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合作/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念远大师果然是言而有信,虽然被某个不良神医坑的满脸疹子,但是该做的事情却半点儿也没有耽误。不到半个月时间,彭城和云都两座城池同时被攻破。云都城池不大,也不如彭城坚固,这半个月念远大师一边在明面上跟云都守军打拉锯战,一边暗地里让人撅了一条地道直通城中。最后以极少的代价成功的拿下了云都。比起彭城那边陈昱实打实的强攻,辰州军的损失几乎可以不计。

不过,等到辰州军进了辰州之后才发现一个极大的问题。

南宫怀,根本就不在城中。

等到审问了城中的守将之后才知道,南宫怀早在数天前就已经瞧瞧离开了云都,不知去向。

听了被俘守将的供词,卫君陌的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见他神色不对,南宫绪问道:“怎么?”南宫怀跑了,他心情也不太好。不过南宫怀毕竟是他亲爹,当初被他坑的也不轻。南宫绪倒并没有非要杀之而后快的想法。如果南宫怀就这样安安分分的从此退隐山林,倒也没什么。

卫君陌沉吟了片刻,沉声道:“你留下,我要回一趟辰州。”

南宫绪一愣,“你是怀疑…他去了辰州?他现在去辰州能干什么?自投落网么?”南宫怀武功并不怎么样,除了领兵打仗也没有别的什么特别厉害的能力。没有兵马他独自一人去辰州等于是给人送菜的。

卫君陌轻哼一声,坐回了椅子里道:“你说,以萧千夜的性格当初怎么会留下南宫怀的?难道他猜到了舅舅会起兵?就算他猜到了,他真的敢用南宫怀?”

旁边,弦歌公子挑眉道:“又是宫驭宸?”

“除了他还有谁。”

弦歌公子有些烦躁,摩挲着修长的手指道:“本公子就不明白,你留着他这么久干什么。我去帮你杀了他。”弦歌公子虽然不是杀手,但是如果他真的想要杀谁的话那才是防不胜防。

这一点上,南宫绪倒是更能理解卫君陌一些,摇头道:“想要杀宫驭宸很容易,但是你觉得他跟以身犯险会真的没有后手么?”

卫君陌淡然道:“水阁并不是宫驭宸一手建立的,年深日久,隐藏在暗地里的事情远不是紫霄殿能够相比的。这几年抓出来的紫霄殿的细作并不少,但是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人物。想要将他们连根拔起…并不容易。”

弦歌公子皱眉道:“你想要等他主动出手,是不是太冒险了?”

卫君陌道:“我大概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出手,他应该也知道我猜到了他会在什么时候出手。”

“既然都知道了,那还有什么意义?他又为什么还要出手?”弦歌公子道。

卫君陌道:“因为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了。另外,我们知不知道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只要他赢了就算全世界的人都他的身份和他做的事情,也没有任何用处。”

南宫绪有些无奈地道:“所以,南宫怀…这次跑去辰州应该是宫驭宸想要调虎离山?之前是咱们让人到处跑,这回倒是要自己被追着到处跑了。”

弦歌公子道:“既然你担心墨儿和两个孩子,我回去看看便是。更何况,有师父和师伯在,我实在想不到他们能有什么危险。”卫君陌摇头道:“既然宫驭宸如此有信心,南宫怀定然不是一个人去的,必然是有所依仗的。你还是留在军中帮我照看一下舅舅吧。”

南宫绪看着卫君陌,犹豫了一下道:“我觉得…你这次离开之后的形势只怕会对你不利。”虽然一时想不明白到底是为什么,但是南宫绪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的。对此,卫君陌并不在意,淡然道:“彭城和云都已经打下来了,剩下也没有我什么事。没有什么比无瑕和两个孩子更重要。更何况,辰州那边还有个元春在,我也该回去看看。”

弦歌公子扶着下颚道:“只怕燕王不会同意。”

