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2、宁王的开解/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宁王叔?”大帐里,只剩下萧千炯和宁王两个人。好半天没人出声,萧千炯终于有些忍不住开口问道。陪聊天什么的…虽然他跟宁王叔不算太熟悉却也还是感觉跟他一点儿也不搭。所以…十七叔留下他到底是想要干什么啊?

宁王一只手撑着下巴,半靠着椅子懒懒地看着仿佛十分窘迫的萧千炯,挑了挑眉道:“说说看吧,出什么事了让你一副天要塌了的德行?”

萧千炯惊骇地望着宁王,宁王嗤笑,“别这么看着本王,你们这几个小鬼还是三哥对你们太客气了,一个个都不争气。你以为只有本王看出来了?”说三哥脾气不好三个儿子压力大才长得东倒西歪?对此宁王殿下嗤之以鼻。在他看来这三个小鬼就是日子过得太舒服了,若是放到他们年轻的那会儿,这几个早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就不说他小时候,七八岁了连自己父皇长什么模样都记不清楚,就是年长一些的,例如太子三哥他们,那时候天下大乱到处都在大战,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哪儿还有空顾孩子?能活下来都是运气好的,若不是如此,如今他前面只怕还要多好几个兄长了。

萧千炯沉默地摇摇头没有说话。

宁王挑眉,对着萧千炯露出一个恶意的笑容。萧三公子顿时被这个笑容笑得浑身鸡皮疙瘩竖起,神色戒备的瞪着宁王一动也不敢动。见他这幅模样,宁王反倒是乐了,“行了,本王又不会吃了你。好好坐下说话。”

萧千炯在椅子里做得端端正正,注视着宁王的目光却没有丝毫放松。宁王也不在意,歪在椅子里思索了片刻道:“既然你不肯说,让本王猜猜看是为了什么?肯定不会是为了战场上的事情,战事如今对咱们有利着呢。也不会是为了三哥和三嫂,若是三哥三嫂出了什么事,你也坐不到现在。更何况,三哥若是出了什么事,本王都没得到消息,你怎么会比本王快?”

萧千炯睁大了宁王眼睛望着宁王,宁王继续道:“前几天都还好好的,是这两天出的问题?辰州军和泰宁卫没人会故意找你麻烦,呃…你是听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了?而且,还是有人暗中传给你的?让本王再想想…跟战事无关,跟三哥三嫂无关,八成…也跟你老婆孩子无关吧?这么说来,能让你这么纠结的…大概就只剩下了你那两个哥哥了?”

萧千炯不说话。

宁王挑眉,啧了一声有些不悦,“看来是猜错了,既然不是千炽和千炜,那么…就是卫君陌那小子了。”

见萧千炯猛然睁大的眼睛,宁王愉快地笑了。一派轻松写意地靠着椅背,“别磨蹭了,说说看吧,萧千夜让人跟你说了卫君陌什么坏话让你这么纠结?该不会是说卫君陌野心勃勃之类的吧?咦?本王以为你就算脑子不聪明,好歹也还是三哥的钟。总不至于连这种挑拨离间的戏码都会上当吧?”

萧千炯狠狠地瞪了您我刚一眼,有些垂头丧气起来。宁王有些不耐烦地抓起桌上的一本折子丢了过去,“说话,别装哑巴。”

“我当然不会相信那些挑拨离间的话。但是……”

“但是?”宁王眼睛一亮,直觉有好玩的事情来了。也不顾自己的身份直接起身走到了萧千炯的跟前,很是慈眉善目地道:“千炯啊,有什么苦恼的事情说出来给十七叔听听,说不定十七叔还能帮你参详一下呢。”萧千炯一脸怀疑地望着宁王,宁王摸摸鼻子道:“咱们现在也算是一条船上的蚂蚱,难道我还能害你和三哥不成?看你这模样,这事儿肯定是不好拿去给别人说了,三哥有不在这里,你想要跟谁商量?”

萧千炯咬着牙不说话,宁王再接再厉,“你想想,既然这东西萧千夜的人能送到你手里,自然也能送到萧千炽和萧千炜手里。所以,你保密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1知不知道?说不定,他们还比你早收到消息呢?如果事情很严重,咱们现在想想怎么办,万一到时候闹出来弄个措手不及多不好。是吧?”

萧千炯犹豫了许久,方才道:“你发誓不告诉别人?”

“我发誓。”宁王殿下微笑。

都在战场上打了几年滚了,这孩子怎么还这么天真呢。发誓什么的,呵呵。撒谎骗人又不要钱。

萧千炯深吸了一口气,终于慢慢从袖带里掏出一封信笺来递给宁王。拿到了东西,宁王挑了挑眉伸手结果打开,却让里面的内容愣了一愣。有些同情的看着萧千炯,难怪这么纠结,这种东西…果然是很容易让人家纠结啊。

“三星同耀,枭雄出世,天下易主?这是卫君陌那小子的生辰八字?”宁王轻弹了一下手中的信笺,叹息道。

萧千炯立刻扑过去想要捂住他的嘴,“都说了,不能说!”

