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1、七彩雪蚕/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得郁郁葱葱,足足有两个人合抱粗的大树下。穿着粉嫩模样也粉嫩的小姑娘精致可爱的小脸上带着天真无邪的笑容。一双小小的手里捧着一只五彩斑斓的…毛毛虫?!

那青色的毛虫身上长满了各种颜色毒毛,颜色绚丽夺目但是却丝毫不会让人觉得可爱,反倒是让人一看就觉得毛骨悚然。而且那虫子个头也不笑,比起夭夭两只小手还要长一些,肥嘟嘟的模样被拿在那小小的手里更是让人觉得格外吓人。

看着宁王脸色铁青的瞪着自己的模样,夭夭有些委屈地撇了撇小嘴,“舅公,你不喜欢飞飞么?”

宁王神色僵硬,“你…立刻、把它、给我…扔了!”

夭夭不解地眨了眨眼睛,还不让小心安抚的摸了摸手里的五彩长虫,“飞飞不怕,舅公不是故意要吓你的哦。”

“该死的!”南宫墨和卫君陌这两口子到底会不会教孩子?这个鬼东西看起来恐怖就不用说了。这该死的毛虫是有毒的啊,这么小的孩子居然就敢拿在手里玩儿了。

“舅公,你看看飞飞。她很乖的,你很快就会喜欢她了。”夭夭努力的想要新来的舅公喜欢上自己的小伙伴,生怕宁王不相信捧着五彩长虫就往宁王跟前走去。

“你别过来!”宁王殿下忍不住尖叫,只要看一眼那东西,他就觉得自己身上仿佛被千万条虫子爬过一样,浑身都在养了。

夭夭显然不能理解舅公的恐惧和焦躁,反倒是走的更快了一些。

宁王殿下终于忍不住怒吼一声,转身拔腿落荒而逃。

夭夭偏着小脑袋望着宁王绝尘而去的身影不解的皱起了精致的眉头。伸手摸摸飞飞的脑袋叹气,“舅公胆子真小,飞飞明明这么可爱…”

“南宫墨!”

南宫墨正在书房里和秦梓煦议事,外面便传来了宁王殿下气急败坏的怒吼。南宫墨挑眉,抬起头来看到宁王脸色难看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宁王殿下,这是怎么了?”南宫墨悠然的将手中的一本折子放下,含笑问道。

宁王咬牙切齿地道:“怎么了?你还好意思问我怎么了?你们到底会不会照顾孩子?”

南宫墨疑惑地看着他,“孩子?夭夭怎么了?”这个时候安安肯定是在跟着商峤读书,不用问也知道把宁王气成这样的八成是夭夭。宁王咬牙道:“那么小的孩子抓着一条毒虫玩儿,你们居然没有人管?”

南宫墨一愣,很快便明白过来了。忍不住笑道:“宁王殿下说得是飞飞?”

“你果然知道!”宁王更加暴躁了,“你女儿才三岁你知不知道?!她居然将那么危险的毒虫拿在手里玩儿!要是被咬一口怎么办?就算没有被咬,那种毒虫本身就是有毒的,小孩子的皮肤怎么受得了?”

南宫墨笑叹道:“宁王殿下不必担心,她玩儿了那么久不也没事么?”

看着宁王冷笑,显然是对她这个做母亲的十分不满,南宫墨只得委婉地道:“夭夭并不怕毒,而且飞飞也是她从小养大的。另外…飞飞并不是一般的毒虫。”

“我当然知道不是一般的毒虫。”长成那么诡异的颜色,不用想也肯定是剧毒。

南宫墨叹气,“飞飞是一只七彩雪蚕,专吃毒物。本身…并没有毒。”南宫墨没忍心告诉宁王殿下,夭夭肯定是故意吓唬他的。因为夭夭平时更喜欢跟另外一只小动物一起玩儿。那只小东西看着乖巧无害,那才是真的有剧毒的。

宁王殿下木着一张脸在一边坐了下来,响起院子里那小丫头单纯无害的笑容和那绚丽夺目的长虫,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即便是南宫墨这么说,他还是完全没有想要靠近那东西的欲望。如果夭夭一直跟那个玩意儿一起玩儿,那他也不想要抱那个小丫头。真是…太可惜了。

“你们在讨论什么?”宁王问道。

南宫墨笑道:“说一些辰州的事务,青云山那边,宁王殿下还不准备动身?”

没拐到小盆友,宁王殿下表示不开心。他终于知道卫君陌那家伙为什么答应的那么爽快了。他家两个小鬼,一个是问题多的烦死人的小恶魔,一个是除了书什么都不感兴趣的小书呆子。

耸耸肩,宁王道:“随便,星城郡主有兴趣一起去么?”

