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细作的身份/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彭城外幽州军大营中,燕王脸色依然有些苍白,但是因为重伤而消瘦的容颜上此时却满是愉悦的笑容。靠在软榻边上,抖了抖手中的信函燕王放声大笑起来。在场的将领却是面面相觑,有些不明白王爷何故如此大小。不过...能让王爷如此高兴,总归是好事吧?

“王爷?不知...可是有什么喜事?”陈昱好奇地问道。

燕王笑道:“可不是喜事么,天大的喜事。元春率领六十万大军被困在了青云山脚下,进退不能。哈哈...这可是喜事?”

在场的众人,心中都是一震。元春率领几十万大军西去,他们一直在担心驻守颍川的薛真到底能不能守得住,但是现在...鄂国公全军被困?怎么可能!

宁王把玩着手中的折扇,笑眯眯地看着燕王道:“三哥,这里面可有小弟的大功。”

燕王含笑看了宁王一眼道:“这次确实是多亏了十七弟了。”若不是泰宁卫几十万大军,只凭辰州军和薛真手中的幽州军,想要困住元春的六十万兵马无异于异想天开。在看看坐在一边的卫君陌和南宫墨,燕王眼中闪现欣慰之色,“君儿,这次你当记首功。若不是你料敌先机,说不定这次,当真给萧千夜那小儿得逞了。”卫君陌淡然道;“元春的目标是辰州而非颍川。母亲和两个孩子都在辰州,君陌所为只是分内之事。”

众人惊骇,他们以为这是王爷的深谋远虑,没想到幕后一切推手竟然是卫公子。卫公子远在彭城,竟然真的能够决胜于千里之外。那可是开国名将鄂国公元春啊。在看看坐在燕王下首神色冷峻,容貌俊美无俦的青衣公子,在场的所有将领心中都不由自主的升起了几分敬畏和钦佩。卫君陌崛起的太快,即便他并没有依靠燕王的身份地位走捷径,即便他几乎可称得上是从无败绩,但是到底是太年轻。许多将领面上服气心中却未必就真的信服。但是此时,不管是什么立场也不管曾经有多少赫赫战功,也还是忍不住对眼前的冷峻男子残生了一种高山仰止的钦服。

还是陈昱最先反应过来,朝着卫君陌拱手笑道:“卫公子运筹帷幄,末将佩服。”

卫君陌微微点头,“陈将军客气了。”

萧千炯年轻的面容上满是好奇,“表哥,你怎么知道萧千夜会先攻打辰州的?”

卫君陌淡然道:“他先放出消息元春奔袭颍川,引得辰州守军出青云山相助。到时候辰州空虚,趁机取辰州岂不是轻而易举?比起枕戈待旦的颍川,辰州更好下手一些,好处也更多了一些。”辰州有长平公主和两个孩子,还是卫君陌的大本营,只要抓到这三个人,无论卫君陌再厉害也不得不投鼠忌器。更何况,以萧千夜对卫君陌的忌惮,卫君陌自然可以赌在关键时候颍川和辰州他到底会选哪一边。

萧千炽道:“这么说...之前表哥说商将军支援颍川还有宁王叔的泰宁卫半个月后到达都是骗人的?”

南宫墨笑吟吟地道:“也不算是骗人的,商将军确实是带人到了青云山。如果元春直奔颍川而去,商将军自然会带兵支援。但是如果元春没去,商将军自然要折返了。至于泰宁卫...宁王殿下并没有说泰宁卫是到辰州还是到彭城啊。”

但是,宁王殿下在这里,我们都以为泰宁卫是来支援彭城的啊!

