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吃瘪的宁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两只长得漂亮极了而且还一模一样的小宝贝齐声问好的感觉,让宁王殿下顿时觉得一颗铁心都要化掉了。立刻忘记了之前还被人叫做拐子的仇恨,笑容可掬地对两个小娃娃张开了怀抱,“好孩子,过来给舅公瞧瞧。”

两个小宝宝齐齐回头看向娘亲,南宫墨含笑点了点头。小夭夭踢踢小腿表示自己要下去,南宫墨俯身将两人放回地上,兄妹两个果然手拉手的站到了宁王跟前,“舅公。”

真是太可爱了…卫君陌那家伙命真好。宁王在心中默默感叹道,看到这么两只可爱的小家伙,宁王殿下都忍不住期盼起自己也能有这样两个小可爱了,他绝对不嫌弃小孩子吵闹了。

“乖孩子,来,舅公送给你们的,拿去玩儿吧。”宁王殿下心情一好人就变得根外大方,不仅两个小家伙得到了一份厚重的见面礼,就连商峤也没有拉下。当然宁王早就知道商峤是南宫墨的徒弟,除非是故意的否则也不会做出忘掉他那么失礼的事情。

看到两个孩子拿着自己送的礼物乖巧道谢,宁王笑得更加和蔼起来。

“夭夭,安安啊,喜欢舅公么?”宁王殿下笑得十分奸诈,在场的大人几乎都要看到他身后的大尾巴在摇晃。

两个孩子对视了一眼,双双点头。宁王笑得更高兴了,“那么…要不要跟舅公一起去隰州玩儿啊。”

宁王殿下显然是不太了解孩子,至少这个年纪的孩子还没有想要看看世界或者离家出走这么伟大的抱负。他们知道的是…“不要,祖母说离开家就再也看不到祖母和爹娘了。”

咦?宁王挑眉,看向安安,“那小安安呢?”

安安抬眼看了他一眼,十分乖巧地摇了摇头道:“没空。”

没空?!宁王殿下只觉得自己被一个三岁的孩子敷衍了。你一个三岁的小鬼,有多大的事情会没空。不过…当然不能跟小孩子生气,宁王殿下深吸了一口气,继续笑道:“怎么会呢?隰州里辰州很近的,过一段时间舅公就送你们回来。安安,你要做什么事情没空?”

夭夭似乎有了些兴趣,扑闪着大眼睛,“舅公,隰州好玩儿吗?”

“当然好玩儿。无论你想要玩什么舅公都可以给你找来的。”

安安见妹妹兴致勃勃,也只得问道:“隰州有叔公那么厉害的高手,和秦叔叔那么厉害的人么?唔…秦叔叔说,要找个大儒教我读书,舅公,隰州有很多大儒么?”别以为安安喜静就少言寡语,必要的时候他也是可以说很多话的。

大儒?那是神马?你这么小的小鬼知道大儒是什么吗?

“舅公,你有小马儿么?你家的马儿会不会生蛋?”

生蛋?马儿?这两个有什么关系吗?

之后夭夭仿佛发现了比秦叔叔更厉害的人,叽叽咋咋一大堆稀奇古怪的问题听得宁王殿下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僵硬起来。最后只得无语的看向南宫墨:你到底怎么生出这么聒噪的女儿的?

南宫墨笑而不语,长平公主倒像是习惯了。笑眯眯地朝着夭夭伸手道:“夭夭,舅公来者是客,不可对舅公无礼。”

夭夭瘪瘪小嘴,扭身扑进了祖母的怀中,“祖母,夭夭想要跟舅公玩儿。夭夭没有对舅公无礼。”

宁王也只得笑道:“五姐,夭夭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哪里会无礼。”不过这孩子的废话还真是多,果然是卫君陌的女儿,心眼儿多的不行。

安安偏着头看看他,转身会娘亲怀里去了,“谢谢舅公,安安和夭夭不去隰州。安安要读书练武。”