南宫墨摇摇头,“战场上的事情有宁王殿下就够了,我还是留在辰州吧。”

宁王饶有兴致地打量了南宫墨一圈儿道:“有意思。”

南宫墨眨了下眼睛,表示不明白宁王殿下觉得什么有意思。宁王也不多解释,站起身来轻哼了一声道:“本王明早就出发去青云山。”

南宫墨笑容可掬,“那夭夭和安安……”

“你自己留着吧,本王又不是专门给人带孩子的奶娘!哼!”宁王殿下拂袖而去,南宫墨也不生气,只是淡然一笑。

青云山外的辰州军和泰宁卫联军军营中,萧千炯百无聊赖的蹲在一片空地上发呆。如果早知道他们围着元春根本不动手,他就先跟表嫂和宁王叔一起去辰州探望两个小宝宝了。不过,说起两个小宝宝,萧三公子难得的有些想念起自己在幽州的妻子和儿子来了。他跟孙妍儿成婚成婚数年,虽然说不上感情深厚,这两年更是征战在外连面都没有见过,不过萧千炯自觉对这个妻子还是有些满意的。更何况,这个妻子还给他生了一个儿子。瘪瘪嘴,儿子都已经两岁了,他却只有一年前有事幽州的时候匆匆见过一眼抱过一次。

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萧三公子难得的惆怅起来。

“三公子这是怎么了?”蔺长风迈着慵懒的步子从后面走过来,笑眯眯地看着蹲在地上的萧千炯道。萧千炯一跃而起,看看一身玄色衣衫,风度翩翩的长风公子。伸手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道:“没什么,有些无聊罢了。”

长风公子把玩着手中折扇笑道:“无聊么,确实是有一点。像现在这样,围而不攻,是没有在战场上冲锋陷阵来的刺激是么?”

萧千炯深有同感连连点头,蔺长风也很无奈,“没办法,我们之前接到命令,宁王殿下没到之前不许轻举妄动。”

萧千炯有些颓然,他虽然年纪已经不下了,但是对于宁王叔这位比自己大不了十岁的叔叔却提不起多少反抗的精神。只是回头望着远处的青云山,有些迟疑地道:“你们已经困住他们快半个月了吧?”

蔺长风靠着一边的木桩,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萧千炯道:“这样的话…敌军的粮草应该支撑不了多久吧?”毕竟是几十万大军,所需要的消耗是极其巨大的。元春后路被薛真切断,左右又被辰州军和泰宁卫给围住了,只怕用不了多久全军上下就要饿肚子了。

长风公子慵懒的打了个呵欠,“那不管咱们的事儿。”

萧千炯怔了一会儿,才点点头道:“说的事。”敌军毕竟是敌军,他们饿肚子对己方来说是好事。

蔺长风笑眯眯的看了看萧千炯道:“既然三公子没事什么事,在下就不打扰了。”

萧千炯笑了笑,目送蔺长风离去。看着蔺长风越走越远,萧千炯又重新蹲会了地上,神色确实比方才更加的纠结和郁闷起来。

蔺长风穿过好几处帐子,便看到简秋阳正站在一边含笑看着他。

“萧三公子怎么了?”他们跟萧千炯其实不算熟悉,不过既然是卫君陌的表弟,又来者是客,无论如何也不能不闻不问的。蔺长风耸耸肩道:“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简秋阳摸摸下巴,“我听说萧三公子性情耿直爽朗,很少见他有心情不好的时候。看来不是小事。”以萧千炯的性格,怎么可能因为军中太无聊,没能跟去辰州探望两个小宝贝这种原因而郁郁寡欢?显然是有什么事情困扰着他。萧千炯确实不是什么有心机的人,所以他自以为掩盖的很好,却从来没有瞒过蔺长风和简秋阳的眼睛。

长风公子回头望了一眼远处萧千炯独自一人蹲在地上的背影,思索了片刻道:“前两天来的时候还好好地,看来是这几天在军中出的问题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挑了挑剑眉。既然是在他们军中就就好办了,想要查总是能够查到的。

不过,有的时候也不是那么好办。因为…他们最后追查到的可能跟萧千炯心情不好有关的那个人…他死了。也就是说,除非萧千炯自己愿意说,否则谁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了。但是,看萧千炯纠结不已偏偏还要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模样就知道他显然是不想要告诉任何人了。不仅是简秋阳和蔺长风,就连暂时领兵的商戎看着萧千炯无精打采的模样也忍不住皱眉。就在众人犹豫着要不要将事情禀告南宫墨的时候,宁王殿下骑着白马,风度翩翩的驾到了。

大帐里,宁王以一个舒适慵懒的姿势坐在主位上,居高临下懒懒地看着底下的一众将领。有燕王和卫君陌的命令,在这个军营里辰州军也同样完全归宁王调度。宁王扫了众人一眼,挑眉道:“先说说吧,青云山的情况怎么样了?”

蔺长风道:“回宁王殿下,如今商戎六十万大军都被困在青云山下一时片刻想要突围也不容易。不过…不久前刚刚收到薛将军的消息,朝廷的援军已经往咱们这边来了。薛将军那里可以尽量阻拦,但是无法保证能挡住多久。”薛真一部分兵马驻守颍川,一部分兵马替他们堵住了青云山北路的出口。所以能够用来拦截朝廷援兵德尔兵马并不算多。

宁王扬眉道:“长风公子的意思是,咱们要速战速决?”