宁王似笑非笑地看了南宫墨一眼,笑道:“嗯,只是本王没料到这些小子这么能跑,原本半个月的路竟然两三天就到了。”

“......”泰宁卫是脚下长轮子了还是背上长翅膀了十五天的路能够两三天就赶到?我们见识少,你少驴我。

“但是...辰州那边大胜。彭城怎么办?”一个将领忍不住问道。辰州围住了元春六十万大军,但是这些对彭城现在的现状没有任何帮助。彭城里邵忠依然守得固若金汤,彭城外面,南宫怀几十万大军正在虎视眈眈。

卫君陌垂眸,淡淡道:“我今晚启程回辰州。”

宁王挑眉,“你打算用自己将南宫怀的兵马引走?”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现在有宁王殿下在,对付邵忠和南宫怀自不是问题。若是能够一举拿下元春......”听了宁王的话,不少人都有些心动。须知,若是能够杀了或者活捉元春,对朝廷士气的打击绝对比攻下彭城还要大的多。

燕王皱眉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卫君陌沉声道:”就这么定了。都去准备吧!”

“这......”众人迟疑,,齐刷刷看向燕王。燕王殿下明显还有话说啊。虽然他们都觉得卫公子的计划很不错,但是毕竟燕王才是幽州军的最高统帅。

燕王看了看卫君陌,沉默了片刻方才道:“你们先下去。”

“是,王爷。”

众人齐声告退,大帐里只留下了卫君陌夫妻俩陈昱以及厚着脸皮不走的宁王殿下和萧家三兄弟。

“君儿,你现在不能离开军中!”等到众人告退,燕王瞪着卫君陌斩钉截铁地道。

萧千炯有些不解,“但是父王...儿臣也觉得表哥的提议很不错啊。商戎就算困住了鄂国公,想要消灭六十万大军肯定也需要不少时候。万一朝廷援军去了岂不是功亏一篑?有表哥坐镇,肯定能顺利拿下元春!微臣愿意随表哥一起去辰州!”说起这个,萧千炯就满脸的兴奋雀跃,这孩子现在对卫君陌已经到了崇拜的地步了。

燕王冷冷扫了他一眼,沉声道:“本王说不准就不准!幽州军因为本王重伤已经换过一次统帅了。两次三番的临阵换帅成何体统?”

众人齐齐看向卫君陌,卫公子垂眸淡定地道:“舅舅不必动怒,我并没有要走。”

嗯?

众人疑惑,卫君陌道:“舅舅不是一直想要知道军中的细作是谁么?方才在场的都是跟随舅舅已久的老人,但是...也只有他们才有机会接触到军中机密。知道我们与宁王结盟的也只有他们,这次得到这么重要的消息他又岂会没有动作?”

众人沉默,只有宁王挑了挑眉,道:“被你骗了好几次,你认为他还会上当?”

“所以,还要劳烦宁王殿下亲自走一趟。”卫公子理所当然地道。

宁王殿下暴怒,“本王才来了五天!”

“嗯,你已经闲了五天了。辰州和鄂国公就交给宁王殿下了。”卫公子点头道。宁王殿下咬牙切齿,“本王一定要把你辰州全部卖给萧千夜。”

燕王对这样的安排显然也很满意,点头道:“十七弟,既然如此就劳烦你走一趟吧?”

“三哥......”宁王殿下十分幽怨。燕王笑道:“君儿也是一片好意,十七弟觉得指挥泰宁卫顺手还是统领幽州卫顺手?”

宁王眼神微变,望着燕王道:“三哥放心我?”

燕王淡然道:“你我兄弟,有什么不放心的?”

宁王轻哼一声,沉吟了片刻总算点头道:“好!既然三哥这么说,本王走一趟便是。不过......”

“......”你又想闹什么幺蛾子?

宁王殿下微微一笑,“星城郡主陪本王走一趟吧。”话音未落,宁王就一个翻身躲到了身边的萧千炽背后,躲过了卫公子的袭击,“卫君陌,你别指使本王的太顺手。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你有一个很厉害的仇家?让本王扮成你骗人,总要给本王一个高手保护吧?”

“我会安排护卫,足以保护你的安全。”卫君陌冷声道。

宁王不屑,“本王不放心,本王一定要星城郡主保护。不然...你自己去!”