宁王不耐烦地会开他,道:“本王以为什么东西让你这么烦躁,当年五姐生卫君陌的时候三哥就在金陵,你说,三哥知不知道?”就算一般的舅舅有可能不知道自己外甥的具体生辰,但是当年卫君陌出生那天闹得那么大,三哥怎么可能不知道?更何况,如果没有三哥帮忙,只靠五姐一个人怎么可能将这件事严严实实的捂了二十多年?

萧千炯一愣,道:“父王…父王知道?”

宁王随手将信笺仍在桌上,道:“这种狗屁东西,谁信谁傻子。”

“……”宁王叔,你在骂皇祖父吗?

大概是总算是有人跟自己共享这个秘密,萧千炯倒是轻松了许多。长出了一口气,叹气道:“我也知道不该相信这种东西,我相信表哥的为人,肯定不会对父王不利的。更何况,表哥如果真的有野心,根本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他不救父王燕王府就完了。”

宁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想明白了就好。你啊,不适合想太多。不过…”宁王笑眯眯地道:“如果你实在是担心的话,本王也可以考虑看看看在咱们叔侄情分上,站在你这边哦。怎么样?”

萧千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他跟十七叔之间有什么深厚的情分么?不敢想。

“还是…算了吧。父王相信表哥,我也相信表哥。之前是我…是我想岔了。”萧千炯勉强笑道,总觉得宁王叔笑得越是和蔼越让人觉得可怕。

“真的?你不后悔?”宁王低声道:“就算没有卫君陌,你难道不考虑一下怎么拉拢本王么?”

“不…不用了…”萧千炯恨不得立刻冲出去,他宁愿被父王天天抽板子,被表哥全方位无死角的打击,也不想面对这样的十七叔了。十七叔说得对,他果然不适合想太多。

见他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宁王不由得一乐,“跟你看玩笑呢,怎么吓成这个样子。乖,既然想明白了就回去好好休息吧。别总是走神,小心在战场上被人给砍了本王可没人赔给你父王。”

“是,十七叔。”萧千炯如获大赦,连忙起身告退。

大帐外面不几步远的地方,长风公子靠着一根旗杆闭目养神。来来往往的士兵见状也不敢过来打扰他,安安静静地从他身边走过。好一会儿,蔺长风方才睁开眼睛,眼中闪现一丝诧异和兴味。侧首看了一眼跟前的大帐,轻拂衣袖悠悠然的漫步而去。

“啧,难怪当初萧千夜跟疯狗似得追着咱们不放,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啊。有趣。”

彭城大营中

“启禀公子,长风公子密信。”大帐中,一个侍卫急匆匆进来,双手呈上一封密封的信函。

卫君陌挑眉,伸手接过信函看了一遍,“知道了,退下吧。”面上依然平静如常,卫君陌伸手将信函揉捏在掌心,不过片刻就化作一堆碎末簌簌落下。

“是,公子。”

等到侍卫退下,卫君陌垂眸沉思了片刻,便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继续看手中的卷宗和折子。

“启禀公子,王爷有请。”

门外,有人朗声道。

“知道了。”

卫君陌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燕王帐中,经过这些日子的修养,燕王已经能够坐起身来了。此时便坐在帐中的软榻上,身后靠着一个厚厚的垫子倒也并不十分吃力。帐中坐着陈昱萧千炽萧千炜和几个将领。见卫君陌进来众人连忙起身见礼,卫君陌微微点头,“舅舅?”

燕王点头,抬手指了指右边第一个空座示意他坐下说话。卫君陌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走过去坐了下来。

等到他就坐,燕王方才沉声道:“这短时间,因为本王的伤耽误了大军的行程和许多事情。方才收到消息,石敬襄已经奉命率领三十万兵马前往辰州了。如今彭城附近加上城里邵忠的兵马不足五十万。咱们…该动手了。”虽然朝廷的兵马中的来说还是胜于他们,但是这个差距已经不再是遥不可及的了。更何况,辰州军如何先不说,燕王可以自信的说幽州卫的士兵绝对优于朝廷的兵马。

萧千炜看了看燕王,犹豫了片刻道:“可是,父王…您的伤…”燕王虽然可以做起来了,但是不代表他已经可以统帅大军攻城略地了。即便是不需要他亲自冲锋陷阵也不可能。当初南宫墨说燕王的上至少要养伤几个月,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燕王大手一挥道:“本王知道,但是时间不等人。这次君儿用计虽然能够让朝廷大军疲于奔命,但是咱们也要抢时间。若是让他们缓过来了或者将元春的兵马给救出来了,之前的所作所为就全部白费了。”

萧千炜点点头不再说话。

燕王道:“所以,众将听令。”

“是,王爷!”

燕王沉声道:“兵分两路,陈昱率领幽州卫大军,全力攻打彭城。半个月之内拿不下彭城…”

陈昱精神一震,沉声道:“半月之内,拿不下彭城末将提头来见!”这些日子虽然也在打,其实大家都压着劲儿了。不仅守城的人觉得不得劲,他们攻城的人也觉得心里窝火。

燕王满意地点头,“卫君陌,解决掉南宫怀。”

卫君陌微微点头,燕王侧首看了一眼两个儿子,道:“你们两个,跟着君儿吧。”

“是,父王!”