燕王的确不同意,打下了云都和彭城,大军就等着南渡黎江攻占金陵了。这个时候卫君陌说要走,燕王当场就抓着手里的茶杯砸了过来。卫君陌十分淡定的抬手接住了茶杯,轻轻放回了身边的桌上平静地看着燕王,仿佛是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气的燕王顿时心口一噎,指着卫君陌半晌说不出话来。

“王爷息怒。”宫筱蝶坐在榻边,小心地为燕王顺气。一边回头道:“王爷如此看重卫公子,公子何必这般忤逆王爷。王爷重伤未愈,若是气着了……”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坐下来道:“南宫怀有九成可能去了辰州,我必须回去。”

燕王冷笑,“你什么时候这么看重南宫怀了?本王不信无瑕那丫头会对付不了区区一个南宫怀。”若是南宫墨和南宫怀之间有点父女情谊的话燕王说不定还要担心一下南宫墨感情误事。但是南宫墨和南宫怀之间分明是连陌生人都不如,在毫无感情牵扯的情况下,南宫墨会对付不了南宫怀么?又不要她上战场打仗。

卫君陌凝眉,沉声道:“还有宫驭宸。”

“宫驭宸不可能跑到辰州去。”燕王道,“你若实在是担心,现在就去杀了他。”

卫君陌挑眉,“若是现在能杀他,你觉得他还会留在你眼皮子底下?我倒是不担心什么,但是你要是不怕他拉着你一起陪葬的话。”以宫驭宸的阴险和谨慎,只怕未必是拉着燕王陪葬,而是燕王死了他还可以自己脱身。除非是一照面就直接给他一剑。

燕王也有些烦躁,“马上就要渡江了,你知不知道度过黎江之后咱们就要攻打金陵了?”

“知道。”卫君陌点头。

“既然如此,你还要走?”燕王问道,若是能够攻下金陵,便是一件天大的功劳。比之前打上七八场胜仗还要有用。燕王本打算,肥水不流外人田,卫君陌能力也刚好足够,谁知道这混账居然挑这个时候说要走!

卫君陌点头,“要走。”

“你!”

卫君陌微微叹了口气,望着燕王轻声道:“舅舅,过犹不及。我要那么多军功来干什么?”

“但是……”燕王皱眉,想要说什么。卫君陌却显然并不像听他的劝告,坚定地道:“舅舅,若是母亲和无瑕他们出了什么事,对我来说天大的功劳也无法弥补。”

燕王沉默了良久,终于叹了口气道:“罢了,你去吧。”

“多谢舅舅成全。”卫君陌拱手道。燕王有些疲惫地摆了摆手没有说话。

云都城中,朱初瑜心情颇好的坐在书房里翻看着手中的书卷。丫头竹儿从端着新鲜的鲜果从外面进来,见她唇边挂着的浅浅的笑意也不由得笑了起来,“小姐看起来心情很好。”

朱初瑜放下书卷,淡淡道:“确实不错,攻下了云都…相信很快咱们就能够重回金陵了。”

“等回到金陵,小姐只怕就是皇子嫡妃了。奴婢恭喜小姐。”竹儿笑道。当初她们所有的人,包括她这个从小跟着小姐长大的人都无法理解小姐的打算。不愿意嫁给当时还是皇长孙的萧千夜,甚至连萧千夜登基之后也不愿进宫。却千里迢迢的嫁去了绝对不会手欢迎的幽州。但是这才几年时间?再回金陵小姐却即将成为皇子正妃。竹儿有些了然,小姐如此聪慧骄傲,又怎么会甘愿给人做妾?若是当初嫁给了萧千夜,哪怕是做了贵妃等到燕王入京还不是什么都不是?小姐果然是深谋远虑,让人不得不服。

“慎言。”朱初瑜轻声道。

竹儿连忙掩唇,“奴婢多嘴了,小姐恕罪。”

朱初瑜自然没有打算降罪与她,只是淡淡笑道:“你一向聪明,凡是还需谨言慎行,万不可得意忘形。”

“是,小姐。”

朱初瑜满意的点点头,问道:“金陵那边,父亲可有回信?”