宁王殿下只觉得满头大汗,他三岁的时候还在后宫里懵懵懂懂不知道干什么你。

南宫墨遗憾地看着宁王笑道:“宁王殿下,孩子还小不懂事。等他们长大一些了说不定会喜欢隰州呢?倒时候再去打扰?”宁王呵呵一笑,“来日方长。”不过…把这两只带到自己身边真的是个明智的决定么?特别是那只粉嫩嫩的。宁王殿下可不想有一天自己求着卫君陌接回他的女儿儿子。所以,这是一个需要认真的考虑的问题。

因为娘亲回来了,两个孩子都十分高兴。也许是因为爹娘离家的时间太长了,两个孩子也很粘着南宫墨。夭夭也不再缠着商峤了,安安也不再捧着那些谁也不知道他到底看不看得懂的书了。兄妹俩都一直跟在娘亲身边,直到累了才让南宫墨带着他们一起回房休息。宁王自有长平公主和秦梓煦招待也不用南宫墨操心,南宫墨便安心地带着两个孩子回房休息去了。

两个刚刚洗过澡,香喷喷粉嫩嫩的小宝宝坐在宽大的床上。夭夭一刻也不能安静的翻来翻去,安安倒是十分安静,只是坐在一边耐性地看着妹妹。看到南宫墨过来,两个孩子立刻都坐直了身子,乖巧地叫道:“娘亲。”

南宫墨在两人的额头上各自亲了一下,笑道:“怎么还不休息,不困么?”

夭夭揉揉有些困意的大眼睛,“娘亲一起睡。”

“好,躺下,娘亲陪你们一起睡。”

两个小家伙一左一右躺在南宫墨身边,夭夭打了个小小的呵欠,还是不忘问道:“娘亲…爹爹救到舅公了吗?”

南宫墨不由莞尔一笑,过了这么久难为小家伙还记得她当初说的话。轻声笑道:“当然救到了。”

“那爹爹怎么还不回来?”夭夭问道。

南宫墨轻声道:“夭夭和安安想爹爹了么?”

“嗯…想爹爹。”两个孩子双双点头,南宫墨道:“放心,爹爹很快也会回来的。”

“带着舅公一起回来?”安安问道。

南宫墨含笑揉了揉儿子的小脑袋,道:“嗯,到时候安安和夭夭就可以见到舅公了。”虽然两个小家伙早就不记得燕王长什么模样了,不过这些年燕王也在两个小家伙面前刷了不少存在感。就连安安都没忘记问爹爹要不要带舅公一起回来。

一边说这话,两个小家伙抓着南宫墨的衣角很快就睡着了。看着两个睡得香甜的宝贝,南宫墨唇边也不由得勾起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南宫墨走进书房的时候,秦梓煦和曲怜星早在里面等着了。同样在场的还有南宫晖和商念儿,南宫墨刚回府的时候南宫绪正带着商念儿出城去了,接到消息才连忙赶了回来。见南宫墨进来,秦梓煦和曲怜星连忙起身行礼,“郡主。”

“不必多礼。”

“墨儿。”南宫晖叫道,南宫墨一笑,看看南宫晖再看看商念儿笑道:“二哥,念儿,近来可好?”

南宫晖笑道:“我们有什么不好的?倒是你和大哥在战场上,才让我们担心呢。”

南宫墨笑道:“我和大哥也很好,二哥不用担心。”商念儿笑道:“若不是父亲拦着,他只怕也忍不住早就从到战场上去找你们了。”南宫晖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身为武将他自然也是希望能够上战场的,若不是岳父大人开导他只怕也不能安安心心的留在这辰州城里,“墨儿你放心,二哥不会乱来的。有二哥在,辰州也不会有事的。”南宫墨浅笑道:“我自然是相信二哥的。”