可惜,卫公子并不接受微笑。只是淡淡点头,“也好。”他并不觉得他必须留在彭城,虽然舅舅重伤,但是宁王和陈昱也足够统领幽州军了。

“不行!”这是燕王的声音。

“我去。”这是南宫墨的声音。卫君陌侧首看向南宫墨,紫色的眼眸中满是不悦。

南宫墨抿唇一笑,暗中伸手勾住了卫公子左手的手指。轻声道:“我有点担心母亲和两个孩子,想回去看看他们。”

卫君陌眼眸微黯,他们出来许久,两个孩子也不是刚出生的时候什么都不懂了。他自然也知道无瑕虽然没说,心中却也十分挂念两个孩子。但是......

南宫墨低声笑道:“有师叔在辰州,我还会有什么危险不成?宁王舅舅不过是想气气你,不会真的要我跟着他上战场的。我看看母亲和两个宝宝就回来,若是大家都快一点,说不准咱们能够在黎江南岸见面呢。”

卫君陌沉默了良久才终于微微点了点头,却还是冷冷的瞥了宁王一眼,眼中警告和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宁王殿下啧了一声表示自己牙疼。不就是分开十天半个月么,用不用好像他是棒打鸳鸯的大坏蛋一样?而且,星城郡主不跟着离开,谁相信卫君陌真的走了?

燕王点头道:“既然如此,都去准备吧。”

“父王,我能跟十七叔和表嫂一起去辰州么?”萧千炯道。

燕王扬眉,“为何?”

萧千炯得意地道:“去抓元春啊。如果儿臣能够抓住鄂国公......”

宁王噗嗤一笑,道:“你可以去抓南宫怀。”

萧千炯一噎,摸摸鼻子低声嘟哝道:“鄂国公比南宫怀更厉害一些。”鄂国公才是真正的战场英雄,南宫怀只是一个小人而已。在萧三公子看来,自然是鄂国公更加厉害一些。

燕王思索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道:“不得给你十七叔添乱。”

“儿臣遵命!”萧千炯一跃而起,高声道。

夜色刚刚降下,军中众人就看到卫公子星辰郡主还有萧三公子带着几个护卫策马离开了军营去向不知。普通士兵自然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只是以为这三位闲着无聊出去走走或者燕王吩咐什么事情要办。不过这个消息传到另外一些人的耳中却又不一样了。

“卫君陌果然走了?”一处帐子里,一个四十出头身穿战袍的将领脸色阴沉的问道。

“是,将军。属下亲眼看到卫公子星城郡主和三公子带人出了大营,一直没有回来。

将领咬牙,“卫公子...诡计多端,前几次都中了他的计谋,这一次......”

“但是,如果卫公子真的回了辰州。那鄂国公那里可就真的没救了。”六十万大军,南宫怀以外唯一的追随先帝开国的老将,如果折在了辰州后果简直不敢想象。

那将领显然也是十分挣扎,前几次送回去的消息让朝廷损失惨重,他知道卫公子肯定是已经在怀疑军中高层将领中有细作了。但是...这样的消息,实在是让人难以抉择,“再等等。”

“是,将军。时间紧急,还望将军......”

“我知道。去查清楚,既然卫君陌走了,军中事务现在移交给谁了。”

“回将军,是宁王。方才属下看见燕王身边的贴身侍卫将兵符送进了宁王帐中。而且,宁王还召见了陈昱将军和燕王世子。”

那将领沉思了良久,终于点头道:“将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离营的消息传出去...算了,我亲自去。别的...咱们也管不了了。”这几次消息失利,他势必要给上峰一个交代,这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

“是。”

深夜,一道黑影飞快地掠出了大营。只是,刚刚走出不到五里路就不由得停了下来,望着前方眼中露出惊骇之色。在他前方不远处,月光下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卓然而立。月光洒在他冷峻的容颜上,让原本冰冷的容颜也仿佛蒙上了一圈温柔的银光。这本该是一个清幽美丽的画面,但是画中的人却足以让他吓掉心魂。

“你没走?!”