竹儿点点头道:“咱们留在金陵的人传来消息,老爷前些日子主动捐献了一大笔银两给朝廷做军饷。不过私底下,老爷只怕也是有些不满的。先要说动老爷主动投诚,应当不难。”朱家说到底还是商贾之家,没有利益谁也别指望他们付出太多。而如今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萧千夜绝对比不过燕王的强势。谁是主动捐献银两,高义侯只要还没头昏根本不可能,只怕还是被萧千夜给拿捏住了吧?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想要说动高义侯绝不是难事。毕竟,高义侯的嫡女,可是燕王殿下的嫡次媳呢。

朱初瑜思索了片刻,道:“我亲自写一封信你让人送到父亲手里吧。萧千夜已经是强弩之末,父亲若是还想守着朱妃和他那个外甥,只能让朱家跟着一起陪葬。他可不要忘了,父王可不是萧千夜。”萧千夜心慈手软优柔寡断,不到万不得已不敢跟这些世家硬碰硬。但是燕王可不一样,燕王素来奉行的便是顺者昌逆者亡的信条。管你是世家名门,还是高士大儒,敢挡道的杀无赦!

竹儿点点头,笑道:“若是朱家能够主动带头投靠燕王殿下,也是大功一件。王爷必定会十分看重朱家和小姐的。”

朱初瑜唇边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燕王和燕王妃不喜欢她?没关系。时间久了他们就会知道,她才是最能够帮得上忙的燕王府儿媳府。比起那个不知死活的陈氏和什么都不会的孙妍儿,她才是最适合皇家的女子。

“小瑜儿,许久不见看来心情不错?”一个幽柔的声音在窗外响起,朱初瑜心中一颤猛然抬头果然看到宫驭宸就站在门外的窗口,一双阴冷的眼眸透过狰狞地面具望着自己。

“你!”朱初瑜心中大惊,顾不得太多只能开门让他立刻进来。宫驭宸漫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沉默的黑衣男子。

朱初瑜脸色发白,“你好大的胆子!若是被人发现了,你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宫驭宸慵懒地靠着椅子,笑道:“你放心,卫君陌如今不在云都,他忙着呢。没有人有空管你。”

“你来干什么?”朱初瑜咬牙,扫了宫驭宸一眼冷笑道:“当初在灵州不是被卫君陌打废了么?”朱初瑜觉得,卫君陌废了宫驭宸的武功还是有些好处的。至少他再也不能如从前那般神出鬼没的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但是同样的,她也更加担心,没有武功的宫驭宸跑来找他自然比从前更容易被人发现。

宫驭宸眼眸一冷,“小瑜儿,本座不是来听你嘲讽我的。还是说……”抬起手,轻柔的拂过朱初瑜美丽的容颜以及脸上的花钿,柔声道:“真漂亮,你说若是再多两个会不会更漂亮?”

朱初瑜脸上一白,旁边的竹儿更是吓得不敢动弹。

好半晌,朱初瑜方才咬牙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若是被人发现了……”

宫驭宸微微叹了口气,“这几年本座自问从来没有麻烦过小瑜儿,就连上次你利用了筱蝶,本座也没有说什么。为何小瑜儿还是对本座如此不客气?”朱初瑜心中冷笑一声,抬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花钿冷着脸没说话。

宫驭宸只得耸耸肩道:“好吧,幽州军马上就要渡江了。拿下金陵只是早晚的事情,小瑜儿就要成为皇子正妃了,难道不该恭喜一下么?”