听她这么说,南宫晖也更加高兴起来。

各自落座,秦梓煦送上了这些日子一些需要南宫墨处理的事务,也大略的说了一下如今辰州的形势。经过这几年的恢复,辰州百姓今年的日子也还算不错。即便是如今开始打仗,但是毕竟没有在辰州等地境内开战,所以百姓依然还是安居乐业。卫君陌和南宫墨都清楚,迟早是要打仗的,所以这两年也都着意在囤积粮食,军需方面一时半刻也不会感到紧缺,所以一切都还不错。

南宫墨听完点了点头,对秦梓煦的能力很是赞许。这些日子辰州等地托付给秦梓煦,当真是一切都有条不紊没有出半点篓子。大夏世家子弟从来不许外放,更少有做到掌握实权的高官的。秦梓煦虽然眼前,但是显然做个主政一方的封疆大吏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对于南宫墨的称赞,秦梓煦只是淡淡一笑并不得意也不过分的谦逊。

曲怜星也跟着汇报了这些日子辰州府衙以及南宫墨紫霄殿的财政情况。盈利亏损账册记载的清清楚楚一目了然。

南宫墨合上了跟前的账册卷宗,看向秦梓煦问道:“关于鄂国公的事情,秦公子可有什么高见?”

秦梓煦一怔,迟疑了片刻道:“这个…属下对军中之事并不了解,只怕无法给郡主什么建议。”南宫墨摇头笑道:“你随便说说,我随便听听。”秦梓煦想了想,道:“这儿,属下浅见…鄂国公乃是大夏栋梁,对朝廷忠心耿耿。虽然立场相左,但是…鄂国公声名卓著,若是杀了他对咱们只怕不利。”

南宫墨点点头,没有说话。秦梓煦继续道:“若是能够活捉鄂国公自然是最好。如果不能…郡主也最好避免鄂国公死于我军之手。另外,千万莫要让人糟蹋鄂国公的遗体。”

南宫墨点头,“这是自然。”南宫墨并没有亵渎死者的习惯,更何况鄂国公确实是一个值得尊敬的老者。

秦梓煦道:“鄂国公为大夏立下赫赫战功,一生不争权势,不贪金银。如今看来可说是当年追随先帝的开国功臣之中现在唯一还尊荣显贵的一个。世人对于唯一总是会看的格外不用一些。”南宫怀虽然也还在,但是南宫怀早就把自己的名声糟蹋的不成样子了。就算他死了也掀不起什么风波。但是鄂国公却不一样。

“鄂国公若是被咱们杀了,难免会激起许多百姓和朝廷将士的仇恨。若是朝廷利用这一点在加以挑拨,对咱们后面的路只怕会有障碍。若是因此而激得朝廷士兵拼死反抗,只怕咱们也会伤亡惨重。”南宫墨抚额,问道:“那么,以秦公子之见,应当如何?”

秦梓煦笑道:“就如属下方才所说,决不能让鄂国公死在咱们手里。这个功劳不要也罢。”

南宫墨若有所思,沉思了骗了道:“梓煦这么说,只怕不只是这一个原因吧?”秦梓煦一怔,有些无奈地笑道:“果然瞒不过郡主,郡主和公子在幽州军中的事情,属下也听说过一些。”

“你怎么看?”

秦梓煦笑道:“其实也并非意外,自古以来都有功高震主之说。燕王府和公子之间虽然称不上主,但是至少在幽州军麾下的将领甚至是几个公子看来总不会真的是不分彼此的。杀了鄂国公这个功劳看似巨大,但是对公子来说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只怕还会引起军中将领的戒备和反感。所以属下才说,不如不要。”

南宫墨轻叹了口气道:“果然还是梓煦看的明白。”

秦梓煦笑道:“其实最好的办法是,如果能够活捉鄂国公的话,咱们便将鄂国公放回去。”

南宫晖有些不解,“这岂不是纵虎归山?”