蔺长风笑得和蔼可亲,“浪费时间,总归是不好的。”

坐在对面的泰宁卫将领倒是不同意他的观点,“元春被困在青云山下,难以脱身。咱们只要守住四周,就算是饿也能饿死他们。若是硬碰硬,只怕损失也不小。”蔺长风叹了口气道:“难以脱身却不是绝对不能脱身,若是将这六十万兵马饿极了…只怕后果也是难料。”什么人最可怕?吃不饱饿着肚子的人最可怕。

宁王似笑非笑地看着蔺长风,好一会儿方才道:“长风公子…雄心不小,倒是让本王佩服。但是…有元春坐镇,本王怕你收服不了那几十万朝廷兵马。”蔺长风不以为然,“不试试怎么知道?”

宁王看向坐在蔺长风上首的商戎,问道:“商将军怎么看?”

商戎微微蹙眉,沉吟了片刻方才道:“若是能够收服这几十万大军,对咱们自然是利大于弊。”

“异想天开。”泰宁卫的将领忍不住道。

简秋阳含笑道:“不想不做,怎么知道到底行不行呢?”

宁王笑得更加愉快起来,“这么说…三位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了?既然如此,不妨说来让咱们听听,若是可行的话,也是大功一件么。”

“王爷!”泰宁卫将领忍不住道:“这实在是太过与弄险了,若是除了什么差错…”

宁王淡淡的斜了他一眼,“就算出了什么差错,难道本王承受不起?”

将领连忙道不敢,不敢再多说什么。蔺长风三人看看帐中众人,还是将他们的计划粗略的说了一遍,之后又是一阵激烈的争论。两军联动总是会有一些这样那样的问题,比如说辰州军自然是希望尽快解决掉青云山的敌军好前去与卫君陌以及幽州军回合。而泰宁卫显然没有那么着急,计算幽州卫还等着他们去帮忙,但是早一点晚一点对他们来说差别去并不大。自然是希望以稳妥为重。

宁王也不插嘴,就坐在主位上撑着下巴悠闲地听着他们之间的争论。等到觉得双方已经快要忍不住动手了,方才拍了拍手道:“好了,都别吵了。你们的意思本王都知道了。”众人齐齐看向宁王殿下,很想知道他的态度和立场。可惜宁王显然没有体会到他们的焦急,悠然道:“大家都是自己人,不要伤了和气。你们说的话,本王需要考虑一下。都不要着急。”

蔺长风微微蹙眉,却也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卫君陌放心将辰州军交给宁王,他们自然也不用担心宁王会做什么不利于辰州军的事情。

宁王撑着下巴,看了看众人的反应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喜欢听话的人,所以才格外讨厌卫公子。

“千炯,你怎么看?”宁王挑眉问道。

坐在一边发呆的萧千炯没想到会突然被点名,被简秋阳暗地里一弹指叫醒之后一脸茫然地望着前方的宁王。宁王殿下忍不住抚额,“千炯,你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萧千炯连忙摇摇头道:“没…没什么。”

“没什么?”宁王盯着他若有所思的目光看的萧千炯有些不自在,有些狼狈的侧首避过了他的目光。见状,宁王忽而一笑道:“既然如此,那你说说看,对于元春的大军,你有什么看法?”

萧千炯定了定神,略微思索了片刻方才开口说起自己的意见。虽然萧千炯平时看着好像大而化之心里没什么成算,不过到底是燕王府公子,在战场上混迹了这么几年对行军打仗的事情还是多少有些天赋的。萧千炯自然也是赞同蔺长风等人的意见的,将自己的想法认真的说了一遍,宁王听完点了点头道:“看来,千炯也很着急回去?”

萧千炯勉强一笑道:“我不是担心父王和表哥么。”

宁王摆摆手道:“他们哪儿需要你担心,你有空的话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连军中议事都能走神,回头本王可要好好问问三哥,你平时在军中也这样?”萧千炯顿时苦着脸望着宁王欲哭无泪。

宁王不耐烦地挥挥手道:“好了,今天的事情就讨论到这里。回去准备,明天准备进攻!”

“啊?”众人都是一愣。

“王爷…您是说,您同意长风公子和商将军的看法?”泰宁卫将领有些傻了,他们以为王爷是站在他们这边的啊。蔺长风等人也有些意外,宁王没有当场表态他们以为这就是一种无言的拒绝。

宁王轻哼一声,“怎么?本王刚到总要先看看元春的战力再做决定吧?还不快去!”

“是,王爷!”众人连忙起身,齐声道。

宁王挥挥手示意众人告退,目光却落到了萧千炯的身上笑容可掬地道:“千炯啊,咱们叔侄俩确实许久没有好好聊过了,你留下来,一会儿陪本王在营中走走也好聊聊天。”

萧千炯无语:咱们什么时候好好聊过啊。但是,无论如何却也不敢违抗这位皇叔,萧千炯只得恭敬地道:“是,十七叔。”

宁王殿下满意地点头道:“这才是好孩子,其他人都退下吧。”

“是,王爷。末将等告退。”众人齐声道,蔺长风和简秋阳对视了一眼,也跟着众人一起转身出去了。

端午节快乐,亲爱的们,吃粽子了么?高考的姑娘们歇过来了么?大家开心过节哦~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