朱初瑜垂眸,淡淡道:“多谢。”

宫驭宸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朱初瑜道:“真是奇怪…本座自问看人的眼光不差,但是似乎一直小看了你呢?从高义伯府的嫡女,到未来的皇子嫡妃,甚至是…仔细算下来,小瑜儿的路走的可比星城郡主要传奇多了。”高义伯府虽然也是贵勋之家,但是高义伯府的嫡女绝对还不够格成为任何一个皇子妃。商人的身份注定了她们即便是比起普通的三四品的官家千金还要弱一些。若不是当初朱初瑜有先帝册封的县主头衔又被加封为郡主,还有皇帝亲自赐婚,高义伯府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把朱初瑜塞进亲王府做嫡媳的。

单论结果的话,比朱初瑜更加光芒耀眼的星城郡主反倒是差了一筹。毕竟,卫君陌的身份最高也只是一个公主之子而已,除非他自立为王否则将来撑死了也就是个异姓郡王。大夏早有规定,异姓不能封亲王。

但是,无论如何朱初瑜也不像是也这样的远见的人呐?

朱初瑜脸色平静,“阁主谬赞了,初瑜不过是运气好罢了,岂敢与星城郡主相提并论?阁主还是直说来意吧,毕竟…此处只怕不是阁主久留之地。”

“很好,小瑜儿果然爽快。”宫驭宸笑道,“那本座就直说了,卫君陌即将返回辰州,本座…不想再看到他回来了。想必,小瑜儿也是跟本座一样的想法吧?”朱初瑜手一颤,不慎打翻了跟前桌上的茶杯。美丽的容颜狠狠地瞪着宫驭宸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不想卫公子回来?宫阁主,你在为难我还是在跟我开玩笑?你觉得,我有什么本事跟卫公子斗?我跟卫公子无冤无仇,为什么要去招惹他?”

“无冤无仇?”宫驭宸也不着急,“但是,本座跟卫君陌有仇啊。”

“我做不到。”朱初瑜坚定地拒绝了他。她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否则她也走不到今天。譬如当初对卫君陌的奢望,当她发现跟南宫墨为敌并不明智的时候立刻就果断的放弃了。若是跟一般女人一样为了男人不顾一切的死磕,说不准她早就死在南宫墨手里了。

宫驭宸淡淡道:“小瑜儿真的不考虑一下么?你这样毫不客气地拒绝,让本座…很伤心呢。”

“宫驭宸,你不要太得寸进尺,别忘了…你也有把柄在我手里!”朱初瑜脸色铁青,沉声道。

宫驭宸抬手阻止了身后想要动手的黑衣男子,“把柄?呵呵…若是你早一些有这个打算说不定还有用。但是现在…卫君陌早就开始怀疑本座的身份了。你现在出卖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朱初瑜面如寒霜,狠狠地瞪着宫驭宸,“既然已经被怀疑了,你还不逃命?不想活了么?”

“呵呵。”宫驭宸笑得十分愉快,“怀疑又如何?卫君陌敢对本座动手么?”

朱初瑜心念飞转,“你留了什么后手?父王?母妃?还是……”

“方才你都说了要出卖本座,你觉得本座会告诉你?”宫驭宸有些好笑地道。朱初瑜也明白他不想说的话绝对别想能挖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只得恨恨地转开了话题,“你说得事情,我做不到。你就算杀了我也做不到,我有自知之明,不会以为自己能是卫公子的对手。”

宫驭宸莞尔一笑,柔声道:“小瑜儿果然是误会我了,我怎么会那么无情让这样的美人儿去对上卫君陌那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呢?”

朱初瑜道:“我也不会帮你说服萧千炜。”她现在跟萧千炜才是利益共同,坑萧千炜跟坑他自己没什么两样。

宫驭宸叹气,“女人出嫁了果然都是向着自己的丈夫的,好吧,本座保证不牵连萧千炜,如何?只要帮本座一点小忙就可以了。”朱初瑜有些怀疑地看着他,“你想要1干什么?”

宫驭宸笑道:“给卫君陌找一点麻烦,杀不了他也不要紧,至少在攻下金陵之前别让他回来如何?你也不希望卫君陌跟萧千炜抢军功吧?有他在,攻打金陵的功劳萧千炜是别想了。”

朱初瑜眼神微闪,“我有什么好处?”

宫驭宸笑眯眯道:“适当的时候,本座可以帮你解决萧千炽。”

“…一言为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