,请陛下三思。”

周襄也跟着上前,“请陛下三思。韩大人所言极是,旁人或许可提议和,但是陛下却万万不可。”

萧千夜从头到尾就没有想过议和,虽然他的性格不够决断但是有的时候却也惊人的固执。比如说这个天下这个皇位,要么他坐,要么燕王坐,想要他承认燕王合法纯属望向。这天下...是朕的,是皇祖父传给朕的!燕王,不过乱臣贼子而已!

沉默了片刻,萧千夜再次抬起头来眼中只剩下冰冷之色,“即刻派兵支援鄂国公,再敢有提议和者,杀无赦!”

“是,陛下!”

“陛下...朝廷已经,无兵可调了啊。”兵部侍郎战战兢兢地提醒道。

萧千夜脸色又是一沉,沉默了良久终于道:“下令征兵,金陵十三卫接替整个江南防务。传令南宫怀...分兵有石敬襄率领,支援鄂国公。”

“陛下三思,金陵十三卫是为了拱卫金陵。将他们派出去......”

萧千夜垂眸道:“去办!”

“......是,陛下。”

“都退下吧。”吩咐完这些,萧千夜有些疲惫的挥手道。

“臣等告退。”

御书房里一片宁静,萧千夜沉默地坐在御案后面出神。良久,方才伸手打开了放在御案旁边的一个锦盒。锦盒最底部放着一封已经有些泛黄的信函。萧千夜神色复杂地望着盒中的信函,“卫君陌,这次...又是朕输了么?朕不相信,你会一直迎下去。”

“来人!”

“在,陛下。”一个黑衣男子出现在殿中,恭敬地跪地道。

萧千夜冷笑一声,道:“将这封信里的内容,送到燕王府的三位公子手里。一个也不要漏了。”

黑衣男子恭敬地接过信函,并没有打开看而是直接收了起来,沉声道:“属下遵命,属下告退。”

“去吧。”

黎江以北的某处,宫驭宸看着刚刚到了手中的密函也不由得一愣。很快便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好一个卫君陌,好一个声东击西,好一个围魏救赵!”守在他身边的男子见他如此,一时也有些分不清自家阁主这是生气还是真的在高兴。只得小心翼翼地问道:“阁主...咱们现在怎么办?”

宫驭宸收住了笑声,叹了口气道:“卫君陌,果然是难得一见的鬼才。这一次,竟然连本座也被他蒙在了谷里。是了,泰宁卫又不是第一次跟卫君陌合作,本座怎么会以为一定要宁王亲自带兵才行呢?怎么会以为,宁王在哪里泰宁卫就会去哪里呢?蔺长风和简秋阳许久不见人影,想必是早就回辰州去了吧?商戎跟泰宁卫并不相熟,指挥不动泰宁卫。”

“是,刚刚收到的消息,蔺长风和简秋阳携燕王殿下和卫公子密令出现在了泰宁卫中。”

宫驭宸嘲弄地一笑,叹息道:“可怜元春一世英明,临了才有此惨败,倒也败得不冤。”

“阁主,难道我们就这么算了?既然泰宁卫和幽州军主力都已经南下,我们是否让北元......”

宫驭宸摇头,“卫君陌和斡朵里部订有盟约,如今孟特穆眼看着幽州军形势大好孟特穆更不会背弃他。只要北元兵马一动,哼...孟特穆岂会不趁着这个时候占便宜?”

“那咱们?”黑衣男子道。

宫驭宸垂眸沉思了片刻,方才叹息道:“连续两次苦心设计都功亏一篑,看来连老天都不站在萧千夜那一边了。传令,将咱们在萧千夜那边的人全部撤回,所有暗线也全部潜伏起来没有本座命令不得妄动。”

“这...”阁主,你又要坑萧千夜么?

其实他们的人撤出对萧千夜的影响不大,毕竟他们都是在暗地里的,朝堂之上明面上并没有他们多少人,军中的将领身居高位的更是一个也没有了。但是,在这个时候被盟友捅一刀,影响再小萧千夜也要吐血吧?

宫驭宸抬头望向远处,幽幽笑道:“至于我们...不着急,咱们有的是时间和机会。”

黑衣男子点点头,阁主的想法他们只能听从却无法反对。又想起一件事,“阁主,还有一个消息。萧千夜派宫中暗卫送了一封信给萧家的三位公子。”

“嗯?”宫驭宸饶有兴致,他显然是心态极好,不过一会儿工夫就再也看不出方才的怒气了。

黑衣男子道:“就是当初...平川郡王留下的那封信。”

“哦?有趣。”宫驭宸摸着下巴笑了起来,“三星同耀,枭雄出世,天下易主。当初让他留下那么一封信果然是对的,萧千夜也果然没有让本座失望。有了这个...本王倒要看看,卫君陌还要怎么跟萧家那三个和平共处。你说...在燕王眼里,到底是能力出众的外甥重要还是资质平庸的儿子重要?

“自然是儿子重要。”黑衣男子毫不犹豫地道。儿子再平庸那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外甥再出色,那也是外人。燕王可以因为卫君陌的出色的看重信任他,难道他能因为他的出色而毫无立场的打压自己的儿子?现在也是燕王大业未成,否则再过几年只怕要打压卫君陌的就是燕王自己了。

宫驭宸轻哼一声,“这一次燕王若是还能不计一切的护着卫君陌,本座才是服了他了!看着吧,本座也好奇这出戏到底要怎么落幕。萧千夜这个废物,这次总算是有了点用处。”

今天晚了,很抱歉亲爱哒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