秦梓煦笑道:“鄂国公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带兵打仗的能力以及他的名望。但是如果他兵败被擒,再被郡主放回去的话,萧千夜如何不说,朝中那些老臣是绝对不会再让他带兵打仗的。不能带兵的鄂国公,就算是虎,也只能算是一只病虎,毫无威胁可言。”秦梓煦实在是太了解朝中那些老臣了。把忠孝节义看得比什么都重要,在他们看来如果鄂国公兵败被俘,没有一死以殉国就已经是不忠了。不忠的人又是败兵之将哪里还会让他有机会再领兵。

南宫墨挑眉笑道:“好主意,不过…现在说这些还有些早了。”

青云山那边围是围住了,但是要活捉或者杀了元春,还需要一些时间。宁王殿下所用的方法虽然略显阴损,却也是能够他们的损失降到最低的,南宫墨也没什么好反对的。

辰州府衙后院里,宁王殿下悠然地漫步在并不太大的花园中。状似心情愉悦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懒懒的伸了个懒腰。跟在他身后的侍卫无语的看着自己王爷毫无形象的模样却也无话可说,他们早就习惯了。

“你说…卫君陌那小子还有星城郡主是不是特别有趣儿?”宁王有些百无聊赖,回头问身后的侍卫。

侍卫垂眸,“王爷觉得是,自然就是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哪里敢非议卫公子和星城郡主?虽然宁王是个百无禁忌的人,但是能够长久留在他身边的却绝对不会是跟他一样无所顾忌不知分寸的人。

宁王虽然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倒也不去为难他,只是轻哼了一声道:“算起来,辰州军的底盘也不比隰州小了吧?除了身份,卫君陌那小子现在的势力就算是说是一方藩王也使得。”何止是不小,卫君陌占据辰州附近六个州,面积比宁王镇守的隰州以及原本燕王的幽州只怕还要大一些。就算是先帝在世的时候,兵力在藩王之中也算是排前面的了。

“但是你瞧,这府衙跟两年前咱们来的时候没什么差别,卫君陌居然抠门的连个府邸都懒得修了。”宁王轻哼,想起当初某人掏银票那个爽快就不爽。能够凭一己之力将当初几乎可算是民不聊生的辰州等地支撑起来,到现在这个局面,宁王觉得自己都无法估算卫君陌的家底到底有多厚。

侍卫侧首觑了自家王爷一眼,他觉得王爷是在郁闷他不知道卫公子那么多钱是从哪儿来的。

“你说,这小子是真的淡泊名利还是怎么的?还有那星城郡主,这么差劲的地方住着居然半点都不抱怨。”

侍卫抬眼看了看周围。其实…也不算很差吧?

扫了一眼自家侍卫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宁王深觉跟他无话可说。轻哼一声举步往前走去。不远处的院子一角的大树下,一个粉嫩嫩的小团子正蹲在树下不知道干什么。宁王眼睛一亮抬手阻止了侍卫的跟随,快步走了过去。

“哟,小夭夭,一大早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呢?”宁王笑眯眯地走到夭夭深厚道。

夭夭并没有被吓到,反倒是回过头来朝着宁王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舅公早。”宁王轻咳一声,上前了两步,“早啊,夭夭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娘呢,安安呢?”夭夭撇撇小嘴道:“娘亲跟秦叔叔和曲姨说话去了,哥哥和阿峤哥哥在书房里念书。夭夭来探望飞飞。”

“嗯?飞飞?那是谁?”宁王有些茫然。这里好像没有别人啊。

夭夭笑道:“飞飞是夭夭的好朋友,夭夭最喜欢跟飞飞玩儿了。阿峤哥哥和哥哥总是没空。”

“好朋友啊。”

夭夭眼眸明亮,“舅公要一起跟飞飞玩儿么?”

“好啊,让舅公看看,飞飞长什么模样?”宁王再上前了两步,有些好奇夭夭所说的飞飞是什么?应该不是人,小兔子?小鸟?小猫?小狗?

夭夭低头在大树下折腾了一会儿,才转过身捧着一个小玩意儿满脸欣喜的送到宁王面前,“舅公你看,飞飞可好看了。”

片刻后…府衙后院的花园里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啊!你给本王赶紧把这个鬼东西拿开!拿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