燕王看向卫君陌道:“半个月,能不能拿下云都?”

卫君陌垂眸,淡淡点头。

燕王显然很是满意,“行了,都去吧。”

“末将等告退!”

众人慢慢退了出去,大帐中只剩下燕王一人。燕王沉思了半晌,方才抬手在榻边轻叩了几下。片刻后,一个模样普通的侍卫走了进来,走到燕王跟前单膝跪地,“王爷。”

燕王沉声道:“萧千夜的信,已经送到三位公子手里了?”

“属下无能,晚了一步。三位公子都已经……”

燕王冷笑一声,“萧千夜那小子就喜欢玩这些虚头巴拉的东西,白白浪费了几颗大好的棋子。”

“王爷,三位公子那里……”侍卫低声道。

燕王闭眼沉思了片刻,“这世上没有永远的秘密,千炯那里本王不担心,有十七弟在他闹不出什么事儿来。让人看着炽儿和炜儿。”侍卫点头,“属下回头就去安排。王爷…”侍卫有些不解,“既然王爷担心两位公子,又为何将他们安排在卫公子身边?”

燕王叹气道:“本王一直希望跟着君儿,他们能学到一些什么。如今看来……”

对于燕王的想法,侍卫心中有些不以为然。三位公子其实并不是真的一无是处,若是放在寻常人家也都是人中俊杰。只可惜,他们生在了皇家,还有一个精彩绝艳的卫公子做比较就显得更加平庸了。而且,卫公子那样的人显然并不是寻常人能够学得来的。若论教养,王府所出的三位公子难道会不如从小就不受宠不被人待见的卫公子么?但是现在看看,无论是曾经身为皇长孙的萧千夜,还是各家王府的世子公子又有拿一个比得上卫公子分好?有比如王爷和宁王殿下,一个身在兵荒马乱,一个生在后宫无人问津,却都能坐镇边关独霸一方。如今这些藩王们当初可没有后一辈的世子公子们有名师大儒从小教导。可见,有些东西真的是天生的。

不过,王爷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正是对儿子的一片慈父心肠。虽然王爷从未说过,也未表现出来,确实实打实的在为三位公子考虑。只是三位公子能不能领情就不好说了。

犹豫了一下,侍卫还是决定问清楚一些比较好,“如果两位公子……”卫公子那样的生辰,连先帝和当今都想不开,更何况是两位公子。

燕王眼眸微沉,沉声道:“先看着吧。别让他们坏事就行了。”

“属下领命。”侍卫沉声道。

安静的帐子里,萧千炽坐在帐子里望着手中的信函出神。自从两天前收到这封信他就一天都没有睡安稳过。原来…长平姑母宁可被误会了二十多年也不肯吐露表哥的身世,竟然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么?

三星同耀,枭雄出世,天下易主!

手中的信函颓仿佛烫手一般,颓然坠落到桌面。上面短短的几行字迹原本应该普通至极,此时看起来却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这几天,萧千炽想了很多。表哥的能力,表哥的才智,表哥的辰州军还有父王对表哥的信任和重视。父王自然是知道表哥真正的生辰的,那么…父王是不相信么?越想,脑海里越是闹成一团。萧千炽年轻的脸上也忍不住现出痛苦之色。许久方才深吸了口气猛地睁开眼睛。

抬手取过桌上的信笺,揉成一团投入了跟前的香炉之中。片刻间,香炉便冒出了浓烟,信函被火舌吞没化作了一推灰烬。

见状,萧千炽眉宇也不由得舒展了一些。既然父王都不在意,那么…他也不必太过在意吧。以表哥的能力…就算想要自立为王独霸一方也不是难事,若不是表哥,燕王府和幽州军说不定早就一败涂地了。所以…先就这样吧。

看着烟雾渐渐散去的香炉,萧千炽唇边终于多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大哥!”永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帐子被人从外面揭开,永成郡主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进门就不由得皱了皱眉,“大哥,你在帐子里烧什么呢?”萧千炽笑道:“没什么,永成怎么来了?”

永成郡主道:“大哥,表哥说问你准备好了没有,马上就要出发了。”

萧千炽神色一整,起身道:“准备好了,我这就去找表哥。”

永成郡主有些羡慕地望着萧千炽,“可惜永成不是男儿,不能跟大哥你们一起上战场。”

萧千炽含笑摸摸妹妹的发丝,笑道:“你乖乖待在军中陪着父王便是,大哥很快回来。”

永成郡主点头,笑道:“好,先预祝大哥旗开得胜。”

萧千炽脸上的笑容更深了几分,“大哥多谢永成吉言了。走吧。”

兄妹俩一前一后转身出了打仗,大帐外不远处的军营门外,辰州军士兵已经整装以待,等候着出发了。萧千炽深吸了口气,快步朝外面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