上当了?!黑衣人心中一沉,反身就想要朝着远处奔逃。只是,在他身后不远处也站着几个人,陈昱,萧千炽,萧千炜还有好几个军中的将领。

“你算计好!”眼见无处可逃,黑衣人索性转过身直面卫君陌,咬牙道:“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之前的所有消息,都是故意放出来的?”

卫君陌淡淡道:“不,我现在才确定你到底是谁的。”

陈昱脸色也是难得一见的冷厉,沉声道:“卫公子确实不知道谁是细作,所以只是告诉本将军,过了子时之后,谁不在自己的帐中谁便是细作。”黑衣人深吸了一口气,不甘地道:“如果我派了别人去呢?”

萧千炜淡笑道:“史将军,你别再挣扎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会随便派个人去?更何况,之前几次连续失利,你若是不亲自出马只怕...朝廷也要怀疑你是不是已经真的投靠了燕王府,故意传递假消息了吧?”

黑衣人冷笑一声,抬手撤下了脸上的面巾露出一张沉稳刚毅的脸。只是这张脸上此时已经不再是往日众人熟悉的爽朗和忠厚,而是充满了不甘和怨恨。陈昱叹了口气,“之前...世子和二公子之争,你也没少出力吧?”知道细作是此人,陈昱心中其实有些难以接受。这人几乎跟他同时从军,曾经也是同一个战壕里出来的兄弟。虽然他和朱宏薛真领先一步品级比他们高一些,大家关系却一直不错。几十年同生共死的同袍,谁能料到竟然会有一天走到对立的时候?

史将军也不抵赖,只是瞥了萧千炽兄弟俩一眼,道:“不过是多说了几句,算得上是出力不少么?燕王殿下一世英名,可惜...若不是有卫公子,只怕今日败得未必是我吧?”

闻言,萧千炽兄弟俩齐齐变了脸色。萧千炽是羞愧的脸色发红,萧千炜则是脸色铁青。

陈昱咬牙道:“王爷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如此做?”

“哈?”史将军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待我不薄?王爷是待你们不薄吧?我有什么比不上你们的?凭什么你是将军我却是副将?我战功比你少?我没有为王爷拼过命?”陈昱道:“因为这个,你就背叛王爷?不仅要害整个幽州军还要王爷的命?你莫要忘了,你的命也是王爷当年从战场上捡回来的。”

史将军一愣,很快又苦笑一声,道:“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你说的不错,从我做了先帝的密探那一天起...早晚都会有今天。”

陈昱叹了口气,“你果然是先帝的人。”

史将军脸上有些无奈,“一开始...我只是对你们升职比我快有些不高兴,并没有多想。谁知道先帝的人就在那时候找上了我,原本我也不想答应,只是...不过,后来我确实是心甘情愿的!”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身份的对立进而对自己昔日的同袍产生敌意,还是因为觉得燕王待自己不公进而坚定的认为自己的立场是正确的?苦笑着摇了摇头,史将军不再多说。众人心中却是了然,先帝想要逼一个人就范,只怕这世上没有几个人扛得住的。

“既然卫公子在这里,想必...这次的消息也是假的吧?可惜,各位还是太过心急了,消息我并没有来得及传出去。至于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陈昱道:“你认为去辰州的是卫公子或者是宁王有多大的差别?莫忘了,泰宁卫毕竟是宁王殿下的人。无论是谁去,除非萧千夜想要放弃鄂国公和那六十万兵马,否则他非救不可。今晚.......”

“我明白了。”今晚的一切都只是针对他一个人的局罢了。卫公子根本不在意有没有人传递消息。

“剩下的事情,你到王爷跟前自己说罢。”陈昱转身,不愿再看昔日的同袍。

呼呼,累死了。亲爱哒们抱歉,今天晚了。家里装修…弄得我灰头土脸累死了。住顶楼还没空调的苦命日子终于要结束了,感动ing……么么哒,这两天很抱歉。明天开始稳定更新,依然是下午四点五十五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